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0日星期一

北京政泉公司及被告人强迫交易、挪用资金案庭审纪实

#大骗子郭文贵 8月2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单位北京政泉公司、郭汉桥、赵大建强迫交易,被告人赵大建、单蔚良、杨英、吕涛挪用资金案公开开庭审理。套在郭文贵脖子上的绳索慢慢收紧,他的末日不远了。

#大骗子郭文贵  8月2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单位北京政泉公司、郭汉桥、赵大建强迫交易,被告人赵大建、单蔚良、杨英、吕涛挪用资金案公开开庭审理。套在郭文贵脖子上的绳索慢慢收紧,他的末日不远了。 大骗子郭文贵

#大骗子郭文贵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开庭审理郭文贵公司强迫交易案。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郭文贵强迫交易,巧取豪夺,劣迹斑斑,罪行件件,罄竹难书。

#大骗子郭文贵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开庭审理郭文贵公司强迫交易案。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郭文贵强迫交易,巧取豪夺,劣迹斑斑,罪行件件,罄竹难书。大骗子郭文贵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开庭审理郭文贵公司强迫交易案。公诉人在宣读起诉书。郭文贵强迫交易,巧取豪夺,劣迹斑斑,罪行件件,罄竹难书。IMG_8994.jpg

2018年8月15日星期三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系列文章网上走红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系列文章网上走红

近期,一组名为“九评”“神韵演出”的文章走红,在欧美中文网站和谷歌、脸书、推特、Instagram、pinterest、Tumblr等社交网站华人圈广为传播。此“九评”非中共与前苏联交恶时的公开论战,也不是法轮功构陷中共的欺世谎言,而是反邪教人士揭露法轮功“神韵演出”真面目的战斗檄文。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共9篇评论,从不同角度还原了“神韵演出”的真面目,评论一针见血,直刺要害。9篇文章题目如下:《一评法轮功“神韵演出”——反华反共的“活闹剧”》《二评法轮功“神韵演出”——乌合之众的“大杂烩”》《三评法轮功“神韵演出”——招摇撞骗的“发财树”》《四评法轮功“神韵演出”——深化自己的“传教秀”》《五评法轮功“神韵演出”——黔驴技穷的“文化牌”》《六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自娱自乐的“独角戏”》《七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虚张声势的“造假术”》《八评法轮功“神韵演出”——频频遭遇的“滑铁卢”》《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蚍蜉撼树的“白日梦”》。

近些年,美国有个名为“神韵艺术团”的团体打着“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旗号在欧美澳等地搞“神韵巡演”,欺骗不明真相的民众前往观看。
事实证明,这个“神韵晚会” 绝非普通文艺演出,而是由法轮功包装策划,搞邪教和反华宣传,扩大影响并聚敛钱财的政治工具。“神韵演出”用所谓的中国“古典舞”“民族舞”包装,大量移植、嫁接法轮功邪教教义,鼓吹“法轮功”头目李洪志,称其为“创世主”、要“下世救众生”。“神韵演出”基本上是宣扬邪教“法轮功”歪理邪说的专场。“神韵演出”影射攻击中国和中国人民,玷污歪曲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同时掩盖演出背景,蒙蔽、欺骗甚至毒害广大不明真相的观众。

“法轮功”,又名“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冒用佛教、气功于上世纪90年代初建立的邪教。该组织编造邪说,实施精神控制,要求追随者拒医拒药,已导致2000多人死亡,早在1999年7月就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李洪志被中国警方通缉,现逃亡美国。

该演出不断遭到爱国华人和有识之士的揭露和抵制。今年1月21日,纽约华人就在演出剧院外打出横幅,上写“抵制神韵,抵制邪教政治,远离邪教法轮功”, “神韵,借娱乐之名,行宣传邪教法轮功之实”,“神韵,搞传统文化是假,宣扬邪教法轮功是真”,“邪教法轮功造谣说谎,无事生非,抹黑中国”等。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系列文章网上走红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系列文章网上走红: 近期,一组名为“九评”“神韵演出”的文章走红,在欧美中文网站和谷歌、脸书、推特、Instagram、pinterest、Tumblr等社交网站华人圈广为传播。此“九评”非中共与前苏联交恶时的公开论战,也不是法轮功构陷中共的欺世谎言,而是反邪教人士揭露法轮功“神韵演出”真面目的...

