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日星期四

日媒心情复杂看待人民币“入篮”:日元地位或走弱

日媒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董会批准从明年10月开始把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将人民币视为仅次于美元、欧元的第三大货币,其地位超过居第四、第五位的日元、英镑。

坦言中国影响力扩大

据日本《东京新闻》12月2日报道,可以想见,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迄今由美日欧主导的国际金融世界中,将进一步增大影响力。

人民币被IMF纳入SDR货币篮子后,所占权重为10.92%,超过第四位日元的8.33%,引发日媒热议。图为日元纸币(左)和人民币纸币。(路透社)

另据日本《富士产经商报》12月2日报道,世界对IMF决定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褒贬不一,大多数亚洲新兴国家表示欢迎,美国国会却强烈反对。在IMF内部主导人民币“入篮”的总裁拉加德预计会在中国的支持下获得连任。

亚洲各国基本对人民币“入篮”持欢迎态度。韩国央行的高官预测,韩国将增加人民币外储,年内将在中国市场发行人民币国债。

马来西亚央行行长泽蒂认为,人民币“入篮”有利于提高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性,与中国贸易往来频繁的部分东南亚国家将更多地使用人民币作为两国贸易的结算货币。

与此相对,美国国会则一片批判之声。民主党在参议院的三号人物舒默发表声明说:“IMF这一决定是对因为中国贪婪的贸易行径而丧失工作的数百万美国劳动者的侮辱,而且这如同告诉世界,操纵汇率是被容许的。”

另一名民主党参议员凯西也认为将人民币纳入货币篮子是重大错误,“国际社会不该这样‘回报’操纵汇率的中国”。

在IMF内部主导人民币“入篮”的IMF总裁拉加德的作用受到关注。拉加德明年7月即将迎来第一个五年任期期满。国际管理创新中心的世界经济项目负责人多米尼克·隆巴迪指出:“拉加德抓住了完美的连任机遇。中国不可能不支持她。”

告诫中国别骄傲自满

据《日本经济新闻》12月2日报道,现在是需要中国加快实施与人民币地位相符的货币与金融制度改革的时候了。

人民币被确认为国际货币,使各国政府和中央银行易于将其纳入外汇储备。另一方面,SDR在金融市场上实际上是不能买卖的,人民币“入篮”的短期影响有限,可以说更具象征意义。

人民币交易现在仍受到限制。虽然中国国内利率自由化取得进展,但跨境的货币、股票、债券等资本交易仍然受限。

对于人民币“入篮”的成果,中国不应感到骄傲自满,而必须继续实施提高自由化程度的金融市场和外汇制度改革。

如果个人和企业不能进行人民币与外币的自由兑换,人民币就不能成为真正的国际货币。为确保出口竞争力,中国政府是否真的没有诱导人民币贬值?此事尚不清楚。

另据日本《东京新闻》12月2日报道,人民币被认定为IMF主要货币是因为中国的改革努力得到了一定好评。不过,这一改革尚不充分。敦促中国实施负责任的相关行动符合国际社会的利益。

应该把中国纳入国际金融秩序,敦促其放宽交易限制。只有支持中国发挥作为主要货币国家的责任,对包括日美在内的国际社会而言才是有意义的举措。

警示企业人民币风险

据日本《富士产经商报》12月2日报道,鉴于人民币“入篮”,日本政府计划在东京市场引入人民币结算银行,金融界也对人民币贸易的收益膨胀想入非非。但中国经济减速也可能导致人民币暴跌。因此,企业和个人急于扩大人民币交易将面临较大风险。

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日本政府欢迎这一决定。”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也在当日的内阁会议后表示对此喜闻乐见,但同时称:“人民币‘入篮’的意义是象征性的,对民间交易没有直接影响。”

但财务省向中国要求在日本国内设立人民币结算银行,作为日方支持人民币“入篮”的回报。此举旨在借人民币交易提高东京市场的活性。人民币正在一步步走近企业。

“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已要求日本的汽车零部件厂商使用人民币结算。”日本某大银行今年春天听闻这一消息时备感震惊。

某证券公司的经济学家预测说:“人民币通过大众公司‘侵蚀日本’只是时间问题。”

日系汽车巨头及相关零部件厂商的中国和泰国当地法人也已开始用人民币结算。以实际需求扩大为背景,日本的三大银行也相继首次推出人民币结算服务,争夺客户。

与此相对,面向个人的人民币金融商品的受欢迎程度在下降。

由于担忧中国经济失速,去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5年来首次下跌,加之今年夏天中国多次下调人民币汇率,有基金负责人表示:“人民币计价的金融商品的赚头已不如以前。”

某外资券商的经济学家表示:“不论对企业还是个人,深陷人民币交易都很危险。”

担心日元地位遭削弱

据日本《每日新闻》12月2日报道,人民币被纳入SDR货币篮子,奠定了其世界第三大国际货币地位。多数人认为,以美元为关键货币的体制当前不会改变,但日本与中国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和国际金融领域的博弈将更趋激烈。

IMF高官11月底说:“美元垄断的现行体制出现了向多极化发展的可能性。”这位高官认为,市场规模巨大的欧元和人民币将扮演关键货币的角色。

如果人民币发展成为威胁“关键货币美元”的货币,那么美国的影响力将相对下降。

市场人士说:“中国必须完善市场和法规制度,但这需要时间。”中国向市场主导的经济转型并非易事,人民币成为关键货币的难度很大。

另一方面,日本面临能否维护日元地位的课题。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1日在记者会上说:“(日元)无疑仍将是关键货币。”日本在出口中以日元结算的比率是40%,在进口中以日元结算的比率是20%。在跨境发行的债券和银行债务市场中,以日元计价的比率不足10%。作为结算货币,日元正被人民币抛在后面。

日本政府需要一面维护日元的地位,一边顺应正在崛起的人民币势头。如果人民币在亚洲的贸易和投资中占据优势,那么日企可能在与汇率变动风险和货币兑换成本降低的中国企业的竞争中处于劣势。

相关报道


德国之声中文网12月1日报道,《南德意志报》“经济”栏目上的一篇署名文章指出,人民币获得全球主导货币地位将意味着北京在政治上加分。文章强调,西方诸强之所以最终放弃阻挠态度,同意把人民币收入国际储蓄货币篮,首先是出于政治考量,而这一政治考量又恰好符合北京领导层的需要:

对北京而言,“这事情似乎会成功,可算是挣足了面子。因为,它形象地显示了,过去这些年世界经济所经历的巨大力量移位,不是暂时现象,而将是长期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