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3日星期六

张洪林教授教你识别气功与伪气功之气功的起源、发展及其在中医学的地位

编者按:气功,像中药、针灸一样,都是中国传统医学的组成部分,《黄帝内经》中对气功描述:“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当一个人的意识进入到一种非常宁静非常愉悦的虚无状态时,全身各系统的生理功能会随之变得协调。长期坚持这种集中注意力排除杂念放松心理紧张的锻炼,就会增强机体免疫抗病能力,起到防治疾病的作用。
  但是,社会上一些人却假借气功之名,大行伪气功之道,招摇撞骗,蛊惑人心。当年伪气功在社会上的泛滥流行,导致法轮功等伪气功发展成为邪教组织,危害国家、危害社会、危害人民。
  中国中医科学院气功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医学博士张洪林教授一直致力于气功方面的研究,常年打击和揭露伪气功及邪教组织,深受社会各界赞誉。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气功的历史渊源及发展、揭批伪气功的本质及产生泛滥原因,中国反邪教网力邀张洪林教授撰写气功与伪气功方面的系列文章,张洪林教授以深厚的研究功底,援引史料,加以论证,由浅入深、条理清晰的撰写出佳作,为我们讲述了气功与伪气功的知识。中国反邪教网将陆续刊登张洪林教授气功与伪气功方面的系列文章,以飨读者,希望对大家科学认识气功、伪气功与特异功能,避免被王林、李洪志类“大师”和邪教教主迷惑欺骗,同时也希望对转化邪教痴迷者和巩固转化效果等工作提供有力帮助。
  气功养生学是中医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堪称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中医学有一本最早和最重要的经典著作叫《黄帝内经》,成书于两千年前春秋战国时期。书中除有多处论述气功外,其首篇就提到:“上古(很久很久以前)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这段两千年前的古人对他们很久以前的古人呼吸着新鲜空气练站桩气功的介绍,说明气功的历史不只是两千多年。
  气功的起源、发展及其在中医学的地位
  据《吕氏春秋》记载,早在四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已将气功疗法用于健身治病。《老子》中则较早提到“或嘘或吹”、“绵绵呵其若存”的吐纳功法。《庄子》也有“吹嘘呼吸,吐故呐新,熊经鸟伸,为寿而已矣。此导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的记载。春秋战国初期的出土文物“行气玉佩铭”(约公元前380年)上有吐纳行气方法的铭文。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文物中有帛书《却谷食气篇》和彩色帛画《导引图》。《却谷食气篇》是介绍呼吸吐呐方法为主的著作。《导引图》堪称最早的气功图谱,其中绘有44幅模仿一些动物运动的图像,是古代人们用气功防治疾病的真实写照。
  自《黄帝内经》后,历代名医的重要著作都有气功的内容。中医发展史上的许多医学名家,本身也是练功家。汉代名医华佗创编了五禽戏流传后世,至今仍被气功爱好者喜爱。其他如东晋时期的葛洪、南北朝时期的陶弘景、隋代巢元方、唐代孙思邈、金元四大家、明代李时珍、张景岳、清代张璐……等,也都在自己的著作中对气功养生做了很多重要论述。
  民国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中西汇通派代表张锡纯在其著作《医学衷中参西录》中,力主“医士当用静坐之功以悟哲学”。此间一些养生家的专著,如蒋维乔《因是子静坐法》、丁福保《静坐法精义》、王宾贤《意气功详解》、陈乾明《静的修养法》、董浩《肺痨病特殊疗养法》、方公溥《气功治验录》等,也纷纷出版。

QQ图片20170510161032
  数千年来,气功一直在民间流传,并且没有一个统一的名称。这类锻炼方法或因其分别强调姿势、呼吸、意念的不同,或因其来源于医、儒、道、佛、武之差异,有很多称呼。例如导引、吐呐、行气、服气、食气、坐忘、静坐、守神、炼丹、坐禅等等。发展到40年代末期,河北省的刘贵珍先生在传播他所学练的一种养生锻炼方法的过程中,受到了河北省卫生厅的重视和支持。他们在一起商定,将刘贵珍的锻炼方法和前述多种称呼的锻炼方法统一叫做气功。
  后来,他们委派刘贵珍前往北京,向国家卫生部汇报了气功。1955年12月19日,在中国中医研究院成立典礼的大会上,国家卫生部对刘贵珍总结传播气功的事迹给予表彰,同时给他颁发了奖状和奖金。多家新闻机构对此事进行了报导,气功和刘贵珍的名字一下子传遍全国,致使刘贵珍成为气功领域最权威的人物,同时掀起全国性的第一次学练气功的高潮。
  与此同时,广大气功与科学工作者应用现代科学方法开展气功作用机理的实验研究。气功研究被列入国家第一个医学科学十二年远景规划中。许多部门相继设立气功医疗、教学和科研机构。1956年,国家特别批准成立由刘贵珍为首位院长的北戴河气功疗养院。气功疗法作为中国传统医学的组成部分和综合医疗措施中的重要内容被广泛地应用于临床。
  然而,好景不长。1966年,伴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开始,气功也同其它许多事物一样遭到批判。因其具有养生健身作用而被造反派斥之为“保命哲学”、“活命哲学”。刘贵珍也受到批判。群众性的气功锻炼热潮突然中止。
  文革结束后,气功重新得以发展,逐渐形成全国性第二次学练气功热潮。各地区相继成立气功研究会、气功疗养院。一些综合医院设立气功科室、气功科研组织。1986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讨论通过设立中医气功学科、招收气功专业研究生,标志气功学科正式进入科学殿堂。国家科学主管部门设立基金资助气功研究。气功的理论文献研究、实验研究和临床应用研究都获得进一步发展。气功的国际交流也有较大发展。
  1978年,上海一位名叫顾涵森的物理工作者,突然对气功产生浓厚兴趣。她在上海出版的《自然杂志》连续发表论文,声称她发现气功师能发放出物质性“外气”(实际上她的实验并未经过科学验证)。顾氏观点在气功爱好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突然间声称具有发放外气能力以及可用外气给他人治病的外气师大量涌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被誉为“现代济公”的严新。在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等几乎所有新闻媒介及多方面复杂的社会因素参预下,中国的大地上掀起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外气”浪潮,直至最后导致“法轮功”邪教出现。并且这股浪潮还强烈地波及到中国以外的许多国家,开创了一个国际性的“外气”新纪元。与此同时,学术领域对气功的实质、概念、定义的争论和“外气”实质的争论也异常激烈地展开。“外气”实质的讨论甚至成为社会热点。
  一些打着气功招牌将气功商品化、神秘化、伪科学化的现象也愈演愈烈,一大批有社会责任感的有识之士与伪气功的较量也随之激烈展开。
  虽然“法轮功”被定为邪教后,伪气功的泛滥也得到遏止,但是伪气功信仰者照样存在,伪气功并未得到彻底揭露批判,台面下的活动从没有停止。王林、李一、常和平类人物不停出现并形成不小的社会影响。换言之,滋生邪教的肥沃土壤依然存在,“韭菜”不时长出来。因此,扶正——弘扬科学气功,祛邪——彻底揭露伪气功与特异功能,清扫滋生邪教的土壤,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作者简介:张洪林,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医学博士,原气功研究室主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