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4日星期日

旺角暴乱:能够成为香港自我救赎的一次机会吗?

大年初一,香港旺角发生了暴乱。截至今天,香港警方共拘捕涉案人员64人。

香港不是一直标榜为“法治之地”吗?香港的核心价值不是法治精神吗?香港警察形象难道不是让港人骄傲的法治象征吗?怎么会发生当街围殴执法警察的事情呢?


 
从2014年的“占领中环”开始,香港的法治“堡垒”就已经开始松动。“占中”就像打破窗户的第一块石头,破窗效应随之而来,法治正在丧失对社会的保护和约束,一点就着的暴力对抗反倒有点儿家常便饭的意思了。作为法治典范的香港社会,朝着暴力冲突、街头运动、动荡失序的方向越走越远。

旺角暴乱,不说是意料之中,至少也并不令人惊讶,没有旺角也会有别的事情发生。就像香港明报说的,香港“占中”之后,来到更大的危机面前,社会撕裂没有愈合,反而走向更深的对立。另一个不出意料的是,一些“热心”的媒体又开始了“制造”事实与概念,且看他们怎么说的:

一、“鱼蛋革命”

迅速给这场暴动起好名字的是大洋彼岸的美国媒体,CNN将之称为“鱼蛋暴动”,英国《卫报》更“鱼蛋革命”。

这场以旺角摊贩为幌子的动荡,肯定让某些人嗅到了突尼斯小贩的味道。“雨伞革命”中没有得逞的目的,似乎又可以鸣锣开张一次?
 

小贩真的是“鱼蛋革命”的主角吗?还是仅仅是被推到前台的演员?

我们先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7日晚之前,“人民民主前线”等极右政治团体就在社交网站上呼吁市民前往旺角支持夜市。所以等食环署晚上去清理无照摊贩时,马上就有人出面阻止执法。

警察到来后,有人用砖头及尖木棍袭警,落单的警察被暴徒围殴。暴徒们砸车、沿街纵火,90多名警察受伤。
 



这是“鱼蛋革命”吗?施暴的根本与“鱼蛋”小贩无关,而是在“占中”中“锻炼”出来的一群激进分子,是“占中”留给香港社会的主要负资产之一。“占中”之后,一直在寻找“出场机会”,终于找到一次。

正如香港自由党向警务处所发公开信中所说,“旺角暴乱”是有计划,有预谋,公然挑衅香港法纪之“暴力行为”,是与全港巿民为敌。

把暴乱说成“民主革命”,把暴恐说成民族问题……这些伎俩早已不新鲜,这不过是一些媒体“双重标准”的又一次施展。

二、“警察开枪”?

暴乱发生后,英国路透社、卫报的标题就是“香港警察在处理骚乱时向天空鸣枪”,“香港防暴警察为驱散示威人群向天空鸣枪”。德国之声则直接称是香港警员的对天开枪“激发了更多示威者到场”。

警察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开枪的?电视现场直播中看得一清二楚——是在遭到袭警时,有警员拔出配枪,先后向天开了两枪。
 

在标榜“民主”的美国,袭警可当场击毙。

梁振英说,香港警方使用枪械有严格指引,处理手法已是世界上最克制的。

是吗?

 

也许一些媒体的特点是健忘和选择性失明,长安君不介意帮助回忆一下:

2014年长达2个月的香港“占中”,香港警方到最后仅保持了拘捕了320余人。而2005年巴黎骚乱中,法国警方逮捕4700多人,将650人送进监狱;2011年英国伦敦骚乱中,仅首都地区警方就逮捕将近3900名参与骚乱者;美国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美国警方开展了长达数年的逮捕行动,至2014年已有近8000名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被捕。

对这些媒体一再重复的“戏码”,长安君实在懒得多说。长安君更想说的是,绝大多数香港人包括港媒,也逐渐清楚地知道了,是谁在害香港。

香港东网、明报等港媒均报道,此事件是激进的香港本土派“民主前线”及其他组织成员,以声援小贩为由,蓄意挑起。星岛日报等港媒称,虽然本土派否认事前部署,但种种迹象,包括掌握警方人力最薄弱时发难,以及调动数十名精壮“口罩男”袭警及纵火,并有车辆运送武器及不明液体到场,均显示暴乱一有预谋有部署。

香港多个旅游界组织包括旅游业从业联会、导游总工会均发表声明,支持港府和警方严正执法,维持社会秩序。新闻行政人员协会、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发表声明谴责暴力行为,希望警方彻查,早日将行凶者绳之于法。

香港前保安局长叶刘淑仪称事件是“占中的延续”。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表示,事件令香港蒙羞。


“占中”一闹,对香港社会的破坏已经显现。香港政府统计,2015年,香港零售业销售总额降至4752亿港元,为自2012年以来新低,较2014年全年下跌3.7%,跌幅甚至比2003年SARS期间下跌2.3%更为惨烈。香港旅游局统计,2015年12月的到港游客数量下降了近16%。春节期间,紫荆广场的游客稀稀落落。

这几年,香港确实有经济下滑、国际地位下降。微信公号“港股那点事”一文说,这是几乎任何一个地区在经济与社会发展周期中都会遇到的一些坎坷与波折而已,与内地民众历史上经历的各种惊人磨难相比,香港这些甚至都不算个什么事。社会与经济发展都是螺旋周期的,遇到困难了,检讨反思,众志成城,跨过去就好了。就算把旺角砸个精光,就能让香港走出当下困局?”

没有建立在法治上的自由,只是少数人的自由,却是多数人的噩梦。没有建立在法治上的民主,是虚幻的海市蜃楼,是被绑架的民以前看过篇文章,说少数人在拿香港的未来谋自己的私利。其实香港失掉的还不只是未来,包括现实,就在当下。

好的社会规则形成起来很难,而毁掉它们却容易得多。香港已面临危机,香港明报刊发社论称,面对严峻局面,香港社会须坐言起行,维护法纪,共同拯救随时堕入深渊的香港。

如果这次暴乱能够让绝大多数香港民众进一步看清这些香港本土派激进分子的本质,看清他们对法律的无视、对香港核心价值的肆意践踏以及对香港社会的无情无义,及时为香港社会法治体系的松动踩下刹车,重塑香港司法机关的法治权威,旺角暴乱也许就是香港自我救赎的一次机会。

好在,清醒得还不算太晚,好在,还有强大的祖国支持。只要香港民众都能看清事实,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我们都有信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