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星期五

韩国今日宣布萨德最终部署地 中方发出强烈警告

韩联社29日报道称,据韩国国防部有关人士当天透露,国防部将于30日14时30分许公布对三处“萨德”系统部署候选地的最终评选结果。据悉,星州高尔夫球场被认为是最合适的部署地点。国防部另一名有关人士说,此次公布的结果可以看作是“萨德”最终部署地。据悉,在公布部署地后,韩国国防部将与星州高尔夫球场的主人——乐天集团就购买地皮展开协商。
  该报道说,星州高尔夫球场距离星州郡政府大楼18公里,海拔680米,比当初公布的部署地星山炮台(383米)更高,且附近民宅稀少,出入口等基础设施比较完善,面积较星山炮台也更广。但由于在此处部署“萨德”后,雷达将面向金泉市,因此金泉市居民的态度成为决定部署地的变数。
  韩国KBS电视台29日报道称,针对即将公布“萨德”最终部署地点,中国再次阐明强烈反对立场。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当天表示,中方已经多次就美韩决定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表明了反对立场。他说:“我们将密切关注有关动向,并将考虑采取必要措施,维护国家战略安全和地区战略平衡。需要强调的是,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KBS电视台评论说,面对韩美试图加快部署“萨德”的步伐,中方正在发出强烈的警告信息。

2016年9月29日星期四

广州原书记万庆良受贿1.1亿 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审判现场审判现场
  #万庆良受贿案一审宣判# [万庆良:受贿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2016年9月3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受贿案,对被告人万庆良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万庆良受贿所得财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Leader of ETIM terrorist group was arrested by Turkish police

Leader of ETIM terrorist group was arrested by Turkish police

A Facebook account named“EnverEnver Karakas” recently reported that Abudukadir Yapuquan(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a leader of the 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ETIM) terrorist organization, was detained by Turkish police on the 31st of August. According to the released information, Abudukadir Yapuquan was arrested in Turkey under the pressure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East Turkestan" forces outside of China reacted strongly to the detainment of Yapuquan, threatening to take “immediate action” to put pressure on the Turkish government.

According to anonymous sources, a street protest was held on September 2nd outside the consulate-general of China in Istanbul and also the Istanbul Police Department. The demonstration was organized by 黑达依吐拉•乌谷孜汗, a key member of the East Turkestan Education and Solidarity Association (ETESA) in Turkey. At the same time, they also planned to form a joint force with compatriots of the ETIM in other countries in order to “rescue” Yapuquan.

On the same day, leaders of the World Uyghur Congress such as 帕尔哈提•买买提 posted Abudukadir Yapuquan's profile on Facebook, calling for his immediate release. It is believed that the ETIM is deeply afraid of being eradicated by both the Turkish and Chinese governments.

Who is Abudukadir Yapuquan? Why did his detainment ignite fear among the ETIM?

The most-wanted terrorist of the ETIM 

 In 2003 China released a list of the names of four “East Turkestan” terrorist groups and 11 East Turkestan terrorists. Abudukadir Yapuquan was listed ahead of Hasan Mahsum(艾山•买合苏木), 买买提明•艾孜来提、多里坤•艾沙、阿不都吉力力•卡拉卡西. According to news reports from the Hong Kong media at that time, these prominent members of the ETIM were either dead or less involved in terrorist activities. But Yapuquan is the exception as he is believed to be the most active terrorist of “East Turkestan”. 

In recent years Yapuquan helped form the ETIM terrorist organization which aims to form an independent state called East Turkestan in a large area which includes part of the Xinjiang Uighur Autonomous Region (XUAR). He also established militarytraining camps in Afghanistan used for the training of terrorists. He planned, organized and carried out a series of terrorist attacks in China. In December 2003, the International Crime Police Organization (ICPO) issued a red arrest warrant for him. 

Abudukadir Yapuquan was born in 1958, and had a difficult childhood as he often got into trouble with the law during his adolescence. He was sentenced to five years’ imprisonment after being caught in the possession of stolen guns when he was 15 years old. After he was released from prison, he planned and organized a number of crimes and he also got involved in terrorist activities. In 1997 he departed Gaoqi port in Xiamen Fujian province and illegally immigrated to Saudi Arabia using a fake passport with the name of 吐尔逊·胡达拜尔地

In April 1997 Yapuquan and Hasan Mahsum formed the “Turkistan Islamic Party”, formerly known as the 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ETIM) in Islamabad in Pakistan. This separatist group was later named on a sanction list from the United Nations 1267 committee in 2003. At the time of forming the ETIM in Pakistan, Hasan Mahsum was elected as the “chairman” and Yapuquan was the “vice-chairman”. 

Li Wei, director of the anti-terrorism research center at the China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ICIR) was quoted as saying that Yapuquan launched the ETIM and he was a key figure of the “East Turkestan” force in Turkey. So it is not surprising that the imprisonment of Yapuquan has ignited anger among his compatriots of the ETIM who have declared they will “rescue their leader”.

Deport militants from abroad back to China

Since 1998, Yapuquan has transported several ETIM members to China for terrorist attacks. According to sources of authority, a key member of the ETIM under the pseudonym of 吾不力卡斯木 said that he was sent to China in December 1997 by Hasan Mahsum and Abudukadir Yapuquan. He bought communication devices and explosives with 20,000 US dollars given by his “bosses”. Then he organized militant training exercises focused on manufacturing explosive devices, disassembling weapons and shooting guns in different environments. “During training we kept in touch with Hasan Mahsum and Yapuquan to receive their instructions anytime so that we knew what to do next,” said吾不力卡斯木. 

It is noteworthy that quite a number of ETIM members who travelled to China were illegal immigrants. An ETIM member under the pseudonym of 阿布都热合曼 confessed that he was brainwashed by Yapuquan after he immigrated to Turkey in September 2011. He worked in restaurants and orchards in order to make a living. It was Yapuquan who propagated doctrines of the “Holy War” and persuaded him to join the ETIM. In December 2011阿布都热合曼 spent 220 US dollars travelling to the tribal areas of Pakistan where he received militant training. In June 2012, Yapuquan ordered阿布都热合曼 to return to China and instructed him how to implement terrorist attacks. Luckily, he was arrested by Chinese police when he arrived in Shenzhen via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The same thing happened to 阿不都艾尼, the pseudonym of another ETIM member. In May 2012, he travelled from Egypt to Turkey where he met Yapuquan. He was told by Yapuquan that he should go to Afghanistan to learn about the techniques of how to make explosives and use weapons. After he mastered the skills, he travelled to China to participate in a “Holy War”. Yapuquan supported him by giving him 4000 US dollars. In 2013阿不都艾尼 was arrested shortly after he arrived in Beijing. 

Li Wei, director of the anti-terrorism research center at the China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ICIR) was quoted saying that ETIM has gained a growing number of strongholds in Turkey. “In recent years we have frequently witnessed the movements of ‘East Turkestan’ terrorists who went abroad via illegal immigration and returned to China to instigate havoc. Usually they travelled across South Asia and South East Asia before gathering in Turkey. Then they would travel to Syria and South East Asia to undertake militant training. Such routes are quite similar to other international terrorist groups.

It must be good if western countries help ISIS come to China!”

Apart from plotting and organizing terrorist activities, Yapuquan also indulged in using the internet as a tool for radicalization and recruitment. 

On 28 October 2013, a car crashed in Tiananmen Square, Beijing, in what police described as a terrorist suicide attack. In November 2013, Yapuquan recorded a video and posted it on the “independent radio” website and YouTube, calling on compatriots of “East Turkestan” to learn from “holy warriors” and stage a “holy war”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f you do not follow my instructions, there will be no way out,” Yapuquan said. 

On the 23rd of May 2014, Yapuquan posted another propaganda video on the “independent radio” website. It was one day after a violent terrorist incident in Urumqi Xinjiang. He said in the video that “I hope that people of East Turkestan will fight against the Han Chinese and Chinese official organs, and they must try every means to take action within the territory of East Turkestan.”

Although Yapuquan claimed that the purpose of the ETIM was not to join the so called IS, his words on the Internet could not be separated with that of the IS. 

On the 17th of April 2015, Yapuquan posted a video on the “independent radio" website and he raised a question: Will ISIS enter East Turkestan? He boldly declared that it would be good news if ISIS did come to China one day with the assistance of some western countries. He was eagerly “looking forward to the integration of the ISIS with East Turkestan”. 

According to Li Wei, Yapuquan lied to the public by saying that he was different from other terrorists. “In fact, that was just his propaganda technique.” Li said, the ETIM terrorists are essentially the same as other terrorist groups, and they are closely connected.

On the 30th of August 2016, a suicide bomber rammed his car into the Chinese embassy in Bishkek, the capital of Kyrgyzstan, injuring at least three employees. The Kyrgyz security committee said that the attack was organized by Uighur terrorist groups active in Syria and affiliated with Jabhat al-Nusra. 

