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日星期一

中国经济新晴雨表:馄饨摊儿

 美媒称,不管是因为天冷有雨、工厂效益不好还是打工者准备回家过年了,总之林欣歌(音)的馄饨生意不如往年。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月31日报道,小林和丈夫在上海一处工业区里经营一家小饭馆,店名叫“福建千里香馄饨王”。从包馄饨、招呼客人、收钱到洗碗碟,所有工作都被她一个人包了。一墙之隔就是富士康科技集团之类的巨型工厂,在那里工作的大量工人正是小林需要仰仗的客源。

林欣歌(音)在上海经营的馄饨店(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

她对记者说:“工人挣得少了,所以来吃饭的也少了,饭馆生意不太好。”小林说自己经营“千里香”的三年时间里,店里的八张桌子曾一度坐得满满当当。但最近不行了。

跟那些花1.5美元吃碗面条或者馄饨的顾客一样,小林也是从外地来上海打工的。她坐在店里的橘黄色椅子上,手里攥着个暖手宝,想起了福建老家,她年轻时唱戏的地方。

“莆田比这儿舒服多了。”她这样描述自己出生的那座古老城市。虽然只有34岁,但小林觉得在草台班子里唱戏是年轻人干的事情,对她这样已经生了两个孩子的母亲来说意义不大。

在上海松江工业区里,像“千里香”这样坚持在春节前营业的饭馆并不多。小林说,周围十几家由外地人经营的饭馆早在几天前就关门了,店主都回家过年了。

中国的春运从一周前正式开始。政府预计从1月24日到3月3日,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1亿人次。小林一家人会在几天后加入春运的人潮。

经济学家将会密切关注中国经济放缓对人口流动的影响。在2005年以前经济形势大好的时候,工厂工人能挣不少钱,所以回内地老家过完年以后,会很快涌回东部工业重镇。

而且他们的家人常常一起跟过来,找些报酬不高的工作。但最近几年,单调的工厂工作越来越没有吸引力,导致厂主们赶紧通过提高薪水或者福利来留住工人。今年,工作岗位本身成了关注的焦点。

《华尔街日报》记者近日在上海南边和浙江北部走访了一些在工厂外面活动的打工者,得到了喜忧参半的印象。有人觉得经济增速放缓对工厂造成了冲击。有人介绍说,有些工厂今年鼓励员工早点回家过年,还有的厂子干脆停工休息。在几处工业区里,路上的卡车似乎不太多,有些工厂已经关门了。

在一些厂子外面,许多老员工表示与往年相比“差不多”,并不觉得今年假期有很大不同。

1月29日,浙江嘉兴下着瓢泼大雨,一群人拎着各种行李(有漂亮的旅行箱,有帆布袋,还有水桶)挤上一辆长途汽车。他们踏上了十个钟头的回乡之旅,目的地是河南南阳。车上的气氛相当热烈。

一位服装厂女工说她拎着给一家人的礼物,包括100个汤圆。一位在工地开车的司机说自己今年挣了不少钱。他们都说今年的奖金跟往年一样多。

在一家日本电子设备厂外面,一位年轻的四川姑娘告诉记者,她打算在嘉兴过年,因为回家的路程太过遥远,而家里人基本都搬到附近居住了。在她工作的厂区门口,一位保安介绍说周围大部分企业还在正常运转,只有一家菲律宾电子设备公司已经关门放假了。

有两男一女走进小林的饭馆,要了几碗馄饨。这三位业务员来自无锡,赶在春节前最后一次跟富士康之类的电子设备厂联系业务。其中带队的男士介绍说,往年春节这些工厂只会休息三天,但今年许多厂选择休满七天。

小林说自己盼着能好好歇一歇。她在“千里香”通常从早餐时段一直干到半夜。这个礼拜,小林将乘坐八小时高铁回到福建老家。“我实在太累了,会放松放松,什么事都不做。”

不过,小林的家庭经济状况决定了她的春节假期不能持续太久。不到两年前,她有了第二个孩子,是个儿子。小林觉得经济因素不允许她像往年那样整整关门一个月,所以打算半个月后回来干活。她告诉记者:“我想多挣一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