2018年8月13日星期一

中国反邪教: 人民日报:邪教"全能神"诱骗信徒 交钱越多离神越近

中国反邪教: 人民日报:邪教"全能神"诱骗信徒 交钱越多离神越近: 警方缴获的物证 “全能神太坑人了!太坑人了!”日前,48岁的张华(化名)走出法庭,捶胸顿足,热泪盈眶。她的这一声哭诉,是对过往12年“信徒”岁月的悲叹,是对广大执迷不悟者的呼唤。 全能神邪教组织,1993年由赵维山创立,长期打着基督教的旗号,散布歪理邪说、骗财害命...

人民日报:邪教"全能神"诱骗信徒 交钱越多离神越近


警方缴获的物证
“全能神太坑人了!太坑人了!”日前,48岁的张华(化名)走出法庭,捶胸顿足,热泪盈眶。她的这一声哭诉,是对过往12年“信徒”岁月的悲叹,是对广大执迷不悟者的呼唤。
全能神邪教组织,1993年由赵维山创立,长期打着基督教的旗号,散布歪理邪说、骗财害命,部分“全能神”人员还集体围攻党政机关,暴力抗拒执法,严重危害群众生命财产,严重危害社会稳定。2017年以来,黑龙江警方破获一起在东北地区流窜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案,一举摧毁该邪教组织的东北牧区决策层,成功抓获一大批犯罪嫌疑人,教育转化一大批“信徒”。今年7月31日起,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这起“全能神”邪教人员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案件。
全能神是如何一步步蛊惑、控制广大群众的?它造成了怎样的社会危害?日前,本报记者奔赴黑龙江哈尔滨、大庆等地深入采访调查。

