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星期日

郭文贵在国内的保护伞要倒霉 习近平王岐山孟建柱达成共识

东网 | 习、王、孟达成一致 严惩郭文贵国内保护伞

图片来自郭文贵推特
被国际刑警发出「红色通缉令」追捕的外逃内地商人郭文贵,连日被前下属大爆其贪腐丑闻。消息指,北京高层已经确认,郭文贵在中共十九大前进行「保命、保钱、报仇」的爆料行动,有複杂的政治背景,主要策划者是郭文贵在境内的保护伞,目的不仅是为了十九大权力斗争,更主要是为逃避反腐打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一计划,并达成一致,决不妥协,必须严惩郭文贵在境内的保护伞。
消息指,目前中央已经从政治和经济两方面,全面加强了对郭文贵国内违法犯罪活动的深入调查。国家安全部前副部长马建,以及前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人,已向中央交代了大量情况。郭文贵亲信、前政泉置业执行董事曲龙,目前亦已从河北张家口监狱押解至北京,以配合进一步调查。
此前,曲龙因不堪郭文贵压榨,与郭反目,实名举报郭的罪行后,反被郭借用马建、张越之手,指使承德公安以非法持有枪支罪立桉抓捕,后被以职务侵佔罪判刑15年,一直关押在河北。
中央已完全掌握了郭文贵的保护伞名单,以及郭文贵向他们输送利益的情况。有近10名曾接受郭文贵利益输送的人员已向中央坦白,并表示与郭文贵坚决划清界限。王岐山在近期一次内部会议上表示,中央在郭文贵问题上已经达成一致,势要将接受郭文贵输送利益的老虎和苍蝇们,依法严惩。
据北京的政治观察家分析,郭文贵此次爆料,就是其境内保护伞精心策划的一盘政治棋局,中央现在并不担心郭的海外爆料,而是将重点放在对国内保护伞的调查方面。这意味着中共下一步将会採取强硬策略,加大对郭文贵的全面反制,并会採取多种措施箝制郭的行为。

刘华秀: 郭文贵在美遭诉 九年前欠债本息已达8800万美元

刘华秀: 郭文贵在美遭诉 九年前欠债本息已达8800万美元: 借款在九年间未偿还任何本息。被告同时在纽约购置豪宅,还曾因拖欠工人加班费被控纽约法庭 相关报道 【财新周刊】【特别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 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始末 与马建张越勾结内幕曝光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已向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 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双开” ...

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

https://youtu.be/VxNnSYo1GYY

https://youtu.be/VxNnSYo1GYY

中国反邪教: 郭文贵大肆行贿 他反腐败?鬼才相信!

中国反邪教: 郭文贵大肆行贿 他反腐败?鬼才相信!: 郭文贵对他的“铁哥们”...  “反腐斗士”郭文贵,对他的“铁哥们”马建(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前前后后送了6千多万人民币。 对马的家人也关照得无微不至! 马建女儿马琬欣在纽约上大学,郭就在学校附近为她租高档公寓,花了近5万美元。 这手法,无论在中国、美国,还是任...

中国反邪教: 国际刑警通缉郭文贵 马建揭郭行贿内幕

中国反邪教: 国际刑警通缉郭文贵 马建揭郭行贿内幕: 0:28 / 1:41 外逃的内地商人郭文贵已被国际刑警发通缉令追捕;被指是郭文贵致富贵人的马建,自爆他与郭之间的利益勾结内幕。(网上资料图片) 1/5 ...

中国反邪教: 中美没引渡协议 可靠外交司法渠道引渡罪犯

中国反邪教: 中美没引渡协议 可靠外交司法渠道引渡罪犯: 杨秀珠去年从美国飞抵北京自首,由中方女警押解离开。(网上资料图片) 中国外交部今日证实,国际刑警组织已向外逃美国的内地商人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不过,由于红色通缉令并非国际拘捕令,郭文贵会否被捕仍由美国决定。在中美没签署引渡协议下,中国仍...

中国反邪教: 被揭谎称援助六四 郭文贵当年涉诈骗在押

中国反邪教: 被揭谎称援助六四 郭文贵当年涉诈骗在押: 东网电视 更多新闻短片 郭文貴稱援助六四 被指謊言當年涉詐騙入獄 0:16 / 3:21 ...

