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星期四

爱情不就是对时间遇到了对的色相

身边的好多男人觉得女人物质:你爱我是因为我有鸽子蛋,而不嫁我,不过是因为我给不了你金山银山。

对于此,我想用一张图来说明我的态度……




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绝不是因为物质;

而一个男人被女人嫌弃,也绝不仅仅是缺少物质。

所谓欣喜,是喜欢的那个人恰巧可以给你买鸽子蛋,

所谓爱情,是即便此鸽子蛋非彼鸽子蛋,

我们依旧情意然然。



女人的恒久远,是即便岁月爬上你的脸

有你陪伴,就是最好的容颜
男人的恒久远,却是我永远爱慕25岁的容颜

至于是不是你的容颜,who cares
女子要心,男子要皮。

爱情的开始,不过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色相,

轻叹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可,曾经你在那里又如何,

他可以活生生的让红玫瑰变成蚊子血,

白玫瑰变成饭米粒。



你从此处为他苍老开来

而他将心剥成无数片,

给工作,给应酬,给孩子,给妹子,就是一片不给你

你得不到心,就更不在意皮

没有荣光的皮相,你就越是得不到心……

其实,吃不到心有什么了不起,去换张皮啊!


既然你爱慕的永远是25岁的容颜

我就让自己永远25好了

美丽是个良性循环,越美丽,

越能赚到心,越有心,就越美丽。

而这幅好皮囊下的心,还愿不愿意接受你的心

我说了算



有三分之一的女人早就放弃了这张皮相,宁愿让岁月割自己一刀二刀无数刀,而还有三分之一的女人还算清醒,选择了将自己溶解在整容液里,虽血腥残忍,也不乏充满希望……

警惕破壞北京申冬奧的黑手

今天,國際奧會將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召開全體會議,投票決定2022年冬奧會舉辦城市的歸屬。參加最終投票的城市是中國的北京-張家口和哈薩克的阿拉木圖,可以預知的是,無論最後花落誰家,都將改寫舉辦城市的歷史。如果北京-張家口最終勝出,則將會覆蓋京津冀地區3億多人口,為國際奧會將冰雪運動推廣至數億人勾畫出美好前景。
 
繁花白雪總相宜的塞上山城——張家口
  有人滿懷期待,也有人心懷鬼胎。就在全國上下翹首以盼,期待申冬奧成功為張家口、北京地區經濟發展和城市建設注入新活力的同時,另一些看不見的黑手卻悄悄展開行動。
  6月10日,北京2022申冬奧會代表團在瑞士洛桑召開記者會時,一些“藏獨”分子闖入會場無理取鬧,攻擊中國政府,強烈要求國際奧會拒絕北京-張家口申辦冬奧會。
 
歐洲西藏青年協會(TYAE)大鬧瑞士記者會
  這不是“藏獨”第一次阻撓中國申辦奧運賽事。2008年北京奧運火炬在法國巴黎傳遞,“藏獨”分子將黑手伸向殘疾運動員金晶,試圖從這個一條腿被截肢的柔弱女孩手中搶下火炬。“藏獨”的殘暴令世界震驚,女孩的勇敢讓國人潸然淚下。
 
  “藏獨分子”的醜陋表演
 
  “藏獨”暴徒不顧一切搶奪火炬
 
  陽光美女金晶用殘缺的身體守護火炬
 
  “藏獨”分子向民眾咆哮
  除了“藏獨”以外,逢中必反的還有另一隻黑手,那就是“法輪功”。法輪功曾破壞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會,5月10日,法輪功的網站也刊登了《致國際奧會的一封信》,稱“中國政府借申奧迫害人權,破壞環境”,法輪功還組織了一批西方媒體、民間環保組織進行論證,竟然拼湊出一套“北京不適合舉辦冬奧會”歪理邪說,試圖在國際上製造輿論壓力。
  但是歷史不會忘記法輪功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纍纍罪行。2008年汶川地震舉國同悲,法輪功居然幸災樂禍,在紐約法拉盛街頭敲鑼打鼓大肆慶祝,堂而皇之地打出了“天滅中國”標語,同為炎黃子孫、華夏兒女,其用心何其歹毒?2008年北京奧運會火炬傳遞期間,法輪功與“藏獨”狼狽為奸,策劃出所謂的“人權聖火”,在巴黎、在紐約,奧運聖火傳遞的路上,經常會有法輪功尾隨的身影,他們或集會抗議,或打橫幅發傳單,用最惡毒的語言詛咒中國政府和國家,他們的行為甚至讓老外都感到詫異,法輪功難道不是來自中國嗎?
  至於藏獨、法輪功為何要逢中必反,原因早已不辨自明。正如“自由西藏學生組織”的協調員門多薩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直言,“一開始我們對於中國政府獲得奧運會主辦權這一榮耀感到十分沮喪”,他說,“但是五分鐘以後,我立即意識到,奧運會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次‘把西藏問題國際化的大好機會’。”對於法輪功,也是一樣的邏輯。
  無論是寫公開信、搞搶奪火炬、搞大遊行,目的就是要借奧運進行自我炒作,提高影響力,把藏獨、法輪功問題國際化,怒刷一把存在感。因此,表演越誇張、行為越出格、謊言越無恥,才越能得到更多關注。為此,法輪功媒體開足馬力,大肆抹黑中國,並計劃組織法輪功人員7月31日到吉隆坡投票地遊行示威,妄圖影響國際奧會的決定。
  藏獨、法輪功想要抹黑中國的陰謀能否得逞,結果顯而易見。2008奧運會後,時任國際奧會主席羅格如此評價到:“與以往相比,北京奧運會從根本上保持了向善的力量,在不同國家、文化、和團體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梁,用共同的價值觀將他們團結起來……打破障礙,消除分歧,這正是北京2008年奧運會取得的成就。”這樣高的評價,與藏獨、法輪功口中那個“邪惡”的國家大相徑庭。
  實際上,無論是北京-張家口,還是阿拉木圖當選,都能極大推進冬季奧運會冰雪運動的發展。和平、發展、團結、繁榮是當今社會發展的主流,而那些鼓吹分裂、仇恨、邪教的極端勢力,終將被人民和歷史摒棄。
  衝刺申奧只剩最後幾天,讓我們一起祈福。