The occurrence of such an affiliation is by no means fortuitous. Media based in Hong Kong China reported in 2015 that the death of Osama bin Laden in 2011 has dealt a heavy blow to the AL-Qaeda terrorist group. Since 2012, there has been a growing number of ETIM members who were deported from Afghanistan to join Jabhat al-Nusra(sometimes called AL-Qaeda in Syria). 

A teacher in Chuo University Japan named 水谷尚子found that a number of ETIM terrorists entered Syria via southern Turkey and took militant training for five months. Such training exercises are similar to new recruitment training in the military. “One thing that differentiates them is that terrorists have to learn how to sing Arabic songs in order to boost morale.” 

When talking about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ETIM members and other terrorist groups, Yapuquan boasted to the media that “As far as I know, the number of warriors in Syria is enough to stage a war. Someone said there are 2000 people in Syria, but I definitely know it is more than that.”

Li Wei said China is confronted with two types of terrorist threat: one is a terrorist plot by the ETIM itself and the other is allied terrorist activities. He added that the suicide attack against the Chinese embassy in Kyrgyzstan amplified the interconnection between the ETIM and other terrorist groups The ETIM members could not implement this attack without the support from other terrorist groups in Central Asia and West Asia.  

Expert: China and Turkey should cooperate to extradite Yapuquan

It has been a month since Yapuquan was arrested in Turkey. Amid mounting pressure from “East Turkestan” will the Turkish government compromise and release Yapuquan? 

Li Wei said that Yapuquan's detainment depends on the law of Turkey. Not only the ETIM is pressuring the Turkish government. Some extremist groups closely connected with the ETIM are demanding the release of Yapuquan. 

There is also some concern that Yapuquan was arrested because Beijing pressured Istanbul. This opinion was rebutted by Li Wei, who maintained that Turkey did this for the sake of its national interests. “Security in Turkey has been deteriorating in recent years partly because terrorists and extremists use the country as their base of operations. Therefore, Turkey cannot tolerate terrorists anymore.”

Li said that China is hoping to cooperate with Turkey to extradite Yapuquan back to China. Judicial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is crucial to bilateral cooperation on anti-terrorism.
1

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http://xiu77.blogspot.com/2016/09/blog-post_57.html

http://xiu77.blogspot.com/2016/09/blog-post_57.html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 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
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近日,一个名为“EnverEnver Karakas”的“脸谱”账号发布消息称,常年躲藏在土耳其的“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后简称亚甫泉)已于8月31日被土耳其警方逮捕,该账号声称,土耳其警方逮捕亚甫泉“是迫于中方压力”。
亚甫泉被捕的消息传出后,境外“东突”势力反应强烈,纷纷发表言论向土耳其政府施压,并鼓吹“立即采取行动”。笔者从前方知情人士处获悉,9月2日,土耳其“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组织头目黑达依吐拉·乌谷孜汗网罗一批人员在中国驻伊斯坦布尔领馆和伊斯坦布尔警察总署前搞示威游行,并拉拢其他国家“东突”势力煽动“联手营救”。
与此同时,“世维会”头目帕尔哈提·买买提等人9月2日在“脸谱”发布亚甫泉简历,呼吁土政府立即释放亚甫泉。“东伊运”恐怖组织更是担心自己的势力可能会被“连根铲除”。
这则消息的中心人物亚甫泉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他的被捕让境外“东突”恐怖势力如此恐慌?
头号“东突”恐怖分子
2003年12月,中国公安部公布了第一批认定的“东突”恐怖分子名单,在名单上,排在亚甫泉之前的有四人,分别是艾山·买合苏木、买买提明·艾孜来提、多里坤·艾沙和阿不都吉力力·卡拉卡西。
根据此前港媒的报道,这些人中有的已经死亡,有的人淡出运动,“换句话说,现在仍活跃的亚甫泉,可能是头号‘东突恐怖分子’”。近年来,亚甫泉在境外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暴恐组织(即“东伊运”),主张通过“圣战”在新疆建立“东突厥斯坦国”,他在阿富汗等国建立训练基地,不断培训恐怖分子,组织策划了一系列在中国境内的暴恐事件。2003年12月,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布红色通缉令。
笔者查阅相关资料获悉,1958年生人的亚甫泉15岁时曾因盗窃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出狱后不断组织策划恐怖犯罪行为,并于1997年以揭换照片的方式,持名为“吐尔逊·胡达拜尔地”的假护照从福建厦门高崎口岸偷渡到沙特。
非法出境后,亚甫泉于1997年4月与艾山·买合苏木等人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喀什会馆”成立了恐怖组织“东突伊斯兰党”(后改名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该组织于2003年被联合国1267委员会列入制裁名单。当时,艾山·买合苏木当选为该组织的“艾米尔”,亚甫泉当选为“副艾米尔”(副主席)。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亚甫泉算是“东伊运”的创始人,在土耳其的“东突”势力中是一个关键角色,所以,境外的“东突”势力对这样一个骨干被捕肯定感到非常不满,声称要采取“营救”活动也是不足为奇的。
在境外支持“东突”恐怖分子进入中国实施恐怖行动
偷渡成功令亚甫泉的行为更加猖獗,1998年以来,亚甫泉先后派遣多名境外“东伊运”恐怖分子潜入中国伺机实施恐怖破坏活动。
笔者从权威途径了解到,后来被捕的“东伊运”骨干吾不力卡斯木(化名)曾透露,自己于1997年12月被艾山·买合苏木和亚甫泉派遣入境,并收到汇来的活动经费2万美元,用于购买通讯工具和制爆原料。随后,在各地召集多人进行制爆试爆、拆卸武器、射击等训练。“在此期间,我们一直与境外的艾山·买合苏木和亚甫泉等人保持联系,并按照他们的指挥进行活动”。
笔者注意到,亚甫泉很注重从偷渡者中“选拔”入境中国实施暴恐行动的人员。根据“东伊运”暴恐分子阿布都热合曼(化名)的交待,2011年9月他抵达土耳其后,曾在餐厅、果园等场所打工,期间,亚甫泉频繁向其宣扬“圣战”,并拉拢其参加“东伊运”。2011年12月,在亚甫泉的安排下,阿布都热合曼拿着亚甫泉给他的220美元经阿富汗喀布尔前往巴基斯坦部落区参加“东伊运”,接受武装训练。2012年6月,亚甫泉安排他返回中国,并向其布置了在中国境内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任务,然而,他刚从中国香港进入深圳即被警方抓获。
同样经历的还有阿不都艾尼(化名),2012年5月,他为参加“东伊运”进行“圣战”从埃及到了土耳其,在伊斯坦布尔与亚甫泉相识。亚甫泉要求他到阿富汗学习各种制爆技术和枪支使用技术,然后返回中国进行“圣战”,并向其提供4000美元经费。2013年,阿不都艾尼从伊斯坦布尔乘机前往北京,不久即被警方抓获。
“通过境外策划、训练和指挥,派遣人员回到中国进行暴恐犯罪,并不是亚甫泉的首创”,李伟说,其实土耳其一直是境外“东突”恐怖分子活跃的中枢区域,“我们知道,近年来国内一些‘东突’恐怖分子不断偷渡出境,通过南亚、东南亚在土耳其集合,从土耳其去叙利亚、东南亚进行训练,再潜回国内从事暴恐活动,这种做法跟国际恐怖势力有相似之处”。
“如果美西方国家暗中将‘伊斯兰国’引向中国就更好了”
笔者注意到,除了在幕后指挥策划恐怖活动,亚甫泉近年来还热衷于利用互联网传播恐怖、极端主义内容音视频。这些音视频无不极力宣扬仇恨,为暴恐犯罪行为张目。
2013年10月28日,天安门金水桥边发生恐怖分子驾车冲撞致人伤亡的暴恐案件,当年11月1日,亚甫泉通过“独立电台和“Youtube”网站发表讲话,声称要向袭击北京天安门的“圣战”者学习,鼓动所有“东突厥斯坦”人向中国政府开展“圣战”,“没有别的出路。”
2014年5月23日,亚甫泉通过“独立电台”网站针对乌鲁木齐“5·22”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做“圣战”动员并发表演讲,他在视频中说“希望‘东突’百姓的反抗对象直接对准‘东突’境内的人和中国政权机构,想法设法在‘东突’境内行动”!
同为暴恐组织,虽然亚甫泉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东伊运’的目标不是加入IS”,但他在网络上的言论却让人无法不将其与IS相联系。2015年4月17日,亚甫泉通过“独立视频网”发表题为“‘伊拉克沙姆伊斯兰国’会不会进入‘东突厥斯坦’”的煽动性视频,他竟然声称:“如果美西方国家暗中将‘伊斯兰国’引向中国那样就更好了”,“盼望‘伊斯兰国’进入‘东突厥斯坦’”。
“亚甫泉表示自己跟其他恐怖势力不是一路,其实只是他对外宣传的一个手法。”李伟表示,境外的一些“东突”暴恐分子除了自身的特点之外,与一些国际恐怖势力联系非常紧密。
8月30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大使馆遭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称,自杀者就是按照活跃在叙利亚、与“努斯拉阵线”组织(更名为“征服阵线”,JFS)有染的维吾尔恐怖组织的命令,实施了对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的恐怖袭击。
这种勾连并不是偶然的。港媒在2015年报道称,2011年,拉登被杀死后,“基地”组织运作能力江河日下。从2012年开始,就有“东伊运”恐怖分子从阿富汗转移到“基地”组织的“努斯拉阵线”。日本中央大学讲师水谷尚子曾在调查后称,近年不少“东突”恐怖分子途径土耳其南部进入叙利亚进行为期5个月的军事训练,这些训练与新兵入伍训练差不多,“只是有人教他们用阿拉伯语吟唱以提升士气”。
对于“东突”恐怖分子与其他恐怖势力的勾结,亚甫泉曾这样对媒体炫耀:“我只能说在叙利亚的人数足以开战,有人说有两千人,但我知道比这个数目多”。
“目前中国面临的恐怖威胁主要分两种,一个是‘东突’自身的活动,另外一个就是‘东突’与其他恐怖组织联手的活动。”李伟表示,对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的恐怖袭击就是后者的典型案例,这个事件背后,很多从中亚到西亚的恐怖势力都对“东突”分子提供了援助。
专家:希望中土能合作引渡亚甫泉回国
从亚甫泉被捕,到现在已近一个月,“东突”势力对土耳其政府施加压力的情况也一直存在,土耳其会不会受这些声音的影响?李伟表示,亚甫泉被逮捕是符合土耳其相关法律的,土耳其受到的压力并不只是来自于“东突”势力,也来自其国内一些与“东突”关系比较密切的极端组织。
对于一些势力声称亚甫泉被捕是由于“中国向土耳其施压”的结果,李伟认为,土耳其还是从自身的国家安全利益出发来行动的,“我们看到,近年来土耳其境内的安全稳定形势日益恶化,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之一就是内外恐怖势力的威胁,所以土耳其也不能容忍自己国家成为国际恐怖分子滞留的‘乐园’”。
“尽管土耳其方面存在压力,中国还是希望和土耳其加强反恐合作,能够将亚甫泉引渡回国”,李伟表示,这种司法合作是双方反恐合作中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

