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9日星期日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宣传、敛财工具: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敛财工具(图)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宣传、敛财工具: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敛财工具(图): 近些年,美国有个名为“神韵艺术团”的 机构自称 “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 在 台湾 搞“神韵巡演” 。 这个“神韵艺术团”有什么背景,来台湾干什么?   神韵艺术团2011年5月向美国国内收入署(IRS)提交的年审报告 经了解 ,这个“神韵 演出 ...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敛财工具(图)

近些年,美国有个名为“神韵艺术团”的机构自称“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台湾搞“神韵巡演”这个“神韵艺术团”有什么背景,来台湾干什么?

 
神韵艺术团2011年5月向美国国内收入署(IRS)提交的年审报告

经了解,这个“神韵演出的总导演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神韵艺术团的财务总监是李洪志的妻子李瑞。2015年,神韵艺术团在台湾演出35场,收入新台币1.16亿。2016年收入新台币1.46亿。这些收入是如何来的?
一是门票收入。
在今年6月21日的华盛顿DC法会上,李洪志再次强调“神韵是所有救人项目中力度最大的”,要求弟子全力推广“神韵演出”。因此,看“神韵演出”就成为大法弟子的必修课。当然,弟子都是购票入场的。


除少数门票通过神韵艺术团官网出售外,大部门由演出地的“法轮大法佛学会”组织法轮功人员推票。如果实在卖不出去,为显示修炼“精进”,大法弟子会自掏腰包购买,然后送给家人或认识的人,请他们前去填场。

二是募捐。
法轮功在台湾成立了一个“神传文化基金会”,以支持“神韵艺术团”经营为名,招募“神韵之友”会员,并收取高额会费。

法轮功在广告中称,成为“神韵之友”创始会员需捐款新台币5000—50000元,其中,单次或累计捐款新台币5000元以上,未满新台币50000元者,享有“风雅神韵之友”会员优惠;捐款新台币50000元以上者,享有“尊荣神韵之友”会员优惠。所谓的优惠措施就是,获赠“典藏悠游卡”、神韵贵宾卷、寄送神韵专刊、购神韵演出票优惠等。如果捐得更多,神韵艺术团会安排“贵宾招待会”,让女演员与会员联欢,并美其名曰让贵宾“近距离一窥神韵演员们的风采”。法轮功的“亚太正悟网”的文章《加入“神韵之友”福报相随而来》称,加入“神韵之友”,多捐款,就能为自己积德,可以治病,能得福报,诱骗民众入会。
2015年,“神韵演出在”台湾的1.16亿新台币收入中,募捐款有4900万,占42%。
因掩盖背景,欺骗民众,法轮功的“神韵演出”在岛内一直遭抵制。

       2017年7月27日,洪门中华龙门山联合总会组织约500人在台北游行,举办“揭暴法轮功邪教欺诈真相”记者会。会长朱纪玮指出,李洪志为达敛财目的,在台湾搞神韵演出。   

 

2015年3月14日晚,“神韵晚会”在台南文化中心上演,也遭到当地民众呛声。有部分民众在场馆前广场打出醒目横幅:“停止营销法轮功神韵文化”、“法轮功不要欺骗台湾人”、“神韵晚会滚出台湾”。“神韵晚会”一直以中华传统文化自居,通过植入“法轮功”邪教文化示人。此前,“神韵晚会”首场演出在高雄市文化中心上演。开演前,亦有民众在高雄文化中心广场,以及神韵晚会巨幅海报前打出“神韵演出是邪教文化”等醒目横幅进行呛声。
事实证明,“神韵演出”绝非普通文艺演出,而是由法轮功包装策划,聚敛钱财的工具。呼吁岛内民众民众擦亮眼睛,切勿上当受骗。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敛财工具。2015年,神韵艺术团在台湾演出35场,收入新台币1.16亿,其中,募捐款有4900万,占42%。http://jiupingshenyunyanchu.blogspot.com/2018/09/blog-post.html?spref=tw …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敛财工具。2015年,神韵艺术团在台湾演出35场,收入新台币1.16亿,其中,募捐款有4900万,占42%。http://jiupingshenyunyanchu.blogspot.com/2018/09/blog-post.html?spref=tw …


2018年9月3日星期一

求是网:深化邪教治理 维护社会安宁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刊《求是》杂志主办的理论宣传研究平台求是网8月30日发表评论员文章《深化邪教治理 维护社会安宁》,讨论邪教话题

