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波尔多红酒只要15元?中国不爱高端

在上海郊区的保税仓中,一些来自法国波尔多产区Chateau Brehat 的葡萄酒已经积压了三年,直到今年7月,所有者决定拆仓止损时,清仓价仅为原来每瓶标价50美元的四分之一。
据路透社报道,这种抛售活动的背后是由于葡萄酒供求关系极度失衡。此前,中国葡萄酒消费以两位数增长,大批进口商蜂拥而至,但从去年开始就一路下跌,预计到2020年,每年的涨幅可能只略高于1%。
对中国快速增长寄予厚望的国际葡萄酒行业来说,如此明显的衰退很是头疼,而进一步的迹象表明,中国消费者正在控制支出。物流公司Europasia 销售总监Xavier Grangier 运营着一个占地4000平方米的上海保税仓,里面储藏着25万瓶葡萄酒,大部分产自欧洲。他说:“刚开始需求很旺盛,所以我们能控制价格,利润空间很大。”现在,公司不得不降价,某些葡萄酒甚至根本卖不出去…过去几年中,光上海一城就有近2000家葡萄酒商销声匿迹。”
价格下滑
尽管大量数据显示中国经济衰退,但葡萄酒官方零售额数据却一直是少有的亮点,但私营企业调查显示,近几个月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创下历史新低。
今年是打击腐败的第三年,由于不鼓励炫耀性消费,受牵连的不仅是葡萄酒行业,还有其他奢侈品零售商,从如LVMH、Burberry、全球汽车制造商等。法国葡萄酒进口公司VGF China Ltd 上海销售经理Pierrick Fayoux 说:“2010年,所有人都叫嚣着中国是葡萄酒的黄金国,只要投身这个业务,就能成为百万富翁。现在,售价甚至低于成本,有些因为长时间存放变质…像样的波尔多葡萄酒现在只要15块钱一瓶。”
毫无疑问,中国的葡萄酒行业有着长期的潜力。据葡萄酒数据分析公司IWSR 2015年的一份报告,中国的葡萄酒零售市场约价值780亿人民币,其中进口葡萄酒占了三分之一。中国是全球第五大葡萄酒市场,约有3800万人喝葡萄酒,而大部分人集中在上海、北京、天津等大城市,全国人均每年消费葡萄酒5.8升,仅是法国的11.6%。
但就目前而言,存货积压和价格下滑的压力让盈利颇为艰难。据知情人士透露,即便是中国最大的葡萄酒进口商——ASC Fine Wines 也受到了冲击。ASC 隶属于日本三得利集团(Suntory),该公司表示,葡萄酒市场正处于一个新的更缓慢的增长阶段,消费者的“价格意识”急剧增长。ASC CEO Bruno Baudry 在一封邮件中表明:“为了满足消费者需求的转变,我们正扩大入门级葡萄酒选择。”
“新世界”葡萄酒的春天
对于更多经济型的新世界葡萄酒来说,价格的缩减却是个好消息,在100元以下的葡萄酒市场,智利、南非等所谓葡萄酒“新世界”国家已经占据更多份额。组织葡萄酒交易会,向中国买家推荐生产商的Vinexpo 公司CEO Guillaume Deglise 说:“之前主要是高端业务——来自波尔多的名贵葡萄酒,现在则是入门级葡萄酒的天下。”
2015年,中国葡萄酒进口规模开始回升,但均价依旧下跌。澳大利亚Treasury Wine Estates Ltd 通过降价和调整库存,恢复了市场盈利。Treasury Wine 亚洲及其他区域总经理Robert Foye 说:“现在,我们每个月都通过合作伙伴和客户追踪库存,所以我们知道库存是否过高。”这个家公司旗下的葡萄酒品牌有:Penfolds、Lindeman’s 和Wolf Blass。他表示尽管中国的葡萄酒饮用文化相对较新,但中国有着全球最大的中产阶级,因此会成为公司越来越重要的市场。
住在大连的一位人士表示朋友有时候会送葡萄酒,但基本上不自己买。他说:“通常我都喝啤酒或白酒,很难得才会喝杯葡萄酒…很多时候发现自己家没有开瓶器,有一次我开的时候,用的劲太大,最后软木塞就飘在了酒上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