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韩中社:文在寅与特朗普的会谈令人担忧

文在寅与特朗普定于下月月末举行韩美首脑会谈,如果会谈顺利,此番有望一举解决双方关注的重大外交问题。可能出自舆论对两人尽快举行会谈的催促,文在寅总统与美国总统见面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届韩国总统都更加提前。但由于种种原因,也有不少人对两人的此次会谈表示担忧。 

首先,特朗普总统怪诞的性格令人难以捉摸。特朗普已经与多国领导人有过接触,其中一部分接触在和风细雨中圆满结束,也有不少被视为一场灾难。他在就任8天后与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的通话就是如此。特恩布尔总理在电话中说“澳大利亚将根据与美国前一届政权的协议,把1200余名滞留在澳大利亚的难民送往美国”,特朗普对此勃然大怒并在电话中高喊“这是我接过的最差劲的电话”,原定一个半小时的通话时间仅进行了25分钟就被特朗普强行挂断,堪称史无前例的无礼行为。今年3月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首脑会谈也糟糕透顶。由于两人在会谈后的记者会上态度冰冷,记者为缓和气氛提议两人“握一下手”,在这种形势下,默克尔主动表示“我们握一下手吗”?但特朗普的表情一直很差,装作没有听见。事后得知,两人之所以如此僵持,是因为会谈前特朗普拿出了一份要求德国“支付3000亿美元(约合330余万亿韩元)的北约分摊军费”账单。这令人不禁对特朗普可能对文总统表现出的态度感到担心。 

第二,准备时间太过仓促。2001年金大中与布什总统的首脑会谈可以称作是历史上最失败的一次,其原因很大程度上归咎于准备过于仓促。当时金总统急于向美国方面阐述自己的阳光政策,于是仓促地与刚刚就任的乔治·W·布什总统举行会谈,结果非常狼狈。金总统在会谈中试图说服布什“援助朝鲜”,但布什对此反问“为什么要帮助一个饿死本国居民的独裁者”,表达了强烈反对。 

第三,文在寅与特朗普之间的“化学反应”也令人感到担心。历史上韩国进步政权领导人与美国共和党总统之间从未出现过融洽的关系。不仅金总统如此,就连发表过“韩国战争时若非美国来援助,我可能会被关押在政治犯收容所”等罕见言论的卢武铉总统也自始至终未能改善与布什的关系。 

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呢?1998年的韩日首脑会谈被誉为韩国历史上最成功的首脑会谈,两国通过这次首脑会谈成功发布了面向未来的“韩日伙伴关系共同宣言”。但是,参加这次会谈的韩方主人公正是与布什进行“最失败会谈”的金大中总统。那么,这两次会谈究竟有什么差别呢?韩日会谈成功的秘诀就在于充分的前期准备。据悉,当时韩国外交部利用八个月时间为本来只需三四个月即可完成准备工作的韩日首脑会谈进行前期准备。因此,文在寅与特朗普的首次会谈仅剩下一个月时间,若想保证这次会谈成功举行,就必须充分利用本就不富裕的时间,彻底做好前期的准备工作。 

另外,个人兴趣也会对双方关系的好坏起到决定性作用,这一点我们必须铭记。对韩国前一任总统冷若冰霜的布什之所以对李明博总统青睐有加,就是得益于祈祷的作用。布什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他曾亲口表示“李总统夫妇餐前虔诚祈祷的样子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会谈得以大获成功,高尔夫是一等功臣。特朗普就任后仍平均5.4天打一次高尔夫球,比以往历届美国总统都热衷于高尔夫运动。面对这样的特朗普,安倍送上了价值420万韩元的高尔夫球棒,并陪他打了27洞高尔夫球。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不会出现太大隔阂。 

据称,特朗普倾向于根据做生意的经验评价对方,并以此决定人际关系的亲疏。这与奥巴马无论对方是谁都会给予充分礼遇的作风完全相反。不幸的是,文总统不打高尔夫球,而凭借祈祷并无法俘获特朗普的心意,因为自称基督教众的特朗普并不是一个虔诚的教徒。 

但也不能就此放弃。韩国当局无论如何都要设法找出两位首脑之间的感情纽带,制定出相应的攻略方案。无论是否愿意,韩国都免不了被拿来与日本作比较。必须时刻铭记,稍有不慎就会听到“安倍做得不错,文总统这算什么”之类的嘲讽之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