郭文贵直播真相

    640.webp (1).jpg
最近一个网络红人悄悄进入人们的视野,做访谈、发推文、召开记者会等等着实火了起来,因为他的名字在短短几个月之间迅速刷爆海外社交媒体,他就是郭文贵,他是一个商人,是一个大富豪,他还是一个被中国警方通缉的逃犯。和更多的逃犯不同的是,他不是深居简出也不是东躲西藏,而是频频发声,出现在海外网络媒体上,他打着爆料贪官的幌子想效仿一下斯诺登,但他如意算盘背后却忘了自己的屁股还未曾擦干,种种事实逐渐浮出水面,他的真相也慢慢被揭开。
   真相一:郭文贵的发家史
郭文贵出身临近河南的山东农村,少年家境平平,初中毕业后混迹社会,早先逐鹿中原,继而鏖战京华;19939月,与香港女商人夏平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后变更为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郭文贵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自1995年河南裕达国贸大厦开工算起,郭文贵在20年间构建了数百亿元的庞大资产,虽然这些资产缺乏流动性和足够的现金收益。他在2014年的胡润百富中国富豪榜中以155亿元的个人资产,从2013年的第323(58亿元身家)飙升至第74位,家越来越厚,终成为老家人口中的“大富豪”。
bkncn-20170421182928142-0421_05011_001_01p.jpg
真相二:郭文贵与贪官相勾结
20086月,郭文贵找到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党委委员马建出面宴请北京市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请其协调安排几副京A和京A8的牌照,及加快审批盘古建设大屏幕的手续。
按照规定,像盘古大观这种户外大显示屏需要进行交通安全影响评估,征求交通安全管理部门的意见,所以如果交管局不同意,盘古大观的户外显示屏肯定也办不下来。但经过他们的秘密会谈后,北京市交管局很快就给予了回复,回复当天,北京市市政管委向市政府建议,“盘古大观建筑物上附着设置的7块电子显示屏,建议纳入户外广告设置规划予以保留,其中A座东、南、西3块和B座一块显示屏作为户外广告设施,C1C2C3三座楼体显示屏作为美化环境的装饰性设置,不得发布户外广告。”就这样郭文贵旗下的广告牌顺理成章的得以保留。此后马、宋二人均因严重违法法纪相继落马。
另外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利用权力通过河北政法系统有关单位以“职务侵占”罪对曲定刑,得以帮助郭文贵清扫宿敌、原北京中垠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曲龙。
短短几年,郭文贵从郑州的裕达国贸到北京的盘古大观,利用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等人的权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逢凶化吉,财源滚滚,他借国安人员职务之便,暗中拍摄性爱视频,轻易而举地斗垮了某些实权派官员,也巧取豪夺了一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物质利益,比如,原河北省交通厅长史发亮,指令河南省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高于市场价格一倍的资金,购置郭开发的裕达国贸大厦西塔161718层,而北京副市长刘志华落马的故事也大同小异,只是这次,郭以摩根公司名义投中的位于北京黄金地段的地块失而复得,而且,接着,胃口大开的郭文贵,又狡诈地盯上新的猎物,把商场上他人或国家的财产收入囊中,这里包括天津华泰,北京民族政劵,北大方正,等等
真相三:郭文贵的变态发迹
640.webp.jpg
郭文贵曾得意地说,花钱叫官员玩女人,不录下来存证是“傻子”,一旦录了,被利用的官员就如畜狗。每次为官员提供美女之后,郭文贵都要求妓女把装满精液的避孕套拿回来,换取高额的奖金,再写上官员的姓名和编号,放到档案柜里,这样,多年来,他通过裕达国贸和盘古大观,偷录了大批这样的“炮弹”,像图书馆里的目录一样,在需要某个官员如狗一样围绕他转时,随手可得。我们不知道他手里握有多少包“精液标本”,他偷录的性爱视频太多,都是由他自己一个人亲自保存管理,到底怎么个管理法,恐怕只有郭文贵他自己知道,典型的变态心理。
真相四:郭文贵涉嫌多起官司
201739财新传媒有限公司法律部就201712638郭文贵两次在境外华文网媒发声对财新传媒及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女士的声誉进行的诋毁和攻击提起诉讼。控告郭文贵捏造事实、蓄意构陷,连续发布侮辱胡舒立女士人格、败坏财新传媒和胡舒立女士名誉的言论。
2017418,原告Pacific Alliance Asia OpportunityFund L.P.(PAX) 香港太盟投资集团(PAG)旗下公司起诉郭文贵。起诉书称郭文贵控制的公司,由郭文贵个人担保,在2008年向其借款,至今本息合计约8800万美元未偿还。在借款公司清算后未收回任何款项后,原告将郭文贵告上纽约曼哈顿法庭。原告称,过去九年间一直和郭文贵协调还款方式:经过不断更改协议、展期、变换还款方式,却分文没有收回。这包括:双方在2011年签署新的协议,约定后者要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还清本息,未果。2013年,原告希望郭文贵用其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盘古投资)的房产及资金抵债,但并能兑现。此后又经过三年内的四次展期,直到2015年初,以房抵债仍未实现。双方后又商定,由郭文贵公司引入新的股东偿债,亦无下文。此后,郭文贵不再回应相关债务问题,催款公文石沉大海。
  原告也并不是第一次付诸法律行动。在2016年初,本息累积到8200万美元时,PAX曾在英属维京群岛胜诉,郭文贵用以借款的壳公司被清盘,但没有追回任何款项。于是PAX将郭文贵诉至纽约法庭,寄希望于法院拍卖其纽约房产还债。
通缉令.png
真相五:郭文贵是个通缉犯
中国外交部四月十九日表示,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已经发布了逮捕一名逃到美国的中国富豪的红色通报通缉外逃美国的内地商人郭文贵。据悉,郭文贵作为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了减免其公司的违建处罚,以及解除其银行冻结的一亿六千万元(人民币.下同),自2010年以来先后11次贿赂国家安全部前副部长马建,涉及财物总值达6000多万元。此外,郭文贵被指曾与官员联手陷害一名华商,以取得巨额资产,又三度因为债务等问题逃亡海外,但仍透过网络爆出多名政商界重要人物的重磅猛料。据了解,郭文贵首次外逃是在1999年前后,他当时有份投资开发的裕达国贸大厦陷入多宗诉讼,所以逃亡到美国。郭又因为在北京的地产投资失利,于2005年前往第二次逃往海外以躲避债务。
真相六:郭文贵的如意算盘
郭文贵畏罪潜逃,但他显然不想坐以待毙,又不想象其他在逃富豪一样苟且偷生,精心谋划的一个局应运而生,先是高调亮相,和明镜合作播出系列专访,再以爆料内幕吸引眼球,人气迅速爆棚后,转而投向美国之音电台录制专访,目前又声称要召开全球记者见面会。一个商人,一个涉嫌行贿涉嫌犯罪的在逃犯,一步步成为网络热词,成为众多人关注的对象,海外媒体均有涉及郭文贵的文章,这么会做生意的郭文贵这步棋无非是想达到几个目的,一个是美化自己,声称自己挣的每一分钱都是通过合法合规手段赚来的;二是取悦他人,看看和他合作的媒体就知道,哪一个不都是有反华背景,他们之间在做生意,你替我揭中国短我替你卖“眼药”;三是政治庇护,郭文贵是个聪明人,他懂中国的法律,知道自己犯下的罪足以枪毙好几次,想要政治庇护是需要满足条件的,郭文贵不是高官不是掌握中国核心机密的人,那怎么办,当个跳梁小丑吧,充当起了某种势力的排头兵试金石,炒作他的影响力和曝光率就成了郭文贵完成政治庇护的首要任务。
随着中国反腐力度的不断深入,中国对贪腐的处置决心无可动摇。虽然中美没签署过引渡协议,即使中国政府发出通缉令,美国政府也没义务遣返涉案疑犯。正是因此郭文贵才抱有幻想。但在没签署引渡协议的情况下,中国仍可依靠外交和司法合作来从美国引渡外逃人士。去年9月,被称为中国第一女巨贪、潜逃海外13年的前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其弟弟杨进军因涉贪污贿赂从美国被遣返中国。有关官员指出,虽然中美没签署双边引渡协议,但两国已在一些要案上通过司法和外交渠道取得进展,计划签署一项分享被没收资产的协议。多行不义必自毙,郭文贵所犯下的罪行必然在不久的将来受到法律的制裁。

