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7日星期四

双重造假的“5·13”

5月13日,本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但是,在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眼里,却变得那样神秘和不可理喻,这一天,被他们当成是“法轮大法日”予以庆祝和宣扬,每年到这个时候,“法轮功”痴迷者就会向李洪志发去生日贺卡和肉麻的祝福语。近些年,李洪志也多选定这个日子装模作样、例行公式地地给弟子们“讲法”,比如,2017年的《大法弘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就是在所谓的“法轮大法日”炮制出来的,以显示和衬托这个日子的“不同凡响”。
  笔者认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之所以把5月13日定为“法轮大法日”,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点,这一天是李洪志的所谓“生日”;二是据说这一天是李洪志初次“传法”和“办班”的日子;第三点儿,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儿,因为这一天是释迦牟尼的生日,而将李洪志的“出生日”和“法轮大法”的开传与佛祖的生日放在“同一天”,这就给李洪志和“法轮功”注入了神秘的“佛性”,无异给李洪志和“法轮功”罩上了一层迷人耀眼的外衣。
  然而,令“法轮功”痴迷者大跌眼镜的是:李洪志既不是1951年的5月13日出生的,“法轮大法”也不是在这个日子开始传出的,在这个对“法轮功”痴迷者来讲无比“重要”、无比“神圣”的节日问题上,李洪志却撒下了双重的弥天大谎。
  关于李洪志如何编造和改动自己的生日,中国反邪教网、凯风网等反邪教网站上许多文章对此进行了大量的有理有据的揭露,李洪志在编造自己身世时,将自己的出生日期由1952年7月7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并亲自涂改和重新办理了身份证。但在其过去填写的《职工晋级定级报告表》、《入团志愿书》以及1986年12月31日办理和1991年3月31日补办的身份证上,他的出生日期均为1952年7月7日。对此,加拿大《华侨时报》所刊载的一名原“法轮功”练习者的文章中,谈到当年他对李洪志改动生日的看法:李洪志的生日由1952年7月7日变成了1951年5月13日,这样的改动一时让人不得要领。直到1994年6月版《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后来的《转法轮·小传》中在“李洪志先生1951年5月13日”之后加上了“(阴历四月初八)”,才让人看明白原来1951年5月13日是佛教中的佛诞日,李洪志的意思显然是他和佛祖释迦牟尼同一天出生的,改生日的玄机原来如此。
  那么,一个问题出现了,1951年的5月是李洪志的父母刚刚处对象的时间,李洪志为什么不将自己的生日改为1952年5月13日,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给人留下“私生子”的话柄呢?据《华侨时报》刊载的文章中讲:李洪志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1952年阴历四月初八,刚好是公历5月1日,这和“五一”国际劳动节发生了冲突,实在难以突出李洪志神化自己为“佛祖转世”的构想。而改为1951年5月13日,相传这一天是农历四月初八,是佛祖释迦牟尼的“佛诞日”,李洪志将自己改为与佛祖同日诞生,其目的是为了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这样,借助“名人效应”,李洪志的“知名度”和“佛威”很快在“法轮功”痴迷者中间传扬和树立起来,为自己一步步成为所自诩的“宇宙主佛”,成为“法轮功”的邪教教主奠定了舆论基础。
  那么,当年“法轮功”的第一期气功班的开办日期是否就是5月13日呢?据当年亲自参加过李洪志在长春第一次办班的原“法轮功”练习者余氓讲,李洪志所办的第一期气功班的时间是1992年5月15日至25日,李洪志在长春第五中学阶梯教室开办了第一期“法轮功”培训班,时间根本不是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蓄意把首期办班时间改为5月13日,是李洪志后来随着野心的膨胀,意识到了这个“佛诞日”对他来说是多么重要,是可以被他利用来神化自己,因而在第一期办班的时间上动了手脚、造了假。另外,李洪志前不久发表的那篇《关于法轮大法在常人社会中定义问题》的所谓“经文”中,李洪志妄想把“法轮功”作为宗教团体,以宗教的名义注册,其实在他改动自己生日的时候或许就已经隐藏了这样的企图。
  每当这个日子来临,看到那些“法轮功”痴迷者是那样的兴奋和激动,怀着朝圣般的心情向李洪志发去生日祝福与贺词的时候,我的内心就为这些被欺骗和愚弄了的“法轮功”受害者感到悲哀与不幸,也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明目张胆、恬不知耻地欺骗弟子而感到愤慨与震怒!可悲的是,这些被深度洗脑的“法轮功”痴迷者还在为李洪志大唱颂歌,搞个人崇拜而毫不自知。希望那些仍在痴迷中的“法轮功”受害者擦亮自己的眼睛,多看一些揭露李洪志身世和“法轮功”欺骗性的视频与文章,早日明白李洪志和“法轮功”的骗人真面目,不要再受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的蒙蔽和欺骗,不要再把5月13日当成一个“神圣”和“超凡”的日子去“纪念”了,要尽快挣脱“法轮功”的精神枷锁,过上幸福而美好的人生!

