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8日星期四

【案例】“传福音”却换来丈夫的离世

 我叫王桂兰,40岁,家住扎兰屯市太平川村,这里是个山清水秀,风景秀丽的小山村,村民朴实而善良,相互之间或多或少都有着亲属关系,平日里大家都会互相照应着。我和丈夫是土生土长农民的孩子,也都继承着父辈的职业,种地。我们一直秉承着老一辈的传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年耕种着田地。儿子已经上中学了,家里条件算不上特别富裕,但也是衣食无忧。
  这种和谐的生活在2011年冬天被彻底的打乱了,由于我们这冬天属于农闲季节,有走亲戚的习惯,我表姐从扎鲁特旗到我家串门,我和表姐的年龄相近从小就很亲,各自成家后也一直来往走动得多,这次表姐来后神神秘秘的对我说:“我在信主,也就是相信老天爷,自从信主后老天爷保佑我的腰腿疼的毛病都好了,信主就是做好事,不打人、不骂人,每天只要虔诚的祷告,可以保佑全家人平安,马上就要地球毁灭了,主可以保佑你的家人逃过这场劫难。”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虽然有初中文化,但骨子里还存在一些封建迷信思想。禁不住表姐的劝说,也就和她一起信起了主,那时我并不知道这就是全能神邪教,每天跟着表姐去参加聚会,教会里所有的男男女女都互相称呼兄弟姊妹,有什么好吃的用的都拿到教会一起分享。
  自从信主后每天忙着“传福音”,对爱人和儿子的关心越来越少,对家里的家务农活也无心顾及,丈夫劝我不要相信那些没用的东西,我还美其名曰是为了家人。丈夫无奈既要忙着家务和沉重的农活又要照顾孩子,身心特别疲惫,人也日渐消瘦,我是一心忙着“传福音”无暇顾及这些。
  2012夏天开始,丈夫有时跟我说,他胃部不舒服,我就跟他说,我去传福音就能帮你治病,神会让你好起来的。丈夫一向对我依顺,对于他的病我一点也不关心,后来,我发现丈夫身体越来越差,不但没劝丈夫去医院,还以为是自己对全能神不够心诚。所以更加卖力地外出传福音,可没想到丈夫的身体越来越差,但是丈夫为了这个家,除了忍受病痛意外,还得尽力去干农活。
  直到2013年春的一天,邻家的嫂子焦急的找到我,告诉我丈夫在田里干农活的时候晕倒了,已经被送到乡卫生院了。当我到卫生院的时候见到丈夫脸色灰白,人消瘦了很多,我的心在抽痛,我怎么没有发现丈夫瘦了这么多,病的这么重。医生告诉我丈夫的病需要到大医院进一步检查,乡亲们帮着我一起把丈夫送到了市医院,诊断的结果让我感觉天昏地暗,肺癌晚期,已经没办法手术了。若是我不痴迷全能神,陪丈夫去医院早检查,也许丈夫还有救。
  丈夫感觉到自己的病治不好了,说什么都要回家,我知道他是担心病治不好最后会人财两空,无奈只好把丈夫带回家里养病。其实那是我心里也还抱着对全能神能救丈夫的一线希望,可是,尽管一心信全能神的我竭尽全力为神作一切,而丈夫在半年后还是去世了。
  丈夫在临终前抓着我的手让我别再相信什么全能神了,好好把孩子培养成人,我的心跟被刀挖一样,痛苦的不能自拔。家里田里的活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这时,反邪教自愿者联系村民一起秋收,并给我讲了很多全能神的案例,让我明白我相信竟然是全能神邪教。
  回想这几年来,我虔诚祷告、“传福音”,为了保佑家人平安,全能神没有给我带来福音,带来的是永远的失去了我最爱的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