2017年4月28日星期五

郭文贵一切才是刚刚开始

郭文贵,大部分人听到这个名字一开始是很陌生的,要不是这哥们天天在境外和轮子在一起跳脚的厉害,可能都没人知道盘古大观曾经是这货的产业。
我们先来看看这货的发家史。
要说郭总这可不是第一次逃亡海外了,当年他就上演了一次真实的大风厂事件,他早年间在老家河南和东北的黑龙江混过,然后开始在河南包工程,在一个拆迁的小区基础上搞出了一个“中原第一高楼”,惹了一身的官司。郭总天生就是个欠钱赖账的好手,知道事情无法平息,就开启了有事就躲美国的第一步。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郭文贵总结经验教训,觉得有靠山是第一位的,于是就想法设法攀上了当时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
 (郭文贵半生好运的来源,马建。)
郭老板开挂的人生就此开足马力,不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认识了马建的郭文贵可真是鸟枪换炮了,曾经他的“文茂集团”演变成了名字山寨味很浓的——“摩根投资”,最后又换了个屌炸天的“盘古氏投资”,这也基本就是现在盘古大观的来源了。在盘古大观里,郭文贵和巨贪们乘坐专门电梯进入核心区举办所谓“盘古会”。
事后,他的盟友马建评价他,“这个人没有道德底线”。能被大贪做出这样的评价那也真是光荣了。当时负责奥运项目的刘志华、刘晓光、金焱等几个北京市高官利用奥运建设谋求私利,与郭文贵起了内讧。郭总利用马建的职权将这几位直接拉下马。
不过就算这样也掩盖不了他集团大量的不明债务,他第二次脚底抹油逃亡海外,又一次积累了逃跑经验。
到这里就能惹出来一个红色通缉令?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这之后的郭文贵“韬光养晦”总结经验,他突然觉得利用马建来当自己的枪简直一箭双雕,他先后遥控马建排除异己清除了各种障碍后,安心回国。
随后他也真是一天不搞事就浑身难受,他受委托要把天津泰华集团因挪用公款被抓获的赵云安捞出来,同样是利用马建,号称此人是“国安局内部人员”,将他放出。
随后他利用时任农行行长的项俊波,以盘古大观装修为理由,伪造发票印章等,骗了32亿元的贷款,据说当时盘古氏的流动资金只有1000多万。
到这里就结束了?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但是这回开始的,就是这个邪恶集团的崩塌了。
十八大以后的强力反腐,终于让郭文贵的好日子到头了。2013年,郭文贵因为基金周转不好,到北大方正的控股公司搞了大量的债券。随后他还想像以前一样去利用自己的这个挚友在自己一身债的情况下,争夺北大方正集团方正证券的控制权,他又一次溜到海外等着马建的行动。结果方正的CEO李友先行一步,2014年12月,李友当了一次蔡成功,本来也不干净的李友还是下决心举报了郭文贵、马建团伙,很快,来年1月,马建被纪委带走调查。
郭文贵这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玩脱了,天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天了。有多年逃跑经验的郭文贵再次越洋,试图继续在政府找出愿意和自己合作的伙伴,来收拾自己这个烂到不能再烂的摊子。
可没想到,这一次,他在纽约被美国人告了,欠债成性的他在美国又搞出了8800万美元的债务。在仇敌债主遍天下的情况下,郭文贵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于是这么一个奇葩形象就出现了——
 (郭在推特和脸书表示自己很激动的要为祖国阿联酋奉献自己的一生。)
可没过一天,他又表示,我可是热爱我的祖国,我反腐可都是为了人民啊。
拜托,你的祖国怎么一天就变了???!
就算再怎么害怕,前言不搭后语也不会这么严重吧。)
失去靠山的郭文贵这几年干的事情也low到了爆炸,他再也没有当年的运筹帷幄,但是当年那点套路倒是一直没忘。这样他就只能天天和轮子搞在一起,一点创意都没有。
可能他也知道轮子太low了,他又找到了美国之音这种在华人圈臭大街的媒体,想搞个彻彻底底的大新闻,开始直接攻击反腐的领导人。
虽然他没什么真的料,不过人家非常善于学习,看见别人回复啥自己一加工立刻就成了崭新的“猛料”,专挑敏感的说。最后看实在编不出来什么,就在每一条后面来个“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可是这哥们跳脚了这么长时间,也没看出开始了个啥,马建还在的时候你的“都市传说”呢?要知道没技术就别作啦,有人撑腰也没用。
文贵啊,虽然你读书不多,但也听说过“多行不义必自毙”吧。
真正的清算,一切才刚刚开始!