蛊惑:借宗教之名逐步实现高度的精神控制,进而破坏家庭、大肆敛财
张华,个头不高,口齿伶俐,透着一股机灵劲,本在老家黑龙江黑河市经营一家理发店,每天凭手艺挣钱糊口。然而2005年,在顾客的迎来送往中,“全能神”三番五次地主动找上门,让她慢慢地中了邪。
过了半年时间,“末日灾难”“基督再次降临”“基督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名叫全能神等说法逐渐被张华接受,她的日常生活开始被“全能神”书籍所牵引,与其他信徒聚会时也开始用“弟兄”“姊妹”相称。“聚会正常了,你就得向神“尽本分”,一开始是从事一些简单事务,比如人力传纸条。并且进入组织或者尽本分时,要写起誓书,注明如果背叛了神、没有完成任务,将会遭到什么样的诅咒和惩罚,比如不得好死、被雷劈、出门被车撞,什么对你最狠或者最重要,就用什么来赌咒,起誓越重越好。”
慢慢地,“离家出走”成为张华生活的常态,最初的一两天、一星期,后来是一个月,特别是在2014年山东招远杀人案发生后,她彻底不再回家了。“根据教义,信徒必须抛弃亲情、断绝联系,否则不能全身心投入,不能从神那里得到彻底救赎。还不允许我们上网、用手机、看电视、住宾馆、坐飞机。”张华举例说,“有次我为了尽本分,一天之内到我的下线家好几趟。后来走在道上遇见了,装作不认识。下线的丈夫觉得我很奇怪,实际上这就是神对我们高度的精神控制。”
这些年来,张华去过大庆、齐齐哈尔、大连、沈阳、丹东等城市,每次都住在“接待家”里。所谓的接待家,即当地信徒的房子,或者是组织安排其他信徒租好的房屋,每“家”一般住三五个人,钥匙、餐饭都有专人统一管理。“除了被安排尽本分,我们一般不出门,每星期都在一起聚会,读教义、做祷告、唱诗歌,相互之间还开展评价与自我评价,不敢有任何私心杂念,不交流其他话题。”张华告诉记者,“根据教义,神做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基础的,你的大脑就是一个臭水坑,你的任何想法也都是出自撒旦。而且神不提倡生孩子,因为生孩子其实就是生小撒旦、小魔鬼。”
与此同时,张华在“全能神”邪教组织的角色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历任小区代理人、牧区签证组负责人(帮助信徒办理出国手续)。“根据教义,信徒还要对全能神讲奉献,说白了,就是要心甘情愿地向组织交钱,奉献得越多,就被认为是离神越近。有时组织的日常开销缺钱了,讲道员也会把几个信徒聚在一起,暗示、怂恿捐钱。”张华说。
一边是对神的无私奉献,一边是对自己的节衣缩食。记者了解到,张华等信徒们的日常吃穿非常艰苦朴素,饭菜经常是在菜市场捡来的烂菜叶,一些年轻的姑娘长时间不知道水果的滋味,还有一些岁数大的姐妹在出门“尽本分”时宁愿步行、骑自行车,也舍不得花费坐公交车的1块钱。
后来,张华成为东北牧区转祭组负责人,每天和其他4个人一起,按照“全能神的旨意”,把信徒奉献的钱汇入境外指定账户上,其中,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共转出1.4亿元。“奉献给神的都是祭物,都要严格管理,不敢有任何贪念。”张华说,“神是永远不会亏损的。有次根据指令携款出国被海关扣下5.3万元,只能拿自己的钱补上。还有一次一个信徒私吞了86万奉献款,我紧张得40多天没睡觉。后来组织找了两个‘弟兄’,伪装成警察,用暴力手段强行追回了这笔钱。”
采访中,记者追问,“这些年难道就没有一丝质疑吗?”张华举了两个例子——
这些年,全能神一直宣扬灾难降临,曾鼓吹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此前根据指令,我们不分昼夜地散播《话在肉身显现》等书籍,拉拢、度化更多的人。”张华说,“等到世界末日的那天凌晨,我早早起床趴在窗前祷告。结果5点多钟,天微微亮了,再等一会,天亮了!我当时一拍大腿,无法理解,自言自语,‘妈呀,怎么回事,日子还得过呀’。后来神给出的解释是,世界末日之所以没有如期而至,是因为我们不虔诚,太急功近利了,我们尽本分时不能认识自己、解剖自己。”
还有一次是2017年5、6月,全能神发出指令,所有离家尽本分信徒中,50岁以上的、有病的,都要返回家乡。“我当时47岁,离家这么多年了,离婚了,也没生孩子,家都没了,心想过几年我回家了还能生活吗?”张华说有种卸磨杀驴的感觉,“事后我才了解到,之所以发出这样的指令,是因为一个离家出走的信徒生了大病,治病花费了神家一大笔钱,赵维山对此很生气。他要求所有信徒体检,有问题的都被他赶回去。”
张华的离奇故事,只是千千万万信徒们的一个折射。据分析,这些信徒以女性居多,文化程度较低,家庭条件一般或者发生重大疾病、离婚等变故的,还有一些信徒是有信教基础的,信徒大部分是熟人介绍加入的。
“全能神对人的蛊惑是层层递进的。最初宣讲的也是基督和耶稣,后来逐渐偷换概念,把人的视线转移到全能神,强调《圣经》已经过时,全能神的书才是神的最新发表,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得到拯救,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黑龙江省公安厅办案民警郭勇胜说,“最初进入门槛也较低,有钱没钱无所谓,参加聚会也没有强制要求。但是一旦信奉了,就会被要求为神做工尽本分、讲奉献,并且发毒咒、离家出走等。赵维山说对神不能有半点质疑和背叛,否则就是对神不敬,死后灵魂还要受到惩罚,这种恐惧是难以想象的。由此,全能神实现对人的高度精神控制,让人无法自拔。”
微信图片_20180812205915.jpg
信徒的起誓书
仇恨:形成严密的组织体系,并且恶意丑化、诋毁党和政府的形象
“女神”崇拜、精神控制、大肆敛财、营造恐怖气氛、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依法打击邪教组织,彻底铲除社会毒瘤,公安机关始终不停歇、不手软。经查明,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创始人赵维山(男、1951年生人、黑龙江人)早期信仰基督教,因竞争“三自教会”长老未果,于1985年非法建立“永源教会”,随后加入“呼喊派”,自封“能力主”接受信徒膜拜。
“永源教会”被依法取缔后,赵维山抛弃家人逃窜至河南、山东等地继续进行邪教活动,后与比其小22岁的杨向斌(女、1973年生人、山西人,1989年高中辍学加入“呼喊派”组织)结识并同居。自1993年夏天开始,赵维山宣称杨向斌为“全能神”,是“女基督”,赵维山自封“大祭司”,从而形成全能神邪教组织,并发展至今。
