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星期一

220旧金山声援梁警官游行Permit申请惊魂记by加肥猫

220旧金山声援梁警官游行Permit申请惊魂记by加肥猫
本来我想把煽情的写在前面,干货写在后面。 后来由于有赞助上了, 不需要赚读者眼泪了,所以干货先。
以下信息是Based on @招霞的详细指导, 和我申请的经验。 看过这些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申请游行Permit 我觉得没事走走Market Street 还有警察叔叔摩托开道还是蛮拉风的。以下信息只适用于San Francisco.
在旧金山游行有三种Permit
1.         City  Hall.  需要填申请表,然后打电话,确认你需要的时间Available。此地适合针对政府的示威,上班时间最理想, 因为这是个广场,周末没啥人。  这个本来是我们当初设想的,但是觉得这里就是自High,所以就没有选择这个。
2.         你需要溜达着游行, 就是从一条街道走到另外一条街道。你需要向所在街道的警察局提出申请。 要亲自去申请不能网上填。要主管Special Event的警长批准。唐人街和Market Street归中央警局主管。  Central Police Station.  Captain David 主管Special Event SGT. TOBIN.  只需要填一份表格,无任何费用。我是当时就拿到Permit  警长说一般要提前60天申请。填写很简单, 有个Sound Equipment.  这个要有Sound Permit 我不知道哪里申请。 因为只有带电的麦克风,大喇叭算是。Bullhorn不算是。  据说Sound Equipment 也不好申请。
3.         在公园集会-就是在公园里聚集讲话,想呆多久呆多久。 这个Permit是要公园管理处批准。就是http://sfrecpark.org/permits-and-reservations/special-events/special-events-applications/。这个可以网上申请,但是要去公园管理处交钱。 他们地址是Mclaren Lodge Golden Gate Park, 501 Stanyan Street, SF, CA  94117.  后来他们告诉我,可以先打电话问了批准没有再电话付款就可以了。最好申请完了就给他们负责人打电话。现在的负责人是Diane Rea email: diane.rea@sfgov.org PH: 415.831.5500. 我周二去的,Diane一直非常忙,好像是一直开会到周四。公园申请必须有厕所。 不同Park有不同要求, 譬如Justin Herman Plaza8个正常人厕所,2个残疾人厕所。UN Plaza4个正常人厕所,一个残疾人厕所。所以这次总共15个厕所。没有厕所,绝对不会给你Permit的。 这就是为啥周四紧急集资租厕所! 但是我一个也木有享用。深表遗憾。
以上应该是申请Permit所需一切信息。特别鸣谢@招霞, @liao, @SVCAF,@UBC, @Halen@无数巾帼英雄, 还有捐助豪华厕所的厕所英雄。下次游行(真心希望不要有下一次,庆祝的除外),我会鼎力支持办理Permit的义工。

下面照片是中央警察局
2036304353.jpg2036304354.jpg
这是俺们这次溜达游行的Permit
2036304336.jpg2036304335.jpg
好了正常的读者到此为止。 以下是作者肉麻的自捧和扭捏的煽情,纯属YY毫无任何使用价值。。。
往下读的都是不正常的人类。被恶心了不要怪我,不要网上骂我。。。同意以上免责方可往下看。
标题起得稍微抓眼球, 没办法,无良小报和骇人听闻的微信转载看到太多, 被传染了。  220 才过去二天,现在看来真是惊心动魄,简直是Magic可以在短短的一个星期组织了大约超过7000人的游行, 这是我参加迄今为止最成功,最令我感动,最团结的游行。而且全是凭借义工做到的。 我非常自豪是他们中的一员。
言归正传,我为啥自告奋勇的申请Permit呢? 现在想想简直就是让驴踢了脑袋,不知天高地厚!因为当时我看到Permit其实是由另外一个义工去做。 我一看是个女生, 当时觉得女生咋能办这件事呢? 我承认我有深深的性别歧视。 后来才知道那个女生是多么有经验是多么厉害,是她基本上手把手教我的。 她就是@招霞, 也是这次游行我最感激的一个义工。
