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专家争论:为何美国不会成为中国最好朋友?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2月26日刊发题为《英国想成为中国最好的朋友,为何美国不这样?》的署名文章,作者海伦·王。全文如下:

在联邦俱乐部最近于硅谷举办的一个活动中,两位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马丁·雅克(《当中国统治世界》一书作者)和谢淑丽(《中国:脆弱的超级大国》一书作者)就中国与西方的关系进行了激烈的交锋。

这一讨论的前提是,英国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但它却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对华政策。正如我所写的,英国现在自称为“中国在西方最好的伙伴”。去年,英国决定不顾美国的强烈反对,加入中国领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

雅克说:“这是中国崛起的象征。这代表了(全球)地缘政治的改变。”

谢淑丽曾担任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助理国务卿帮办,她说,美国的对华政策是始终如一的。从尼克松时期开始,美国就试图与中国接触并建立合作的基础,尽管两国存在差异。她说:“如果这种接触不能解决问题,我们将重新回到在亚洲‘构建’军事联盟。但我们仍首选接触。”

多年来美中关系似乎进展顺利,两国领导人努力使这一关系取得成功。但那是在中国臣服于美国的霸权时。

不过自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情况开始有所变化。在美国看来,中国正错误地认为美国在走下坡路。因此,中国采取了更加咄咄逼人的政策,把精力放在海上领土争端上。“这不禁让我们怀疑,我们正在与一个什么样的崛起大国打交道,”谢淑丽说。

但雅克认为,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是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引起的,该战略“在某种程度上显然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一直在扩大它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美国提议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没有将中国包括在内是美国遏制中国的又一企图。

当谢淑丽试图反驳称美国的这一战略并不是试图遏制中国,而是想在该地区的各个方面——外交和经济上——变得更加积极时,讨论变得热烈起来。但她也承认,美国在亚投行问题上处理不当。谢淑丽说:“我们的立场是将之视为一场地缘政治争夺,而它本应成为一个经济发展问题。我们让自己在这一过程中看上去非常没有把握,美英两国在这一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在被问及美国和英国在网络安全和技术问题上完全不同的态度时,谢淑丽说,美国不得不把中国当作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而欧洲不必担心这一点。另外,美国对盟友有承诺,而欧洲不必承担这一责任。谢淑丽提及了日本和东盟国家,并称美国正在创造让中国和平崛起的条件。

但雅克尖锐地表示,美国这么做是为了一己之利。

在怎样做才能避免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冲突这一问题上,谢淑丽并不是那么悲观。她表示,只要治国手腕和政策得当,美国和中国可以在核不扩散和气候变化等许多全球问题上进行合作。“我们已成立了20国集团来鼓励中国在全球发挥更大作用……只要国家间是相互依赖的,双方都会小心地珍视这一关系。”

雅克也认为,美中仍有继续合作的空间。他说:“问题是,美国对于中国崛起的本质存在很深的误解。中国不仅仅想成为一个经济大国,存在于美国制定游戏规则的世界中。绝不是那样。”他提到了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的观点,即当一个国家在经济上非常发达时,它将不可避免地在政治、文化、军事和道德方面对他国施加影响力。

谢淑丽认为,今后美国将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政策。

尽管谢淑丽表示美国的决策者正致力于营造不会带来冷战的局面,但我认为我们似乎正在朝这一方向前进。五角大楼最近披露了一个提议——增加军事开支以对抗俄罗斯和中国。这令我深感担忧。

正如马丁·雅克所说的,既然美国不把中国视为是友善的大国,而是潜在的威胁,那么美中关系将进入需要更高层次和解的新阶段。

延伸阅读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2015年10月26日刊文称,大多数现实主义学者认为,正在崛起的大国与已有强国的冲突并非不可避免。但在每个关系中,都有一个临界点或是不归点,而中国与美国正在快速靠近这个点。

由于传统外交手段对解决美中关系中更具挑战性的问题用处不大,中美这两个大国日益依赖它们的军事实力和硬实力策略。这一特点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表现得特别真实,该问题是中美之间最具冲突性的问题之一。尽管中美双方都意识到战略稳定是防止大国冲突的必要条件,但两国都不愿妥协或做出有意义的让步。相反,中美两国正在设置底线并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