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重磅!澳维州政府正式向华人道歉!澳历史上首次就华人遭受不公平待遇道歉!

就在今天,

5月25日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Daniel Andrews

正式向华人道歉

就160年前华人在“白澳政策”下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代表政府正式道歉


这也是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次

官方正式向华人受到不公正待遇道歉

此举,必将载入史册!

这是澳大利亚华人崭新的一天,也是澳大利亚崭新的一天。

今天华人可以告慰来澳先辈的英灵,他们遭受的歧视和苦难成为后代成长和进步的精神食粮,历史和心灵的伤痛从此可以开始愈合。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Daniel Andrews说:要对所有经历了可怕血泪史的华工、对所有被不公平法律所伤害的华工,表达最深切的歉意,衷心说声“对不起”!

维州州长道歉全文

澳洲是个具有多元文化的国家,这是我们的优势,这让我们变得与众不同,变得更加强大。今天的澳洲欢迎并尊重移民,这与19世纪40年代维州政府制定了不公平的限制华工登陆澳洲的法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不公平对待我们不会忘记,我们不会只记住历史长河中的好事,对于令人悲伤的事情,我们绝不会忘记。

我们对于在座的各位感到非常骄傲,我们衷心感谢华工对维州所作出的贡献。同时,我们还要感谢维州华人社区一直以来对经济、文化、家庭等方面所作出的贡献。华人具有非常令人肯定的“公民精神”,华人对于社会的回报令人钦佩。

衷心感谢各位在今天能给我们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今天,我们要诚实面对过去的错误。

在这里,我要代表维州政府、代表维州议会,要对所有经历了可怕血泪史的华工、对所有被不公平法律所伤害的华工,表达最深切的歉意,衷心说声“对不起”!

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迟来的道歉

1850年代,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地区发现了金矿,为与美国的“旧金山”相区别,墨尔本地区被冠以‘新金山’之称。随后,成千上万的华人涌向“新金山”加入淘金者的行列。


当时种族主义盛行的维多利亚政府开始向在墨尔本登录的华裔淘金者征收每人10英镑的“人头税”。

而且这笔在当时看来是巨款的不合理税收,征收对象只有华人。

当年远渡重洋来圆淘金梦的华人实际上都是穷苦出身,根本无法缴纳巨额税款,因为语言不通,也无法跟当地政府做有效沟通。

因此,华人们被迫选择不从维州登陆,而改为从南澳罗布镇登陆,继而跋涉四百多公里至维多利亚中部。

这一艰难的长征被称为罗布之路。



上万华人淘金者参加了这场跋涉,很多人在途中死于衰弱和疾病,而幸存下来的华人,在这片国土渐渐立足,留下了巨大的贡献和精神财富。

从罗布出发,走向澳洲各个腹地的纤纤一脉,蜿蜒而上,在广袤的澳洲大地上,激荡成改变历史的滚滚洪流,标注出一代劳工的辛酸血泪和这个民族的精神坐标。


今天,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州长的道歉,宽慰缅怀先辈之余,也是对他们当年进入澳洲后努力扎根、薪火相传中为澳洲社会做出重大贡献的肯定。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黄向墨表示:罗布之路不仅是华人的屈辱,也是澳大利亚的国耻。维州州长为此道歉,我希望华人同胞们不要将此狭隘地当作他代表某个族裔的后代们,而是应当看到他是作为政府、作为澳大利亚这个体制的代表,展现这个体制直面历史的勇气。

历史回顾
屈辱的罗布之路

在南澳大利亚州,离首府阿德莱德东南350公里处,有个海滨小镇叫罗布(Robe),镇子不大,风光旖旎,全镇大约1500人,过着低调内敛与世无争的生活。 


沿着海岸线,在小镇高处,矗立着一个石座纪念碑,寥寥数语记载了小镇的一段历史:从1856年到1858年之间,有16,500名中国人在此登陆,并且步行200英里去维多利亚州淘金。


