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10省份提出增设地方节假日,你能赶上么?

年假难休!

假期究竟“宅”在家里还是外出旅游?又到了春暖花开,休假出门旅游一趟容易吗?这些问题都让人纠结。

日前记者赴京、沪、皖、琼等地调研发现,当百姓有钱有出游冲动后,时间却成为拦阻百姓出游脚步的重要因素。现实条件下,带薪休假该如何保障?弹性休假的路线图又该从哪开始?


休假之难:我的时间我做不了主


每个黄金周,出门旅游的人一堆牢骚,宅在家里的人等着“看热闹”。

据某地图大数据显示,今年春节期间,游客人数最多的景区为杭州西湖,309万人次涌进西湖景区。“断桥真快被挤断了!可年假难休,明知道会暴堵,也只能硬着头皮举家出游。”湖北游客郝轩边说边抱怨,自己工作10年从未休过年假。

郝轩的经历是当前国人出游普遍缺少时间的缩影。国家旅游局发布的《国民旅游休闲状况调查报告(2014)》显示,目前带薪年休假普及率低,全国只惠及大约50%的职工。这意味着有一半在岗职工难以休假。 

年假难休的另一面是,国人年休假时间明显少于制度安排时间。按照在职职工工龄分析,我国人均带薪年休假约为10天。而相关调查显示,我国人均享受带薪年休假天数仅为6.29天,民营企业职工甚至不足4天,超72%未完整享受过休假。

带薪休假遭遇“不能休”之痛,公共假日的集中休假则加剧了供给矛盾。湖北省旅游局政法处调研员陈同月说:“据测算,清明节等小长假,游客量比双休日高3至4倍,春节、国庆长假,游客量是小长假的5倍以上。”

假日里,景区人满为患、旅游价格飞涨……令人“不敢休”。“中国式集中出游,不仅使游客体验大打折扣,也迫使旅游资源在短期内承担巨大压力,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北京市民周忆已连续两年在长假期间选择“家里蹲”。

备受期待的弹性休假,在一些基层工作人员看来“真难休”。中部一省份旅游局去年向该省政府报送了《关于优化休假安排激发旅游消费需求的指导意见》,倡导落实带薪休假,鼓励错峰休假、弹性作息等,然而迟迟未获通过,据说“上面”可能担心影响经济发展。

时间之痛:为何不能“说走就走”?


“年假难休,长假太堵,弹性休假迟迟没有实质进展。看起来假日不少,却不能‘说走就走’。”工作3年从未休过年假的安徽合肥一国企职工顾静无奈地说。

专家认为,“时间之痛”反映出,社会还没有把旅游休闲看成公民的基本权利。

国家旅游局相关负责人说,当前关于带薪休假的约束和激励机制不明确,违规成本低且处罚执行难。因此,不少企业缺乏落实带薪休假制度的自觉性,规模越小的企业越是如此。

即使被督查发现了,真正按要求限期改正、支付赔偿金的很少。相关调查报告显示,受访者中77%的未享受带薪年休假人员未得到应有补偿,其中66%的未休假者没有享受到任何补偿。

同时,职工自身更看重加班工资兑现、社保参保等权益,不敢或不想主动提出带薪休假“专项检查之外,劳动监察局就较少收到专门的带薪休假投诉。”赵芝斌说。

为缓解“时间难题”,2015年8月国办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鼓励弹性作息。随之江西、湖南等地出台周五下午加周末的“2.5天小长假”措施。

然而,新浪网此前一项调查显示,高达60.7%的网友对这一弹性休假的落实并不乐观,认为实现“两天半小长假”的难度很大。

在走访中,游客、导游普遍反映,实施弹性休假缺少环境基础。一方面周五下午的4个小时从哪里挪。如果从工作日中挪取,周一至周四要每天工作9个小时,可操作性差。如果从带薪年假中挪取,相当于将长假打散,也不妥当。

能不能恢复“五一”黄金周来解公众的“长假饥渴症”?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认为,在带薪休假难以短期内实现的背景下,当务之急便是恢复“五一”黄金周,还可以在8月上旬增加3个法定假日,通过前挪后借,增设一个避暑黄金周。但也有专家对此提出异议,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专家委员会主任魏小安认为,黄金周设立带来集中排浪式消费,存在安全隐患等诸多弊端。他建议,甚至应该取消“十一”黄金周,增加小长假,以促进旅游波峰波谷间大致平衡。

供给之变:落实带薪休假探索“弹性工作制”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戴学锋指出,当前国内三分之一的旅游需求没有被释放,加大并优化时间供给,将进一步促进旅游业发展。

专家认为,我国法定节假日为11天,与世界平均水平接近。“时间之痛”的根源在于,时间管理的制度性安排太强,不利于个性化发展,需要加快实行时间供给侧改革:一是重视并保护公民的“时间权利”,不打折扣保障带薪休假、双休等法定假日权利;二是更加灵活,给予地方放假权力;三是还给个人假日安排权利。

多地旅游、劳动监察部门相关负责人普遍认为,需要制定更严格的约束制度。安徽省旅游局监管处处长杨龙建议,可建立带薪休假落实情况的定期公示与披露制度,要求单位对落实不力情况进行说明,倒逼一些单位落实带薪休假制度。

仅仅保障带薪休假制度还不够,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魏翔副教授认为,可借鉴美国和欧洲经验,增加地方政府安排假日的自主权和灵活性。

业内人士认为,由国家负责规定全体公民假日,除春节、国庆长假使用的天数外,全国法定假期的余量可由地方自主安排,缓解集中出游之痛。同时,给予地方增设1至2天地方假期的自由裁量权,用于设立地方新节日,或者与原有节日结合形成组合效应。目前,已有10个省份提出了增设地方节假日意见,主要基于民族民俗、纪念日和适宜旅游出行等三方面考虑。

那么,2.5天假等弹性休假的时间从哪来?

魏翔认为,必须先试点“弹性工作制”。“美国等早已实行,如时间银行、在家办公、工作分享制等弹性工作方式。这样在确保工作效率的同时,给予个人安排时间的权利,才能真正形成差异化的弹性休假。”

专家认为,在确保工作时长不变的情况下,发挥地方与个人的自主决定与安排假期的差异性,既能将更多旅游消费的需求转化成现实,又有助于推动中国步入休闲经济时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