文贵,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郭文贵,大部分人听到这个名字一开始是很陌生的,要不是这哥们天天在境外和轮子在一起跳脚的厉害,可能都没人知道盘古大观曾经是这货的产业。
我们先来看看这货的发家史。
要说郭总这可不是第一次逃亡海外了,当年他就上演了一次真实的大风厂事件,他早年间在老家河南和东北的黑龙江混过,然后开始在河南包工程,在一个拆迁的小区基础上搞出了一个“中原第一高楼”,惹了一身的官司。郭总天生就是个欠钱赖账的好手,知道事情无法平息,就开启了有事就躲美国的第一步。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郭文贵总结经验教训,觉得有靠山是第一位的,于是就想法设法攀上了当时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
 (郭文贵半生好运的来源,马建。)
郭老板开挂的人生就此开足马力,不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认识了马建的郭文贵可真是鸟枪换炮了,曾经他的“文茂集团”演变成了名字山寨味很浓的——“摩根投资”,最后又换了个屌炸天的“盘古氏投资”,这也基本就是现在盘古大观的来源了。在盘古大观里,郭文贵和巨贪们乘坐专门电梯进入核心区举办所谓“盘古会”。
事后,他的盟友马建评价他,“这个人没有道德底线”。能被大贪做出这样的评价那也真是光荣了。当时负责奥运项目的刘志华、刘晓光、金焱等几个北京市高官利用奥运建设谋求私利,与郭文贵起了内讧。郭总利用马建的职权将这几位直接拉下马。
不过就算这样也掩盖不了他集团大量的不明债务,他第二次脚底抹油逃亡海外,又一次积累了逃跑经验。
到这里就能惹出来一个红色通缉令?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这之后的郭文贵“韬光养晦”总结经验,他突然觉得利用马建来当自己的枪简直一箭双雕,他先后遥控马建排除异己清除了各种障碍后,安心回国。
随后他也真是一天不搞事就浑身难受,他受委托要把天津泰华集团因挪用公款被抓获的赵云安捞出来,同样是利用马建,号称此人是“国安局内部人员”,将他放出。
随后他利用时任农行行长的项俊波,以盘古大观装修为理由,伪造发票印章等,骗了32亿元的贷款,据说当时盘古氏的流动资金只有1000多万。
到这里就结束了?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但是这回开始的,就是这个邪恶集团的崩塌了。
十八大以后的强力反腐,终于让郭文贵的好日子到头了。2013年,郭文贵因为基金周转不好,到北大方正的控股公司搞了大量的债券。随后他还想像以前一样去利用自己的这个挚友在自己一身债的情况下,争夺北大方正集团方正证券的控制权,他又一次溜到海外等着马建的行动。结果方正的CEO李友先行一步,2014年12月,李友当了一次蔡成功,本来也不干净的李友还是下决心举报了郭文贵、马建团伙,很快,来年1月,马建被纪委带走调查。
郭文贵这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玩脱了,天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天了。有多年逃跑经验的郭文贵再次越洋,试图继续在政府找出愿意和自己合作的伙伴,来收拾自己这个烂到不能再烂的摊子。
可没想到,这一次,他在纽约被美国人告了,欠债成性的他在美国又搞出了8800万美元的债务。在仇敌债主遍天下的情况下,郭文贵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于是这么一个奇葩形象就出现了——