梁警官判决下来是2/11 但是我还没有想太多,因为2/12是我生日。 我只是觉得太TMD堵心了。 这个狗屁审判纯属不让老子好好过生日。后来全国各个义工群决定2/20 全美国游行抗议不公平审判声援梁警官。 我觉得这个Schedule非常Aggressive。因为模范少数族裔的华裔那是守法的,连在美国没游行过的都知道,那是一定要到Permit,俺们才敢上街。当时正好赶上总统日, 就是说我们只有4天时间去拿到Permit 现在我都不知道对于申请Permit一窍不通的我是哪根筋打错了,自告奋勇!  当时我想到的就是狗狗, 狗了半天也是一头雾水。 正在抓狂的时候。 招霞发来了一封非常详细email 然后又给我电话,详细解释。 顿时让我觉得非常容易。 信心百倍。 当时群里很多群众都在群里追问具体时间地点。我得到朝霞的指导之后,大胆滴告诉大家,我们游行拿到Permit没有问题,时间也基本确定了。 所以就有第一批Flyer大约在周一晚上制作。 周二,直接杀奔SF 根据招霞的秘籍,找到了那个SF警察局总部, 离我公司不远。 门口安检挺严格,我的小刀都不然带,只好在跑回放到车里。好不容易进入了, 找到了那个房间,竟然没有那个房间号? 当时脑袋一蒙。 好在我也是见过世面的,我知道遇到问题要找警察叔叔,后来爬到了5层,找到了一个警察阿姨,阿姨听说我办Permit,很热情滴告诉我们他们搬家了。并热情滴给了我地址。我赶紧小跑上车杀过去。到了,真幸运,在附近找了个停车的,放足了meter。新的SF警察局好气派。到了大厅, 一个人都木有, 一堆警察安检看着俺, 俺怯生生滴问, 哪里办Permit 出门右转。两个女警察在里面。俺陪着笑脸说明来意。 以为会很快指给俺去第几层。结果, 结果对方竟然浑然不知道有这个部门。 我当时就又蒙了。 对方还是很善良的说我帮你查查, 半天给了我一个电话,说这个是,你打电话吧。 俺赶紧拨打,第一次不通。 我一看12点半了, 估计吃饭,本来想等1点,但是实在坐不住,又播了一次。终于通了, 一听声音咋这么熟悉, 我擦就是刚才指引我来这里的那个女警察叔叔, 我赶紧陪着笑脸说明情况。对方很耐心,告诉我了地址, 我一听。 就是我现在的地方。 我心说耍爷玩儿呢。 我都快哭着和她说,俺现在就在这里,是他们给的你的电话,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办Permit的地方。 对方被我感动, 终于给了一个警官的电话。 俺赶紧又打了。对方还不错,响了一次就接了。 说明来意, 对方说, 不归他们管,你游行的路线归中央警察局。让我找他们局长。 那个警察还善意的告诉我, 不要抱太大幻想, 因为在2/20有盛大的元宵游行,他不认为警局有足够警力,虽然我说我们时间中午就结束。 后来他给了我一个电话让我自己打。 当时我坐在空旷的大厅, 顿时觉得一瞬间非常无助。我在想我打不打这个电话? 我觉得我实在是不能承受对方告诉我说对不起,我不能给你这个Permit 我决定还是面对面吧。 开着车,心理翻江倒海的,想着种种的可能性。如果不批,咋办。那么这次游行又该去Civic Plaza走一圈自己给自己看?  这样一定又有人会说,游行屁用没有,就是自己给自己人看。 中央警察局在唐人街附近。 快到的时候,停在红绿灯, 我看见目无表情的华裔在我面前走过,我当时在想,我们这么做值得吗?有意义吗?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瞬间想到我儿子。 想到我能给与他们的太少太少。 而他们是那样好的孩子。 我想为了他们以后可以继续享受自由平等,我力所能及的就是尽我可能争取他们的权益,在他们还没有能力的时候。
话说Chinatown真是不好停车呀。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 下了车,一路小跑的到了警局。 隔着玻璃和警察说我来办 Parade Permit. 大概是俺口语不好,对方一直没听懂。 俺急的只好说, we want to support NYPD officer Peter Liang.后来脑筋一想, 把他们也包括了吧, 然后赶紧说,and all police in US and A including SFPD.  对方大概听懂了。 说你等着。 过了一会儿一个深情严肃的大胡子的便装大叔出来了。 他说我是谁谁谁。我完全不记得, 神经高度紧张。 后来知道他就是Tobin.  警察叔叔问我为啥游行, 啥地点。 俺赶紧简短的介绍了梁的事情, 然后说We Chinese American thought this is really unfair.  