对于这些年鼓吹的邪乎事,赵维山的弟弟说“根本不相信”,姐姐直言“赵维山当年就是一个普通人,哪里是神”,前妻也承认当年帮助赵维山编写歌曲、忽悠周边群众的一些事。早期追随者郭某某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年我就纳闷,人怎么就突然变成神了?”“这么信下去不行,该种地还得种地,信这个不能养家糊口。”
不幸的是,就是这样一个连至亲都不信的邪教组织,反而蛊惑了形形色色的社会大众,并且发展成一套严密的组织体系。据了解,该邪教组织在中国境内设立10个牧区,自上而下依次还有区、小区、教会等不同层级。同时,每个层级设有文字组、编剧组、电脑组、打假组、事务组等功能组,各功能组接受本级决策组的领导,部分功能组还负责对下一级功能组的业务指导。
“经过缜密研判发现,整个组织有一套严密的选拔机制,底层信徒需要经过推荐、答题等诸多环节,才有可能担任一定的领导角色。”黑龙江大庆市公安局法制支队副支队长曹立楠还专门提及“打假组”,一旦有检举信徒违规的,该功能组就将及时对其进行调查并清理。
在公安机关查获的一大批图书、音视频等涉案物品中,大肆宣扬要建立属于神的国度和政权,还充斥着大量恶意丑化、诋毁党和政府的内容,以此培育广大信徒的仇恨心理。这些年来,“全能神”邪教组织人员屡屡犯下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暴力刑事犯罪。
“以前路上看到警察、警车,心里那叫一个恨呀!去年刚被抓,我脑子里马上浮现的都是书和视频上那些党政机关残害信徒的场景。”张华回忆说,“一开始我拒绝吃饭,快到看守所了,我又主动要吃的,心想马上就要接受酷刑了,要做好斗争准备。”
“结果一提审,并没有动刑,反而是一个民警和气的谈心,我当时想这肯定是软刀子,软刀子不行再来硬的。”张华说,“我坚持不交代问题,但饮食起居被照顾得挺好。后来民警摆事实,讲道理,并且我是在被抓后才听说赵维山这个名字,了解他也娶妻生子的,还有很多事情也是抓起来才知道真相的。”
慢慢地,张华开始琢磨起来。“当时我内心非常痛苦,难道我真的错了吗?这么多年赖以生存的精神基础真的就没有了吗?我还写了对‘全能神的决裂书’,结果发现并没有被诅咒、受伤害。我后来一下子觉得不对呀,扑哧笑了。”“再后来,我回到家里,看到天天为我哭泣的母亲,顿时觉得我太自私了,太没有人性了。整个社会也不是像全能神给我们灌输的那样,真是太坑人了。”“以前我看到有的全家人都信全能神了,特别羡慕,我没有拉拢自己的家人,现在想想真是万幸。”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无论是侦查办案、还是教育转化,面临的挑战都不少:“信徒”使用化名,很多人彼此之间也不知道真实姓名;“信徒”拒不开口,要么是因为对全能神深信不疑,要么是恐惧毒咒灵验……可是在黑龙江省公安厅、大庆市公安局相关警种、部门协同配合下,办案民警呕心沥血,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
满芳(化名),今年刚刚19岁,见到她时满脸笑容,完全看不出她曾误入歧途。据介绍,2014年下半年,满芳在初中学校附近租住了一间房子,认识了房东的女儿,经常跟随后者看一些关于灾难、世界末日的视频。“人家连大学都不上了,我再去读高中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给神尽本分求平安呢。”满芳回忆。
2015年中考结束后,满芳便离家出走了,先后来到齐齐哈尔、吉林等地,并被安排在视频组尽本分。“我和其他人一起看经书、唱诗歌,每天编辑视频也特别认真,一心想着要在灾难中生存下来。”满芳回忆,“神告诉我们,2017年将会有大灾难,我每天都在‘扛’,可世界末日根本没有到来。”
“被抓后,我一度不说话、态度不好,警察并没有像视频介绍的那样实行暴力。”满芳说,“他们还送我上学,让我接触到外面的人。由于长时间被全能神控制,刚开始在学校我都不懂得怎么与人相处了。后来我慢慢了解真相,才知道自己太傻了。”
微信图片_20180812205918.jpg
信徒的起誓书
寻亲:全能神是一场瘟疫,传播到哪里,哪里就遭殃
有业不就、有田不种、有学不上、有家不回……全能神不仅与基督教的教义,如“三位一体”论、救恩论等背道而驰,连人类最本性的伦理观、亲情观都严重悖离。“它要求信徒必须绝对服从,否则会不得好死;要求信徒抛家舍业,对背叛的、后悔的信徒进行残酷迫害,这比邪恶还要邪恶了。”黑龙江神学院院长吕德志说。
在整个案件侦办中,黑龙江省公安厅主管副厅长始终靠前指挥,亲力亲为。一次他在审讯监控平台看到一个小女孩,才十几岁,衣裳单薄,目光无神,一句话也不说。“她和我孩子的年龄相仿,大好青春就这么荒废了。我赶紧拿了一套棉衣送过去,希望温暖她、拯救她。随着办案的不断深入,我们对邪教愈发憎恨,对信徒们愈发痛心,我们要坚决打赢这场反邪教人民战争。”
采访中,记者还见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常年东奔西跑、望眼欲穿,他们的亲人受全能神蛊惑,离家出走,杳无音讯——
来自广东的黄日福,两年多来一直随身背着寻人启事、海报、音视频,一路走一路发,甚至把妻子的模样纹身到自己胸前,“妻子丁伟,你在哪里?两个孩子正在等你回家。”
来自安徽的班大合,常年患病却俨然是一个侦探,无数次跟踪无数次失望,看透了全能神的套路,却始终找不到妻子出走的路线,他想知道,“儿子的婚姻大事,你真的不管了吗?”
来自吉林的杨某某,以前跟着自己的女儿白忠英信奉全能神,后来不再信了,却拉不回自己的女儿。如今,她每天都在屯子里的公交车站等着,“5年了,怎么还不回家看看妈妈?”
来自安徽的宋女士,四年前迎来了宝宝,却失去了妈妈。四年来,寻找妈妈成为她生活的全部,为此她加入了好几个寻亲微信群、QQ群,有的群里有上千人,都在寻找因全能神而失踪的亲人。
来自山东的孩子杨某某对妈妈刘再燕的印象只有一个——任何喜怒哀乐都是因为神。“全能神不但没有给我们带来幸福,还让妈妈把我们视为恶魔。我妈妈当年还试图拉我入伙。”杨某某说,“3年了,我逐渐学会了一件事——忘记过去,也许我的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孩子的父亲也接受了记者采访,他带来了一段全家人录制的视频,希望刘再燕早点回家。他说,“全能神真像是一场瘟疫,传到哪里,哪里就遭殃。”
……
黑龙江大庆公安局的民警李育春从事打击邪教犯罪工作12年了,让社会多一片净土是他一直的追求。“未来,我希望有更多人参与反邪教工作,比如基层党组织进一步深入群众,及时发现和解决苗头性问题;学校进一步加强宣传教育,引导青少年健康成长,并且实现小手拉大手的效应……我们相信,邪恶终究会被战胜,迷途的人们总有一天会回家。”