郭文贵真相

   640.webp (1).jpg
最近一个网络红人悄悄进入人们的视野,做访谈、发推文、召开记者会等等着实火了起来,因为他的名字在短短几个月之间迅速刷爆海外社交媒体,他就是郭文贵,他是一个商人,是一个大富豪,他还是一个被中国警方通缉的逃犯。和更多的逃犯不同的是,他不是深居简出也不是东躲西藏,而是频频发声,出现在海外网络媒体上,他打着爆料贪官的幌子想效仿一下斯诺登,但他如意算盘背后却忘了自己的屁股还未曾擦干,种种事实逐渐浮出水面,他的真相也慢慢被揭开。
   真相一:郭文贵的发家史
郭文贵出身临近河南的山东农村,少年家境平平,初中毕业后混迹社会,早先逐鹿中原,继而鏖战京华;19939月,与香港女商人夏平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后变更为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郭文贵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自1995年河南裕达国贸大厦开工算起,郭文贵在20年间构建了数百亿元的庞大资产,虽然这些资产缺乏流动性和足够的现金收益。他在2014年的胡润百富中国富豪榜中以155亿元的个人资产,从2013年的第323(58亿元身家)飙升至第74位,家越来越厚,终成为老家人口中的“大富豪”。
bkncn-20170421182928142-0421_05011_001_01p.jpg
真相二:郭文贵与贪官相勾结
20086月,郭文贵找到原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党委委员马建出面宴请北京市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请其协调安排几副京A和京A8的牌照,及加快审批盘古建设大屏幕的手续。
按照规定,像盘古大观这种户外大显示屏需要进行交通安全影响评估,征求交通安全管理部门的意见,所以如果交管局不同意,盘古大观的户外显示屏肯定也办不下来。但经过他们的秘密会谈后,北京市交管局很快就给予了回复,回复当天,北京市市政管委向市政府建议,“盘古大观建筑物上附着设置的7块电子显示屏,建议纳入户外广告设置规划予以保留,其中A座东、南、西3块和B座一块显示屏作为户外广告设施,C1C2C3三座楼体显示屏作为美化环境的装饰性设置,不得发布户外广告。”就这样郭文贵旗下的广告牌顺理成章的得以保留。此后马、宋二人均因严重违法法纪相继落马。
另外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利用权力通过河北政法系统有关单位以“职务侵占”罪对曲定刑,得以帮助郭文贵清扫宿敌、原北京中垠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曲龙。
短短几年,郭文贵从郑州的裕达国贸到北京的盘古大观,利用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等人的权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逢凶化吉,财源滚滚,他借国安人员职务之便,暗中拍摄性爱视频,轻易而举地斗垮了某些实权派官员,也巧取豪夺了一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物质利益,比如,原河北省交通厅长史发亮,指令河南省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高于市场价格一倍的资金,购置郭开发的裕达国贸大厦西塔161718层,而北京副市长刘志华落马的故事也大同小异,只是这次,郭以摩根公司名义投中的位于北京黄金地段的地块失而复得,而且,接着,胃口大开的郭文贵,又狡诈地盯上新的猎物,把商场上他人或国家的财产收入囊中,这里包括天津华泰,北京民族政劵,北大方正,等等
真相三:郭文贵的变态发迹
640.webp.jpg
郭文贵曾得意地说,花钱叫官员玩女人,不录下来存证是“傻子”,一旦录了,被利用的官员就如畜狗。每次为官员提供美女之后,郭文贵都要求妓女把装满精液的避孕套拿回来,换取高额的奖金,再写上官员的姓名和编号,放到档案柜里,这样,多年来,他通过裕达国贸和盘古大观,偷录了大批这样的“炮弹”,像图书馆里的目录一样,在需要某个官员如狗一样围绕他转时,随手可得。我们不知道他手里握有多少包“精液标本”,他偷录的性爱视频太多,都是由他自己一个人亲自保存管理,到底怎么个管理法,恐怕只有郭文贵他自己知道,典型的变态心理。
真相四:郭文贵涉嫌多起官司
201739财新传媒有限公司法律部就201712638郭文贵两次在境外华文网媒发声对财新传媒及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女士的声誉进行的诋毁和攻击提起诉讼。控告郭文贵捏造事实、蓄意构陷,连续发布侮辱胡舒立女士人格、败坏财新传媒和胡舒立女士名誉的言论。
2017418,原告Pacific Alliance Asia OpportunityFund L.P.(PAX) 香港太盟投资集团(PAG)旗下公司起诉郭文贵。起诉书称郭文贵控制的公司,由郭文贵个人担保,在2008年向其借款,至今本息合计约8800万美元未偿还。在借款公司清算后未收回任何款项后,原告将郭文贵告上纽约曼哈顿法庭。原告称,过去九年间一直和郭文贵协调还款方式:经过不断更改协议、展期、变换还款方式,却分文没有收回。这包括:双方在2011年签署新的协议,约定后者要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还清本息,未果。2013年,原告希望郭文贵用其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盘古投资)的房产及资金抵债,但并能兑现。此后又经过三年内的四次展期,直到2015年初,以房抵债仍未实现。双方后又商定,由郭文贵公司引入新的股东偿债,亦无下文。此后,郭文贵不再回应相关债务问题,催款公文石沉大海。
  原告也并不是第一次付诸法律行动。在2016年初,本息累积到8200万美元时,PAX曾在英属维京群岛胜诉,郭文贵用以借款的壳公司被清盘,但没有追回任何款项。于是PAX将郭文贵诉至纽约法庭,寄希望于法院拍卖其纽约房产还债。
通缉令.png
真相五:郭文贵是个通缉犯
中国外交部四月十九日表示,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已经发布了逮捕一名逃到美国的中国富豪的红色通报通缉外逃美国的内地商人郭文贵。据悉,郭文贵作为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了减免其公司的违建处罚,以及解除其银行冻结的一亿六千万元(人民币.下同),自2010年以来先后11次贿赂国家安全部前副部长马建,涉及财物总值达6000多万元。此外,郭文贵被指曾与官员联手陷害一名华商,以取得巨额资产,又三度因为债务等问题逃亡海外,但仍透过网络爆出多名政商界重要人物的重磅猛料。据了解,郭文贵首次外逃是在1999年前后,他当时有份投资开发的裕达国贸大厦陷入多宗诉讼,所以逃亡到美国。郭又因为在北京的地产投资失利,于2005年前往第二次逃往海外以躲避债务。
真相六:郭文贵的如意算盘
郭文贵畏罪潜逃,但他显然不想坐以待毙,又不想象其他在逃富豪一样苟且偷生,精心谋划的一个局应运而生,先是高调亮相,和明镜合作播出系列专访,再以爆料内幕吸引眼球,人气迅速爆棚后,转而投向美国之音电台录制专访,目前又声称要召开全球记者见面会。一个商人,一个涉嫌行贿涉嫌犯罪的在逃犯,一步步成为网络热词,成为众多人关注的对象,海外媒体均有涉及郭文贵的文章,这么会做生意的郭文贵这步棋无非是想达到几个目的,一个是美化自己,声称自己挣的每一分钱都是通过合法合规手段赚来的;二是取悦他人,看看和他合作的媒体就知道,哪一个不都是有反华背景,他们之间在做生意,你替我揭中国短我替你卖“眼药”;三是政治庇护,郭文贵是个聪明人,他懂中国的法律,知道自己犯下的罪足以枪毙好几次,想要政治庇护是需要满足条件的,郭文贵不是高官不是掌握中国核心机密的人,那怎么办,当个跳梁小丑吧,充当起了某种势力的排头兵试金石,炒作他的影响力和曝光率就成了郭文贵完成政治庇护的首要任务。
随着中国反腐力度的不断深入,中国对贪腐的处置决心无可动摇。虽然中美没签署过引渡协议,即使中国政府发出通缉令,美国政府也没义务遣返涉案疑犯。正是因此郭文贵才抱有幻想。但在没签署引渡协议的情况下,中国仍可依靠外交和司法合作来从美国引渡外逃人士。去年9月,被称为中国第一女巨贪、潜逃海外13年的前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其弟弟杨进军因涉贪污贿赂从美国被遣返中国。有关官员指出,虽然中美没签署双边引渡协议,但两国已在一些要案上通过司法和外交渠道取得进展,计划签署一项分享被没收资产的协议。多行不义必自毙,郭文贵所犯下的罪行必然在不久的将来受到法律的制裁。bkncn-20170419172009917-0419_05011_001_01p.jpg