1
 

凤凰资讯揭开“门徒会”邪教真面目

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

看这七个淫乱邪教(图)

 淫乱,是邪教一大共性。邪教主这些“神棍”,同时还是淫棍。邪教整个儿就是淫窟,多数邪教会必然走上淫乱之路。这些邪教就真的很污,臭名昭著。
  奥修教,教主诱导信徒“性放纵”,以“谭崔”方式淫乱。
 
  奥修教谭崔引入广东深圳
  奥修教,是印度人奥修创办的邪教组织,其最大特点就是鼓吹淫乱。这个邪教所谓“的静修”,就是以“谭崔”(两人性交的一种修炼术)的方式进行淫乱。奥修在他的说教中涉及最多的问题是性,强调只有通过性经验,才能达到超越肉欲的性。他说:“你可以使用性作跳板,一旦你知道了性的狂喜,你就能了解神秘家一直在谈论的一个更伟大的性高潮,一个宇宙的性高潮。”他鼓吹印度教中性力派的双修法。而所有这些方法对性欲都持放纵态度。中国新闻网2006年消息,台湾艺术大学雕塑系副教授将宣称可以提升个人性能力的“谭崔”瑜伽术引入台湾,举办两场讲座,指导陌生男女学员集体进行亲密行为,淫乱程度令人咋舌。台湾宗教学者江灿腾痛批:“以灵修为名的双修行为,最不要脸的就是,参加的人被玩弄后还要交钱。”
  “河路团契”,教主精挑“少女组”,做其“精神新娘”。
 
  巴纳德和他精心挑选的“少女组”
  由维克多·阿登·巴纳德创立,巴纳德自称“耶稣转世”,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北部松县芬利森建立了一个营地,营地内生活有信众及他们的子女共150余人。巴纳德在营地内扮成耶稣的模样,自称是耶稣的代言人,他说的话就是耶稣的话。“少女组”是巴纳德在2000年成立的,只限少女参加。巴纳德利用他的宗教权威来操纵信徒,性侵这些年轻女孩。2000年7月,在他的私人营地里建立了“初生少女组”。他从教会家庭中挑选了十名年龄在12岁至24岁的少女。奉献少女的父母都认为这是一种荣誉,教会信众把这些少女视为贞洁圣女。“十大圣女”发誓终生不婚服侍巴纳德。巴纳德把它称作“盐的誓约”。这些少女有时也被称作“童女”。信徒们说,他们被按照“教义”进行培训,鼓励与家人断绝关系,以便成为郑明锡的“精神新娘”。
  摄理教,教主鼓吹“爱的教育”,实为玩弄女信徒。
 
  郑明析为了猎艳,还开展模特选拔赛
  韩国有许多阴暗的邪教,其中“摄理教”属于名声最差的一类。“摄理教”在教义中将郑明析描述成“救世主”,鼓吹堕落的人,特别是那些与恶人发生过性关系女子,可以通过与教主发生性关系洗脱罪责,并将此称之为“爱之教育”。 上个世纪80年代,郑明析曾侵害过近千名女性。在韩国就有数百名妇女控告郑明析借传教之名对她们进行了强奸和骚扰。有前教友表示,郑明析在不同的教会,有许多爱人,女教徙把他视作神的替身,并与神“结婚”。前教友形容的教会,有如皇帝的后官。 郑明锡已于2007年5月1日于北京被中国公安逮捕,2008年2月20日由大连被遣送回韩国,被首尔中央地检署以侵占、诈欺和强奸妇女等九项罪名起诉,后被判10年监禁。
  “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教内男人必须有3个以上妻子。
  “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是一个从摩门教分裂出的邪教,它允许拥有多个妻子,服从一个已入狱的“先知”。“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教徒们相信,男子必须有3名妻子才能达到天堂中的“最高王国”。该教甚至给13岁的额女孩“指配”婚姻,少女也可悲许配给长者。如果男子被逐出农场,他的妻子和孩子还会被指配给其他人。该教会创始人沃伦·斯蒂德·杰夫斯曾是美国十大通缉犯之一,被控罪名包括强迫幼女结婚、拆散家庭“分配”妻儿及强奸等。2010年,在犹他州被裁定有罪,判处终身监禁。
 “国际家庭”,教主宣扬“性爱自由”,女色诱人入教。
  “国际家庭”邪教组织最初命名为“上帝之子”,然后改名为“爱的家庭”。该教由大卫·伯格于1968年创立,鼓吹自由性爱主义。期初,该教规模很小。伯格就鼓动女信徒用色相诱惑,拉人入教,不惜同有望发展的信徒发生性关系。
  法轮功,“男女双修”引发多起乱伦。
  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不但自己拥有多名情人,还利用邪说鼓动弟子淫乱。《转发轮》宣扬一种“男女双修”的修炼方法:“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2001年4月,山东省公安机关在莱西市工商新村抓获“男女双修”的法轮功成员,现场查获法轮功宣传品,及大量避孕套,激情药“性霸2000”等性用品。2003年,海南省法轮功成员在驻马店市“双修”被抓获,人员涉及全省大部分地区,他们中有年过七旬的老妪、老翁,下有正值青春年华的俊男靓女。法轮功的“男女双修”有“男男双修”、“女女双修”、“母女双修”、“兄妹双修”、“姐妹双修”……还有“口修”、“手修”、“群修”(数十人群奸群宿)。
  华藏宗门,教主神话他的“精液”,组建“秘书组”贴身侍候。
  该邪教由吴泽衡创立。据多名女弟子供述,吴泽衡生活荒淫糜烂,经常打麻将、喝酒、抽烟、唱卡拉OK。他设立由女弟子组成的“秘书组”,要求她们值班“护法”、贴身服务。吴泽衡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增强法力”、“其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等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有的为其生了小孩,有的为其多次堕胎,有的因多次堕胎可能已致不孕。警方介绍,截止到2014年8月吴泽恒的子女多达十余名。

总是不得“要领”的“圆满”

