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苏东坡生命中的三个女人:寄身江海不负卿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觳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这首《临江仙》始作于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苏东坡被贬黄州第三年。略带伤感的一首宋词,让我们体会出了苏东坡身心疲惫、厌世退避之意。

一向聪慧、豁达,自小以“范滂”为榜样的苏东坡为何会有如此“消极”的想法?这中间,难道隐藏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还是遭遇了什么重大的人生变故?


要解开这一切的谜团,就要从他第一任妻子——王弗说起。


王 弗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王弗是苏东坡在中岩书院读书时的执教老师、青神乡贡进士——王方的女儿。那年,他,十九岁,正当意气风发的大好年华;她,十六岁,正值“半年眉绿未曾开”的少女娇羞时节。婚后的两人琴瑟调和,感情与日俱增。

王弗是一个温婉知性的女人,对于苏东坡来说,王弗是他的灵魂伴侣。多少个日夜,红袖添香、伴灯侍读,夫唱妇随羡煞旁人。


王弗是苏东坡走向文学巅峰的好“秘书”。据苏东坡在其《亡妻王氏墓志铭》中记载,王弗聪慧过人,心性沉稳。

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大背景下,尽管她自幼博闻多学,通晓史书。但从不显露自己的才华,以致相处许久,苏东坡竟一无所知。

她只是在苏东坡读书、写作有遗漏或错误时,委婉的指出其不当之处,当苏对其学问的程度大感兴趣并进行考量时,王弗便以“略知一点”搪塞蒙混过关,以全自己丈夫之颜面。试问,面对这样一位“知性、达理”的小女人,我们的苏大学士怎能不爱?

王弗在苏东坡生活上、仕途中更是不可或缺的好“军师”。

王弗剧照

据史书记载,每当有同僚、下属来家拜访时,王弗便躲在屏风后面“垂帘听政”,待客人离开后,她马上就能够根据来客的言谈举止将其品性分析出来,往往一语中的,幕后听言”的故事由此而来

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王弗对一代奸相——章惇的论断。她在章惇未发迹时的一次来访后,对苏东坡曾言,章惇是一个“阴险、卑鄙、大奸大恶”之人,再三嘱咐自己的丈夫要小心提防此人。

果不其然,在章惇官拜宰相后,苏东坡的噩梦接踵而来,最后更是被其流放到荒芜的不毛之地——海南儋州,吃尽了苦头。

可惜天妒红颜,王弗在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因病卒于京师开封。

王弗的离逝对于苏东坡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他痛失的不仅是人生的伴侣,更是生命中的“良师益友”。王弗早已融入他的骨髓、血液,她已在苏东坡精神世界和现实生活中烙下深深的印记。

如若不是过早离世,我想有王弗的相助,苏东坡的仕途不能说一帆风顺,但一定会少许多波折。


不难想象,一向豁达的苏东坡在仕途失意时,想到王弗生前对时局的把握预判和人心的精准断言,不免唏嘘不已。奈何造化弄人,红颜早逝。少了这么一位高智商“军师”的帮助,苏东坡面对仕途困局时,不由自主的想到王弗生前对自己的相助,难免生出无力、消极之感,想来也属正常!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

这首《江城子》是苏东坡于熙宁八年(1075年)正月二十日,在密州任知州时悼念王弗所作,而此时,距离王弗撒手人寰已过去了整整10年的时间。


王闰之
惟有同穴,尚蹈此言

值得一提的是,苏东坡沉痛悼念王弗的时候,正是王弗的堂妹——王闰之嫁到苏家的第六年。

王闰之在王弗去世三年后便嫁给了苏东坡。她虽说不通诗文,但性格温柔贤淑,恪守妇道,更是将王弗遗子苏迈视为己出,一日三餐,悉心照料。


王闰之陪伴苏东坡度过了仕途中最为凶险、困苦的日子,在与苏东坡共同生活的25个年头里,她用她的温柔,无时无刻不在慰籍着苏东坡那颗受创的心灵,鼓励官场失意的苏东坡拾起勇气,坦然面对仕途的困苦和磨难;她不辞劳苦的日夜操持着家务,任劳任怨、至死不悔,默默地给于自己的丈夫最大的帮助。

她虽然没有王弗的聪慧、知性,不能够在仕途上及时为自己的丈夫出谋划策,但她用她的一片真情,深深地打动了苏东坡,她以一个女人无与伦比的细腻,于春雨润物般浸入苏东坡的心中,融入了他的世界里。


不经意间,苏东坡的内心深处已留下了她不可磨灭的印记。以致于王闰之去世后,苏东坡悲痛到不能自已,泣然写下“……惟有同穴,尚蹈此言……”的祭文。

10年后,其弟苏辙将过世的苏东坡和王闰之同穴安葬,成全了他和王闰之的平生夙愿。

茫茫天地间,如若有神灵的存在,想来泉下相会的两人,一定会过着琴瑟调和、无忧无虑的神仙般生活!


