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英媒看中俄关系:想发展成真正友谊仍需努力

英媒称,在莫斯科红场上,来自中国中部的74岁退休教师雷戴军(音)惆怅地凝望着克里姆林宫的高墙、著名拱廊式古姆百货商场富丽堂皇的外观以及姜饼风格的莫斯科国家历史博物馆。半个多世纪前,作为中国一名学习俄语的学生,雷戴军曾惊叹于在教科书中看到的这些景象。如今,他终于来到了俄罗斯,在家人的陪伴下用两周时间游览莫斯科和圣彼得堡。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近期报道,像数百万同时代的其他中国人一样,雷戴军接受的教育极大地受到了苏联文学、电影及音乐的影响——苏联是当时北京最亲密的盟友。但上世纪50年代末这两个共产主义大国间爆发的意识形态分歧在后来的几十年间一直困扰着两国关系。

如今,由于陷入了与欧洲和美国的愤怒对峙,俄罗斯已经明显转向东方。普京表示,中俄关系在向前发展,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中俄都希望通过建立一个多极世界来遏制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在从中东冲突到互联网治理等一系列问题上,北京与莫斯科经常对彼此的外交政策倡议表示支持。

经济方面,莫斯科希望获得中国的贷款和投资,以填补吞并克里米亚后欧盟与美国制裁带来的资金缺口,而北京也试图利用俄罗斯的融资需求从后者获得更多资源。


中俄边境城市满洲里(《金融时报》网站

根据2014年5月在隆重仪式下签署的协议,北京同意未来30年从俄罗斯购买价值4000亿美元的天然气,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称之为该公司历史上最大一笔协议。俄罗斯还表示,愿意在油气勘探项目中给予中国投资者多数股权。一家中国财团有望以提供俄方急需的融资计划为交换,拿下一项大合同——建设连接莫斯科与南部城市喀山之间的高铁。

然而两国关系仍显得异常地空洞淡薄。中俄规划已久、通往俄罗斯的铁路大桥——首座跨越界河(中国称黑龙江,俄罗斯称阿穆尔河)连接两个大国的大桥本可以成为两国友谊日益增进的象征,但中方在自己一侧延伸至远超过江中的巨型混凝土立柱上已经建好了钢架,而俄罗斯一侧的建设却仍未开工。

在中俄两国过去两年宣布的大型合作项目中,很多都同样进度缓慢。中国投资者抱怨称,虽然莫斯科承诺向他们敞开大门,他们还是要面对来自俄罗斯政府官员的猜疑和敌视。随着许多分析师预计俄罗斯经济在油价暴跌冲击下将连续第二年陷入衰退,加上中国经济放缓,用俄罗斯的资源换取中国资金的简单合作模式已变得更为复杂。

一方面问题在于,除了外交领域,其他领域的双边合作仍很稚嫩,能使中俄合作伙伴关系运作所需的日常关系如今才刚刚开始建设。考虑到两国的地理和历史,这种现象并不奇怪。

另一方面,俄罗斯很长时间一直在努力将其对与中国接壤地区的控制由专注获取原材料的殖民地统治风格转变为一种更加现代的治理模式。

在沙皇和苏联时期,当局都不得不通过诉诸武力或提供高额奖励让民众迁移至该国的亚洲部分。让人们在此定居的唯一其他方法是无偿分发耕地——普京政府去年恢复了这一19世纪的政策。即便现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居民数量也不过500万人,而且他们中许多人还都想西迁。


1955年的苏联明信片(《金融时报》网站)

这种人口的不均衡分布——加之对1855年俄罗斯侵占原本属于中国的领土的记忆——一直让俄罗斯人担心,日益强大的中国有一天可能重新控制俄罗斯远东的部分地区。

而在拥抱东方方面,俄罗斯精英实际上并未作出表率。许多精英像沙皇时代的俄国贵族一样认为自己应牢牢地植根于欧洲——尽管普京经常愤怒地抨击西方。俄高级政府官员纷纷将子女送到西方接受教育。克里姆林宫一名高级官员称:“说我们不是欧洲人简直太荒谬了。”

除了地理和历史因素,中俄在改造本国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方面采取的不同路线也使两国社会渐行渐远。相较于俄罗斯,中国超过35年的市场化改革已将其与全球经济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与此同时,中国独生子女家庭多年的财富积累使得数百万家庭能够送自己的子女到西方留学,这有助于在中国与欧洲和美国而非俄罗斯之间建立文化和私人联系。俄罗斯专家告诫称,中国年轻一代对西方国家的偏爱对中俄两国建立友好关系是一项严峻挑战。

有迹象表明,情况或许正在发生变化。雷戴军的小女儿雷卿(音)最终促成了父亲的俄罗斯之旅。雷卿是上世纪80年代第一批到美国留学的中国人之一,而且她还留在了美国。俄罗斯官员希望,这样的观光之旅可以进一步拉近两国的距离,的确,雷家正是越来越多到访俄罗斯的中国游客的一部分。2014年,访俄的中国游客数量增长超过10%,达41万人次,超过德国游客数量——首次成为访俄人数最多的外国游客群体。

但雷卿和姐姐雷瑾(音)略微有些失望。跟父亲一样从事教师职业的雷瑾说:“这里没人说英语。”对她的两个孩子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国旅行。她12岁的儿子尤青峰(音)觉得,莫斯科看起来比起他在电影和照片中看到的美国穷好多。“这里一切都很旧。他们说地铁很漂亮,但是太旧了!”

两国关系要发展成真正的友谊,这或许还不够。“俄罗斯对中国的需要超过中国对俄罗斯的需要,”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的亚历山大·加布耶夫说,“但两国总体关系还远未达到想让人们相信的高度。俄罗斯精英现在才开始意识到,如果想吸引中国人来,将不得不参加一场淘汰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