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神医”算什么!这些“治病绝技”更是分分钟要命!



前段时间,又有一名所谓“神医”被警方逮捕。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英国伦敦警方于四月底抓捕了涉两起命案的中国“拍打拉筋自愈法大师”萧宏慈澳大利亚当局正在寻求引渡,以便六月份在新南威尔士州举行指控他犯过失杀人罪的庭审。

澳洲《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截图

当看到报道中大大的“chinese”这个词时,无邪君只有一个感受——丢脸啊!竟然招摇撞骗骗到了国外!
那么,这次冒出来的“神医”,究竟是何方神圣?

先来扒一扒此人

萧宏慈真名肖洪弛,毕业于外经贸大学,上世纪八十年代留学美国。

他自称先后在纽约、香港、洛杉矶、北京、上海等地从事投资、银行等行业。也曾在北京、江西等地当过老师,“能说会写”。2004年时,他与人合著了一本名叫《股色股香》的书,讲述中国投资家在华尔街打拼的故事。

感觉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世上就会少一个“神医”,多一位“股神”。然而,在这本书出版之后,萧宏慈就退出了金融界。再出现时,已经是“神医”!这种转变,前后不过两年时间。


 
这一次高调复出,萧宏慈开始四处宣称自己是香港医师朱增祥的弟子,称从朱增祥处学会拉筋、正骨法。随后,萧宏慈开始又出书又办培训班,大搞高价体验营,在世界各地推广自己的“拍打拉筋疗法,红极一时。

萧宏慈等人曾在国外推广“拍打拉筋自愈法”。

然而,近期朱增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表示,萧宏慈在撒谎,是借助他的名气在行骗。 朱增祥称,自己从来没有收过萧宏慈为徒,也没有教过他任何医术。朱增祥还说,拉筋疗法并不能治百病。2006年左右,朱增祥曾在香港见过萧宏慈,称当时他还是一个“很落魄的青年人”,从事金融工作,根本不懂医术。



说起来,萧宏慈已经不是我们见过的第一位被拉下神坛的“神医”了。此前,胡万林、张悟本、王林等都曾被称为“神医”,并以此纵横江湖数载,吸粉无数,甚至一些社会名流都被蒙骗。

细数起来,这些“神医”鼓吹的“治病”方式也是五花八门。不过,他们最终的结局却也是惊人的相似:萧宏慈被抓捕,胡万林被判刑,王林更是在刑事拘留期间,因病不治身亡。

当然,和同样鼓吹“治病”有神奇疗效的邪教比起来,“神医”又是小巫见大巫。

下面,无邪君就带着大家一起看看,中外各大邪教又是怎么治(坑)病(爹)救(要)人(命)的!


我是怒怼邪教的分割线 


在中国,邪教组织不约而同都是治(要)病(命)高手!比如——

法沦功邪教头目李洪志吹嘘其治病手段十分神奇,手拍眼瞅就能治绝症,其炮制的法沦功邪教,也演绎到了光靠念念“法沦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达到癌症痊愈、聋子复聪、哑巴说话等“神奇疗效”!

门徒会宣称疾病是因犯“罪”而带来的报应,不准信徒就医服药,信徒生病后应该凭信心奉“三赎的名”祷告,求“三赎”医治,如果多次祷告得不到医治,则是病人罪未认清或是没有信心,必须“挖罪根”,继续祈祷忏悔就能治病。

“观音法门” 鼓吹打坐能治病、灵魂不死,每周举行共修会,集体打坐,一般以某个信教家庭为据点,鼓吹打坐可以治百病。

与此类似的还有——

全能神,鼓吹靠“神”治病;

华藏宗门吹嘘吃“御膳”治病;

灵灵教宣称疾病乃魔鬼缠身,反对吃药打针,只须将魔鬼赶走,便可痊愈

全范围教会宣扬“信主能治病”


国外的邪教组织也不甘示弱,治病的方式更是奇葩的要死!

有靠喝机油治病的。来自南非戴维顿的“基督牧师微联盟”(The Breath of Christ Ministries)的一名“先知”邦哈尼·马瑟库 (Bongani Maseko),跟信徒们说如果想“被拯救、被治愈、被释放”,他们就得喝下机油。


有靠喝杀虫剂治病的。南非另一“先知莱色波·拉巴拉哥(Lethebo Rabalago)用杀虫剂为其信徒治病,称利用这种非常规的方法可以治愈癌症和艾滋病等各种疾病。


有靠喝毛发水、教主血液治病的。据记载,日本奥姆真理教对感冒的惯用疗法,是将其教首麻原彰晃的几根毛发放进水里煎煮,然后令患者服下,称之为“宝发疗法”。此外,还有所谓“喝血疗法”,他们声称,麻原彰晃的血可以治百病,信徒们只要出100万日元就可以得到麻原彰晃的血。


说起来,热衷于“治病”的邪教,与“神医”相比,有不少相同之处——

首先,他们最初的目的都是敛财。

不管是法沦功,还是全能神、华藏宗门等邪教,发功治病都少不了“功德钱”、“奉献款”。如发功治病是法沦功头目李洪志早期敛财的主要手段。

其次,他们坑蒙拐骗最终面临的结局也大致相同。

在中国,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被判处无期徒刑;

在美国,美国联邦调查局出动军警人员、坦克和直升机攻击“大卫教”总部,使大卫教派葬身火海,包括头目考雷什在内共86人被烧死;

在日本,日本政府对制造“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 ”的“奥姆真理教”依法制裁,逮捕了头目麻原彰晃和大批骨干分子,并已对3名首恶分子判处死刑……

但是,与“神医”相比,邪教的不同之处又在于,其宣扬包治百病,除了要敛财,还靠此来吸引并控制信徒。

比如,人的一生难免会得病,如今大多数人往往会从科学的角度,利用现代医疗技术来治疗。但对于那些缺乏科学思想指导的群体来说,就容易盲目的相信某些不可思议的、神秘主义的、非理性和超自然的东西。这种心理弱点,恰恰为各种神秘主义、封建迷信、伪科学的东西,预留了充足的生存空间。


于是,我们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形形色色的邪教头目,均是以万能的“救世主”形象示人,鼓吹自己“超凡脱俗”,有救世济人的“神功”。加上邪教头目鼓吹能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治病,极大的契合了一些人的生理和心理需求,由此导致警惕性低的人误入邪教不能自拔,最终成为任由邪教驱使的傀儡。

所以,相较于“神医”,邪教更为恐怖。他们不光毒害人的肌体,还会侵蚀人的灵魂,给社会、家庭、个人带来了极大伤害。也正因为此,邪教才与毒品、恐怖主义一起,成为世界公认的人类社会三大毒瘤。 所以,我们在警惕形形色色的“神医”之余,更应该警惕并远离形形色色的邪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