中国反邪教: 白衣子:六招帮你快速识别邪教“全能神”

中国反邪教: 白衣子:六招帮你快速识别邪教“全能神”: “全能神”,又名东方闪电、实际神等,是赵维山创立的邪教。近年来,“全能神”遭警方多次打击后,改头换面,变身“父神教”“秦国教会”“圣灵流”“爱神教会”等,并在互联网上传播。为帮助民众快速识别“全能神”,笔者总结出简易六招。   一看信仰对象   邪教首先神化教主,包装...

白衣子:六招帮你快速识别邪教“全能神”



  “全能神”,又名东方闪电、实际神等,是赵维山创立的邪教。近年来,“全能神”遭警方多次打击后,改头换面,变身“父神教”“秦国教会”“圣灵流”“爱神教会”等,并在互联网上传播。为帮助民众快速识别“全能神”,笔者总结出简易六招。
  一看信仰对象
  邪教首先神化教主,包装出一个“精神偶像”,如“法轮功”的“师父”李洪志、“门徒会”的“三赎基督”季三保、“三班仆人派”的“大仆人”徐文库、“被立王”的吴扬明、“主神教”的刘家国、“观音法门”的“清海无上师”释清海,银河联邦的“佛公主”郑辉等。
  “全能神”冒用基督教,但并不信仰基督耶稣,它们推出所谓的“女基督”“全能神”作为信仰对象。与“法轮功”等邪教不同的是,绝大多数“全能神”基层信徒只知道“女基督”“全能神”,并不知道该组织的真正头目赵维山、杨向斌。因“全能神”有宣传品《末世基督的发表》《末后基督已显现》,个别地方也称其信仰对象为“末世基督”“末后基督”。
 二看标志(logo)

