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8日星期四

戴韡:旺角暴亂後激進勢力走向

旺角暴亂警醒香港社會/資料圖片
  文/戴韡
  旺角暴亂暫告一段落,警方拘捕和起訴了一部分人,被告獲准保釋並戴着口罩奔出法庭,案件迄今尚未審結。警隊員佐級協會等要求添加裝備或人員,特首表示支持訴求。
  旺角暴亂的畫面經傳媒傳播後,眾多市民感到錯愕並譴責暴行。一些反對派人士對這次暴亂的態度,則顯示出他們與“港獨”分子經濟和社會地位的差異;“港獨”暴力行為衝擊“一國兩制”和本地法治,那些反對派政客實際上卻是通過那些機制獲得自身的地位和利益。而他們又是反對派,因此指特區政府施政或處理失當是暴亂的起因。激進反對派人士的説詞,甚至與涉案人士的自辯相當接近。暴亂參與或支持者,也轉播自己錄製的影片和接受採訪;一些“港獨”或所謂本土派分子宣稱自己並非分離主義者。此外,一波未平,香港近日又發生了幾起相信與事件相關的惡意縱火案,暫未破案。
  旺角暴亂,是由有暴力傾向的“港獨”勢力策劃和發動的,那可能只是一個開始,後續的亂象或鬥爭還將維持一段時間。
  “港獨”對香港的危害超比例
  “港獨”分子顯然並非追求民主,言行還有點像歐洲的極右分子,是在中國特別行政區裏打着本土主義幌子的分離主義者,涉及了過去好幾宗針對大陸游客事件。佔市民少數的“港獨”分子,包括無業青年、低科技工人或學生,那些人往往不是生產性活動的積极參與者,較少或比較困難地能直接從勞動或投資獲取相當收入或財富;在從事分離主義活動前,他們在社會上享有較少的話語權。其中無業者並非來自某一特定階層,卻感到被社會排斥或邊緣化。鑑於他們的經濟狀況和社會地位,他們可以被視為另類的弱勢群體。正因為如此,他們的言行激進;在本地“禮崩樂壞”之際,“港獨”勢力日趨暴力化;對本地經濟活動的破壞程度,會大大超越其佔總人口的比例。
  不少香港偏激分離主義者,都有強烈反共或親西方背景。他們言行偏激,既基於近年激進反對派所營造的社會氛圍,也出於自身對經濟現狀的不滿。市民公開維護自身權益或表達意見本無不妥,但執意搞分離主義,卻是對中華民族的冒犯。日趨暴力化,破壞法治和社會安寧,也引起許多市民的強烈反對。
  當前,香港經濟仍深受外圍經濟和本地畸高樓價兩個因素困擾。在現階段,旺角暴亂等“港獨”活動,對經濟活動的衝擊乃有侷限性,對外來投資的影響卻比較直接。在外圍因素動盪的情況下,倘若“港獨”勢力進一步暴力化,抱着玉石俱焚、即不求勝利但求破壞的心態,本地社會動盪也可能成為國際投機者沽空港元和港元資產的藉口。現在,兩地財政實力和金融管理經驗遠較亞洲金融風暴期間改善,外國大鱷又曾因狙擊港元而吃了虧;故對再次興風作浪會採取較謹慎的態度。但“亂港”是“港獨”暴徒願意看見的結果,他們未來對香港經濟的衝擊應值得警惕。
  香港分離主義打着本土主義旗號,實際上是謀求“港獨”的政治勢力,激進分離主義者搞暴亂旨在衝擊“一國兩制”。而多數香港人卻並不希望自己生活的社會環境發生不可預測的重大變化,那也構成了“港獨”勢力與香港普通民眾的根本矛盾。
  暴徒向恐怖分子轉化的風險
  旺角暴亂的直接參與者以青年人為主,那場有組織的暴亂事前動員和策劃,以及幕後指揮者,卻可能另有其人。但不論怎麼説,包括本地大學學生會負責人在內的本地年輕人,同情暴亂的比例卻相對較高。顯示特區政府的青年工作並不成功,而官方呆板的宣傳欠缺溝通實效,對本地青年也缺乏吸引力。
  “港獨”和“台獨”,是當代中國漢族族群中的兩個主要分離主義群體,其中“台獨”的勢力比“港獨”為大。“港獨”勢力依樣畫葫蘆,找些民生事端如以“支持小販擺賣”鬧事,惟港、台時空相異,特區政府與當年國民黨政府的管治亦不同,當然不能成事。但“港獨”“台獨”是否合流,或有沒有更深藏的幕後操縱,是值得關注的。
  香港近年有一種現象:凡是反對中國國家利益的言行都會被一些人視為追求民主,只要把民主帽子一戴,縱然干犯刑事罪行,也能被從輕發落。行政或司法體系似乎都怕了相關干犯者,因為他們背後甚至還會藏有國際霸權主義勢力;依法從嚴懲兇者,甚至會被説成是共產黨或其支持者,他們日後到海外旅行或生活都會不便。在這樣違法成本近零的氛圍裏,激進反對派有恃無恐,越來越暴力;“港獨”勢力也越來越囂張。
  能否對參與旺角暴亂的暴徒繩之以法,對未來幾年香港法治和社會安寧至關重要。若那些暴力行為不受到嚴肅處理,人們會質疑香港法治是否仍然存在;也可以斷言香港在不久的將來,甚至在年內就會發生另一場更暴力的衝突。
  暴徒的泄憤不會止於旺角暴亂,會持續“升級”。在進行一番拘捕和成功檢控後,估計恐怖主義的行徑也將出現,包括縱火、放置炸彈、傷人、謀殺等。法治與暴行的角力結果,那正是香港面臨的嚴峻挑戰。
  警方披露旺角暴亂高峰時的參與人數為七百人。筆者從而估算香港具暴力傾向的分離主子可能達到三至五千人,他們及其支持者合計可以是那個數字的十倍。香港反對派的忠實支持者,約佔全體選民的三分之一,但絕不是所有反對派人士及其支持者都是贊成“港獨”的,以上數字會隨着政府施政績效而變化。估算本身沒有參考其他調查資料,但準確研究,將有助評估當前本地分離主義對中國國家安全和香港社會穩定的威脅程度,以及旺角暴亂後的本地形勢發展。
  (作者為資深香港評論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