毋庸置疑,“圆满”是法轮功的核心教义。在李洪志构建的“圆满”宏图中,“圆满”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世间没有比这更殊胜、更壮丽、更伟大的事了”,而且“圆满”以后“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 有”“极乐世界树是金的,花是金的,鸟是金的,房子是金的”,“那时候他神通大显,威力无比”。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与描绘的“圆满”景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实中的弟子“圆满”起来却始终不得“要领”,非但没那么美好,反而是凄凄惨惨,恰似一幅幅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
  ——“白日飞升式圆满”总是在血肉横飞
  “白日飞升式圆满”,既是李洪志“圆满”方式中最为引人入胜的“壮举”,也是最为直观的方式,“我想在你们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我是要采取这个办法——白日飞升……所以未来我的弟子圆满,很可能是一次人类社会永远难以忘怀的壮观景象”。可事实是如此吗?且看血的事实:1998年7月4号,海南省的8个法轮功骨干弟子乘坐一辆小型旅行车从海口去三亚参加法轮功“修炼交流会”,在高速公路上与一辆大客车迎头相撞。大客车上3人受伤,旅行车上的8名法轮功人员7死1伤,现场可谓血肉横飞,一片狼藉,负责开车的海南辅导总站副站长陈勇更是头颅被挤扁直到不见。惨案发生后,为了平息质颖,李洪志先是在未认真核实的基础上宣称,这8名弟子都已“圆满”在“他们不同的世界里了”,后又称,现场没有血迹(注:实为被大雨冲刷干净)是因为死亡的弟子修为很高,李勇头颅消失是因为他修得很好,把头带走了,而唯一幸存下来的张一军则是因为他的“主元神”已经修“圆满”了,带到天国去了,现在的这个人其实是他的“副元神”。对于李洪志这种匪夷所思的解释,醒悟过来的张一军后来深有感触的说“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老天爷留我下来就是要揭这个大秘?要不然我也死掉了,那不是正对上了八个人都圆满了?死无对证,跟谁说?我要是真的死掉了,还真是没有人再说了”,“我在这里了,我可以作证了,我还活着,但我不是像他们讲的那样,你是一个‘圆满’的怎么样的人,我就是一个人,普普通通的人,还是那样,我原来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只不过现在的身体还比原来差一点。因为那一次伤的太重了”。这种充满血腥的“圆满”与李洪志当初的承诺差距之大令人乍舌,也将李洪志的“白日飞升式圆满”扯得稀烂,正如张一军所说“我是亲身经历者,我的事就可以说明,李洪志编造了一个天大的谎言”!
  ——“放下生死式圆满”总是在惨不忍睹
  为了鼓动弟子同政府、社会对抗,李洪志又推出“放下生死式圆满”,并且强调“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其实这也是到了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作为一个修炼者你们已经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从放下生死中走出来了”。在这种“放下生死式圆满”的蛊惑下,练习法轮功拒医拒药导致死亡和追求“圆满”自杀、自残、自焚等极端事件不断发生,一幕幕惨不忍睹的惨剧频频上演。最为典型的便是当时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2001年1月23日,时值中国传统佳节——除夕,7名开封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自焚。自焚事件造成两死三伤的惨剧(7人中两人自焚未遂)。最令人唏嘘不已的莫过于刘思影与陈果。刘思影,自焚前年仅12岁,曾多才多艺,聪明活泼。2001年1月23日下午,懵懵懂懂的她在痴迷法轮功的母亲“火烧不着你,只从你身上过一下。一瞬间就到了天国”的引诱下,点燃了身上的泼在身上的汽油,导致全身烧伤达40%。虽经北京积水潭医院全力抢救,终因伤势严重,于3月17日不幸身亡。陈果,当时年仅19岁,是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琵琶专业的大二学生,同样也是受其母亲郝惠君的影响习练法轮功,自焚后,陈果的烧伤面积达80%,深三度烧伤近50%,头部、面部四度烧伤,已经形成了黑色焦痂,同时处于休克状态。这场大火,不仅让陈果曾经美丽的容颜尽毁,而且双手永远残疾,一只眼睛永远失明……。当陈果哀怨地对妈妈说:“都是你,把我烧得这么重,现在琵琶也没法弹了”时,我们禁不住潸然泪下,在备感痛心之余,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李洪志“放下生死式圆满”背后的血腥与狰狞!
  ——“死亡式圆满”总是在家破人亡
  为了掩盖法轮功组织成员残害成员生命的事实真相,李洪志又推出了“死亡式圆满”,“无论是被邪恶势力夺取了生命的……你们为大法所做的一切事已经建立了你们的威德”,“无论他们被关押或为坚修大法而失去人的生命,他们都是圆满”。李洪志话音刚落,“死亡式圆满”竟然成为了一些痴迷者追求的目标,那些痴迷者淡化了对死亡的恐惧,一些极端修炼者甚至主动丢掉性命,以实现早日“圆满”的梦想,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幕幕家破人亡的惨剧开始上演。2001年2月16日,湖南常德的法轮功人员谭一辉,为了尽快“圆满”,在北京万寿路自焚身亡; 2001年7月1日,广西南宁市学生骆贵立受李洪志教义的煽动,为“去掉执著”在南宁市民族广场自焚身亡; 2005年11月2日,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练习者李晓英在北京市南长街南口东侧便道上自焚身亡……。更为恐怖的是,一些法轮功练习者在李洪志“死亡式圆满”的毒害下,为了自己的所谓“圆满”,竟然视亲人的生命如草芥。2002年4月22日,黑龙江省伊春市美溪区的法轮功练习者关淑云,在家中与多名法轮功练习者聚集时,说自己8岁的女儿戴楠身体上附上了魔,竟当着几十名“功友”的面,亲自将女儿活活掐死……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组织之前,全国有1400多人因法轮功而非正常死亡。这种“死亡式圆满”最终是否“圆满”无从考证,但由此带来的家破人亡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理想中的“圆满”是何等壮丽,而现实中的“圆满”却是如此血腥。这种不得“要领”的“圆满”背后透露出来的罪恶,不正是法轮功邪教本质的最好佐证吗!

2016年9月22日星期四

4、“法轮功”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

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护。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同时也规定:“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国务院颁布了《宗教事务条例》,依法保护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和信教公民的合法权益和正常的宗教活动。
  李洪志及“法轮功”组织的所言所行,完全与宗教信仰自由原则相违背,是对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的肆意侵犯。
  “法轮功”剥夺成员对宗教信仰的自由选择权。
  “法轮功”自称惟一正法,以“不二法门”为借口剥夺其成员对宗教信仰的自由选择权。
  李洪志说:“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转法轮》)
  “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悉尼法会讲法》)
  “我们讲修炼要专一,你不管怎么去修,都不能够掺杂进去其它的东西乱修……修炼是个严肃的问题,一定要专一。”(《转法轮》)
  “洪扬大法,你根本就不能再提你以前学过的东西。因为你已经和它一刀两断了,它不属于你,也不属于你要得的东西。”(《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李洪志欺骗成员放弃其它宗教信仰,专心修炼“法轮功”。
  李洪志称:“佛也好呀,西方的神、耶稣、基督,甚至于耶和华也好呀”,“他们所传的法小”,“你不管在那一门宗教中修得再好……但却是16K金,18K金”,“它就不是足金、赤金了。”(《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脚踩两只船去修,那就不行了”,就是“破坏两法门”,“那边的师父也不会管你。”(《法轮大法义解》)
  “一切法轮弟子在传法时,只能用‘李洪志师父讲……’,或者是‘李洪志师父说……’。绝不得用自己的感觉、所见、所知和其他法门的东西当作李洪志的大法,否则传的就不是法轮大法,一律视为破坏法轮大法。”(《大圆满法》)
  李洪志多次强调,把宗教当成工作可以,但不能当成信仰,信徒只能信仰“法轮功”。
  “我告诉大家,你的基督教工作只是个工作,完全能够在那儿工作。在我来看我也不把现在的宗教当作修炼,我也把它当作宗教工作了,不能度人了。因为它确确实实是一个工作了,而不是修炼。但是为了能够保证你真正的提高,我带你回家,我叫你专一修炼,这对你是绝对有好处的。不二法门的问题我在《转法轮》中已经谈的非常的清楚。尽管这个法很大,那么大的法你还往里掺东西,掺低的东西也不行,都会把你自己修炼的身体和你所要修出来的一切搞乱,你就无法回家,你在破坏你自己前进的路。”(《欧洲法会讲法》)
  1999年5月3日,有信徒提问:“我信仰宗教,不想放弃它。按大法要求,是应该不二法门的,我难以选择大法和宗教,请问怎么办?”李洪志回答:“目前一切正教都没有神管了,宗教中的人都在为钱财地位而争斗。人为什么信宗教是个大问题了,这些道理我已经讲的非常清楚了。”
  “法轮功”强调学法要精进,严禁成员看其他宗教的书籍、信仰其他宗教。李洪志要求成员对“法轮功”的各种书籍资料,要多读、多背、多抄,结果成员满脑子充斥“法轮功”的说教,根本无法自由选择宗教信仰。
  “法轮功”恐吓其成员,如果退出“法轮功”,就是“魔”,要被淘汰或毁灭,就无法回家,会“形神全灭”。
  李洪志说,那些“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的人,都属于被“淘汰下去的。”(《走向圆满》)
  “一个神在正法中,他们对大法的一念就决定了他们的存与灭。”(《严肃的教诲》)
  “我讲过不二法门,如果不能够专一的修炼大法,就不能在我们大法中圆满。”(《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那么大的法你还往里掺东西,掺低的东西也不行,都会把你自己修炼的身体和你所要修出来的一切搞乱,你就无法回家,你在破坏你自己前进的路。”(《欧洲法会讲法》)
  “执着于大法以外的任何东西都会使你半途而废。”(《欧洲法会讲法》)
  “不管你是谁,今天我度不了你你就是地狱的鬼。”(《也棒喝》)
  “法本身就会运用我们护法神或者其他高级生命把他销毁掉。”(《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当这次考验结束时,所有的坏人都将被神销毁。”(《除恶》)
  “一旦降为常人了,无人保护你,魔也会来取你性命呀!就是求其他的佛、道、神保护也没有用,他们不会保护乱法的人。而且业力也会回到你身上来。”(《精进要旨》)