  “全能神”自称“全能神教会”“国度福音教会”,其标志(网站logo)是一个有十字架、月牙、星星组成的图案。这个logo经常出现在“全能神”网站、社交网站账号、APP及宣传品上。

 三看宣传品
  “全能神”是冒用基督教建立的邪教组织。这里的基督教是广义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基督教新教、东正教。“全能神”以《圣经》为幌子,对基督教教义进行盗用、歪曲,炮制出《话在肉身显现》《末世基督的发表》《羔羊展开的书卷》《审判从神家起首》《神的羊听神的声音》《跟随羔羊唱新歌》《神三步作工》《末世基督的见证人》《国度福音经典问答》《律法时代的工作》《东方发出的闪电》等书籍,《国度降临在人间》《万国敬拜实际神》《全能神圣洁灵体出现了》《主宰一切的那一位》等音视频。


  四看聚会地点
  集体宗教活动在寺观教堂等相对固定的宗教场所开展,由宗教教职人员主持。全能神则秘密聚会,集体活动没有固定的场所和时间。它们聚会往往选在偏远、封闭的场所。“全能神”会设立“接待家庭”,安排秘密聚会。传教人员系邪教内部指定,不具有宗教教职人员资质,
  五看活动方式

  “全能神”组织严密,从上到下有6级组织,依次是监察组、牧区、区、小区、教会、小排。如浙闽牧区设有五人决策组、剧本

邪教“全能神”调查:色诱恐吓控制教徒,5个月转移境外上亿资金




2014年山东招远发生“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故意杀人的恶性案件,一个多月后,凤仙的母亲离开家,不知去向,四年来,音讯全无。凤仙只知道,母亲的离家跟 “全能神”邪教有关。有传言,招远案件发生后,“全能神”邪教信徒离家出走达到了一个高峰。
“全能神”又称“实际神”、“东方闪电”、“闪电派”,由“呼喊派”衍生而来,是一个冒用基督教的旗号,行害人之实的邪教组织。多年来,该组织散布歪理邪说,骗钱害命,欺骗拉拢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破坏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严重危害了群众的生命财产和社会稳定。近年来,多地公安机关持续严厉打击“全能神”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
2017年6月,黑龙江省公安机关成功打掉一个覆盖多地区、多层级、全链条的“全能神”邪教组织犯罪团伙,抓获一批流窜于东北地区的“全能神”邪教骨干人员,其中包括多个层级的骨干人员。公安机关查明,该案所涉及地区直接接受境外“全能神”邪教指挥,并向境外秘密转移大量资金,仅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间,转移到境外资金就达1.4亿元人民币。