“法轮功”阻扰抗震救灾尽显邪教本质(图)

5月12日到了,10年前的今天,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级强烈地震,造成数万人丧生,举国悲痛。然而,毫无人性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却在美国纽约法拉盛敲锣打鼓庆祝,称是对中国政府的报应,并阻挠当地华人赈灾募捐。“法轮功”组织的言行激起了当地华人的公愤,纽约华人自发聚集起来与“法轮功”进行了为其十天的对峙,这场正邪大战也彻底暴露了“法轮功”的邪恶本质。 
  李洪志鼓吹地震是恶报
  李洪志鼓吹,一个人做了坏事就会产生“业力”,“业力”太大就会生病、遭灾难。一个地区“业力”太大就会发生地震,中国发生天灾人祸,是因为中国政府取缔了“法轮功”。李洪志说,“人不治天治,人类发生劫难的时候,都处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大面积的人有了业力怎么办?那就会出现地震、火灾、水灾,甚至是瘟疫和战争。”“告诉大家,中国大陆上所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已经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正因为如此,纽约法拉盛的法轮功团体才会毫无人性地敲锣打鼓进行庆祝,原来都是拜李洪志所赐。李洪志的这一番奇谈怪论用心险恶,地震等自然灾害是人们说不愿看到的,中国之大在某个地方发生自然灾害也不足为奇,李洪志却借此贩卖他的“法轮功”,并为“法轮功”被取缔鸣冤叫屈,这就充分暴露了“法轮功”的丑恶本质,对此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法轮功”鼓吹修炼保平安
  在同期和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法轮功”媒体鼓吹在汶川大地震中,修炼“法轮功”得“福报”,保平安。称在汶川地震有许多实例,很多有缘人都幸运的躲过了灾难。试问,同样处于震中地区,地震坠落物像长了眼睛,光砸常人,就是砸不到修炼“法轮功”人员的头,这可能吗?这与李洪志在《转法轮》中吹嘘有他的“法身保护”,弟子不怕汽车撞、钢管子高空坠落砸不伤人有异曲同工之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法轮功”媒体还宣扬说,有人诚念“法轮功”的“九字真言”,地震中啥事没有,平安无事。试问,地震来临时,也就是几秒、十几秒的事,很多人甚至都反应不过来,哪有时间去默念“九字真言”呀,“法轮功”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信口雌黄瞎胡编吗?编造此类“神迹”故事,不过是借机发国难财,推销和贩卖“法轮功”邪教罢了。
 