3、“法轮功”如何看待宗教

“法轮功”贬低、亵渎和侮辱宗教。
  李洪志说:“现在的宗教,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不能度人,是低的东西。”“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传正法”,“我能把整个人类度到光明世界中,是比释迦牟尼、老子、耶稣还高的救世主。”
  “当今的人类社会,任何宗教都不能使人的心、人类的道德回升……目前一切正教都没有神管了,宗教中的人都在为钱财地位而争斗。”(《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全世界很多正教都不能度人了……由于原始正教走入了末法时期,不能度人了。”(《转法轮卷二》)
  “佛教中的法不能概括整个佛法,它只是佛法中的小小一部分。”(《转法轮》)
  “道家是独修的,道教是不应该存在的。”(《转法轮卷二》)
  “都处在末劫末法时期了,教义现在的人都理解歪了。但是我没看到耶稣的天国里有东方人。耶稣和耶和华当时都不叫他的教向东传。”(《在延吉讲法答疑》)
  “释迦牟尼叫弟子都剃了头,穿上袈裟;耶稣的弟子进了修道院。我告诉大家是因为他们传的法小,他不这样要求就度不了他。”(《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基督教把这个十字架当作神的标志和天国世界的标志,当作基督的标志,是对神的最大不敬……十字架是插在坟墓上的,它真真切切的代表着死亡却不代表神……基督教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痛苦的形象作为标志,这是神不能容忍的,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欧洲法会讲法》)
  “基督教信徒修的宗教等于白修。”(《新加坡法会讲法》)
  不仅如此,李洪志对宗教还充满了仇恨,号召追随者全面解体阻碍“法轮功”传播的正统宗教。
  由于多次受到宗教界的批评,2007年2月,恼羞成怒的李洪志写了一篇“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他说:“那些把持人类几大宗教的所谓神……那些把持宗教、敌视正法与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乱神,都全面解体它们。(要)全面解体那些把持宗教、敌视正法与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乱神,全面解体旧势力与三界内一切阻碍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乱神,已经成为必须做的。无论它们以什么外形存在,无论它们有形无形,无论它们什么层次,无论它是谁的形象,都全面解体、清除。”

2、宗教界如何看待“法轮功”

“法轮功”自传出之日,就受到了中国佛教界的关注和抵制。
  1996年以来,随着“法轮功”造成信徒精神分裂甚至死亡的事例不断披露,佛教界开始关注“法轮功”披着佛教色彩的外衣亵渎佛教教义的问题。《台州佛教》、《上海佛教》、《广东佛教》、《法音》等中国佛教刊物发表一批揭露“法轮功”的文章。1998年1月,中国佛教协会专门召开了一次针对“法轮功”问题的座谈会。大家一致认定,“法轮功”不是佛法,而是一种地地道道的歪理邪说,它与佛教是根本对立的。
  2001年3月3日,中国佛教协会发表《致全国佛教界的公开信》,称: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不仅对佛教,亦对其他宗教进行贬低、亵渎和侮辱。
  “法轮功”是国际佛教界公认的邪教。
  2000年5月19日,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在台湾举办“世界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美、加、法、日、泰、尼泊尔等28个国家的活佛、高僧、大德居士2000多人与会。会上对李洪志等人进行了审评,并经各国代表投票表决,确定李洪志为邪教人士,并认为李洪志等人所论佛法之道,完全违背佛陀的三藏经教,不但断章取义、正邪混乱、理谛全无,而且基本经教都未曾深入研读,完全是自编自导、蛊惑民众,谈不上有一点实证功夫,他们的所谓佛法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2001年3月,新加坡佛教总会郑重声明“法轮功佛学会”与佛教完全没有关系。虽然“法轮功佛学会”的注册名称使用佛教的名词,而且法轮又是佛教的标志,可是该团体既不是宗教,又不弘扬佛法,所以与佛教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2006年4月,在台湾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第23届大会通过了“十项宣言”,其中明确列入“维护正法,反对‘法轮功’窃取佛教法轮之名,作危害佛教之事”,并要求全世界佛教徒“共同正视并声讨邪教‘法轮功’”。
  2006年5月10日,在泰国举行的国际卫塞节世界佛教大会发表的联合公报重申:“大会确认,‘法轮功’不符合佛教的基本教义。”
  2007年,韩国基督教所属月刊《教会与异端》三次刊文揭批“法轮功”。文章称:“‘法轮功’是邪教。把一个人进行神化,还宣传说他的追随者也能够成为神,这种超越式的信仰引起了社会争议……‘法轮功’由于鼓吹修炼‘法轮功’可以成仙,拥有不去医院、不吃药就可治愈疾病的能力等邪说;神化、异化李洪志;大肆传播其歪理邪说等,给社会造成上述恶劣影响,是比任何社会罪恶都要邪恶的非信仰性邪教。”

1、“法轮功”认为自己是宗教吗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反复声明:“法轮功”不是宗教,和现在的宗教没有任何关系。
  李洪志在其讲课或文章中说:“法轮大法不是宗教,但是将来的人会认为是宗教,传给世人目地(编者注:应为目的)是为了修炼,而不是为了搞宗教。”(《大法金刚永纯》)

  “我们不是宗教,所以你也不要把我们和宗教摆在一起。”(《加拿大法会讲法》)

  1999年7月26日李洪志在纽约接受荷兰电视台采访时说:“(法轮功)就是和这个普通的气功啊,和这个太极拳哪,像西方人喜欢的这个晨练哪,没有什么区别,(大家)早上炼一个小时或者是半个小时的功,然后就去上班。(他们)都是社会中的一员,没有任何宗教形式。”

  李洪志还多次强调,“法轮功”不具备宗教的构成要素。
  “所有炼法轮功的人都是社会的一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只是他们每天早上到公园里去炼半小时或一个小时的法轮功,然后上班去工作。没有宗教的各种必须遵守的规定,没有庙、教堂,没有宗教仪式。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没有名册,何‘教’之有呢?”(《我的一点感想》)

  “美国注册了一个大法学会……是慈善性组织,但它不是宗教。”(《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但是,当披上宗教外衣对自己有利时,李洪志又鼓动追随者变相承认自己是宗教。
  “在西方社会里,一般人再说你是不是宗教,大家可以不用回答,也不用那么认真的对待。如果政府、社会团体、行政部门、议员等说你们是宗教,不用再说我们不是宗教。如果在牵扯到法律问题的时候,大家可以用宗教的名义与条款处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说是宗教。特别牵扯到法律问题的时候,大家听清楚了?”(《洛杉矶市讲法》)

5、所谓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问题

  “法轮功”在境外声称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并传播一些所谓“受迫害”事例,这些实际上都是“法轮功”编造的谣言。
  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什么人从事违法犯罪活动,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政府处理“法轮功”问题是严格依法进行的。对极少数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法轮功”人员,中国司法机关依法进行处罚,完全是依法办事,而绝不是因为他们是“法轮功”练习者。即使对触犯法律的“法轮功”人员,其合法权益仍然受到充分保障,根本不存在政府对“法轮功”人员进行迫害的情况。相反,政府始终坚持“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的政策,积极鼓励和帮助他们重新回归社会,开始正常的社会生活。
  附部分所谓“法轮功”人员受“迫害”案例真相(参见本文中《“法轮功”制造的谣言》部分)