160年前,华人从这里登陆,走向澳洲腹地,开始了艰难的求生之路。


罗布海边的纪念碑面向大洋,海面浪花翻滚,述说着19世纪南澳第二大海港的辉煌,以及背后那数万华人的辛酸血泪……


1851年,墨尔本等地发现金矿,大批华工从中国涌入澳洲,到1058年人数已经增加至四万多人,除了下矿淘金,华人还有当农场工和筑路工,皆属苦力劳动。


后来“白澳政策”形成,起于1855年维多利亚议会的决议:规定来澳船只每10吨限载一人,华人入境每人要交人头税10镑(几年后增至40镑)。

1857年要求华人12岁以上,每人每月要交居住税1镑,华工执照税每两月1镑(当时华工每月工才1镑左右)。

1876年“金矿区管理条例”要求华工缴纳保让税3镑(白人只纳0.5镑);纳营业税10镑(白人只纳4镑),明显不公平待遇。

1901年“白澳政策”再升级,制定限制移民新法令:凡入澳移民必须能听写一段50字的任何欧洲文字,随后又规定移民不准携妻子入境。


伴随着“白澳政策”的颁布,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排华事件,较大的有1857年维州巴克南河排华事件;1861年新州杨镇暴力排华事件;1954年本迪戈以及南澳排华事件。


但华人在逆境下,团结互助、艰苦创业,坚持下来的,仍然为建设澳洲、维州、维护华人权益做出了不少贡献。

这些前辈们用伤痕累累的双手,挖出了华人在墨尔本的第一桶金!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淘金工人像华人这样团结和拼命!他们咬牙坚持,日夜轮替!用自己的勤劳和辛苦,很快积累了比别人更多的财富!经营起了小作坊,小食铺。


频频的遭人妒忌和打压,以及当时“白澳政策”和种族歧视的盛行,让华商们讨生活步履维艰。

于是,主要来自广东四邑地区的华商们,成立了“四邑会馆”等社团,抱团取暖为平等权利而抗争!
华人再出发
重走罗布之路

在罗布之路160周年之际,为纪念这一人类历史上的伟大迁移,澳华社区议会连同一些华人朋友,以“重走淘金路”的形式,再现这一段历史,以铭记华裔祖先们在面对困境与不公时展现出的强大毅力。

在罗布当年华工登陆的海岸边,后人们竖起一座乌木红漆金字的牌坊。上联:万淘且漉苦尽甘来始见橙黄一片;下联:百折不挠世延代袭终开繁盛千年;横批:壮志凌霄。

(本图来源南方日报)

参与者们从这里出发,在20天内行走500公里,一步一步重现祖先们的历程。

最终于今日,他们抵达维州议会大楼,受到当地政府的接待。

替先辈没接受了当地政府迟来的道歉。

(维州澳华社区议会执行主席陈东军,“重走淘金路”组织者)

(Hong Lim -维洲华裔议员,维州澳华社区议会执行主席顾问。)

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赵建接受SBS采访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黄向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种族主义从来都不仅仅是族裔之间的问题,更多地是体制的问题、制度的问题、文化的问题。其实,何道歉都是迟到的宽慰,它要具备真正的意义,只能在于通过承认历史上曾经存在的不公不义,共同反思历史,作为当下及未来的镜鉴,这就是华人常说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曾担任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前上议员何沈慧霞女士接受采访时说:这个道歉更具有象征意义,中国人的地位在澳洲现在已经改变很多了,重点是需要华人更加团结,华人要尽可能多走进澳洲主流社会,与各界来往,互相尊重,互相交流提高,以身作则,自然地位就会提高。