  李洪志叫嚣做慈善是办坏事
  做慈善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体现的是祖国大家庭的温暖。然而,李洪志却极力叫嚣做慈善是办坏事。李洪志认为,自然灾害是神在淘汰人,如果搞慈善活动,赈灾募捐,对遇难者进行救助,使其脱离死亡或痛苦,就会使人“欠债不还”,就是在办坏事。李洪志说,“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正是在李洪志邪说的蛊惑下,纽约法拉盛“法轮功”人员才会阻扰当地华人的赈灾募捐,他们的意思就是地震中的灾民就应该被“销毁”、“淘汰”,这是多么荒唐的逻辑呀?这样的冷血动物似乎更应该从地球上“销毁”才对呢。
  灾难来临时最能展现一个人的本来面目,“5.12”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们在祭奠汶川大地震死难同胞的同时,也认清了“法轮功”的丑恶本质。

李洪志新“经文”难解的矛盾

最近,“法轮功”网站发表了一篇超短的李洪志“经文”(简称《定义》),称“法轮功”可以用宗教注册,可以承认常人的定义为宗教团体。 
  李洪志如此“定义”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一来让“法轮功”冒充宗教,通过注册“宗教团体”,将自己的邪教身份“洗白”;一来便于继续诬蔑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是“宗教迫害”;三来好为西方反华势力替该邪教站台提供法律依据;四来可以给“法轮功”某些营利项目(如“神韵”演出)避税逃税(参见萧风《法轮功打着宗教名义注册非盈利组织(图)》,凯风网2012-07-23)。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管李洪志多么的狡诈多变,这只是为邪教迭变引入的注脚。
  “法轮功绝不是宗教”与实行宗教注册的矛盾难解
  李洪志一直强调“法轮功绝不是宗教”,有白纸黑字为证:“历史上我们没有走入宗教。现在我们大部份是在常人中修炼,他就不是宗教。”(《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1994年9月18日)“其实,我传这个东西不是宗教。”(《转法轮(卷二)·在大屿山讲法》)“我们法轮大法不是宗教,我绝不搞宗教,我们法轮大法也绝不是宗教。”(《北美首届法会讲法》,1998年3月29-30日)听听,连用两个“绝不”,说得多么果断决绝。什么是“绝不”?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承认“法轮功”是宗教。既然如此,怎么突然“可以用宗教注册”了呢?这种前后不一的矛盾,让弟子如何去理解,更别提去执行了。
  “修炼人凌驾于法律”与遵守常人法律的疑云难除
  李洪志一向矮化人类、鄙视常人,更贬低、藐视公众的法律。首先,李洪志胡说法律没有出路:“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的限制人,封闭人”“这个法律定的太多了,人都像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法律最后就没出路了。”其次,李认为大法弟子可以凌驾于法律:“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这是没有问题的。作为一个练功人就是超常的了……”。再次,李洪志妄言他的“大法”超越人类法律:“大家知道这本书他不是一般的书,他是法。我们人类社会也有不同的法律,……而我今天所教你的,远远的超出了人类社会所有的学说和一切常人之法。”李洪志实际上就是让弟子藐视、超越常人法律,谨遵他的“大法”。然而,这次李洪志却改口说“为了符合常人法律,可以用宗教注册”云云,到底要遵从于他的“大法”还是要遵守常人的法律,岂不是弟子从此受到了机械的限制,甚至连常人都不如?
  “大法神不必顾忌常人”与主宰常人社会的指望落空
  短短一篇《定义》,李洪志三次提到“常人”:“常人的社会”、“常人法律”、“常人的定义”,面对常人的态度毕恭毕敬。这实在太反常了。要知道,李洪志可是向大法弟子郑重宣布过:“你们就是神,是一切的主宰,根本没有必要顾忌常人怎么说、怎么看。”“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至于说常人怎么认识,大法弟子不管他。”(《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既然,“大法神”主宰一切,“根本没有必要顾忌常人怎么说、怎么看”,为什么在“法轮功是不是宗教的问题”上,李洪志忽然变脸,提出“符合常人法律”、“常人的定义”呢?说好的主宰常人社会,却被常人社会所主宰,让所有弟子从高空坠落人间,所有的指望全部落空。

动漫:为李洪志“祝寿”的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