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2日星期四

法轮功毁了他原本幸福的家

青格勒图,蒙古族,生于1970年8月,内蒙古乌兰浩特市义勒力特镇义勒力特嘎查人。1989年,青格勒图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于是就回到村里务农,1993年经人介绍娶了媳妇,1994年妻子生了个儿子,日子一直过得平平。后来得知乌兰浩特市红城乳业集团需要大量奶源,青格勒图就联合村里几个人成立了奶牛养殖合作社,生产出来的鲜奶直接销往红城乳业。因为用心经营,效益越来越好,还带动村里更多的人一起搞养殖,随着合作社不断壮大,青格勒图成了村里远近闻名的青年致富带头人,小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
  初识邪教 噩梦开始
  因为母亲总感觉身体不适,孝顺的青格勒图经常放下合作社的事情带着母亲四处求医问药。1998年5月的有一天,一个经常来收购奶牛的姓李的中年妇女来到他家,把青格勒图拉到一边,塞给他一本书,跟他说:“你不用领老太太东奔西跑的看病了,修练法轮功,有病治病,无病强身健体,不吃药不打针,百病都能练好,全家得福报。”青格勒图看到书皮上写着《转法轮》三个字,用怀疑的口气问:“李姐,不吃药就看这本书就能治病?”他半信半疑。李姐走后青格勒图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开始按照书上写的习练法轮功,刚开始他只是有时间就练,家里或合作社里有事就不练,后来李姐又来了对他说,你光看书还不行还得听练功磁带才能很快上层次,于是青格勒图给李姐拿上钱让她帮忙买了一套练功磁带。
  原来光看书还有些不用心,这回有了练功磁带他慢慢地对练习法轮功着了迷,被其中描绘的“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上层次”、“消业”、“圆满”等说法所吸引,把越来越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练功学法上,就这样他逐渐迷上了法轮功。由于青格勒图不再领母亲四处看病,母亲的病也一拖再拖,并没有好转。
  不听劝阻  执迷不悟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青格勒图认为法轮功提倡“真、善、忍”做好人,不可能是邪教,现在正是“大法”与旧势力较量的时候,也是考验他的时候,为了母亲早日康复,为了自己和家人早日“圆满”,绝不能放弃法轮功,于是青格勒图坚持在家偷偷练功学法。妻子、母亲发现他还在练功,都劝他不要迷信法轮功,专心经营合作社,过好日子是正事。但青格勒图依然不顾家人的劝说,继续练功,还让他们不要管,等自己修炼成神后,就带全家人一起到天堂去享福。
  由于青格勒图不断放下合作社的工作外出弘法、护法,使合作社的效益受到了很大影响,一起合作的成员纷纷退出了合作社。妻子劝他停止练功,把合作社的成员都请回来,青格勒图根本听不进去,说妻子是自己修炼进程中的“魔”,还大声斥责她今后不要管自己的事。年幼的儿子不明白为什么爸爸突然变得如此暴躁,吓的钻到妈妈怀里直哭。
  2001年春节过后,青格勒图不断外出弘法外,在村里很少见他出门,也基本上不同乡邻们说话。青格勒图的妻子一人苦苦支撑着家,里里外外,忙前忙后,她的心里一直企盼着青格勒图能够尽快幡然悔悟。由于痴迷于练功,再加上经常外出弘法,2003年5月青格勒图的合作社再也经营不下去了,在变卖了合作社的奶牛和设备后,生活变得越来越贫困,妻子在家独自照顾儿子和母亲,为了生计只能靠种地养家糊口。
  迷途难返 家破人亡
  2007年4月青格勒图再次到北京弘法被遣送回来。妻子找到了村上反邪教志愿者对他教育开导,希望能使他摆脱法轮功。但事与愿违,青格勒图对妻儿、母亲仍然不管不问,没有一点悔改之意。2007年8月,等了他多年的妻子对青格勒图彻底失去了信心,被迫丢下年幼的儿子独自回了娘家再也没有回来。而青格勒图却把妻子的出走看成是对自己的解脱,还是坚持练功,不断外出弘法。妻子走后,为了维持生活,青格勒图年仅14岁的儿子不得不缀学回家种地,还要照顾生病的奶奶,稚嫩的肩膀替青格勒图扛起了整个家。2009年3月,由于年幼的儿子对母亲照顾不及时,久病缠身的母亲因为突发脑出血住院,青格勒图不但没有去医院看一眼母亲,还继续修炼法轮功,母亲几天后便含恨离世。青格勒图没有因为母亲的去世有丝毫的悔改,仍然固执地认为是自己修炼不够,只要继续练功就能“圆满”。深受法轮功毒害的青格勒图已经被邪教蒙蔽了双眼,迷途难返。
  现如今,合作社早已不复存在,家里的房屋年久失修破旧不堪,青格勒图没有了经济来源,日子过得非常艰难。法轮功不但没有给青格勒图一家祛病消灾,反而造成了今天这样的结果。如今村里人提到他无不嗟叹,大家都说法轮功害人不浅呐!一个曾经让村里人夸赞的致富带头人变得浑浑噩噩,一个曾经让村里人羡慕的美满家庭变得支离破碎,青格勒图全家的幸福就这样被法轮功毁了。
 
青格勒图居住的房屋
(责任编辑:沧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