盘古高管透露郭文贵用假合同、假公章、假签字、假报表从农行骗贷32亿细节

现在回头看7年前郭文贵(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操盘骗贷的细节,依旧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他从申请贷款第一道流程就开始作假,制作假合同、找路边小广告刻假公章、假扮监理办签字手续、提交假报表谎报公司业绩,就连最后银行贷款到手,给银行开具的发票亦是假的。
凭着这“一条龙造假”,2010年郭文贵从农业银行贷出32个亿。这笔巨款,成为他从“房产大亨”进击“金融大鳄”的关键资本。第二年,郭文贵由此取得“民族证券”的控制权。
在2012年国家审计署对农行的审计中,郭文贵造假骗贷伎俩被发现。
据了解,这32个亿仅是“冰山一角”。早在2008年,郭文贵在郑州房地产开发中攫取第一桶金时,便已深谙造假骗贷之道,先后分44次、从多家银行骗贷近15亿。
为何郭文贵屡屡造假都能收获巨款?是手法高明还是他“神通广大”?多位核心人士揭秘郭文贵骗贷往事。
32亿元!审计查出巨额假发票
2012年六七月,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组进驻中国农业银行,对农行上一年度资产负债损益情况进行审计。
“他(郭文贵)问杨英(盘古公司财务总监)查到了什么,又问‘查到发票了吗’?”曾跟郭文贵共事的盘古公司副总经理吕涛回忆,当时,郭文贵让几位部下尽快清理销毁此前的造假材料。
然而,审计组还是在贷款资料中发现了多张假发票,总额达32亿元。发票的票面上,开票单位写着“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也就是说,这是农业银行向北京城建五公司划拨32亿贷款后,后者开具的收款发票。蹊跷的是,上网查询发票信息,却显示开票单位是“盘古公司”。
假发票被发现后,郭文贵开始四处“找钱”。为避免被查到更多违规和违法的操作,他采取“以贷还贷”的方式,抢在2014年年底前还清农行的这笔贷款。这跟约定的还款时间相比提前了整整4年。