王朝云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这首流传至今的《饮湖上初晴后雨》相传是苏东坡游西湖初识王朝云时即兴所作。年方十二的王朝云是西湖画舫中的舞女,她天生丽质,聪颖灵慧且能歌善舞。

苏东坡从她的身上依稀看到了故妻——王弗的影子。在观舞休憩时间,苏东坡对小朝云一番详细询问后,不禁被其凄苦的身世,清纯灵动的气质所打动,在与妻子王闰之商议后,将其收留府中做了一名侍女。

王朝云自进入苏府后就再也没有离开,可以说王朝云见证了苏东坡一生的盛衰荣辱。

苏东坡喜欢她的聪明、伶俐,并没有将她当做下人看待,每日闲暇时间总是耐心的教导她读书、习字。王朝云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每天勤奋的学习诗歌词赋等一切能学到的东西。

幼小的朝云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的对苏东坡滋生了情愫。想想也是,“名动天下,诙谐幽默”的才子、官家谁不爱?

情窦初开的王朝云心甘情愿的坠入“爱的漩涡”。在王闰之生前极力撮合下,被贬黄州的苏东坡正式给予王朝云侍妾的身份。

王朝云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份,对于她来说,能够和自己心仪的人朝夕相处就足够了。

她在与苏东坡共同生活的二十余年光阴中,正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为灿烂的年华,可以说,王朝云把她最美的青春,无怨无悔的全部献给了自己的挚爱——苏东坡。

王朝云雕像

她陪他度过了黄州和惠州的艰苦、窘迫的日子,她用她的歌声、舞姿为官场失意的苏东坡排忧解闷,变着法子让心力交瘁的苏东坡高兴、轻松起来,从而解脱出来……

一生笃信佛教的王朝云心地善良,她每日诵经念佛,祈求佛祖保佑自己的丈夫,让他少一些磨难,多一些快乐!

就在苏东坡被贬往惠州时,更是拜当地名僧门下为俗家弟子,她希望自己的虔诚能够打动佛祖,保佑自己的丈夫一世平安、幸福!

苏东坡在王朝云的细心呵护下,渐渐从颓废中走了出来,而将忧虑隐埋心底的王朝云却染上了瘟疫,一病不起。

苏东坡尽管为其寻尽了名医,奈何天命使然,终难挽回其日渐加重的病情。


王朝云自知大限已到,握住病榻旁苏东坡的双手,在苏东坡的呜咽悲泣中,饱含深情的望着苏东坡,念诵起金刚经的偈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时断时续的诵经声渐渐的低不可闻,握紧的双手也慢慢低垂、张开,唯有一双深情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就这样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人世,离开了让她至死都难以忘怀、放下的苏东坡。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依然牵挂着他的至爱,依然虔诚的祈求佛祖保佑自己的丈夫。

她爱苏东坡,爱的是那样的执着,爱的是那样的壮烈;爱到至死不渝,爱到生死别离!我想,“一肚皮不合时宜”的苏大学士是懂她的。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这是苏东坡为纪念王朝云,在其墓地所筑亭榭——六如亭上书写的楹联。从这幅楹联中不难品味出苏东坡对王朝云的一往深情和深深的眷恋。


王弗、王闰之、王朝云是苏东坡生命中最重要的的三个女人,尽管她们每一个人都没有陪伴着他走到人生的最后,但她们每一个人都为他付出了人生的全部。


她们在苏东坡人生中的每一个隘口出现:或尽心相助于初涉官场的无知;或茫然奔波于身陷囹圄的牢房死地;或不离不弃、不畏艰辛、长途跋涉于外贬的“不毛之地”。

正是有了她们默默地付出,才有了“不改初心,爱民如子”深受百姓喜爱的东坡居士;才有了如今为我们所熟知的“豁达开朗、诙谐风趣”,文学造诣“无人能出左右”的苏大学士。

反过来,我们从史书中亦不难看出,深受百姓喜爱的苏大学士,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是多么的深情。他作为一个丈夫,为自己“相濡以沫,荣辱与共”的女人“青史留名”, 更是体现出了一个男人的应有担当!这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王朝是不多见的,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

儒风君想,苏东坡千余年来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他的故事一直流传至今,为我们所熟知、喜爱,这与他敢于“打破世俗、爱憎分明”的真性情是分不开的。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