宣扬“世界末日”谣言,煽动制造恐慌情绪
“‘全能神’邪说就像瘟疫一样,传播到哪个家庭,哪个家庭就倒霉”。受害者家属告诉南都记者。

“全能神”邪教组织头目赵维山。
早在1985年铁路工人出身的赵维山便在黑龙江非法建立“永源教会”,之后加入“呼喊派”并自封“能力主”。 1991年5月,黑龙江公安机关依法将“永源教会”取缔后,赵维山抛弃妻子,流窜至河南、山东、安徽等地继续进行邪教活动,1993年夏天,赵维山在河南洛阳自封“大祭司”,宣布杨向彬是“全能神”,由此初步形成了以杨向彬为“女神”,赵维山为实际操控者的“全能神”邪教组织。
“全能神”自称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独一真神”。为发展成员,扩大势力,“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从事各种非法的秘密活动,国家有关部门早已认定为邪教并予以取缔。然而,仍有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受到“全能神”歪理邪说的蛊惑。
几乎所有被发展成为“全能神”邪教信徒的人,最开始被拉入进来时并不知道它是邪教。“避天灾”是其发展信徒的惯用伎俩,“全能神”向信徒宣称,只要加入“全能神”,就能得到福报,许多相信迷信的人辨识不清,在邪教歪理邪说的哄骗下越陷越深。
2012年12月,“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伺机而动,大肆散布“世界末日”等谣言,宣扬“只有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并借机发展信徒。凤仙也是在那一年知道,母亲被拉入了“全能神”邪教。
“她(母亲)经常从合肥家里跑出来,去到很偏远的农村,问她去做什么,她总说去‘聚会’、‘上课’,我们当时也没在意。”直到2014年山东招远血案发生后,凤仙母亲受“全能神”邪教组织唆使,离开家庭和亲人,不知去向。
凤仙记得,那一年母亲给家里买了很多蜡烛,“要末日了,没有电了”,母亲这样告诉凤仙。再后来,“世界末日”的谎言被揭穿,母亲却在被“全能神”歪理邪说洗脑的过程中越陷越深。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当年跑去农村是受到‘上面’的唆使,到下面‘传教’、‘拉人头’去了。”四年来,凤仙去到全国好多地方寻找母亲,然而毫无线索。
为推销自己的“世界末日”邪说,“全能神”邪教组织头目赵维山煽动组织规模性聚集滋事活动,组织成员集体到公共场所散布各种歪理邪说。据公开报道,全国公安机关依法处置“全能神”几十人以上规模聚集滋事就达100起。
2017年12月,陕西有7人在公交车上散发“世界末日”传单,重庆有2人用喇叭散布“世界末日”歪理邪说,四川广元有2人在集镇公开宣传“世界末日”蛊惑谣言……公安机关依法将上述散布谣言者刑事拘留。
为制造社会恐慌情绪,赵维山还指使一些地区“全能神”人员集体围攻公安机关、掀翻执法车辆、打伤执法民警,暴力抗拒执法。据公开报道,全国公安机关查处的暴力抗拒执法案件就达30余起,一些受毒害信众受邪教裹挟,甚至丧失理智,全国发生多起自杀、自残等极端事件。
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的谣言彻底破产后,“全能神”邪教成员又以各种名义散布多个新版谣言。但凡某地区发生自然灾害,“全能神”邪教便伺机而动,大肆宣扬歪理邪说,蒙蔽群众,制造社会恐慌。

公安机关查获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隐蔽行踪、藏身居民宅的房门钥匙。
色诱欺骗、唆使信徒离家出走,破坏社会伦理道德
“邪教害人不浅,轻的就是什么都不管,重的就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全能神”邪教在拉拢哄骗群众入教的过程中,经常以“救世主”、“慈善”的面孔出现在信徒面前。为扩大信众基础,他们经常会重点选择那些家庭比较困难、文化水平较低、有迷信或者宗教信仰基础的人作为发展对象,用伪善的面孔宣扬灌输邪教理念,看似雪中送炭,实则居心叵测。
2000年,结婚不久的成刚跟妻子有了一个孩子。“我们的孩子出生不久得了病,当时就有人到家里向我母亲‘传教’,‘传教’的人说,信‘全能神’病就能好。”
被邪教说蛊惑,成刚的母亲就这样被拉入“全能神“邪教,后来越陷越深。“我们拿几服药给孩子治病,后来病情有好转,她(母亲)就说是‘全能神’的功劳。”
不久后,成刚的妻子也被母亲拉入邪教组织。“母亲一两天不回家,后十几天甚至个把月都不在家,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成刚告诉南都记者,他们想过很多办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母亲退出,但母亲被邪教理念蛊惑太深。直到2014年8月,成刚母亲受“上级”指示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邪教洗脑太厉害了。”成刚说。
2005年,在黑龙江开理发店的张华被人拉入邪教内部。“刚被拉进去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跟我说信的是‘全能神’,说是我不用看书,要求也不高,偶尔聚聚会、一起唱歌,可开心了,想尽办法哄你,拽着你加入他们。”
半信半疑中,张华加入教会,直到后来,在邪教邪说的蛊惑下越陷越深。“进去之后他们要求信徒要“尽本分”,为神家“做工”,要全身心地投入,后来就被不断唆使要离家出走。”
对于所有新入教的信徒,“全能神”实行集中强制洗脑。
被封为“全能神”邪教“女神”的杨向彬在传道中告诉信徒,“什么丈夫、家庭,为我谁也不要留情,再好的亲人也不行”,要“为我舍弃你的所有,舍弃你的家庭”,如果遇到家人“拦住”你信神,那他们就是“仇敌”,“不是一家人”,就要“弃绝”,不断教唆信徒脱离家庭,脱离亲人。
对于一些知识文化程度较高、有一定利用价值的人,“全能神”邪教组织就让年轻漂亮的女信徒对其进行女色诱惑。为实现对信徒的绝对控制,他们成立“护法队”,用暴力惩治“不听话”的信徒,打伤、打残、非法拘禁等也都是“全能神”邪教成员常用的手段。
黑龙江神学院院长吕德志曾专门对“全能神”邪教的危害性进行过研究,吕德志告诉南都记者,“全能神”邪教组织这种披着基督教的外衣,宣扬和唆使信徒为了遵循“女基督”传递的所谓上帝的话而离开家庭的邪教行为,其宣扬的低级的伦理观破坏了社会正常秩序,充分暴露出“全能神”邪教的异端性。