澳中企业家俱乐部主席袁祖文表示:“今天华人社会地位的提高,是一代代澳洲华侨华人不懈努力的结果,值得祝贺,更值得赞赏。其实在澳大利亚建国两百多年的历史中,既有过殖民者对原住民的野蛮残杀和对亚裔的歧视排斥,也有过各个族群的壮丽和解和相互关爱。我们除了要铭记过去的悲剧、铭记华人移民或华裔澳大利亚人充满艰难和苦涩的历史,我们更要放眼未来,放眼澳大利亚各族人民同力共建繁荣、尊严和互助的未来。”

历史,从这里出发,历史,也最终在这里到达,并开启新的一页……

华工曾在多国受歧视
美加政府都曾道歉

历史上,美国、加拿大的华工都曾经遭受过歧视和不公正待遇,之后都得到了官方的正式道歉,在一定程度上让华工后代得到了一些心理抚慰。

此前,2002年6月18日,美国众议院全票表决通过,美国正式以立法形式就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道歉,美国华人历史掀开新篇章。


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系美国历史上唯一针对某一族裔的移民排斥法案,直到1943年才被废除。


该法连同其它歧视性法案禁止华人在美拥有房产、禁止华人与白人通婚、禁止华人妻子儿女移民美国﹑禁止华人在政府就职、禁止华人同白人在法院对簿公堂等。

2006年6月22日,加拿大总理哈珀就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人头税”政策向全加华人正式道歉,并宣布将向受害者进行象征性补偿。


华人在加拿大建国初期的最重要工程——太平洋铁路的建设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大约1.5万华人参与了工程建设,至少1000多人在施工中丧生。 哈珀说“如果没有华人工人的参与,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加拿大”。


哈珀指出,1885年太平洋铁路竣工后,加政府没有让任何华工参加敲入最后一颗道钉的庆祝仪式,反而开始为限制华人入境实施“人头税”,这种做法是“极其不公正的”。加政府已经深刻认识到“人头税”政策给华人带来的耻辱和痛苦,他谨代表全体加拿大人和政府向华人表示真诚道歉,同时也为1923年“人头税”停征后实施的《排华法案》表示最深切的悔过。

历史上华人在世界各地都曾收到排挤和歧视,而在当地的政策决策层中,鲜有华人身影或替华人发声者。
(美国杂志曾经歧视华人的状况)

华人对各地的政策参与度与当地华人的数量远不匹配。

黄向墨先生在谈华人参政新纪元时提到,海外华人,大多经历了从苦力到“三刀”(菜刀、裁缝刀、理发刀),再到“三师”(律师、医师、专业技师)的变化,筚路蓝缕,艰难求生。现在尽管正迈向更高阶段的“三家”(资本家、科学家、企业家),多数个体依然以经济上的“齐家”为最高目标。参政仍然是“肉食者谋之”的奢侈,敬而远之。


此外,黄向墨一语中的,提到还有“唐人街政治”的鸵鸟心态与内耗。即华人虽普遍对主流政治“冷感”,却又热衷华社的“窝里斗”内部政治。山头林立的各类社团是没有泯灭的原始政治热情的直观体现。

安徽青年精英会会长陈凌也深有感触地说:维州州长道歉,说明澳大利亚政府的胸怀和多元文化政策起了作用,当然主要是中国的强大,澳洲政府重视与华人搞好关系。

但是华人华侨中有不少人诋毁中国的强大,在华人华侨中挑拨、闹不团结,这是很可悲的事情。所以,华人华侨中热爱母国的人们应加强团结,积极参政,与主流社会建立良好关系。同时,也应像热爱母国一样热爱澳大利亚,为当地的繁荣做出贡献,使得华人华侨在澳大利亚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国防等诸方面享有足够的权利和义务。


无论如何,一代代华人华侨为澳大利亚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今日维州政府正视历史,向华人郑重道歉,必将载入史册!而华人在澳大利亚的奋斗也将继续!

编辑:小亚、Hilary、crystal 发自墨尔本
素材来源:部分内容源自《澳洲排华政策的历史终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