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8日星期三

美著名影星金凯瑞女友或死于科学教

好莱坞男星金·凯瑞(Jim Carrey)前女友卡萨琳娜·怀特(Cathriona White)惊传自杀身亡,疑似服药过量。不过,英国媒体《太阳报》10月2日发表调查分析认为,卡萨琳娜·怀特之死,可能与她信奉科学教有关。
  艰苦的“洁身疗法”或许敲响了卡萨琳娜的丧钟
  科学教前成员表示,卡萨琳娜相信科学教能够帮助自己,但科学教艰苦的“洁身疗法”可能将她推向死亡的边缘。
  卡萨琳娜·怀特,现年30岁,在与好莱坞喜剧明星金·凯瑞二次分手后,周一疑似药物过量死亡。
  卡萨琳娜·怀特自2009年从爱尔兰到洛杉矶就卷入了备受争议的科学教,但最近才开始参与科学教两项强制执行的仪式。
  前成员称这两项强制执行的仪式十分“危险”,会对影响这个脆弱女演员的精神状况。
  一项为“生存疗法”,即持续多月一直被吼叫、“被贬损”。据称卡萨琳娜最近刚加入。
  科学教研究专家托尼·奥尔特加(Tony Ortega)表示,卡萨琳娜近日刚完成了另一项疗法,即“洁身疗法”, 该疗法要求每天至少蒸四小时桑拿,持续60天。
  “感觉热……”卡萨琳娜在Instagram上传了这张桑拿照
  凯伦·卡里尔(Karen De La Carriere)的儿子亚利山大·延奇(Alexander Jentzsch)信奉科学教,2012年死于药物过量,她说:“亚利山大经历了‘生存’和‘洁身’两项疗法,27岁时死于美沙酮等药物过量。卡萨琳娜就是另一个亚力山大,他们都是在20多岁的时候卷入这个有害邪教的。”
  凯伦曾加入科学教35年,她解释说,“生存疗法”是指不停地重复执行一个动作,比如摸墙,直到进入一种恍惚状态。你不是这样做一个小时,而是数天、数周,甚至数月。我认识的人里有这么持续两年的,你会进入梦幻状态。”
  前科学教信徒凯伦·卡里尔
  现年52岁的前信徒约翰·杜依根(John Duigan)完成过上述两个疗法,他说在“生存疗法”时,曾被迫盯着另一个人的眼睛长达数小时,与此同时,不断有人冲他大叫,贬低他。
  他说:“这样的状态要持续几个小时,你根本无法做出反应。我疯了,第一次感到崩溃。我晕倒后他们就拍打我,直到把我打醒。后来我彻底崩溃了,拼命地找菜刀要把我内脏挖出来。”
  约翰·杜依根于2006年离开科学教,他说,“洁身疗法”同样让他筋疲力尽。“每天蒸桑拿五到八个小时,你会渐渐茫然、困惑。科学教的体系就是一个压力锅,他们从情感、精神和身体各方面把人置于极端压力下” 。
  科学教头目大卫·密斯凯维吉(David Miscavige)负责强制执行这两个疗法。
  他们称,“生存疗法”是为了帮助信徒集中思想,而“洁身疗法”则是为了摆脱附着于身体脂肪组织的毒素。
  约翰·杜依根
  一些科学教信徒相信,以前的生活积淀产生了这些毒素,会影响人们精神进步,并阻碍达到科学教的最高层次。
  “洁身疗法”要求信徒每天服用30粒维生素片,跑步20分钟,然后至少蒸上四个小时的桑拿。
  这样的日常项目需要持续三个星期,有些信徒坚持长达60天。据报道,信徒们都感到头晕、脱水、胃痛,同时伴有腹泻和呕吐。
  但科学教领导人声称这个过程是达到科学教最高层次至关重要的一环,在这个过程中,信徒将从物理宇宙中解放出来,能够用精神控制物体、能量和时空。
  据称科学教领导人积极招募大明星,利用像汤姆·克鲁斯这样的大明星进行宣传,他们甚至拥有一个专门的好莱坞名人中心,据说卡萨琳娜正是在这里被招募的。
  然而,金·凯瑞从来没有加入过科学教,甚至被他们认定为“敌对”分子。
  卡萨琳娜与金·凯瑞在纽约
  这个名人中心的一位前职员,匿名告诉《太阳报》,金·凯瑞曾经在这个好莱坞中心取景拍片,他的无礼态度使科学教成员感到被“冒犯”。“从那一刻起,他们开始不喜欢他” 。
  金·凯瑞被标为“1.1”,在科学教的“情绪标度等级表”中,意味着他是“隐形的敌对分子”,不再受信任。
  金·凯瑞后来做过很多恶作剧,比如打电话到中心,假装想报名参加高级课程。他在2003年一个加拿大脱口秀节目中嘲笑科学教:“我确实加入科学教一段时间,所以我才得到了这对放空的眼神。”
  金·凯瑞后来遇到卡萨琳娜,卡萨琳娜曾去好莱坞想当个演员,2012年成为了一名化妆师。他们好了5个月,随后分手,今年3月复合,上周四再次分手。
  据信卡萨琳娜通过45岁的美国歌手贝克(Beck)介绍加入科学教,贝克大半辈子都在信奉科学教。
  科学教教堂
  但是科学教在卡萨琳娜的家乡爱尔兰也有信徒。
  前科学教信徒,爱尔兰人约翰·麦克菲(John McGhee)在2006年至2008年间经历了这两个疗法,他曾经亲眼目睹了一个新信徒是如何在都柏林一个“生存疗法”过程中崩溃的。“他摸着墙,我的工作就是反复督促他。他他突然变了脸,转身对我说:‘请帮帮我,我好难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英国51岁的著名帽子设计师斯黛芬·琼斯(Stephen Jones)赞同这个过程有危险,1986年至2008年期间他都待在科学教。“想象一下,持续一个动作几百个小时,能让你疯狂到想自杀。”
  昨晚,科学教的一位女发言人告诉《太阳报》:“把过去学习科学教与他后来自杀相关联,就像说一个人曾信奉《圣经》后来自杀一样。像托尼奥尔特加这样的反科学教人员和其他怀疑论者利用这个年轻女子死亡的悲剧作文章,真是令人悲哀,要予以谴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