2015年7月29日星期三

一只麻雀的故事



宁静的夏日午后,一座宅院内的长椅上,并肩坐着一对母子,风华正茂的儿子正在看报,垂暮之年的母亲静静地坐在旁边。

忽然,一只麻雀飞落到近旁的草丛里,母亲喃喃地问了一句「那是什么?」儿子闻声抬头,望了望草丛,随口答道:「一只麻雀。」说完继续低头看报。

母亲点点头,若有所思,看着麻雀在草丛中颤动着枝叶,又问了声:「那是什么?」儿子不情愿地再次抬起头,皱起眉头:「我刚才告诉过您了,妈妈,是只麻雀。」说完一抖手中的报纸,又自顾看下去。
麻雀飞起,落在不远的草地上,母亲的视线也随之起落,望着地上的麻雀,母亲好奇地略一欠身,又问:「那是什么?」儿子不耐烦了,合上报纸,对母亲说道:「一只麻雀,妈妈,一只麻雀!」接着用手指着麻雀,一字一句大声拼读:「摸—啊—麻!七—跃—雀!」。然后转过身,负气地盯着母亲。

老人并不看儿子,仍旧不紧不慢地转向麻雀,像是试探着又问了句:「那是什么?」这下可把儿子惹恼了,他挥动手臂比划着,愤怒地冲母亲大嚷:「您到底要干什么?我已经说了这么多遍了!那是一只麻雀!您难道听不懂吗?」
母亲一言不发地起身,儿子不解地问:「您要去哪?」母亲抬手示意他不用跟来,径自走回屋内。

麻雀飞走了,儿子沮丧地扔掉报纸,独自叹气。
过了一会儿,母亲回来了,手中多了一个小本子。他坐下来翻到某页,递给儿子,点指着其中一段,说道:「念!」

儿子照着念起来:「今天,我和刚满三岁的小儿子坐在公园里,一只麻雀落到我们面前,儿子问了我21遍『那是什么?』,我就回答了他21遍,『那是一只麻雀。』他每问一次,我都拥抱他一下,一遍又一遍,一点也不觉得烦,只是深感他的天真可爱……」



老人的眼角渐渐露出了笑纹,仿佛又看到往昔的一幕。儿子读完,羞愧地合上本子,强忍泪水张开手臂搂紧母亲,深吻着她的面颊……

原来,母亲不是患有老年痴呆症,只是看到麻雀,回忆起往昔母子间的亲密,故意反复的提问。日记本中那位可爱的孩子,如今已长大成人,不再追着妈妈问「那是什么」,却只是低头自顾看报,对于身边的母亲,不再关怀。往日的温馨已成追忆,眼前的他,仅仅被母亲问了四遍就火冒三丈,不能耐烦。



这是一个令人反思的故事,不足五分钟,却浓缩了一个沉重的话题:假如爱有长度,儿女对父母的爱,比起父母对儿女来说,相差几许?

21与4之间的差距,不是数字,而是难以言说的爱;

是儿女穷尽一生也无法偿还的亏欠,那里面蕴含着太多牵挂;

从小到大,从生到死,伴随我们人生的每一步,始终如一;

父母深挚的爱,无时无刻不在沐浴着儿女们,毫无保留,毫无怨言,因为不求回报,才更加难以还清。

如果父母老了:不要责难他们大小便失禁弄脏了衣裤,他们也曾因此为你擦屎端尿。不要怪他们弯腰驼背脚步迟缓,他们也曾扶着你直起腰杆,蹒跚学步。不要嫌弃他们把饭菜与口水流在衣服上,他们也因此为你喂过饭。不要烦他们言语唠叨含混不清。因为你曾经的牙牙学语,叽叽喳喳, 他们却当动听的歌来听。

不管爸妈在干嘛,

都为自己的爸妈看一下。
愿自己的爸妈健康长寿。
有父母的地方才是家,
爸妈,一定要健康!

爸妈,我爱你
看到的人请告诉爸妈,我爱你们


千般苦,万般苦,为了儿女苦多年,

不舍吃,不舍穿,风风雨雨多艰难,

苦和累,说不完,一生坎坷多心酸,

儿和女,放心间,奔波劳苦病痛缠,

孩子成人把家建,父母年老步蹒跚,

腰弓背驼难行走,鼻涕眼泪擦不完,

都说养儿为防老,百行孝字应为先,

儿女围前又围后,看似孝顺忙床前,

老来伴,老来伴,老了有伴多笑颜,

若有一人先离去,剩下那人多孤单,

久病床前无孝子,伺候久了都嫌烦,

父母付出多少爱,儿女回报能几年,

抓屎抓尿你嫌脏,怎不想想你当年,

一生为你苦和累,如今无力延残喘,

只叹命运多坎坷,老了难活在几年,

都把家庭事业顾,父母病痛谁人管,

不用现在装为难,只把老人撇一边,
不孝到头终有报,早晚轮到你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