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4日星期日

三致香港“回归一代”:其实你和我拥有共同的梦想

香港的同龄朋友们:

你们好!

在春节这样一个与父母团聚,可以睡到自然醒,在微信抢红包的幸福假期里,本不想接二连三地打字,触碰这样严肃沉重的话题。是因为对旺角的暴乱“到底意难平”,就写了第一封信。看到香港同龄人的回复,又写了第二封信。本不想再写了,年轻人都讨厌没完没了,我们也是。可今天看到香港8所院校的学生会陆续发表声明“撑暴乱”,这比旺角暴乱更令我们震惊,心里的痛汹涌澎湃,实在忍不住要写这第三封信,也是我们4人的最后一封信。


港大、中大、浸大、香港科技大学、理工大学、岭南大学、树仁大学和演艺学院……这些都是我们上中学时就听说过,并为之向往的名校。他们的学生会,怎么会竟然说出“全民起义,为以武制暴除污名”这样的话?!

用街头打砸抢的方式来实现所谓“以暴制暴”的正义,这就是你们心目中的民主和社会进步吗?恕我们直言,这早已突破了代议民主制的核心价值观


记得前几年,内地一些城市也曾出现过反日游行,甚至激化为打砸日系车……一张照片让许多人动容,在微博转发数十万次:一位平头青年李昭站在马路正中,手持纸板:“前方砸车,日系掉头!”这样的理性守护,是构成现代法治社会的基石,是点醒狂热破坏的“拐点”。


这几年,让我们骄傲的是,这样的非理性剧目再没有上演过,说明我们日渐成熟,也说明我们日渐强大——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的强大,首先是内心的强大,抛弃弱者的受迫害心理。

作为青年,我们不愿意我们被视为弱者,需要靠无理取闹来宣誓存在感。香港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说,“任何理由都不可以将暴力合理化。绝不因为你是‘弱者’,就可以破坏社会秩序。”

即便我们可以作为“弱者”来被原谅,又怎么能让父兄相信我们已经足够成熟强大,可以把未来交到我们手里?

中大学生会在声明中称,警方的“程序公义亦告崩坏”。好,既然说到了“程序正义”,我们想问,你们8家学生会发声明,为何不先“校内公投”咨询同学们的意愿?这不是香港大学生的通常做法吗?难怪香港教育政策关注社主席张民炳连呼:不应该让一小撮人骑劫学生意见。”

作为同龄人,我们想对你们大声说一句:你们关心的问题太小啦!香港的未来、祖国的未来要靠我们,对香港的社会经济发展问题,你们有什么样的方法来解决?


香港要直面日益加深的贫富分化“病灶”,要直面与大陆城市争竞的新区域定位,要直面其他全球金融中心的比拼压力,要直面经济再次转型的课题,要直面回归近20年的社会文化碰撞,要直面稳步健全民主的政改探索。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智慧!我们不相信,就凭在旺角扔砖头和纵火就可以实现香港的再次腾飞!

我们经历过更严重的动乱,不想让你们再重蹈覆辙,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是在社会动荡中实现社会发展人民幸福的?你们一定要亲身付出代价才会幡然醒悟吗?教训和经验我们同样都有,难道你们忘了,是你们帮助我们推动改革,才有了祖国的复兴。今天,我们也想以自己的经验探索,和你们共同成长。

相对于你们“回归一代”,我们“改革一代”也有回归的任务和梦想。在拥抱现代文明的过程中,我们也走了一些弯路,丢掉了一些珍宝,但是我们逐步成长成熟,在坚定不移地走向现代文明的同时,我们也正在回归到中华民族延续5000年的文化之中,回归到汉唐风度的从容之中。这是我们一代人的“回归”梦想,正如你们 “回归一代”正面临着改革的重任。


对比上一代,以及上上代,我们其实有更多的共同点。

我们都是自信而又焦虑的一代,自信比父辈更全球化、更高文化素养,但都面对比父辈更严峻的竞争环境。而地域之间的“有色眼镜”,并非香港和内地独有。网上有一组“各地人眼中的中国地图”、“各国人眼中的世界地图”,都夸张表达了不同地方间存在的一些误解和刻板印象,我们把这些图当笑话看,但也意识到任何地区间的相互理解都还有待时日。

如果暂且撕掉我们头上的地域标签,我们就会发现,作为个体的香港青年和内地青年,有共同的谈资,共同的爱好,也有共同的梦想。从历史潮流来看,香港和大陆不是“渐行渐远”,而是“越走越近”了

有人说,香港人现在陷入身份认同困境——我是谁?但是,这真的是一个问题吗?香港人无论接受的是英文还是汉语教育,无论是到英国还是到澳大利亚工作,都连着中国的根脉。这怎么可能甩得开?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大上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果你曾认真看看这些关键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难道不也是你们的愿景?

兄弟,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走弯路!我们梦想有一天,房价不再高不可攀,我们都能和家人、爱人有个宽敞温馨的家,不必蜗居“蚁窝”,苦苦守候遥遥无期的廉租公房;

我们梦想有一天,社会的财富更加均等化,贫寒家庭出身的青年不再是“奋斗十年才能和富二代坐在一起喝咖啡”;

我们梦想有一天,重建的诚信道德让我们的老人摔倒时总有人扶、遇上小偷总有汉子挺身而出;

我们梦想有一天,病者不再面对“看病贵”,医者也不再在诊室受到无辜的伤害;

我们梦想有一天,年齿渐长的自己不需要担忧养老的巨大缺口,不必担心昂贵的墓穴让自己“死不起”;

我们梦想有一天,中国同胞共同创造出的政治智慧、经济奇迹、科技发明和文学艺术财富,让西方人惊讶佩服;

我们梦想有一天,中国人无论走到哪个国家,都可以收获平等和尊重的目光,而不是歧视和疏远……


这个社会还没有足够美好,我们的祖国还没有足够强大,我们的亲人,有些还生活在贫困之中。这些,都需要我们共同去承担、去建设。我们有共同的梦想,我们不是“两个族群”,我们就是同一代人,我们一直在一起,不分你我,从从容容,坦坦荡荡。

此致

          敬礼

四名内地年轻人
2016年2月13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