   自1999年我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近20年来,反邪教斗争不断深入,成效十分显著。但斗争的历程表明,邪教问题具有极强的复杂性和顽固性,一些地方邪教案件时有发生,当前邪教活动依然活跃。遏制邪教活动,深化邪教治理,仍然是摆在全社会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邪教:社会之痈
  邪教是国际社会的公害,与恐怖主义、毒品并称为当今人类安全的三大威胁。
  作为一个历史现象,邪教问题由来已久。从实质上来说,当前我国邪教问题即是历史上“邪教”问题在新的社会时代背景下的延续和发展。新中国成立后,曾近乎灭迹的邪教活动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又渐趋复萌,并于九十年代达到一个相对高潮,这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变革转型有一定的关系。这一时期邪教的突出特点是,境内滋生及衍变与境外传入及衍生交互并起。除众所周知的“法轮功”外,国家先后定性的其他20余种邪教组织中,“门徒会”“全范围教会”“灵灵教”等属于境内滋生或衍变;“呼喊派”“全能神”“血水圣灵”“观音法门”等则属于境外传入或衍生。
  冒用宗教或气功名义是新时期我国邪教组织的典型特征。形形色色的邪教组织以“强身健体”“祛病免灾”或“拯救灵魂”等为诱饵,以“末日论”相恐吓,大搞教主崇拜,滥施精神控制,非法聚敛钱财,欺骗裹挟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严重侵蚀社会肌体健康,给个人、家庭、社会带来悲剧性灾难。2000年之前全国因修炼“法轮功”而拒医拒药和“走火入魔”自杀致死的达1600余人,不少群众因痴迷邪教致使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邪教组织恶意围攻党政机关和新闻单位,并为发展和争夺成员残暴制造殴打、绑架和恶性杀人等案件,为世人共愤。
  值得警惕的是,相比国外邪教而言,我国邪教组织政治色彩更为浓厚。“法轮功”恶毒攻击党和政府,充当西方反华势力乱中遏华政治工具的反动面目昭然若揭。其他邪教组织也多有明显的政治野心,有的甚至公然声称“先夺民心、后夺政权”,妄图“改朝换代”,并极力向基层党政组织渗透。
  事实一再警示:邪教不除,家无宁日,民无宁日,国无宁日。斗争:任重道远
  鬼神兴则邦衰,邪教兴则国亡。
  党和政府对邪教活动历来旗帜鲜明、态度坚决。改革开放新时期,反邪教斗争伴随邪教滋生蔓延的全过程。特别是1999年“7·22”后对“法轮功”等邪教问题的集中处理,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大局的坚定决心。必须充分肯定,经过坚持不懈的深入斗争,邪教活动一度泛滥猖獗的势头得到了有力遏制,全社会反邪教的意识明显增强。但不可否认,邪教问题的产生具有深刻的历史文化根源、复杂的社会现实原因以及特殊的国际背景,邪教活动的顽固性和反复性超出想象,当前我国反邪教斗争形势依然严峻。
  “法轮功”仍是目前我国活动最突出的邪教组织。在境外,“法轮功”依附于西方反华势力,与“台独”“藏独”“疆独”等敌对势力勾联聚合,淡化邪教色彩,扩展活动空间,加紧对境内进行渗透破坏,已成为组织架构严密、宣传体系完备、资金实力雄厚、破坏手段多样、现实危害严重的一股极端反动势力。在境内,一些痴迷者顽固不化,结成地下组织团伙,通过互联网与境外相勾联,频繁进行各类破坏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少数顽固分子及其家属还与一些别有用心人士勾结,打着“维权”的旗号公开挑战我国法律底线、政治底线,斗争呈现出日益尖锐化的趋势。
  与此同时,其他邪教和有害气功组织活动也屡打不绝。它们潜伏地下,以商养邪,秘密发展,有的邪教组织甚至公开跳出来活动。2012年底,曾发生多起“全能神”邪教人员借所谓“世界末日”传言,公然上街进行规模性聚集、宣扬邪教歪理邪说并暴力对抗干警执法的事件。2014年招远麦当劳“全能神”邪教杀人案更是震惊世人。一些邪教为培养“接班人”和“生力军”,将魔掌伸向青少年,用心极其险恶。此外,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一些打着宗教、养生、慈善、公益、“灵修”、培训等名义,类似邪教的非法组织也不时出现,个别的发展蔓延迅速。
  事实表明,当前我国邪教活动的现实危害和潜在威胁还远未消除。在今后长时期内,邪教问题将持续存在,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对策:标本兼治
  反邪教工作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和谐稳定,是当前我们正在进行的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伟大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邪教问题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决定了对其处置工作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结合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坚持遏制邪教现实活动和铲除邪教滋生蔓延的社会土壤两手抓,标本兼治、综合治理。
  依法严厉打击邪教违法犯罪活动。要全面落实依法治国要求,坚持依法治理邪教问题,始终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的非法活动,严防形成大的现实危害。要主动出击,深挖邪教地下组织团伙和骨干分子。对邪教活动突出的地区和活动突出的邪教组织,要实施专项整治。要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境内境外、地上地下、网上网下防范打击邪教活动,坚决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社会安全、文化安全、网络安全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坚定推进教育转化工作。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更加坚定地贯彻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依法打击极少数的基本政策,将大多数受骗上当的一般群众与极少数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进行非法活动、蓄意破坏社会稳定的犯罪分子区别开来,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千方百计将他们教育转化过来,努力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
  加强反邪教宣传教育。要深入开展多种形式的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动,进一步扩大覆盖面、增强针对性,使社会各界广泛知晓邪教的危害,使广大群众高度警觉邪教的侵袭。要突出加强对农村妇女、宗教信众和青少年等重点群体的教育,引导他们正确识别、自觉远离邪教。要注重发挥典型事例的警示作用,加大媒体宣传力度。广泛动员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积极支持和参与反邪教斗争,切实形成见了邪教“人人喊打”的局面。
  进一步实施源头治理。严格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坚持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人们的思想,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凝聚人心,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唱响主旋律。以提升组织力为核心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深入实施健康中国战略,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不给邪教滋生发展以罅隙。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夯实基层基础,有效堵塞邪教渗透漏洞。

