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亚利桑那州小学中文老师林曦: 桃李芬芳别样红

小小的身躯,却蕴藏着大大的能量,坐在一班5、6岁精力旺盛的小朋友中间,她就是孩子王。随着她的到来,在亚利桑那州的小学里吹起了“中国风”,上课班上几乎没有一个华裔小面孔,却都稚声稚气地努力说着中文,甚至连他们的家长也被影响,说要计划去中国旅游一趟。今天来讲故事的,是在亚利桑那州图森昇瑞小学用全中文教学的年轻老师林曦。


林曦和学生们
林曦老师和家长、学生在当地电视台宣传中文沉浸项目
学中文的孩子们

孩子们舞龙
  开学首日 囧事不断
  今年是我毕业后在美国教书的第六年,有时回想起第一年教书时层出不穷的囧事,也会感叹自己的成长和变化。开学第一天发生了一件几乎让我崩溃的事情。
  开学第一天也是我第一天正式做老师,毫无经验的我从早上开始就忙得焦头烂额。好容易捱到下午放学,我给学生们排好队,领到家长接送地点时,突然就出了问题。一个家长问我,为什么没有看见她的孩子。当时我连孩子的长相和名字都还没对上,被她这么一问,完全懵了,根本不记得她的孩子去了哪里。我试探性地说,也许她去坐校车了。话音还没落,这位妈妈就开始嚎啕大哭。我顿时慌了,也顾不上安慰她,就开始和另一位老师进行全校搜索。万幸在一间幼儿园的教室找到了那个孩子。
  事后查问,原来孩子的妹妹在那里上学,她想去看她的妹妹。但是谁也没告诉,就自己就跑去了妹妹的教室。孩子的无心之举把她的父母跟我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同时也显示出我的经验不足和美国对于学生安全控制之严格。校长在事后严肃地告诉我,这样的事情不可以再发生。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我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认真谨慎,这类事件再也没有发生过。
  突发不断 处变不惊
  教一班5、6岁的孩子,需要很多耐心和爱心,除了日常讲课,更要照顾孩子们的生活,系鞋带、穿衣服、梳头发,甚至是擤鼻涕,都是老师职责的一部分。六年时间下来,我已经从当年的手足无措到现在的处变不惊了。
  教书第三年的一天上英文课,我和孩子们都围坐在教室中间的地毯上。当我正在读一本故事书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学生吐了。我先是安慰那个学生说没关系,自己去校医那里就可以。接着请我的助教打电话给办公室请人来打扫,最后让学生们挪动,避开他吐的地方。
  整件事处理结束,我都没有站起来,继续读完故事书,学生们也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平静。如果我没有保持冷静,那么学生也会一惊一乍。小孩子很容易受老师的情绪影响。发生事情的时候,如果老师很冷静,那么学生也会保持冷静。
  天真无邪 爱的动力
  做老师最欣慰的就是,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爱。有一次,我告诉他们我是从中国来的,他们问我,是不是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回中国去,然后早上再从中国过来上班。还有时候,在超市、餐厅或者电影院遇到我的学生和他们的父母,他们都会很惊讶,因为他们总觉得老师就应该是住在学校里的,在其它地方看到就会觉得奇怪。但是他们又很热情,不管什么时候相遇,都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让我真心感到他们是喜欢我的。
  有一次我刚把一班学生送去足球场上体育课,但是体育老师临时决定在体育馆上课,她就带着学生折去体育馆。在路上我和刚刚分开不到两分钟的学生们不期而遇,他们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我一样热情地向我招手,喊着我的名字。学生的这份热情和爱是我一直做这份工作的动力。学生们的每一个拥抱,每一个小卡片,每一句“我爱你”,打败所有的烦恼,融化了我的心。
  当老师的六年,收到过不计其数的小情书。女孩子会写喜欢我的衣服、我的头发很香等。男孩子会写很喜欢我,甚至长大想跟我结婚等。每次收到这样的情书,虽然哭笑不得,却也真切地感受到他们的爱。
  跟学生相处久了,他们会把你当成家人。有很多学生在上课的时候会把老师叫成妈妈,甚至有的学生希望我可以当他们的妈妈。还有一次,一个家长告诉我,她的儿子有一天在洗澡时忘了拿浴巾,想叫他妈妈递浴巾的时候却喊成,“林老师,可以不可以给我拿浴巾?”她的妈妈觉得很好笑,但同时也觉得很放心,因为她的儿子很喜欢他的老师。
  家长满意 以诚相待
  我第一批教的学生现在已经上五年级了,还有很多学生的兄弟姐妹我也教过。每次在走廊里都会遇到很多教过的学生,当他们热情地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很开心,很满足。我很喜欢跟学生聊天,聊我教他们兄弟姐妹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渐渐的,我跟很多家长也成了朋友。
