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9日星期二

邪教为啥连青少年也不放过(图)

一些邪教为了拉人头,壮大自己的队伍,连正在学知识长身体的青少年都不放过,或对青少年宣扬邪教的内容,或限制他们的成长发展,或使他们小小年龄就身陷魔窟,饱受摧残,人生之路从此改写。邪教为啥连孩子也不放过呢?笔者分析原因有三:
  ——懵懵懂懂好糊弄
 
  青少年正处在长知识的阶段,世界观还未完全形成,对事物的是非明辨还常常是懵懵懂懂的,不能清楚的分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们需要正确的引导和指点,然而,正因为这一点,却常常被邪教所利用,钻了空子,把罪恶的魔掌伸向青少年,让他们在不能明辨是非的时候被灌输歪理邪说而不自知,稀里胡涂被邪教牵着鼻子走,不知不觉成为邪教中的一员。如凯风网2017年4月7日一篇文章《耶和华见证人低学历、贫穷?答案震惊了!》所说,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2月19日报道,据美国著名民间智库NGO皮尤研究中心采访了100多名耶和华见证人信徒,调查发现耶和华见证人信徒受高等教育程度是全美所有宗教团体中最低的。自幼出生于一个耶和华见证人家庭扎卡里·林德勒从小对自然科学很感兴趣,上高中时就曾憧憬今后上大学攻读物理、海洋学等自然科学课程,不过年少时林德勒就明白自己的大学梦想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他的父母不会支持他上大学。耶和华见证人的中央长老团体成员之一安东尼·莫里斯三世在教会网站上的公开视频节目中就阐述了主要的两个原因:“首先,接受高等教育在个人精神修养上来说是危险的”,视频中莫里斯警告耶和华见证人父母,“那些最聪明、善辩的大学教授会试图改造你孩子的思想,因此对孩子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与那些非耶和华见证人信徒长期在一起研究学术,会不断侵蚀耶和华见证人信徒的思想和信念。”真的是这样吗?美国作家约翰?加斯帕罗则一语道破真相:“实行愚民政策,你就可以控制他们”。(凯风网 2017年4月11日《美国作家投书媒体支持反邪教》)
  ——与世隔绝易被骗
 
  在开阔眼界增长知识的年龄,被人为的限制在一个闭塞与世隔绝的环境中,特别是青少年,对世界及很多观念的认知都受到了限制,更易听信于人,从而一步步被引入邪教的深渊。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谈及身陷邪教经历时,深刻地揭示了这一点:“我们太与世隔绝了,报纸什么的都没有,团体的信仰就是我们的全部。被邪教控制越久,你就越难离开它。你会以为自己是一个进化了的人,而外界是毫无意义的。”让孩子们成为“井底之蛙”,被骗就更容易些。邪教的险恶用心不能说不深矣!
  ——连哄带骗易洗脑
 
  臭名昭著的日本邪教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的变种“阿莱夫教”(Aleph),竟然使用专门为儿童设计的“歌牌”为教材,传播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的教义。
  歌牌或百人一首(和歌集)原本是在游戏中锻炼记忆力,从谚语中学习道理的游戏。对儿童来说不仅仅是娱乐,还是在一边游戏的同时接受教育。一般的歌牌,如“狗走在路上也会被棒子打上”“如虎添翼”“藏头露尾”等谚语具有优美的语感,能作为学习自然和一般修养的工具使用。然而“真理歌牌”完全不一样,例如以平假名“そ”开头的歌牌“相逢即是缘分”,在“真理歌牌”中却变成了“尊师,尊师,麻原尊师”。
  有网友评论指出,东京放送的报道将针对儿童的传播教义的 “真理歌牌”作为教育工具报道,但无论从哪种角度看,写有“尊师,尊师,麻原尊师”这样内容的“真理歌牌”,让儿童将死囚的名字毕恭毕敬地铭记,这样的行为不是洗脑还能是什么呢?作为前身是发起日本最大恐怖袭击的邪教,对任何歌颂死刑犯麻原彰晃的行为都应该抱有警惕,更不用说向是非善恶观尚未形成的孩子灌输所谓的“真理歌牌”了。日本公安调查厅也不得不承认,此举是“阿莱夫教”在培养中小学生等年轻一代对麻原彰晃及其教义的服从意识。
  青少年本是弱势群体,理应被保护、被关心,然而,那些口口声声宣称自己是“救世主”、是救人于危难之中的“上帝”、“基督”,却连这样的弱势群体都不放心,无孔不入,瞄准一切机会拉拢腐蚀青少年加入他们的邪教组织,这不正体现了他们的“邪性”吗?邪教猛于虎,反邪、防邪须从娃娃抓起,这是我们要面对的现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