2018年8月26日星期日

弟弟眼中的赵维山

前妻眼中的赵维山

同事教友眼中的赵维山

黑龙江阿城宗教局干部谈赵维山

同学李俊成:我所知道的赵维山(组图)






  2014年5月,山东招远全能神邪教徒杀人案件,使该邪教头目赵维山引起人们关注。赵维山究竟是何许人也?


      我们请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政府干部、赵维山在亚沟中学读初中时的同学来介绍情况,帮助大家认识这个“伪神”。

  普通家庭出身的铁路工人子弟
赵维山的出生地

  赵维山原名赵坤。1951年12月12日出生在黑龙江省阿城县(现为哈尔滨市阿城区)亚沟镇亚沟火车站道北的一栋砖瓦结构的平房里,这里是铁路职工家属区。其父亲赵广发是这里的铁路工人,母亲也在铁路装卸队工作。他是赵家10个孩子中的长子,他身上有两个姐姐,身下有一个挨肩儿弟弟和六个妹妹,他排行老三。

赵维山曾经就读的小学

       他小学在亚站小学读书,班主任是马彦池老师。十五岁那年上亚沟中学念初中,正赶上文化大革命,赵坤戴上了红袖标成为一名红卫兵,还参加过“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武斗。他曾经带领着几个造反派成员,把自己的班主任马文彦老师反绑着双手,戴上纸糊的高帽子推到讲台上站着,让马老师猫腰九十度交待问题,马老师心脏病发作差点昏死过去。当时中学的胡亚森老师评价赵坤是个“学习很不好、很淘气又很有坏心眼儿的孩子”。

亚沟火车站

  1971年,陕西铁路部门到东北来招工,20岁的赵坤跟着去了陕西修铁路。由于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拈轻怕重、又从不肯吃苦的他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跑了回来。回到家的赵坤整日无所事事四处游荡,不断惹事生非。他们家居住的是与别人家连脊的房子,每家每户屋里就隔着一道间壁墙,院子与院子之间也都用木头夹的杖子隔开,大家共用一个公共厕所。天性就有弯转心眼子的赵坤就时常在院子里和厕所外面装神弄鬼吓唬左右邻居家的孩子,惹得家属区的人们从大到小没有一个说他好的。由于他是家中的长子,父亲赵广发怕他学坏了,就提前退休让他接了班。从此,赵坤就成了亚沟火车站上的一名扳道工和巡道工。由于有单位的的管束,赵坤惹事生非的行为收敛了许多。两年后,赵坤调到阿城火车站工务段做维修工,在此期间他学会了干木匠活儿,工作之余,开始在外面做点木工活儿赚点外快。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把“赵坤”这个名字改成了赵维山。