盘古公司财务总监杨英梳理出的“以贷还贷”名目,可以清晰看出郭文贵此后“拆东墙、补西墙”的痕迹:
郭文贵以盘古公司的名义,向平安银行贷了20亿,其中3亿补上农行贷款;
用此前开发金泉广场部分物业作抵押,向方正东亚信托贷款,其中3.7亿也用于归还农行贷款;
又从中泰信托融资10亿,全部用于归还农行贷款;
向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贷款15亿元,其中14亿多元归还农行贷款。
此外,郭文贵开发的“盘古大观”写字楼、公寓经营收入也被用于还贷。
“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个雷。”杨英说,作为专业财务人员,也知道这是骗贷,可却不敢不做,“公司当时有个总指挥说这就是骗贷,后来就被郭文贵开除了。”
找来建设公司“配合”炮制假合同
据媒体了解,郭文贵在商场驰骋中,由于之前的工程欠款、贷款还款还息,资金紧张问题始终如影随形,“拆东墙、补西墙”也是常用的救急方法。
时任盘古公司的法人代表杨克森回忆,郭文贵之所以要造假向农行申请这笔贷款,也是在2009年到2010年期间急需用钱。
“当时(盘古大观)商场筹备开业,郭文贵在境外经营也遇到一些问题。”杨克森说,还有多笔工程欠款也让郭文贵颇感棘手,多方债主频繁催债。
2010年春节刚过,郭文贵首先找了杨英,一口气提出要盘古公司从银行贷50亿元。
“当时我觉得不可行,很惊讶地看着他,说做不了,郭文贵说‘你照做就行了’。”在杨英看来,以盘古当时的资产信贷状况,绝不可能从银行贷这么多钱。
郭文贵则信心满满。他提出以北京盘古大观精装修工程、南北联结体精装修工程、A座及公寓公共区域精装修工程、屋顶四合院装修工程为理由申请贷款,考虑到贷款申请的需要,专门找来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配合”签订了施工合同。
据盘古公司工作人员证实,上述工程都已接近尾声,不可能还需要50亿之多。而北京城建五公司也并未给盘古施工或装修,“说白了,就是为了申请贷款才制定的一份假施工合同。”杨英坦言,“这需要跟施工单位商量好,没商量好谁也不敢做。”
私刻假公章
但在随后贷款资料审核中,假合同中的工程开工时间、付款方式都存在一些问题,银行无法批贷。
杨英准备根据批贷的需求,对原来的合同进行拆分、修改,找北京城建五公司盖章后报给农行。但郭文贵一听这个方案就火了,“他说没办法再找城建五公司了,但这事必须要做好。”
为此,他找来盘古公司副总经理吕涛,让他配合杨英重新虚构合同,去找刻章小广告刻城建五公司的相关公章。
“我就害怕了,这么做是违法的。”吕涛有点犹豫,郭文贵“软硬兼施”:一面强调办理贷款手续时间紧迫,这次贷款必须要成功;一面又对吕涛和杨英说“你们是公司里我最信任的人”,“出了问题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很快,3枚假公章刻好:据相关人员回忆,一枚城建公司的公章,是圆的;一枚城建公司老总廖某的人名章,是方的;还有一枚监理公司的公章,是圆的。
媒体披露,类似的手法,郭文贵屡次使用。比如为了获得购买第二架私人飞机的贷款,郭文贵也指使公司员工伪“造”租赁合同、“编”造飞机注册证、还“PS”了外汇审批证明,左右腾挪,最终从交通银行北京一家支行骗购外汇1350万美元,转往香港。
假监理、假报表与微妙的默契
监理,是工程建设中负责进度、质量、安全等控制与协调的单位。在贷款环节,银行通常需要工程监理的承诺书,对工程进行全程监理。
盘古公司副总经理吕涛与财务总监杨英都承认,由于贷款使用的合同是假的,监理公司根本不知情。
据吕涛介绍,他找到郭文贵公司人员钱蕾和肖勇,在监理公司临时办公室里假扮监理公司的人,并在给农行提供的材料上签字并盖章,签的字和盖的监理公司公章都是假的。
此时,完成贷款还需要一个关键环节,即证明公司财务健康程度的财务报表。农行同意贷款的前提是,需要提供连续三年盈利的财务报表。
杨英介绍,提供给工商税务的财务报表因无法体现盈利,在提供给银行后无法申请下来贷款。于是,郭文贵让杨英去做了一套资产负债率低、利润高能体现公司盈利的假财务报表。
之后,财务部门制作了盘古公司2008年到2010年的财务报表。
事后,根据当时的会计鉴定意见书查证,通过财务报表作假,盘古公司不但抹掉了公司账面上近九成的债务,还对利润也进行了造假。鉴定意见书显示,2008年和2009年盘古公司报给银行的年度利润分别为2987.8万元和4397万元。而工商年检报表和公司留存报表都显示,公司在两个年度都处于亏损状态。
如此明显的造假行为,农行为何没有发现?
实际上,农行在审批贷款时,和其委托的第三方国盛评估公司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据相关人员回忆,当时发现了五个问题,其中包括:盘古大观项目面积超规划、项目手续不齐(盘古四合院、南北连体无规划手续)、开发资质问题等。
对此,郭文贵又安排盘古公司员工解洪淋等人制作一份书面回复报给农行。后来评估报告出来,告知盘古大观的项目总价值大概80亿元,可以贷款32亿元。
至此,这笔贷款的关键资料全部以造假的方式凑齐,银行划出了这笔巨额贷款。
杨英回忆,造假材料骗取贷款的全过程,她的心情始终忐忑。银行方面也不愿担责,对流程要求很严格,同时保持了一种微妙的默契,并不追问申请材料细节。
郭文贵的信心或许来源于这种“微妙的默契”,多位盘古公司的人员称,郭文贵曾向他们说起,这次申请贷款是时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项俊波支持的。
今年4月9日,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但官方尚未透露其涉案详细信息。
综合新京报等媒体报道

