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邪教魔爪下的“儿童劫”(图)

 儿童节是一个快乐的日子,承载着国家和民族未来希望的少年儿童,需要全社会的精心呵护。但是,在邪教的魔爪下,本该充满快乐、喜庆的儿童节,却变成了让人触目惊心、痛心不已的“儿童劫”。面对邪教残害少年儿童的种种恶行,真是“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伐南山之竹,书罪无穷。”
  虎毒不食子,他们却被亲父母残忍杀害
  中国有句古语“虎毒不食子”,父母对于亲生子女从来都是倍加呵护,即便有矛盾,也不会像对待仇敌一样将亲生子女置于死地。但是邪教让受蛊惑的邪教徒们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性,为了自己所谓的“消业”“圆满”,竟然不惜将亲生子女残忍杀害,令人不寒而栗。
  1996年2月21日,农历正月初三,时至午夜,全能神信徒万成彦为了向“全能的神”献上“宝血”,洗清自己“身上的罪恶”,进而“拯救世上万人”,万成彦趁着夜深人静,悄悄从门外走廊里找到一把斧头,到床头吻了吻儿子的额头后,罪恶的她便抡起斧头砸向儿子的头部……随后万成彦从抽屉里找来长长的铁钉,将儿子的两只小手钉在自制的“十字架”上,还将一根长长的钉子钉进了儿子王某的脑门里,欢蹦乱跳、活泼可爱的8岁儿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惨死在自己亲生母亲万成彦的手里。2011年1月10日,全能神信徒李桂荣在其母亲的卧室,用剪刀向熟睡的女儿颈部猛刺一刀,致其当场死亡,之后她把剪刀藏在枕头下继续睡觉,直至家人喊她吃饭才被发现。
戴楠和母亲关淑云
  除了以上两个典型案例,在邪教恶魔的驱使下,亲生父母杀害子女的事件还有不少:法轮功信徒王群英为了所谓的“圆满”,2009年7月7日凌晨用菜刀杀死年仅6岁半的侄女,并实施自杀,几天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法轮功信徒关淑云修炼法轮功走火入魔,认定女儿戴楠身上附上了“魔”,不除掉就会贻害无穷。2002年4月22日清晨,关淑云双手使劲掐住女儿的脖子,女儿奋力挣扎,却抵御不住关淑云的执意除魔,终至窒息身亡。辽宁省辽河油田供水公司职工佟岩,修炼法轮功痴迷入魔,1999年12月16日晚,将年仅6岁的女儿徐澈杀死在床上。
  少年美如花,他们却毁容残疾瞬间凋零
  我们总是将少年儿童比作祖国的花朵,他们天真烂漫,童颜如花,代表着未来、代表着美好。但是因为邪教的祸害,他们中的有些人却在花样年华里毁容残疾,留下终生难以弥补的遗憾和心灵创伤。
  2006年12月20日,四川省凉山州礼州镇白沙村发生一起自焚案件。村民肖成、张冬梅夫带着9岁的儿子肖虎,在离自家不远的偏远地方,架起一堆柴,一家人坐在上面自焚。结果肖虎忍不住疼痛掉了下来,肖成、张冬梅夫妇双双死亡。据了解,事发三天前,张冬梅打电话告诉外地朋友,他们夫妻两双修功德‘圆满’,即将‘圆满’了。原来他们是一对痴迷的法轮功夫妇,长期受李洪志宣扬的“修炼圆满”、“白日飞升”等歪理邪说影响,最终决定带着儿子走上不归路。尽管自焚事件过去11年,肖虎已经长到20岁,但头皮已经严重损伤,成为一生的痛苦。更痛苦的是,自焚为他心灵挥之不去的阴影,还将伴随他一生。身体的残疾,心灵的创伤,让肖虎饱受折腾,已至于现在想起自焚事件时,都有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肖虎被烧伤后的照片
  事实上,类似肖虎这样的悲剧还有很多,2012年12月,河南信阳光山县全能神邪教徒砍伤学生23人,他们要么被邪教伤害身体,要么被邪教刺伤心灵,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会对他们内心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进而影响整个未来人生。  
  神能治百病,他们却受尽折磨早夭离世
  几乎所有的邪教都有一个共同的骗人把戏,就是要求信众“信神不信医”,实际上这是一个“悖论陷阱”,如果没就医吃药你的病好了,他就说是“神”的保佑,如果没就医吃药耽误病情甚至一命呜呼,他就说你取得了“圆满”。在这种谎言笼罩下,有多少了年轻的生命被执迷不悟的父母耽搁,而受尽折磨早夭离世。
邪教“全能神”
  河南南阳人赵秀霞,儿子梁超因小儿麻痹症造成腿部疾病,走路一瘸一拐。为给孩子治病,赵秀霞相信全能神信徒“绝对能治好”的“承诺”,并拿出1万元“奉献”给了全能神教会。2011年8月16日开始,赵秀霞将儿子交到全能神信徒手中进行“治疗”,他们的手段是一天只吃一顿饭,唱经、祷告,用几块木板夹着梁超的两腿,上面又压了一块板,用绳子固定好,又在上面压上砖,然后开始往里紧夹板,梁超在床上哀嚎,甚至用人上去踩,在全能神教徒的轮番折磨下,第三天梁超就因体力虚脱而死。
