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领导人为何要跟杜特尔特谈朝鲜问题?

原标题:【解局】中美领导人为何要跟菲律宾总统谈朝鲜问题?
当整个世界舆论都在谈论朝鲜半岛可能发生的战争时,紧张的4月居然翻篇了。中国百姓又度过了一个和平的五一劳动节,朝鲜也是。中朝边界的鸭绿江上,还有不少朝鲜老百姓“旅游”;只不过,有些人坐的是破木船,而不是游船。
围绕朝鲜的博弈依然在明里暗里进行,各方动作也愈来愈有趣。比如曾经撂下许多狠话的特朗普,最近说“有机会可以跟金正恩见见面”;而在今天,习总又跟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菲版特朗普”通了个电话,聊天内容不仅涉及双边关系,还涉及半岛局势。
这不禁让人好奇:为什么中国领导人要跟菲律宾总统谈朝鲜问题?
电话
从4月至今的局势看,美朝双方都在精明地避免触碰引发冲突的红线,但又不断地制造紧张、估摸对方的底牌。朝核问题久拖成病,现在看,已到了“非破不能有转机”的时刻了;从目前最近的几通电话看,中美元首还是非常有默契的——
4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跟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通电话,商谈了东亚和南亚的安全问题。白宫的通报里,特意点出了朝鲜的威胁;
5月1日,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通电话,这条“极机密热线”并没有对外公布内容。但据多位日本官方人士透露,两人的通话内容,很可能是分析4月29日朝鲜发射“弹道导弹”的情况;
5月2日,特朗普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除了叙利亚问题,也提到了朝鲜问题。普京呼吁各方保持克制,通过外交斡旋解决问题,因为俄罗斯并不想国土东西两线都生乱;
5月3日,习近平同杜特尔特通电话,同样涉及了朝鲜问题。习近平提了“三个坚持”: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坚持维护半岛和平稳定,坚持对话协商解决问题;主张有关各方保持克制,尽快重回对话谈判。
大家知道,领导人间的密集通话,本就是从国家最高层管理者的角度及时沟通、管控分歧。一周之内,中美俄日菲五方都参与了通话,足见问题之急迫。
不过,问题依然存在——从地理上看,菲律宾似乎是朝鲜半岛的域外国家。那么,中美两国领导人为何都要跟老杜谈朝鲜问题?
角色
答案很简单,作为世界上重要的区域性多边组织,东盟今年的轮值主席国是菲律宾。所以,确切地说,中美领导人,是在跟“东盟主席国”首脑谈半岛问题。
所以,习总和老杜的通话末了,特意强调了一句:中方愿意看到东盟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发挥积极作用。至于怎么样才算是“发挥积极作用”,东盟峰会上,老杜已经做了。
在刚刚落幕的东盟峰会上,朝核问题是重要的议题。在《主席声明》中,东盟成员国对朝鲜半岛局势升级表达了严重关切,敦促朝鲜严格遵守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支持半岛实现无核化。
要知道,4月初,朝鲜外务省给东盟秘书处去了一封信,核心意思就是让东盟主持公道,美韩军演给朝鲜带来了威胁。东盟的这份《主席声明》,也算是间接回复了朝鲜。
作为轮值主席国,菲律宾的作用还是非常大的。东盟峰会的这一声明,基本上也为未来东盟地区论坛定了基调。不出意外的话,朝核问题会成为今年东盟地区论坛各项活动的热点问题。就当下而言,菲律宾其实处于一个非常舒适的外交地位,与中美两大国都处于“良性互动”之中,尤其是特朗普打电话还邀请老杜访问白宫,老杜说,最近比较忙,不确定能不能去。
在东亚合作中,东盟其实是名义上的领导者。因此,在东亚外交中,东盟的地位不言而喻。各大国在外交上愿意“屈尊”,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东盟地区论坛已经是东亚地区多边外交的重要舞台,更是除联合国和不结盟运动之外,朝鲜为数不多的可以有显示度的外交场合。
关联
东盟跟朝鲜的关联有多大?很大。
要知道,在东盟的10个成员国中,与朝鲜建交、并在平壤设有使馆的,就有柬埔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老挝五国。这5个国家在朝鲜的对外交往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其中,尤以马来西亚为甚。
事实上,在金正男出事前,朝马两国关系好得很。马来西亚是全球唯一一个公民可以免签进入朝鲜的国家;历史上,朝鲜和美国的多次接触,也都放在马来西亚。马来西亚还是朝鲜重要的劳务输出和收入来源地,在朝鲜的金融外汇市场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2009年朝鲜第二次核试验之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1874号决议,大大限制了朝鲜获取外汇的来源。朝鲜为获得更多的旅游外汇收入,加强了与马来西亚的关系,在马来西亚设立了办事处,甚至开通了高丽航空平壤到吉隆坡的航线。只可惜,随着金正男的倒下,两国关系已经不复当年。不过从金正男之死,以及在马来西亚上千名朝鲜劳工,也能看出两国关系的确非同一般。
而在缅甸改革之前,朝鲜和缅甸则都是东盟地区论坛中的“老大难”问题。军政府时期,朝缅两国还有军事上的合作;但现在的缅甸已经走出封闭融入东盟,朝鲜要获得缅甸的外交支持就比较困难了。
换句话说,随着朝核危机不断升级,朝鲜和东南亚国家的关系逐渐凋零,对朝鲜来说,这是非常大的外交危机。
外交
上个月,朝鲜重建了外交委员会,将富有经验的外交官集合到一起,颇有外交突围、或以外交手段缓和危机的意思。其实,东盟就是朝鲜的一个突围方向——朝鲜是东盟地区论坛的成员国,朝鲜的外相可以借助这样的场合进行外交接触。2014年朝鲜的“外交突围”,东南亚就是朝鲜的重点突破方向,除北非、中东、欧洲外,时任朝鲜外相的李洙墉就曾访问老挝、越南、缅甸、印尼和新加坡。
遗憾的是,那一次持续差不多一年的外交突围,在金正恩爽约俄罗斯阅兵仪式之后,戛然而止。金正恩至今没有与外国元首会面,也没有外访,唯一的亮点大约就是2013年,一家马来西亚的私立大学授予了金正恩经济学荣誉博士学位。
可以肯定,今年的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如果朝鲜外相出席,必将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但如果金正恩不在核问题上做出实质性退让,即使组建外交委员会,也不过是给这些资深外交官们下达不可能完成的命令。
毕竟,如果连东盟这样的“老朋友”都不愿意为朝鲜外交提供机会,金正恩因核武而带来的外交尴尬可能会一直持续,而踩线越界带来的后果,恐怕也难以用外交来解决。中美元首跟老杜的通话,是不是也提前断了朝鲜玩外交游戏的念想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