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为什么华人中有一股暗流在黑梁警官?为什么不应该随便相信读到的中文文章

一般人看到和梁警官案有关的中文文章,会下意识的觉得比英文报道更有可信度,因为华人帮华人天经地义,怎么会有人故意黑他。事实上就是有,而且还不少,而且还有很多人热衷于帮忙转发。主页君这里用心理学帮大家分析为什么会这样。
我说的不是一剑,相信他之前逢华人必反的表演已经把自己的公信力耗的差不多了。我说的是新涌现出来的一批,比如这篇“为什么梁彼得被裁定所有罪名成立”,居然还上了文学城。O编辑基于自身从军体验写的两篇短文()已经做了精彩的驳斥,这里不再多说。
再比如这个粤语电台光明顶,漏洞百出,一上来就说梁是大陆新移民(实际是香港移民),说梁警官与Akai对视然后开枪,偏有很多人信,昨天还跑到我微信来叫板。
心理学有个词叫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当人脑子里确信两件事情都是对的,但是它们又相互矛盾的时候,人会觉得很不舒服。这种焦虑会促使人去寻求一个“合理”解释,从而保持心理平衡。
梁警官案中热衷发表和转发恶意造谣抹黑梁警官文章的人有这几种常见的认知失调:
1. “我是好人” vs “我不愿意出钱出力帮梁警官”
2. “我在美国是精英,是主人,不可能有人敢歧视我” vs “如果梁警官案有不公,说明美国确实存在针对包括我在内的华人的种族歧视”
3. “我爱美国因为美国拥有地球上最完美的民主和司法制度” vs “如果梁警官案有不公,说明系统是不完美的,那我待在美国的优越感何处安放”
缓解这些认知失调的唯一出路就是找出梁警官案判决的合理性,不仅要自己相信,还要大家一起相信,这样“我”就还是好人,世界依然美好,谢天谢地。
而且这些人之所以要采取行动,还涉及心理学另一个概念,叫自证预言(Self Fulfilling Prophecy),通俗的讲,就是人总会在不经意间使自己的预言成为现实。这使得他们潜意识里感到需要做点什么,保证梁警官案的判决不会被推翻,这样才更安心。所以他们不再被动期待,而开始主动出击,造谣传谣,破坏群众的支持和捐款热情,破坏政治施压和上诉,确保梁警官被判重罪,从而证明自己从一开始就是对的:梁警官罪有应得,你看法庭都这么说了,他从头到尾都不值得帮。
你别不信我,人的大脑是非常奇妙的,为了缓解认知失调可能做出很多对自己不利的选择,看那些世界末日日期过了还选择相信的人就知道。
梁警官案开始一年多,开始有很多动员,华人响应寥寥,包括我自己,都总觉得不至于真的欺负我们到这种程度吧。判决下来,一片哗然,于是开始抗议,开始游行。我管这叫“不见棺材不掉泪”。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然而这些见了棺材也不掉泪的暗流,我祝愿你们好梦。只希望看在同胞份上,不要挡道,不要破坏。拜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