“全能神”邪教组织内部宣传歪理邪说的各种”教材“。
要发入会先“毒誓”,施行绝对精神控制,肆意残害生命
“全能神”邪教组织内部规定,有权利向信徒“讲道”(讲授教义)的除了赵维山和“女神”杨向彬,其他人通通不允许。一方面是为了保证赵、杨二人在信徒中的权威地位,另一方面也避免有人在组织内部制造分裂情绪。
“全能神”邪教组织向信徒要求,“在工作或教会的事务之中除了顺服神之外,一切应听命于被圣灵使用的人,违背一点也不行,得绝对听从,不要分析对错,或对或错都与你无关,你只管绝对顺服就是了。”
“全能神”邪教行踪诡秘,不以真实身份在教会中活动,小组内部互称“灵名”,要求信徒对信神的事要保密,不允许公开,并让所有人必须使用假名、假地址,并且应随时更换,且不允许打听教会其他人的家庭住址、姓名。
“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神’要求你全身心投入教会的工作。”张华告诉南都记者。
“全能神”邪教组织为实现对信徒绝对控制,他们内部设立了严密的“推荐制度”:以小组为单位,层层分级,对每个信徒定期进行考察,全部情况都要向境外总部进行汇报。
血腥、诅咒更是他们控制人心的重要手段。为维护邪教的地位,甚至不惜制造血案,打断不肯入教者四肢、割去耳朵,杀死“叛教者”子女,信徒为遵从“神意”杀子祭神、杀妻“重生”。
2015年,鹤壁市马改娣家中多次被“全能神”强行闯进,要她入教,但马改娣坚持不从,“全能神”在多次逼迫无果情况下,诅咒“神必将惩罚你子女”,马改娣被迫加入“全能神”。而后,“全能神”邪教信徒威逼利诱,称她要拉拢家人、更多宗教人士入教,方可解除诅咒,在正邪之间长久徘徊,最终她被迫上吊自杀。
“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下的必须留下……” “全能神”邪教组织如此宣称。
“全能神”邪教组织宣扬的歪理邪说,事实上毫无逻辑,根本站不住脚。张华告诉南都记者,在这期间,她不是没有对“全能神”邪教产生过疑问。
“教义说的如果不信了想退出,就会受到惩罚,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说。”她和所有信徒一样,在教会“尽本分”,必须要写“起誓书”,“让我们发毒誓,越重越好。”

“全能神”邪教组织”自称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独一真神”。
向信徒收取“奉献款”,疯狂聚敛钱财转移境外
“全能神”邪教向信徒宣扬“奉献”、“捐赠”、“将自己所有的奉献给神”,要求信徒都要为神捐“奉献款”,并将其解释为“善行”。一方面向信徒表示收取“奉献款”等是为了“尽本分”,是作为“预备善行”,捐多捐少完全自愿,另一方面又宣称“没有善行的人就是没有人性,与魔鬼撒但没有什么区别。当灾难来临的时候,那些尽本分太少或者没有尽本分的人,都要受到应得的惩罚。
而“奉献”出去

中国反邪教: 邪教“全能神”调查:色诱恐吓控制教徒,5个月转移境外上亿资金

中国反邪教: 邪教“全能神”调查:色诱恐吓控制教徒,5个月转移境外上亿资金: 2014年山东招远发生“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故意杀人的恶性案件,一个多月后,凤仙的母亲离开家,不知去向,四年来,音讯全无。凤仙只知道,母亲的离家跟 “全能神”邪教有关。有传言,招远案件发生后,“全能神”邪教信徒离家出走达到了一个高峰。 “全能神”又称“实际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