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邪教全能神的“保证书”能保证啥

“全能神”入门必写所谓“保证书”。这类“保证书”虽然五花八门、形式不一,但其实质却是一样的,无非就是要把信徒变成任人玩耍的木偶。表述的文字也大同小异,不是“一旦泄密,不得好死”,就是“本人遭殃,全家死光”,再不就是“愿意接受神的任何惩罚”或“走路撞车,死无完尸”。如此毒誓,与其说是信徒入门的诚心,倒不如说是“神家”对信徒的诅咒,是强加于信徒身上的“天条”。信徒虽然整天“吃喝神话”,却没有一点神仙的逍遥自在,因为“保证书”带来的只是下列“不能保证”。
 
形形色色的保证书
  ——不能保证不会倾家荡产
  骗钱敛财是所有邪教的共同底色,“全能神”邪教主赵维山自然也有吸金绝招。信徒既然成了“神民”,就要一切听从“神家”的安排。那些洗脑的神书说起来都是免费的,但“神家”的一双妖眼却死死盯着信徒的“回报”。信徒从那些“神书”里学来的是“只有向神奉献财产才能自保”,“向神交奉献款是尽本分”,是“预备善行”,“没有善行的人就是没有人性,与魔鬼撒旦没有什么区别”,“奉献越多离灾难越远”。这样一说,信徒在神路上跑着跑着就成了被“击杀”的对象。又因为“神家”拼命鼓吹“世界末日”,就让信徒更加觉得钱财放在家里不保险,不如让“神家”给保存着。山东荣成的张金芳因为丈夫生病而误入“全能神”,自从2009年7月写下“永不叛教,否则必遭天谴”的“保证书”之后,四年的时间里共向神“奉献”68万元,几近倾家荡产。河北省徐水县户木乡德村的赵大海,自从2003年6月加入“全能神”以后,先是交了13万元的“奉献款”,2006年10月,又将出卖食品店的7万元交给了“神”,最后使自己落了个两手空空,穷困潦倒。
  ——不能保证自身不受伤害
  “全能神”是具有暴力倾向的邪教组织,拉人入教的手段又无所不用其极,其中最为卑鄙的就是给女信徒造成终身伤害的所谓“过灵床”。山东省即墨市灵山镇的李秋影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农村姑娘,2012年秋天,因为遭人欺骗,写下“完不成使命甘愿遭神击杀”的保证书,过上“神”的生活。不幸的是她被“全能神”邪教组织所控制,竟有一年零七个月的时间以“过灵床”拉人入教。被解救之后,李秋影悔恨不已,痛不欲生。而信徒一旦幡然悔悟,提出退教,便会遭到“护法队”的威胁和报复。因为“神家”说过:“对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边,任其乱说乱做,到最后我彻底惩罚他,收拾他。”2008 年 12月,河南安阳全能神信徒张变芬被强制要求“过灵床”,遭到拒绝后被实施迷奸。当张变芬醒后拒绝再次“奉献”并要退出全能神时,不但受到生命威胁,还被要挟要向其丈夫抖出 “过灵床”的丑事,致使张变芬在被逼无奈之下悬梁自尽。2011 年,安徽省霍邱县的全能神信徒卢庆菊在发现全能神“石头显字”造假和教会人员私分奉献等真相之后而要退教时,同样遭到生命威胁并被跟踪监视,最终在极度恐惧中投水自尽。
 
曾金梅的《断绝子女关系书》
  ——不能保证家庭不遭破裂
  “全能神”信徒写下“保证书”以后不但要“预备善行”,更要预备家庭破裂。《话在肉身中显现》里强调:与父母、丈夫、子女、亲属来往是“世俗缠累”,什么时候能撇弃丈夫、儿女,什么时候生命成熟。“那些不愿撇弃世界,舍不得父母,舍不得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神毁灭的对象。”教义是牵引信徒的绳索,威胁是驱赶信徒的鞭子,信徒由此抛家舍业过上“神家”的生活,而这种生活却只是传播毒菌,让更多无辜的人遭受戕害。那一张张呼唤“全能神”信徒回家的寻人启事,无不是对该邪教组织泯灭人性、破坏家庭罪行的血泪控诉。曾金梅留下一纸《断绝子女关系书》走了,剩下三个日夜盼母归来的孩子;湖南省宜章县莽山瑶族乡西岭村四组的黄瑞峰被“全能神”骗走了,扔下六十多岁的老母和八十多岁的奶奶。上属事件不胜枚举,更有甚者,竟视亲人为魔鬼撒旦,为驱除邪灵而杀害亲人。家住西安市未央区汉城街道青东村37号的王涛,因怀疑妻子梁竹利“邪灵附体”,竟连砍妻子十余刀为其“驱除邪灵”,致使妻子当场死亡,而他还痴迷的盼着“神”的降临,等着妻子“起死回生”。
 
法庭上的张帆
  ——不能保证不受法律制裁
  因为觉得自己是走在神路上为神家“做工”的人,“全能神”信徒虽然聚会时偷偷摸摸,“传福音”的时候鬼鬼祟祟,却总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在违法犯罪,置正常社会秩序于不顾,肆意侵害人权,践踏法律,最终落得受到法律严惩的可悲下场。在2014年5月28日的招远麦当劳事件中,无辜的吴硕艳仅仅是因为不愿说出自己的电话号码,便遭到张帆、张立冬等六名“全能神”邪教徒的殴打,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失去生命。而在案件庭审现场,张帆那不时露出的微笑却更加令人心寒,她对自己的罪行矢口否认,声称自己是在“驱除恶灵”,因为她怀疑被害人身上的“恶灵”会对她造成伤害。而她怀疑被害人身上有“恶灵”的依据却只是觉得被害人的衣服好像被风吹的鼓了起来。如此漠视生命,又焉能不受法律严惩?随着“全能神”邪教本质的不断暴露和人民群众反邪意识的不断提高,神家“出环境”的窝心事屡屡发生,不断有“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因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而受到法律的严惩。自从写下“保证书”,“全能神”信徒就走到了违法犯罪的边缘,只有回头才是唯一的出路。
  神路漫漫,“交通”不便,抛家外出“做工”的人们回回头吧,亲人在等着你们!至于那张可恶的“保证书”,自然要把它撕个粉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