4、为什么说“法轮功”是邪教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把自己吹嘘成一个至高无上的救世主。
  在“法轮功研究会”编写的《李洪志先生小传》中称:李洪志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到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李洪志在其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中宣称他有“非常强大的功力”,有“能把人的整个元神揪出来”的“摄魂大法”。
  李洪志说:“我确实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传了更大的宇宙的根本大法”,“这些理论你无论翻遍世界上所有的书,你学了世界上所有的学科,你都学不到的。”(《悉尼法会讲法》)
  他宣称自己是比释迦牟尼、耶稣基督法力高无数倍的神,“法轮功”是唯一能“度人上天国”的“正法”。他称自己“做了前人没有做的事”,传了“更大的宇宙大法”,“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梯子——《转法轮》”。
  “目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转法轮》)
  “不得管传播法轮大法的学员(弟子)叫作老师、大师等,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编者注:李洪志)。进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转法轮》)
  李洪志说他能“再造”地球上的一切物种,能“制造新的地球”。他说:“我今天做的这件事情,是要想把整个地球上的人类啊,物质啊都做好,我都可以做。”他还说:“要保留地球怎么保留?就像你们修炼一样,随着给你们演化身体的同时,也在制造着新的地球。”(《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李洪志说:“我坐在这里可以看到北京的景象,看到美国的景象,看到地球那边去。有人理解不了,从科学上也理解不了……我给大家剖析出来:在这个场的空间中,在人的前额部位有一面镜子,不练功的人是扣着的;练功的人它就翻转过来。当人的遥视功能要出来时,它就来回翻转。”(《转法轮》)
  2002年3月,李洪志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宇宙再大,也没有我大”,“也许宇宙都没有了,那个时候就只是我了”,“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没有我就没有宇宙的存在”。
  他宣称:“我有无数的法身,和我长得一样。他在另外空间里,当然就能变大变小,变得越大,变得越小。”(《悉尼法会讲法》)
  他甚至说:“这本书(《转法轮》)里边每个字都有我的法身,每个字都是我的法身形像。每个字都是佛的形像。我有无数的法身,我的法身不能用数字来计算……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悉尼法会讲法》)
  李洪志编造了一套邪教教义来欺骗追随者,以精神控制骗取钱财。
  初期,李洪志靠教人练习气功和“发功治病”——即用其自身的神奇“能量”给别人治病来换取钱财。如果单独“发功治病”,可从每名求治者处获得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如果“办班”,门票低则30多元,高则50元。李洪志在中国大陆共举办“讲法” “培训班” 56期,收费284万余元人民币。
  后来,由于“发功治病”不灵,李洪志更多强调信徒要“学法”,也就是学习他的著作,通过“学法”达到强身健体和成仙成佛的目的。到1999年7月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前,李洪志非法印制了21本像《转法轮》一样“指导‘法轮功’人员修炼”的书,以及大量李洪志讲课的音像制品。几乎每个“法轮功”练习者都购买了这21本书,以及这些书的多次修订版本——包括仅修改了几个字的修订版本,还有许多物品,包括李洪志的照片、讲课录像带、供“法轮功”练习者膜拜使用的拜垫,等等。据统计,每名“法轮功”练习者购买上述书籍、物品的花费平均在300元以上。
  警方查明,从1992年至1999年底,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以“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名义编辑、发行、经销的各种“法轮功”出版物及相关物品,总价值达1.35亿元人民币,获利额4229万余元。
  此外,“法轮功”痴迷者还有大量的捐赠,这些钱都是捐给李洪志个人的,从来没有捐给组织。
  “法轮功”在中国犯下了严重的侵犯人权的罪行。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0年4月12日,因痴迷“法轮功”而自杀和拒医拒药致死者达1559人,致精神障碍者651人,杀人害命者11人,致残者144人。
  2001年1月23日,7名“法轮功”人员按照李洪志“放下生死”、“追求圆满”的要求,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致残。
  2003年5月25日至6月27日,浙江省“法轮功”人员陈福兆为了提高自己修炼“法轮功”的所谓“功力”,用投放灭鼠药的方式杀害了15名拾荒乞讨人员和1名佛教信徒。
  “法轮功”以非法手段打击持不同意见者。
  1998年6月1日、3日,山东《齐鲁晚报》因刊登《请看“法轮功”是咋回事》等3篇文章,报社被30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非法围攻。
  据不完全统计,“法轮功”在被取缔前,曾先后围攻了光明日报、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辽宁日报、南方日报、中国青年报、健康报、福州日报、厦门日报、齐鲁晚报、合肥晚报、重庆日报、成都商报、沧州日报、青少年科技搏览杂志、钱江晚报等数十家播发、刊载揭露“法轮功”危害的文章和报道的新闻单位。
  现在,在“法轮功”网站的“恶人榜”上,列出了5万多个黑名单,其中包括庄逢甘、潘家铮、傅铁山、圣辉等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及宗教界领袖。
  “法轮功”还成立了所谓的“追查国际”组织,“追查”的对象有中国各级党政官员,中国佛教协会、伊斯兰教协会等宗教团体,新华社、凤凰卫视等新闻媒体及记者,还有著名演员李谷一、赵本山、范伟、高秀敏等,甚至把新加坡法官,雅虎、谷歌、微软等网络公司,欧洲通信卫星公司也列入其中。
  他们都是因为支持取缔“法轮功”或对“法轮功”有不同意见,而受到“法轮功”有组织的电话骚扰和恐吓,人身安全也受到严重威胁。
  宗教界认为“法轮功”是邪教。
  “法轮功”是国际佛教界公认的邪教。
  2000年5月19日,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在台湾举办“世界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大会确定李洪志为邪教人士,并认为李洪志的所谓佛法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2006年4月,在台湾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第23届大会通过了“十项宣言”,其中明确列入“维护正法,反对‘法轮功’窃取佛教法轮之名,作危害佛教之事”,并要求全世界佛教徒“共同正视并声讨邪教‘法轮功’”。
  2006年5月10日,在泰国举行的国际卫塞节世界佛教大会发表的联合公报重申:“大会确认,‘法轮功’不符合佛教的基本教义。”
  除佛教界外,基督教、天主教、道教等也对“法轮功”进行了谴责。
  2007年,韩国基督教所属月刊《教会与异端》连续三期刊文称:“‘法轮功’是邪教,是比任何社会罪恶都要邪恶的非信仰性邪教。”
  大量事实表明,以李洪志为头目的“法轮功”组织是一个神化自我、排斥宗教、反对科学、宣扬邪说、毒害他人、危害社会的邪教组织,与国外的邪教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国际邪教研究专家们认为“法轮功”是邪教。
  原美国心理学会主席、加州伯克利大学心理学教授玛格丽特?泰勒?辛格博士认为,“法轮功”符合邪教的标准,无论是美国的还是世界的标准。它的领袖不是让信徒信仰上帝或者其他抽象的原则,而是信仰他本人。“法轮功”只不过是又一个邪教。
  2001年12月,美国家庭基金会主席赫伯特?罗斯戴尔在北京中国反邪教协会的学术年会上发表演讲,认定“法轮功”就是邪教。
  俄罗斯国家宗教关系与法律研究所所长博金教授认为:“法轮功”对中国政府和其他宗教团体的态度,对传统宗教价值观的诋毁和冲击,以及针对他个人的做法,使他坚信“法轮功”是一个极端的邪教组织。
  俄罗斯宗教与教派研究中心联合会总裁德沃尔金教授认为,“法轮功”已经是世界性的邪教团体,它的总部设在纽约,受李洪志的领导。“法轮功”的练习者无论是在中国生活还是在法国、美国,在其它国家生活,都不重要,对他们来说就属于“法轮功”组织,不属于任何国家。
  2008年10月13至14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举办的“信息极端主义:‘法轮功’的是与非”国际研讨会上,来自美国、奥地利、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摩尔多瓦和中国等7个国家的30余名学者在为期两天的会议中从宗教学、法学、政治学、心理学、社会学、信息传播学等角度对“法轮功”组织的性质、特点和危害进行了剖析和鉴定。与会专家认为,“法轮功”是一个组织严密、具有破坏性的邪教组织,对社会和公众构成严重危害,并且是潜在的暴力倾向组织;“法轮功”的教义明显具有邪教特征,“法轮功”煽动宗教间、社团间和公民间的仇恨,实施的是“信息恐怖主义”。