  热衷于传教的铁路工人

  上个世纪70年赵维山成为正式铁路职工的时候,曾经拜过佛教和信过天主教,后来又接触到了基督教,并且很快就迷上了信教和传教。他曾经说“佛教和天主教都不如基督教好”。赵维山接触基督教,源于来自三肇(黑龙江省肇东、肇源和肇州)一带一个叫做郝振芳的传教人,是郝振芳为赵维山结的果子(传教过程)。此后,赵维山就开始和郝振芳的儿子郝炳雷(也叫郝清源)一起经常外出传教并表现出了极大地热情。


  他发现那些讲经的牧师和传教师很受人尊敬,他很羡慕;他想到受人崇拜的感觉很好,也一定会有很大好处,于是他一心想着出人头地。1983年,为了便于有时间外出传教,赵维山竟然放弃了当时依旧是“铁饭碗”的铁路工作,同一个叫李传荣的人对调到了经济效益开始下滑、三天两头放假的黑龙江新华印刷二厂基建科做专职的木工维修工作。两年后的1985年,赵维山竟又和一个叫刘兰香的女广播员,对调到经济效益更不好的阿城淀粉糖厂工作。因为淀粉糖厂根本就不用上班也不开支,所以赵维山正好借此机会外出传教。


  在新华二厂基建科上班期间,他不止一次因为嗓子发炎去医务室开药,也时常在财务科报销十块八块的医药费用。有一年的秋天,他帮着一个姓赵的朋友修理门窗,人家为了表示谢意留他吃晚饭,他喝了一瓶啤酒竟然引起胃肠炎上吐下泻,是他的妻子付云芝在医院里陪着他打了三天点滴才好。赵维山每天都拿着一本《圣经》,逢人就要和人家讲上一段,劝人家信主、信耶稣。而这时的赵维山已经人介绍,和在黑龙江水利二处工作的付云芝结婚并生有一个女儿。


  此间,赵维山利用做木工活儿挣的钱,在阿城火车站附近一个叫做“迎宾楼”的大酒店后面,和妻子一起盖起了一个不到50平米的砖房,并以此房作为在自己家中聚会传教的场所。就在此期间的一年冬天,他和妻子付云芝外出传教,家中的父母和快要上小学的女儿因煤烟中毒被呛死。可赵维山面对失去的三位亲人,竟然极为麻木、冷酷、无情,毫无悲痛之心。不仅拒绝为死去的父母戴孝,还竟然说:“他们这是上天堂了,是神在召唤他们去了”。

  从此,赵维山更加肆无忌惮地组织信徒们在家中聚会,由他领着大家讲经、祷告、唱灵歌儿……因为赵维山稍会识简谱,还会写毛笔字,所以每次在他家中聚会,都由他把《圣经》中的乐谱抄在报纸上,挂在墙上教大家唱。时间一长,大家自然就把他视为“牧师”或者“领袖”人物,赵维山的虚荣心一次又一次地得到了满足,他的个人私欲也随着虚荣心的满足不断膨胀起来。


  赵维山也曾经多次奉劝弟弟赵玉和家中的姐妹们跟着他信教,但大家谁也不听他的,谁也不信。用他弟弟赵玉的话说:“信那玩意儿能当饭吃么?”

  敛财、骗色、开创异端邪说的“能力主”

  失去父母和女儿的赵维山并没有因此停下继续传教和发展信徒的脚步,他利用信徒们对他的个人崇拜,开始了他另起炉灶、另立门户的进程。他先是对来家中聚会的信徒们说:“在基督教会上宣讲《圣经》的牧师讲的不对,脱离了圣经的原本意思。继而又说那些人讲《圣经》讲的更不如他讲得好,自己的能力比他们都强”。接着,他竟然仿照寺庙、道观中的样子,在自己的家中设立一个“功德箱”,要求来他家聚会的信徒们往“功德箱”里投钱,并说这是按照神的旨意为大家今后着想。有的人没有钱或者不愿意往他设的“功德箱”里投钱,他就想方设法哄骗人家说主神也和人一样需要补充营养,不投钱也可以拿物来表达心意,于是就有人给他送来奶粉、鹿茸、名贵药材和山珍海味等高档补品。而这些钱物究竟是给了谁,到了谁的手里就可想而知了。这也是他经常把信徒们召集到自己家里聚会的一个重要原因。


