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日星期四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2006年3月,法轮功媒体炮制了所谓的“苏家屯活摘案”,声称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个“集中营”,里面关押着6000多名法轮功人员,其中多数已经死亡,并被割取身体器官后扔进集中营内的焚尸炉焚烧,而他们的身体器官随即被非法出售到国内外。这一谎言一出笼,引起了境内外的哗然,而当中外媒体、法轮功习练者及苏家屯医院的全体员工站出来说话以后,实证“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境外媒体及人士驳斥了“活摘”谣言
  当“活摘”谣言传出以后,如中国新闻社等多家国内媒体率先反应,香港凤凰卫视、香港大公报也通过实地采访等形式,厘清真相,驳斥了法轮功媒体的谎言。

  如果说国内媒体是中国政府的喉舌,报道有些倾向的话,那么外国媒体应是客观的。

  2006年4月,华盛顿邮报、美联社、路透社、联合早报、朝日新闻社等国外媒体进行了现场采访,以事实驳斥法轮功谣言的消息。美国驻华大使馆和驻沈阳领事馆两次派出人员到苏家屯血栓病医院进行了详细参观,2006年4月14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就该事件的调查报告称:“没有发现证据可以说明该地方除被用作公共医院外还被用作其他用途”。“拯救家庭与个人”全俄社会组织主席弗拉基米尔·佩图霍夫在对苏家屯医院实地考察的基础上,驳斥了该谎言的荒谬性。美国劳改研究基金会的丽莎·坡特索则指出:“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证实他们所描述的地点、数字和事件。”就连频繁指责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国际特赦组织,在对中国进行实地调查以后都无法确认摘取并贩卖法轮功成员器官的真实性。此后几年里,很多国内外媒体都对这一事件进行过反思和追踪,法轮功媒体造谣污蔑丑态变得越来越难以遁形。

  ——法轮功习练者也否认“活摘”的真实性
  在李洪志精神控制之下,不少法轮功习练者失去了辨别能力和思考能力,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编造的种种谎言无法识别。而当他们跳出法轮功之后,在理智思考之下,对苏家屯“活摘”谣言,他们也有了正确的答案。

  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纪烈武也曾听人讲过所谓的辽宁沈阳苏家屯有个“集中营”,什么法轮功学员在这器官被活体移植。当问及对“活摘”看法时,他干脆地说:“不可思议!”。辽宁省沈阳市的原法轮功痴迷者王强,原本对法轮功深信不疑,但“苏家屯”谎言抛出以后,由于亲友就在苏家屯工作过或住过,他们对这一事件真相的介绍反倒促使他认清了法轮功邪教的本质;陕西省宝鸡市的原法轮功练习者张科朋因触犯法律而入狱,服刑过程中,监狱中对囚犯的关心、照顾让他法轮功媒体关于“苏家屯集中营”的谣言产生深深的怀疑。

  ——苏家屯医院的职工声讨“活摘”
  苏家屯医院是法轮功“活摘”闹剧的主人公。而当他们得知了这一下消息以后,他们既愤恨法轮功的谎言无耻,同时也“感谢”这场闹剧使原本平常的一家医院闻名国内外。

  在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记着格兰·麦克格雷格2007年11月24日的报道中,记叙了苏家屯医院当时的医生陈凤(音):“我去采访的那天,医院手术室里正在给一个病人做腿部手术。在手术间隙,陈凤(音)护士长出来跟我们打招呼。当她得知我此行的目的时,脸就沉了下来。1989年,陈女士就来到了这家医院工作。当我问,在她值班时有没有看到犯人被杀掉?话音刚落,就感到这个问题冒犯了她。 陈女士通过翻译气愤地表示:“如果那是真的,我们不都成屠夫了吗?真是可笑!”说着她就戴上口罩回去工作了。以为救死扶伤的医生面对污蔑自己残害生命、杀人多名的谎言,怎么会不气愤呢!

  而苏家屯医院的员工在气愤的同时,也找到了心灵的“慰藉”。2008年4月24日凯风网刊登了苏家屯医院员工张旭写的致李洪志的感谢信《苏家屯医院一员工致李洪志的“感谢信”》,信中说:“李洪志大师:拜您所赐,俺们苏家屯血栓医院‘火了’!去年3月以来,网上铺天盖地一片‘热炒’,谷歌、百度、搜狐,叫得上名的搜索网站几十、几百万的转贴,小小的苏家屯血栓医院俨然比国际大公司还知名,这免费的宣传咱花多少银子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作为著名‘集中营’的普通一员,我对您这种‘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国际主义精神致以最诚挚的‘感谢’。”当然,这种广告也只有法轮功邪教组织以及“神通主佛”能编造出来。

  事实毕竟是事实,事实面前,所谓的“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