  无独有偶,还有两位同样荒唐狠心的母亲。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人马秀荣痴迷“法轮功”,儿子宋双龙因鼻腔后先天多出两块软骨,坚信“法轮功”能包治百病的马秀荣强迫儿子一起练习。结果宋双龙的病情日益加重,很快发展为完全失明,马秀荣仍顽固地指导儿子做“法轮功”的各种动作,1999年5月12日,宋双龙在家中离开了人世。家住重庆市秀山县溶溪镇杨秀英,与丈夫双双加入了“门徒会”并四处“传福音”,忽略了对儿子的关怀和教育,2000年6月20日,儿子偷了邻居的钱被杨秀英狠揍一顿,儿子一时想不开竟喝下了敌敌畏,眼看儿子嘴唇发紫,情况危急,杨秀英没有第一时间送医院,反倒是为他祷告治病,眼看毫无好转,丈夫才赶紧把儿子送到医院,因为耽误了抢救时间,被送到医院没多久就断了气,年仅12岁。
  生命诚可贵,他们却误入邪教命丧黄泉 
  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每一个稚嫩的生命都像早晨迎着朝阳微微摆手的禾苗,对家庭、对父母来说,更是最大的希望,意味着一切。但是在“法轮功”等邪教的魔爪下,一切都变了。
  2001年1月23日下午,河南省开封市苹果园小学五年级学生刘思影,在痴迷法轮功的妈妈带领下,和其他5名法轮功人员按照李洪志“放下生死”、“追求圆满”的要求,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当火苗窜起后,钻心的疼痛和巨大的恐惧,使年幼的刘思影禁不住失声哭喊:“妈妈——”“叔叔,救救我!”然而那时谁也救助不了她,母亲刘春玲当场烧死。经民警全力扑救,刘思影被紧急送往医院,经诊断:热烧伤40%,合并重度吸入性损伤,头面部4度烧。虽经全力抢救,终因伤势严重抢救无效死亡,年仅12岁。
刘思影生前照片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二学生陈英,曾经品学兼优,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自从跟母亲陈秀珍练起法轮功之后,精神日渐恍惚。1999年7月,陈英以练功为名离家出走,一个月后家人终于将她找到,此时的陈英已精神失常,数次打算自杀“升天”。8月16日在乘坐由北京开往佳木斯的439次列车上,陈英趁家人不备跳车,经过7个小时的抢救,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而亡,时年17岁。
  童心纯如水,他们却成邪教行凶的棋子
  六一儿童节,对于绝大多数少年儿童来说,应该是在明亮的教室里发出朗朗的读书声,应该是在公园广场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应该是在父母的怀抱中享受父爱母爱的呵护,但是三年前的儿童节前夕,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发指的杀人事件,其中一名十二岁的小男孩在这出悲剧中充当了全能神邪教组织行凶杀人的棋子。
“招远血案”主犯
  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店里,六名全能神暴徒围殴一女性,致死当场身亡,更令人痛心疾首的是,行凶杀人者中还有一名十二岁的小男孩。在新闻发布会上,民警介绍,“到达现场之后被害人吴某脸朝下趴在地上,50多岁的光头男子正在击打被害人上身部分,一名小男孩拿着铝制拖把击打被害人头部”,在民警“往外押送时,遭到小男孩的阻止”。我们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驱使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如此目无法律泯灭人性,竟然拿金属棍子打人头部,用脚踢一个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伤者,还敢阻止警察执行公务?没错,是全能神邪教!在邪教的蛊惑下,小男孩既是邪教行凶的棋子,是凶手,也是邪教魔爪下的受害者,真是可恨可悲。
  儿童节,对于绝大多数的孩子和家庭来说,是幸福快乐的,但对于被邪教残害的花朵一般的孩子们来说,对他们备受摧残的家庭来说,将是一个永生的噩梦,只有泪水和悔恨。为了所有孩子的快乐和幸福,为了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请我们每一个公民伸出友善的双手,一起揭批邪教,抵制邪教,铲除邪教,还世界一个明媚的国际儿童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