  由于在城里有经过政府批准设立的正规的宗教聚会点,经常去其家里聚会的信徒毕竟少数,于是赵维山把目标转向农村。他在原阿城县的永源镇(现在归哈市道外区管辖)永源村建立了一个由他组织并亲自坐镇指挥的聚会点—永源教会。这里成了他传教、聚会、敛财的始发地、大本营。随着他一次次不断地外出传道、讲经,赵维山先后在河南、河北、安徽等地接触到了“呼喊派”成员并与这些人勾结在一起。此时,赵维山自称自己是“耶稣第二次道成肉身显现”,聚会时要求信徒们称他为“常受王”、“能力主”。开始凌驾于信徒之上以显示他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威严。

  在这里赵维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信徒中广泛集资,大肆敛财;第二件事就是建立地下印刷厂,印制宣传品。只有初中文化的赵维山自己连中国语言都表达不明白,但他却和他的几个铁杆教友窦春生等人把《圣经》和其他宗教书籍中的内容东拼西凑、断章取义地罗列到一块,弄出了《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全能神你真好》(又称《跟着羔羊唱新歌》)等书籍。不仅如此,赵维山还采用各种手段,通过在安排教会内担任职务、提供好吃好喝、送给高档礼品等方式,欺骗和拉拢一些女信徒加入并依赖于他,然后又利用女信徒靠色相去勾引其他男信徒入教并相互淫乱。在他外出传教时,他总是把一个叫范永玲和一个叫赵霞的两个女信徒带在身边,一方面借以抬高他身价,一方面又供他自己淫乱胡为之用。就因为这,惹得妻子付云芝没少和他吵架。还因为他对死去的父母不尽孝道,对死去的女儿无动于衷,这让付云芝一直觉得他不是很可靠的男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赵维山撇下结发妻子带着范、赵二女离开东北前往河南一带继续宣扬他的“全能神”并发展信徒。本世纪初,赵维山化名“杜兆康”、“徐维山”带着聚敛的巨额钱财出走日本东京,后又到美国。付云芝一气之下通过法院判决与他离了婚。用付云芝的话说:“赵维山也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全能的神”。


中国反邪教: 同学李俊成:我所知道的赵维山(组图)

中国反邪教: 同学李俊成:我所知道的赵维山(组图): 2014年5月,山东招远全能神邪教徒杀人案件,使该邪教头目赵维山引起人们关注。赵维山究竟是何许人也?       我们请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政府干部、赵维山在亚沟中学读初中时的同学来介绍情况,帮助大家认识这个“伪神”。    普通家庭出身的铁路工人子...

2018年8月25日星期六

中国反邪教: 还原邪教“全能神”(二)——赵维山的生平及信仰历程考证

中国反邪教: 还原邪教“全能神”(二)——赵维山的生平及信仰历程考证:        在2012年底全能神教徒走上街头宣传世界末日之前,赵维山并未走进公众视野,甚至很多全能神教徒对其也一无所知。直到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事件之后,经过各大媒体的广泛披露报导,才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全能神教主赵维山也才浮出水面成为关注的焦点。然而,对于赵维山其...

中国反邪教: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逃亡(图)

中国反邪教: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逃亡(图):          1991年5月8日,哈尔滨三棵树火车站的铁路警察抓获了一批从河南等地到永源来听“能力主”赵维山讲道的人,查获很多关于“能力主”的宗教书籍,并印有“阿城永源”等字样,当时的宗教局干部认为是邪教。于是警方前往永源镇抓捕赵维山未果。原来赵维山创立的“永...

中国反邪教: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信仰和异变(图)

中国反邪教: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信仰和异变(图):      赵维山的信仰          上个世纪70年代赵维山成为正式铁路职工的时候,曾经拜过佛教和信过天主教,后来又接触到了基督教,并且很快就迷上了信教和传教。他曾经说“佛教和天主教都不如基督教好”。这次笔者采访到当时与赵维山一同信主的许丽和李亚珍,据她们回忆,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