  有一次在路上,我的车胎爆了,临时充了点气,凑合开到一个修理轮胎的地方,但却发现已经到了他们的下班时间。正在着急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我的一个学生家长。在修理厂工作的他得知我的情况,二话不说,又重新开门,让他的同事帮我换新的轮胎。他跟同事们说,“这是我女儿的老师,我们一定要帮她!”这个举动令我十分感动,因为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虽然我更在意的是学生的成长,但家长满意我的工作,感谢我对孩子们的付出,也是让我前进的动力。
  但也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理解老师的工作,  每一年我都会遇到至少一个难缠的家长。难缠的家长通常都很类似,他们会觉得自己孩子做什么都是对的,老师永远做得不够。他们会不断提出要求,觉得所有一切的付出都是理所应当。遇到这样的家长的时候,我只能尽量不去理会,还是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因为只要老师的工作没有差错,家长也没有理由挑错了。而且在这个时候,要尽量去想那些友好的家长,那些感激老师付出的家长,这样内心也会快乐一些。
  教育新旅 中文沉浸
  在这六年里,我换过一次工作,从尤马(Yuma)搬到了图森(Tucson),开始了教学的新征程——中文沉浸(Chinese Immersion)。以前教学,都是用英文,沟通交流都很方便。但是中文沉浸却是完全不同的体系,需要用不同的教学方法。中文沉浸是指所有科目都要用中文去教授,就像学生真正到了中国学习。所以中文沉浸并不仅仅是中文语言的教学,也是所有知识的教学。需要教的科目包括数学、社会、科学、健康等等。所以每天都在想如何去传授这些知识,让我的学生听懂,因为我的学生90%都是白人孩子。
  中文沉浸最主要的就是需要运用大量的图片、手势、表情和演示让学生听懂老师想教授的内容。做英文老师需要几小时来准备课程,做中文沉浸的老师却需要加倍的时间来准备。每天的工作都很辛苦,但是看着学生们一天天成长,从不会说一句中文到可以听懂90-95%,甚至可以跟你用中文简单对话的时候,那种自豪和喜悦的心情会把所有的辛苦冲淡。
  家长们对我的工作也表示支持和肯定,在学年末他们纷纷给我写卡片,有的告诉我孩子非常喜欢学中文,有的感谢我让孩子的学校生活很精彩很快乐。但最让我感到骄傲和自豪的是,中国的语言和文化得以广泛传播。在这两年里,因为孩子的关系,很多家长也开始学习中文,甚至学校里其他的老师还有校长也计划学中文。很多家长和老师还希望去中国旅游,听到最多的还是学生们说,希望长大后住在中国。
  每年春节,学校都会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学生们会表演唱歌跳舞,也会有中国传统舞蹈、武术、或者乐器表演。表演之余,还有丰富多彩的活动,比如写毛笔字、画水彩画、装饰灯笼、装饰红包等等。每年的活动都会有将近五百人参加。今年校长还联系当地的电视台,让一位家长、四个学生和我去宣传我们的中文沉浸项目。可以说,现在小到我们学校,大到整个城市,都开始了一股“中国(文)热”。
  受师之言  传师之爱
  早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从事教育行业。这个决定得益于我在中国的高中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他知识渊博,对学生就像朋友一样,真正关心学生的成长。他很喜欢看电影,高中时候开了一门电影选修课,一天在选修课上,他放了一部电影,叫“生命因你而动听” (Mr. Holland’s Opus)。这部电影和放这部电影的老师,让我决定成为像他们一样的老师。
  高三的时候,我选择了出国上大学。在大多数留学生都选择经济类的专业时,我很坚定地选择了教育专业。一方面是因为那部电影和我的高中老师,另一方面我也希望可以学习美国不一样的教育体系,希望将来可以致力于中国教育的发展和改革。在美国的四年大学生活并不是全都一帆风顺,但是却让我成长很多。
  在大学里,我是教育系里唯一一个中国人,有时候上课听不太懂的时候会感觉孤立无援,但幸好我的教授们都很愿意帮助我。我的英语和我的自信心都提高得很快。大学毕业找工作也并不那么顺利,因为工作签证有时间的限制,必须要在短期之内找到教职。一些学校以没有工作经验为由拒绝了我,但是很幸运的是第一个工作单位接受了我。
  回想这六年的教学,有痛苦,比如边工作边拿下教育硕士学位,比如遇到难缠的家长,比如每天工作到深夜,中间真的想放弃过,但是这些痛苦却都比不上教学的收获。这些收获包括学生的成长、家长的友谊、孩子们的爱,还有教学经验的积累。现在的我可以很自信的用两种语言教学,现在的我在考虑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拿教育学的博士,或者考校长执照,都在我的计划范围之内。我最终的梦想, 就是希望运用自己的经验和教学理念,开办自己的学校。我希望学校可以开在中国和美国,尽管是绵薄之力, 希望能增进中美文化的交流和友谊的建立。

本文版权属【纽约侨报】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纽约侨报nyqiaobao”。违反上述声明者,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