We don’t think this is the fault of Officer Liang.  And also not fault of police.  It is the fault of government.  We want to speak out.  警察叔叔听了想说, 你们准备啥时候, 俺说这个周六, 警察叔叔看了我一眼说, 你不知道周末有元宵节游行吗?说完他嘴角微微一笑。 俺当时觉得我擦, 不会就这么拒绝我吗?  我急得都快哭了, 赶紧说, we only need two hours in the morning and will end very quick.  This is critical for our Chinese American community.  We want to support Officer Liang and all polices in US and A including San Francisco. We are support you guy too!  不知道是这些话感动了警察叔叔还是别的原因。 他问我, 你们游行的路线是啥。  俺对三番真的不熟悉。 但是幸好我带了招霞写给俺的详细的Email 包括路线, 俺赶紧交给了他。。。然后他问, 你们多少人,我说我不知道,大约几百人吧, definitely less than 500, maybe 200?  不用封街。。当时应该有大约800-1000 人报名。后来他把我那页纸拿走了,进去了。 我在外面等着,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突然我想起,招霞曾经给我写过Email说现在应该可以有2000人来,让我申请封街。我顿时眼前一黑,我擦, 警察要是看到那个, 明显认为我说谎,铁定不给我了! 我当时冷汗就下来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警察叔叔又出来了,拿着薄薄的三页纸, 说你填吧。 我这才如释重负。 具体的可以看下面照片,请华丽忽略语法错误,幼稚的书法! 后面就很顺利了, 警察叔叔很快出来签了,然后告诉我,如果你去Justin Herman要去公园管理处申请,但是他们应该没可能在这么短时间批准。 走时候他告诉我当天会派两个骑自行车的警察跟着我们。。。。瞬间我在脑海中浮现着两个可怜的警察叔叔骑着自行车跟着几千人的队伍,想想也是醉了。
等走出中央警察局,我才觉得人如释重负,仿佛虚脱一样。 那个时候才觉得很饿。匆匆唐人街吃了碗面条,又雄心勃勃滴去申请公园的Permit。这个办公室在Golden Gate Park.这个时间去,公园好美,想起曾经在这里的一切, 仿佛就在昨天, 一切曾经都是那么美好。
闲言少叙,话说拍马杀到那个隐秘的小木屋, 结果告知主管开会, 不在, 俺只好撰写了一封感人的email。写到,We are applying for the permit for 花园角 for supporting officer Peter Liang.  This is very important for our Chinese American community.  Etc.  当时应为拿到了溜达游行的Permit,所以我觉得大局应该差不多。就拍马回家了。
后来的公园Permit就由朝霞,liao, yyummHelen等等众多巾帼英雄抱歉实在是记不住女ID(俺太腼腆)接手了。 本来公园管理局不同意给我们的, 因为时间太紧。 TV2 占用Union Plaza提前一年申请。 而且主管一直开会。 知道周四下午大约3点才最后拿到公园Permit 而且厕所问题基本在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解决。 简直是奇迹,我再次对硅谷的女生刮目相看,基本上没有她们做不到的  太牛了。
本来以为游行Permit搞定了。 记过周三下午,SGT. Tobin给我打了个电话, 问我是不是现在参与人员达到2000. 我当时像, 我擦,难道他们也上微信。 我立马觉得要黄。 赶紧淡定的说, 应该不会了。 大概撑死了1000人, 然后他说,哦, 那当天早上你会看到很多警察不要怕怕呦。 然后我赶紧说我们能把集合地点换到Justin Herman 吗? 我能在那里呆30分钟吗? 他没有给肯定答复, 但是说, 你不是说20分钟吗? 我心领神会。。。 所以我真的很感激他。基本网开一面了。
也就是在那个电话里他提到了有可能会有人干扰我们游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