2016年2月1日星期一

美对冲基金做空人民币 中国表态吓退挑衅者

美媒称,对冲基金行业一些最著名的公司正大举押注中国货币贬值,掀开华尔街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领导人之间的决战。

多家对冲基金正大举做空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月31日发表题为《货币战争:美国对冲基金向人民币发动新攻势》的文章称,凯尔·巴斯的海曼资本管理公司已卖掉其持有的大部分股票、大宗商品和债券,以便专注于做空亚洲货币,包括人民币和港币。

亿万富翁乔治·绍罗什近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宣传中国经济“硬着陆几乎不可避免”。图为达沃斯论坛上的绍罗什。(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

这是这家位于达拉斯的公司自数年前成功做空美国房地产市场以后规模最大、最集中的一次押注。海曼资本现在约85%的资金投资于今后3年人民币和港币若贬值则会带来收益的交易。这项押注涉及数十亿美元,包括借来的资金。

巴斯说:“就投资规模而言,这一次比次贷危机时要大得多。”巴斯认为3年内人民币可能最多下跌40%。

了解内情的人士说,亿万富翁交易者斯坦利·德鲁肯米勒和对冲基金经理戴维·泰珀都已经押注人民币下跌。戴维·艾因霍恩的绿光资本公司持有押注人民币贬值的期权。

这些基金押注人民币下跌之际,中国政府正在多个方面做出努力,以实现经济软着陆、应对负债累累的银行系统,并引导经济向消费带动的增长模式过渡。

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已经导致中国居民和外国投资者将资金撤出中国。虽然中国仍拥有规模最大的外汇储备,达3.3万亿美元,但近几个月经历了巨额资金外流。对冲基金断定中国会让人民币进一步下跌,以制止资金外流并促进经济增长。

中国表态吓退部分挑衅者

然而,与押注于一个价值由市场决定的货币相比,对冲基金的这一做法风险要大得多。中国的国有经济使政府拥有多种手段和可供支配的巨大资源。今年早些时候,国有机构在香港市场买入大量人民币,使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猛升至66%,空头头寸融资变得很困难,因此人民币大幅升值。

亿万富翁投资者乔治·绍罗什最近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预测中国经济“硬着陆几乎不可避免”以后,形势变得更加紧张。他说,因此他正押注大宗商品生产国和亚洲货币下跌。

几天以后,中国国有的新华通讯社发表一篇评论,警告试图做空中国货币的“激进投资者”会遭受巨大损失,因为中国货币主管机构将采取“有效措施稳定汇率”。

绍罗什基金管理会发言人拒绝就公司的外汇头寸置评。

中国的表态已经使一些基金经理不敢再增加下注。一些交易员减少甚至完全退出了空头头寸,称他们不希望与中国政府交手。一些人说他们正带着新的兴趣研究做空其他亚洲国家的货币,他们认为如果人民币继续贬值,这些国家的货币也会下跌。

这场对峙让人想起25年前绍罗什做空英镑等类似重大战役。1997年,马来西亚总理指责绍罗什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期攻击林吉特。时任绍罗什基金管理会首席投资官的德鲁肯米勒当时说,虽然该对冲基金此前曾做空林吉特,但在危机期间买入了该货币,对其下跌起到了缓冲作用。

海曼资本在研究了中国的银行系统并震惊于其债务的迅速扩张之后,从去年开始做空人民币。该公司的分析表明,目前约占贷款总额2%的过期贷款会大幅增加,并最终需要中央政府花费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人民币来为银行注资。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大会导致人民币贬值,就像金融危机时期美联储救助美国银行致使美元贬值一样。

去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出人意料地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跌2%,此后更广泛的市场做空人民币活动开始增加。央行的这一举措引起猜测,认为中国政府最终不得不让人民币与不断走强的美元脱钩、并像其他国家一样削弱本国货币以刺激经济增长。

了解情况的人士说,德鲁肯米勒以及他的前门生之一扎克·施赖伯自去年以来建立了大量人民币空头头寸。施赖伯目前管理着拥有约100亿美元资金的对冲基金公司PointState资本公司。

熟悉该公司的人说,这一押注使PointState去年获利约15%,并为今年截至1月中旬获利5%以上作出了贡献。

了解交易情况的人士说,仍然对人民币持悲观态度的交易员正以几种方式做空人民币。一些人押注人民币在岸汇率和更市场化的离岸汇率之间的差距会进一步扩大。1月初,这个差距达到创纪录的0.1367元人民币,此后政府的干预大大缩小了这个数字。

了解情况的人士说,通过做空人民币获利的其他公司包括拥有20亿美元资金的斯科金资本管理公司和凯雷集团旗下的新兴主权集团。

自去年8月以来,中国一直在实行各种规定,以稳定汇率、阻止资金外流,包括对在岸人民币衍生交易20%的准备金要求。这一举措提高了基金公司持续通过掉期做空人民币的成本。

中国官员曾表示,他们不会为了获得对贸易伙伴的竞争优势让人民币贬值,因为需要避免引起别国纷纷仿效而导致竞争性贬值不断增加的状况。经济学家们说,中国仍有通过财政政策刺激经济的空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