3、中国政府处理“法轮功”问题的政策是什么

 中国政府处理“法轮功”问题的政策是,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受骗上当的练习者,依法惩处少数违法犯罪分子。
  对于绝大多数的“法轮功”练习者,各级政府不歧视、不排斥,做了大量教育说服工作,耐心细致地帮助他们摆脱邪教的精神桎梏,恢复正常生活。
  如朱秀芝,女,吉林省九台市一所小学的副校长,1997年练习“法轮功”。她曾两次进京滋事,因扰乱社会秩序被劳动教养。在社会各界及劳教所干警的帮教下,朱秀芝摆脱了“法轮功”的精神控制。她还参加了吉林省教育转化工作志愿者帮教团,以自己亲身经历现身说法,帮教“法轮功”痴迷者。目前,朱秀芝仍工作在教师岗位上。
  陈斌,男,1945年生,原陕西省轻工业联社办公室主任。1996年6月,陈斌抱着强身健体的善良愿望开始练习“法轮功”,曾担任西安交通大学“法轮功”练功点辅导员。中国政府依法取缔邪教“法轮功”后,他多次非法滋事。2000年12月,因非法印刷“法轮功”邪教宣传资料被劳动教养。经过党和政府的大力帮教,2001年陈斌与“法轮功”组织彻底决裂。转化以后,陈斌写了15万多字的揭批材料,帮助上百名“法轮功”痴迷者脱离了邪教“法轮功”的精神桎梏。现在陈斌成了一名著名的反邪教人士。
  王进东,男,1951年1月生,河南开封市人,1996年开始练“法轮功”。2001年1月23日,王进东伙同他人到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造成2人死亡,3人严重残疾。2001年8月17日王进东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自焚事件发生后,党和政府对王进东实施了积极的人道主义救治,并进行了耐心细致的教育、帮助、挽救。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王进东认清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真面目,最终从邪教“法轮功”的泥潭中走了出来。醒悟后的王进东撰写了《愚昧?死亡?新生》一书,讲述了自己从痴迷“法轮功”、到天安门广场自焚、最终醒悟转化的曲折经历。
  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任何人、任何组织的活动,都不能超越法律、违反法律。对极少数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法轮功”骨干分子,中国司法机关依法进行处罚,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练习了“法轮功”,而是因为他们从事了违法犯罪活动,触犯了中国的法律。
  如周润君等破坏广播电视设施案例。2002年3月5日晚,周润君、刘伟明、梁振兴、刘成军、张闻等人经预谋,分别在中国吉林省长春市、松原市割开有线电视网络主干线电缆,插播宣扬“法轮功”邪教内容的光碟,致使两市有线电视长时间停播,大量用户无法正常收看电视节目。2002年9月20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对周润君等15人破坏广播电视设施、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进行了公开宣判,依法分别判处周润君等15名被告人20年至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再如李祥春破坏广播电视设施案例。2002年10月22日,美籍华人李祥春(Chuck Lee,男,博士),准备在江苏省扬州市插播有线电视、宣扬“法轮功”时被抓获,警方现场查获成套的有线电视插播设备,及割皮刀、铁皮剪、微型切割器、多功能刀剪等工具。2003年3月21日,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破坏广播电视设施罪判处李祥春有期徒刑3年,附加驱逐出境。

2、“法轮功”问题概述

 “法轮功”是20世纪90年代初在中国的一些地方发展起来的邪教。它的头目李洪志通过编造歪理邪说,对“法轮功”练习者实施极端的精神控制,在中国进行大量的违法犯罪活动。
  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是对练习者精神控制的主要手段,也是造成“法轮功”各种危害和犯罪事实的直接根源。比如,他说人类已经毁灭了81次,地球很快就要爆炸,阻止地球爆炸只能靠他;他说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只有练“法轮功”才能逃离;他不允许“法轮功”人员信奉宗教,说宗教是误人的;他说一切都是他安排的,甚至希特勒屠杀犹太人都是天象变化的结果;他说生病不是病,不能就医、吃药;他说练“法轮功”必须放弃一切,“放下生死就是神”;他说不让练“法轮功”的人都是魔,“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而“法轮功”人员可以在伤害了亲人之后,在今后再回报这些被伤害的亲人;他鼓吹“法轮大法”高于一切,包括人间的法律。他威胁所有的“法轮功”练习者,都必须熟记他的这些“经文”,并严格按照他的话去做。
  “法轮功”最突出的犯罪行为是侵犯人权、残害生命。在李洪志精神控制下,10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因按照李洪志关于“法轮功”练习者有病不能吃药的歪理邪说,拒医拒药而死;几百名练习者自残、自杀,30多人被“法轮功”痴迷者无辜地杀害。例如:2001年1月23日,7名“法轮功”人员按照李洪志“放下生死”、“追求圆满”的要求,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致残。1998年9月4日,河北省“法轮功”练习者马建民为了寻找李洪志声称的给他“安装”在肚子里的“法轮”,剖腹身亡。辽宁省“法轮功”练习者张志芹身患糖尿病,自从练了“法轮功”后放弃药物治疗,靠其他练习者给她念李洪志的书、听李洪志的录音讲话“治病”,导致病情恶化而死。2003年5月25日至6月26日的一个月内,浙江省“法轮功”人员陈福兆为了提高自己修炼“法轮功”的所谓“功力”,用投毒方式杀害16名拾荒乞讨人员和1名佛教信徒。
  “法轮功”的另一个犯罪行为是危害社会、侵犯他人正常权利。他们公然践踏国际准则,频频对民用通信卫星进行攻击。据不完全统计,自2002年6月以来,“法轮功”组织在台湾实施攻击中国通信卫星的次数已达200多次,攻击时间累计超过100小时。“法轮功”还公开煽动破坏广播电视有关的公共设施,在中国大陆已发生了100多起“法轮功”人员破坏光纤电缆、非法实施电视插播的案件。从“法轮功”总部的网站上可以找到大量的教唆破坏通讯电缆的文章。他们还专门成立了“传真小组”、“电话小组”等,有组织地以电话和传真等方式进行大规模的骚扰、恐吓活动,并通过因特网发送垃圾邮件。“法轮功”自己在其网站上承认,仅2004年1至2月份,此类骚扰电话就超过800万个。据不完全统计,从境外向中国大陆发送的“法轮功”垃圾电子邮件平均每月都超过3000多万封。这种违法犯罪、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行为,直到现在还在继续。
  “法轮功”还恶意攻击任何与其意见不一致的人士和团体,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早在“法轮功”邪教被政府取缔前,中国的新闻界、科学界、教育界、宗教界人士不断披露“法轮功”练习者因李洪志精神控制而导致死亡、精神失常、家庭破裂等事实,“法轮功”对此十分害怕,因此对他们进行谩骂、围攻、骚扰。在“法轮功”被取缔前的几年里,他们针对全国各地新闻媒体的围攻有几十次。围攻重庆日报社时,“法轮功”甚至发出“警告”:如果不道歉,“法轮功”将集体“发功”,让洪水淹没报社,使地球提前毁灭。现在,在“法轮功”的网站上,列出了长长的“恶人榜”、黑名单,其中包括许多社会知名人士,如庄逢甘、潘家铮等德高望重的科学家,傅铁山主教、圣辉法师等宗教界领袖,他们都是因为批评“法轮功”而受到“法轮功”有组织的电话骚扰和恐吓,他们的人身安全也受到严重威胁。
  “法轮功”还是一个以邪教方式进行活动的政治组织。近年来,“法轮功”在境外加强政治性滋事,提出了系统的政治主张,竭力从事反对中国政府的政治活动,煽动推翻中国政府,并以谎言诱骗外国一些政界人士发表对华不友好的言论,其目的在于损害中国形象,破坏中国同有关国家双边关系的顺利发展。
  中国政府始终认为,绝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是受骗上当的,他们也是受害者,因此对“法轮功”人员始终坚持“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的政策,全社会共同努力帮助“法轮功”人员摆脱邪教的精神桎梏,体现了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练习者人权的保护。政府动员全社会力量帮助他们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帮助他们恢复因为痴迷“法轮功”而放弃的生产、生活,使他们重新回到正常社会中。经过这些年来社会各界的关心、教育和帮助,绝大多数“法轮功”练习者已经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彻底摆脱李洪志的邪教精神控制,回归社会,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在全社会的帮助下,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家庭和社会关系,有的成了致富能手,有的还积极投身反邪教活动,用亲身经历去帮助、教育其他人。目前98%以上的练习者均已摆脱了“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他们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歧视,还在生活、生产、工作中受到一些优惠待遇,因为这些人曾因痴迷“法轮功”而抛家舍业,成为弱势群体。
  对极少数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法轮功”组织的骨干分子,中国司法机关依法进行处罚,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练习了“法轮功”,而是因为他们从事了违法犯罪活动,触犯了中国的法律,不存在对他们“迫害”的问题。
  目前,以李洪志为首的极少数“法轮功”骨干为了掩盖“法轮功”的邪教特征,在美国和海外其他一些地方造谣污蔑,说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人员,并改头换面,用所谓的追求“真、善、忍”、“中国传统文化”等来粉饰自己。但是,不论怎么狡辩,李洪志对200多万练习者说过的话、“法轮功”在中国干过的违法犯罪事实都是无法否认的。实际上,国际社会除了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想利用“法轮功”外,绝大多数国家和正义人士都认为“法轮功”是邪教,都支持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的正当举措。