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郭文贵真相

在刚刚结束不久的VOA的直播中,郭文贵先生似乎显得比以往两次更加暴躁,有人认为是因为中共查封了他的国内账户,导致其财务出现巨大问题所致。

  但根据分析人士研判,郭文贵先生的财务并没有出现想象中那么大的问题,现在美国奢靡的生活水准较之从前在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变化,郭文贵先生在中国和贪腐集团聚敛的巨额资产虽然转移出境较少,但他似乎还有其他源源不断的经济来源。为了开展多次直播,郭文贵先生甚至雇佣了一个强大的公关团队,其中不乏知名律师、资深媒体人、PR团队和法轮功人士。

  郭文贵先生最新的直播里有一个大家几乎都忽略的细节:郭文贵先生自称自己已经加入了阿联酋国籍。这是在郭文贵先生回应国际刑警将其列入RED NOTICE(中共称为:红色通缉令)名单时的主动爆料。

  这其实才是郭文贵先生直播中最为有价值的信息。

  首先这个信息是真实的,中共对此也非常清楚,郭文贵先生确实已经加入了阿联酋国籍。众所周知,作为美国在中东地区不啻于以色列的坚定盟友、世界上最富庶的国家之一,阿联酋的入籍条件可谓苛刻至极。一般来说有两种入籍方式:一种仅限于女性,女子嫁给阿联酋籍男子三年并加入穆斯林方可加入阿联酋国籍;另一种需要在阿联酋居住30年,有稳定收入无犯罪记录,阿拉伯语熟练。显然,郭文贵先生肯定不满足这两种条件,但是他却真真正正的加入了阿联酋国籍,这是为什么?

  因为阿联酋还有第三种入籍方式:任何对阿联酋有巨大贡献者,可以不受以上两种条件限制,直接加入阿联酋国籍。由此看来,郭文贵先生加入阿联酋国籍,除了为阿联酋做出巨大贡献以外再无其他可能。

  那么最为关键的问题来了,这位在三次直播中都自称爱党爱国,甚至不惜一再拒绝中国民主运动异见人士抛出橄榄枝的华人到底为阿联酋做了什么巨大贡献?

  根据消息人士透露,在郭文贵先生尚未遭受中共调查时,受到中共贪腐集团的派遣曾到阿联酋谋求经济合作,原本是为了洗钱的郭文贵先生发现阿拉伯皇族不仅异常富裕,而且非常“耿直”。该消息人士的原话是“人傻钱多”。在了解到郭文贵的权贵背景和金融大鳄身份后,阿联酋某酋长国直接拨付给郭文贵先生30亿美金用于中国国内金融投机(这让人很容易联想起中国2008年股灾,以及保监会高层贪腐事件),而郭文贵对该酋长国的承诺是收益率100%,超过60亿部分归其个人所有。

  然而,不久后中共十八大召开,反腐形势日渐紧张,郭文贵所属的国内贪腐集团日渐萎缩,郭先生因为身在国外而躲过了中共的调查,但此时他承诺60亿的期限已到,阿联酋催逼甚紧,郭文贵先生实现自己的承诺根本没有任何希望。所以,郭文贵干脆将这30亿美元资金据为己有,对阿拉伯世界的声音不再理会。据信,郭文贵获取阿拉伯资金后还曾经试图通过美国一家对冲基金进行小笔投资,以兑现自己对阿拉伯世界的承诺,但是不幸投资失败,欠下该基金8800万美元的债务。根据媒体公开报道,这家对冲基金已经向美国境内具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诉讼。

这也很好的解释了在中共查封郭文贵先生资产,且国内资金没有大量外逃情况下,郭文贵先生为何仍能手握大笔资金,坐拥豪宅,四处联络美国各界名流,不惜斥重金聘请顶尖公关智囊团队。

据郭文贵先生的智囊团分析,几天后阿联酋外交与国际合作部长阿卜杜拉即将访问中国,郭文贵的30亿美金欠款问题将成为中阿此次双边会晤的一个“次要议题”,阿方提出的解决方案包括以30亿美金欠款折抵部分大型武器军售款等。

目前郭文贵先生的处境极为不利,只能通过乱咬中共高层的方式吸引中共注意力,寄希望于中阿双方不会达成对其不利的秘密协议。众所周知,中共一贯反感外部势力干涉其内政外交,更何况这次试图干涉中共重大外交活动的只是个小小的郭文贵,用螳臂当车形容并不为过。同时可以看出,郭文贵先生及其智囊也想不出更为妥帖的办法阻止来自阿拉伯的威胁了。

中共国内宣传称郭文贵先生在三次直播中“狗急跳墙”、“丑态毕露”,由此看来,并非空穴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