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星期二

周•道|老爱情




秋天的头茬儿阳光,嫩生生地洒遍了村庄。

爷爷手拎着一把镰刀打算出去割稻子,临走悄悄往衣兜里塞了一个小酒瓶。

奶奶手里拎着个罐头瓶子,瓶里盛着刚刚熬好的罐罐茶。她在厨房刚好看到爷爷的小动作,没有揭穿他,自言自语地说:“这棺材瓤子,总忘不了喝那个猫尿。”

奶奶说话时,嘘嘘地漏着风。她的牙齿多数已掉,只留下两三颗门牙坚守阵地。


那天,爷爷和奶奶一起出门割稻子。满地全是黄灿灿的谷穗儿,招来了一群馋嘴的麻雀。

奶奶拍了拍身边的稻草人,说:“让你看个稻子,都看不好吗?”

爷爷听着乐了,这言语,哪里像在嗔怪稻草人呢,便从地上捡起一个土疙瘩,朝着麻雀集中的地儿扔过去,还没来得及喊一声,那些麻雀拍打着翅膀飞远了。

爷爷弯着腰,用劲儿割着成熟的稻子,稻子一溜儿顺势倒下。奶奶在爷爷身后,捡起一绺儿长的谷秆儿,拧成一根绳子,一排排打着捆。

爷爷趁奶奶不注意,悄悄地拧开了小酒瓶,抿了一口小酒儿,浑身舒坦地抖了两下。

奶奶拧着谷秆儿,笑眯眯地说:“又往你那个老鼠窟窿眼儿里倒猫尿了?”

爷爷满足地说:“喝点儿舒坦。”

奶奶踮着脚,越过一个个谷茬,给爷爷端来罐罐茶:“大秋天的,喝这个带劲儿。”

爷爷接过奶奶的茶,满脸的褶子里都荡漾着幸福。

奶奶从兜里掏出个“戏匣子”,那是孙子从外地给她买回来的。她双手抱着侧放在耳朵边试了试,拧了一下开关键和音量键,对爷爷说:“又到播秦腔的时间了。”

爷爷赌气般说道:“又听孙存蝶《拾黄金》,都听八百遍了,还听!”

奶奶扑哧一声笑了:“看把你老棺材瓤子酸的,我就喜欢听孙存蝶。”

爷爷说气话:“你怎么不早嫁了他呢。”

奶奶气也涌上来了,说:“早想嫁呢,可惜人家不认识我。”

“我就说嘛,你再热乎,还不是剃头担子一头热?”说完,爷爷抡起镰刀割稻子,稻子又一排排顺势倒下。

奶奶生气了,一生气便不理爷爷,还故意将“戏匣子”的声音放大。


其实爷爷也爱听秦腔,他是见不得奶奶那个迷恋劲儿。

爷爷累了,坐在田埂上,摸出小酒瓶儿,仰起脖子,“吱儿”喝了一口,偷偷瞅了一眼奶奶。他是在等着奶奶说“又往你那个老鼠窟窿眼儿里倒猫尿了”呢。

奶奶却憋住了劲儿,绷着脸不言语。爷爷知道,奶奶是真的生气了。

爷爷悄悄走到奶奶身后,背过身子撒了一泡尿,侧着头,想让奶奶说点啥,奶奶依然不声不响。

爷爷把红色的裤带儿绑紧后,惊慌地说:“哎呀,蛇,有蛇!”

奶奶听到蛇,一下子跳了起来,问:“蛇,蛇在哪里?”

爷爷乐得哈哈大笑:“丫头片子,这不还是说话了吗?”

奶奶知道自己上当了,用手去捶爷爷。

爷爷攥住奶奶的手说:“丫头片子,歇会儿。人老喽,不中用了。”

爷爷这么一说,奶奶也感觉到腰有些酸疼。

这爷爷奶奶,老了老了,却有点儿不正经了。爷爷叫奶奶丫头片子时,奶奶心里其实是受用的,心里头喜欢着,嘴上却说,这老不正经的。

爷爷从来不在儿孙们跟前这样叫奶奶,爷爷叫奶奶“老不死的”,奶奶称呼爷爷“老棺材瓤子”。

爷爷和奶奶还偶尔斗嘴。斗得狠了,奶奶就踮着脚儿,腋下夹个小包袱,拄着拐棍儿,气鼓鼓地说:“我走了,留你老棺材瓤子一个人清闲去。”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等爷爷拦住她。

可爷爷偏不,只慢悠悠地说:“老不死的,走就走,谁怕你走了不成?”爷爷捋着胡子,将白亮亮的小酒盅端起,又“吱儿”抿一口。

孙子们对爷爷说:“爷爷,我奶奶说她真走了。”

“让她走,走了五十多年了,一辈子不是还在嘛。”爷爷知道,奶奶其实是想女儿了。


奶奶在姑姑家住一两天,就不停地念叨开了:“二丫儿,老棺材瓤子最近还好吗?我昨晚梦见雪下得挺大的,天地一片白了。”

姑姑知道奶奶惦念着爷爷,就将奶奶送了回来。爷爷笑着,站在房门前迎着她。

闲着没事的时候,爷爷和奶奶就讨论谁先走谁晚走的问题。

爷爷说:“丫头片子,我比你大,应当走你前头。再说,我比你劲儿大,据说阴间地皮也金贵着呢,我提前去给咱占地儿,等你来了,咱还是两口子。”

奶奶唏嘘着,将嘴一扭说:“老棺材瓤子,阳间的罪我还没受够吗?到阴间我不找你,我找个唱秦腔的,给我解闷儿。”

爷爷不满地撇一下嘴说:“就那么个秦腔小生,让你记了一辈子啊!”

奶奶又抿着嘴不说话了。爷爷知道,他又犯了忌。据说,奶奶年轻的时候,在县剧团唱秦腔花旦,认识了一个唱生角的小伙儿。可太姥爷不同意,硬是将奶奶从剧团拉了回来,许给了爷爷。

爷爷从来不在奶奶跟前提这个人,这老了老了,醋劲儿怎么还大了呢?

爷爷见奶奶又不说话了,笑呵呵地说:“丫头片子,脾气比年轻时还大了,我不过随便说说嘛。”

奶奶又绷不住,笑了。奶奶说:“我走我就走在你前头,留下我一个人活在世上,多寡淡。”


日子像水一样一点儿一点儿淌过去了。

爷爷还真走在奶奶的前头了,奶奶变得越发沉默了。家里的供桌上,爷爷在照片里总是笑呵呵的样子,奶奶隔三岔五地对孙子们说:“如果去城里,给你爷爷打些好酒。”

孙子们笑着问奶奶,怎么不说猫尿了。奶奶抿着嘴说:“老棺材瓤子喜欢喝,就让他喝吧。”

奇怪的是,奶奶那么爱听秦腔的人,自从爷爷去世后,不再听戏了。她把“戏匣子”锁在柜子里,再也没见拿出来过。孙子们都说:“奶奶,你一个人无趣,就听听戏呗!”

奶奶说:“老棺材瓤子不喜欢。”

(图片来自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