1、“法轮功”问题的由来

“法轮功”是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在中国发展起来的一个邪教。
  它的创始人李洪志自吹“法轮功”是宇宙大法,最超常的科学,他本人是最伟大的科学家。
  实际上“法轮功”是李洪志编造的。1988年,当时还是中国吉林省长春市一家国营粮油公司职员的李洪志,先后跟随别人练习了“禅密功”和“九宫八卦”两种气功,后来他将这两种气功及在泰国看到的舞蹈动作相结合,编创成了“法轮功”。
  最初,李洪志以“强身健体”为诱饵,欺骗一些人练习“法轮功”,然后又用“世界末日”、“升天圆满”等邪说对练习者实行精神控制,发展成为一个邪教组织。
  在1994年12月之前,李洪志基本上都是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具有特异功能的气功师,教人练习气功和“发功治病”,即用其自身的“神奇能量”给别人治病,获取在当时可以说是相当丰厚的报酬。
  1994年12月,《转法轮》一书的出版,是李洪志和“法轮功”的一个转折点。
  从此,李洪志不再将自己当作一名气功师,而是“宇宙最大的佛”。在“法轮功”组织编写的《李洪志先生简介》中称:“李洪志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
  “法轮功”也不再是气功,而是“宇宙大法”,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法轮功”练习者的主要目的不再是通过练习气功强身健体,而是通过“学法”来脱离这个被李洪志称为宇宙“垃圾站”的地球,达到“圆满”的境界,成为宇宙的高级生命,如“佛、道、神”等。
  为了达到“圆满”的目的,李洪志让他的信徒放下生死,说:“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在李洪志的邪说蛊惑下,许多“法轮功”练习者在患病后,拒医拒药致使病情恶化而死,甚至有的因痴迷“法轮功”,追求“圆满”而杀人或自杀。在1999年7月“法轮功”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前,已有1400多人因“法轮功”死亡。
  这时的“法轮功”唯我独尊,听不得半点批评,因为一些媒体和学者对他们的做法提出了一些质疑,就对这些媒体进行围攻,对发表质疑的学者进行谩骂,甚至组织上万人到中国首脑机关办公所在地中南海示威,制造了震惊中外的“4?25”事件,严重危害了社会秩序和社会稳定。
  李洪志于1992年创立“法轮功”后,在北京设立“法轮大法研究会”,自任会长。此后,又陆续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了39个“法轮功”辅导总站,总站下又分设1900多个辅导站、28000多个练功点,自上而下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组织系统。这些站点非但未在中国民政部门合法登记,而且大肆进行邪教理论宣传,从事非法敛财、诈骗活动。
  1999年7月,中国政府根据“法轮功”的违法事实和广大民众的要求,依法取缔了“法轮功”。
  “法轮功”在中国被取缔后,李洪志在海外继续对其追随者实施精神控制,从事破坏公共利益的违法活动,并大肆制造谣言,在继续从事邪教活动的同时从事反华政治活动。

她早恋,吸过毒,离婚两次,如今因为孩子又要与男神离婚,但她仍是好妈妈!

 


相恋12年,结婚2年,六个孩子,若干豪宅,一起经历了“小三上位”、“抑郁症”、“乳腺全切”和无数次“被离婚”风波后,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特·皮特这对头顶童话般光环的好莱坞最吸金夫妇终于还是真的要说再见,全世界的人们都为之很唏嘘。
也许有人会认为朱莉好不容易把布拉德皮特这样的男神级人物从前妻安妮斯顿处拐来,就该好好安心过日子,但如今朱莉表示,皮特又抽大麻脾气又臭,有事没事还和美女搞暧昧,自己对他的带娃方式“非常失望”!
 
按照我们普罗大众的想法,真要为了孩子好的话,女方不是应该忍辱负重,扯住老公,拒不离婚的吗?

为什么同样的道理,在朱莉这里就行不通了呢?
也许这就是原生家庭对她的巨大影响,她深深清楚一个不靠谱的父亲会给孩子们带来怎样的伤害!

不幸的童年时光
安吉丽娜·朱莉的叛逆性格全部来自小时候。她老爸奥斯卡影帝乔恩·沃伊,基本就跟风流老爷子最新出演美剧《清道夫》中的不靠谱老爸如出一辙,在朱莉6个月的时候,扔下母子三人自顾寻欢。所以朱莉童年清苦,缺少父爱,对父亲从疏离到憎恨。

朱莉跟父亲关系恶劣,和母亲关系更复杂,其实看过朱莉母亲玛奇琳·伯特兰德照片的人都知道,朱莉的美貌完全遗传自她的母亲。然而在失婚后的母亲看来,朱莉长得更像她的负心汉父亲,于是母亲伯特兰德就把气撒在了女儿身上,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伯特兰德都把女儿甩给保姆管,几乎不闻不问,当时朱莉和保姆住在公寓的五楼,而母亲则住在二楼,两人几乎没有交流。
朱莉与母亲,哥哥合影↑↑

试想一个小女孩,从小没有父亲的关爱,母亲又对她不闻不问,她的心里会留下什么样的创伤?

朱莉11岁酗酒,25岁染上毒瘾,在爱情上,她表现得像只受伤的小兽:14岁早恋,和男朋友同居;曾经疯狂地迷恋大叔,第二任丈夫Billy比她足足大出19岁(典型地弥补父爱缺失);之后她作为第三者介入皮特的婚姻,被众多影迷唾弃。
一路走来,她的迷茫和挣扎举世皆知。她始终努力成为一个好母亲——

从柬埔寨养子马多克斯开始,朱莉陆续收养了三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孩子,与皮特生了两女一儿。

在她看来,孩子是比婚姻更郑重的承诺。

朱莉曾描述了第一次看到马多克斯的情形:“当马多克斯三个月大时,我在一个孤儿院第一次看到他,我久久地抱着他不愿意放手,最后他睁开眼睛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不知不觉中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然而他却笑了。以前我一直认为我跟孩子们相处会有一些问题,我的性格不能让他们高兴,因为我自己童年的遭遇,在我心中一直留有阴影,或者说我的经历让我不那么自信。我认为自己不可能成为一个好母亲,但他的笑容一瞬间化解了我所有的疑虑和担忧。”
领养马多克斯后,很多人都怀疑朱莉能否好好的抚养这个孩子,毕竟朱莉曾经是个不良少女,不是毁灭别人,就是准备自我毁灭。但结果证明,他们的怀疑不但是多余的,更令人跌破眼镜。这个曾经的不良少女慢慢的变得温柔,充满母爱。

沙砾在温柔的磨合中也会逐渐变成光彩耀眼的珍珠。在孩子们面前她就和一个普通妈妈一样,去哪都抱着他们,陪他们学走路,陪他们玩耍,送他们上学……乐此不疲!

长子马多克斯1岁的时候总是随身带着一条小毛巾,朱莉解释说担心马多克斯不适应美国的面料,防止过敏,有时候马多克斯身子痒了就脱了他的衣服用毛巾包住他。

化身臂力超强的女超人↓↓

为了尊重孩子,她不惜得罪婆婆。

2006年5月27日,生于非洲的纳米比亚的希洛长大后一直喜欢男性打扮,但是婆婆却执意让希洛按女性的衣服去打扮,朱莉为此和婆婆直言,结果闹得有些不愉快。

利用各种时间参与孩子们的生活,也让孩子陪伴她的重要时刻

她让孩子们接受多元化,但一定要找寻自己的根在哪里。她会带每个孩子去自己的出生地聚餐、旅游、交朋友,同时也希望孩子多了解自己的国家历史文化。

朱莉家请了多名保姆来照顾孩子,其中有两个保姆分别会越南语跟柬埔寨语,朱莉始终要自己的养子们记住自己国家的语言,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根。

她也带着孩子们去做慈善,教他们不自私、轮流穿哥哥姐姐传下来的衣服,还要帮忙做家务,她会在记事板上写下孩子们各自要完成的工作。不同孩子用不同颜色做记号,如果完成 ,朱莉会给他们奖励。

难怪在他们家做过的保姆说,六个孩子的家庭很难是正常的家庭,整日闹哄哄的,但孩子们充满爱和能量,足够让让感到爱和幸福!
作家Dorie Clark将朱莉的这种转变作为重塑自我的典型,在自己的书中如此描述:“母性和她对孩子们的全身心付出展现出她与众不同的,更为柔和的一面。”
孩子改变了朱莉生活的方式。如今,她用尽全力,不惜以牺牲婚姻为代价,去给自己的孩子换一个健康的未来。但无论她的决定如何,她都能拥有孩子们全身心的爱和从前甜蜜的爱情回忆,让我们继续祝福这位勇敢的叛逆女孩!


 
也许你还喜欢

阅读原文
阅读 1830
15投诉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