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3日星期五

美国退役女兵雇凶杀前男友 未料杀手系便衣特工


  劳拉·白金汉是退伍兵,此前曾两次赴伊拉克执行任务。因担心儿子抚养权被夺走,设计想杀掉前男友。
  美国媒体日前报道了一起谋杀未遂案。现年30岁的退役女兵劳拉·白金汉一心要灭了前男友,因为担心他会跟自己争儿子抚养权。白金汉先是让自己的现任男友去干,男友认为自己做这事不适合,但同意帮她特色其他人选。现任男友也是退役老兵,曾在阿富汗服役,是一名狙击手。他选择了偷偷报警,及时阻止了一
  场人伦悲剧的发生。
  她请的“杀手”其实是警察
  今年2月份,劳拉·白金汉坚定地向“枪手”说,“我想让他消失,不想让他在我的生活中出现。”她给了对方3000美元,要求这位“枪手”杀死自己的前男友、儿子的亲生父亲。在做这个交易时,儿子就在她身后。
  “枪手”问她,是不是要做得像一场意外事故,如果是,那要出多点钱。“枪手”还追问她,“你确定要这么做吗?”结果,白金汉坚定地回答说,“确定!”几天之后,“枪手”果然又到了白金汉家里,并带去了几张照片,照片显示她的前男友已经被杀掉,地点是一处车库。在毫无感情地确认“枪手”完成了任务之后,白金汉把余下的费用悉数交给了对方。
  前男友布拉德·萨瑟兰事后告诉媒体说,“根据白金汉的授意,2月24日也就是周三那天晚上我就应该去见上帝的。枪手可以选择在我去上班或回家的路上下手。”
  白金汉完全没想到的是,她一手策划的阴谋是前男友配合警方一起“演出”完成的。肯塔基郡路易维尔市警察局早已知道了她的阴谋,直接出手约萨瑟兰一起在停车场制造了谋杀案的场景。而所谓的“枪手”,真实身份是田纳西州调查局便衣特工。
  “当他们把我带到警察局,跟我说了这事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有人要捉弄我,”萨瑟兰说。接下来,他问警察雇凶费用是多少。警察说,“3000美元。”“开什么玩笑?我这条命就值3000块?”他还为此半真半假地发了一通牢骚。“这简直就是处理半新二手车的价钱,”萨瑟兰说,“只不过在这起交易中,二手车换成了我。”萨瑟兰一度觉得这是个黑色幽默,可是突然想到了儿子。“枪手向她展示我的尸体时,儿子就在旁边!”说到这里,萨瑟兰的声音颤抖了,“与她雇人来杀我相比,更让我心痛的是,她做这一切时,儿子就在她身边。”
  2月24日,警方拘捕白金汉,指控她企图进行一级谋杀。白金汉上个月交了15万美元的保释金获得出狱,预定将于5月初接受初期听证。
  现男友是杀手“第一人选”
  警方是怎么知道并避免了这场悲剧的呢?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白金汉现任男友约瑟夫·钱伯林,是他向警方“告了密”。其实,他是劳拉选“枪手”的第一人选。罗恩县副警长蒂姆·菲利普说,白金汉知道钱伯林以前是海军陆战队狙击手,她也觉得,钱伯林会认识一些一起服役的战友,可以帮她找个人灭了前男友。
  钱伯林告诉萨瑟兰,白金汉最开始让他去做。1月份时,白金汉开始说到要让前男友萨瑟兰“离开”的话,钱伯林一开始以为她只是说说气话而已。可是,在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里,她不断地说要把萨瑟兰除掉。她的如意算盘是,先灭了萨瑟兰,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就让钱伯林来承担责任。
  看到女友是认真的,钱伯林突然很害怕,并开始担心自己和孩子的生命安全。正是这个恐惧,让他走进了警察局报了警。为了留下证据,他还偷偷录下了和女友的对话。在对话中,他试图阻止女友的行动。白金汉催促他行动时,他就安慰她说,“这个想法不太好,不过我可以帮你找别人。”
  警方得知情况后,立刻采取行动,通知了萨瑟兰并派了便衣警察去给白金汉当“杀手”。对此一无所知的白金汉则一条路走到黑,完成了整个“雇凶杀人”的过程。警方在获得确凿的证据后将其拘捕。警方报告称,白金汉担心萨瑟兰可能把她告上法庭,和她争取儿子的完全监护权。而一旦上庭,她很可能败诉。
  现任男友曾激战塔利班
  案件曝光后,许多人对白金汉现任男友的做法很是赞扬。不过,媒体报道称,从其在军中的表现来看,钱伯林算不上“英雄”。2011年,身为中士的钱伯林正在阿富汗服役。当时,媒体曝出有四名美兵向被打死的塔利班武装分子尸体上撒尿,而钱伯林就是其中之一。视频传出后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因为这事,他在军中荣誉受损,职位被降,最后离开了部队。回国之后,他在接受采访时称,不会为撒尿事件感到后悔。并称,事发前他们和塔利班武装发生了激烈的枪战,而且他们认为,被打死的武装分子曾设置路边炸弹,炸死了钱伯林的战友。
  朝塔利班武装分子尸体撒尿的新闻曾让钱伯林灰头土脸,可是此次他在面对人命关天的事情面前,做出的选择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许,认为他虽然曾历硝烟,见惯了生死,可内心深处仍然是个是非分明的人。
  童年阴影+战场创伤
  萨瑟兰说,遇到白金汉时,她状态很不好,不但有儿时遭受性骚扰的阴影,还在与战后精神创伤综合症做斗争。今年30岁的劳拉·白金汉也是一名退役兵,她曾两次赴伊拉克执行任务,位居下士。
  有一次,他在玩枪战游戏时,白金汉过来说,“你妈的在玩什么?”他就告诉她说是枪战游戏,结果她说,“对不起,不过你得把游戏关了。”萨瑟兰说,“我再也没有当着她的面玩过这种游戏。”
  她曾为此接受过治疗,可是从去年开始情况变得很糟糕。有一天深夜,萨瑟兰接到了白金汉妈妈黛布拉的电话,称白金汉把她的家都给毁了,“她拿着枪,椅子飞得到处都是。”
  白金汉在加利福尼亚州尤里卡市,她练过拳击。虽然身材瘦小,可是参加当地的“硬汉”比赛时战绩却名列前茅。萨瑟兰说,在参加金手套拳击比赛时,白金汉的表现完全不象业余选手。
  有一次他们两个在镇上玩时,白金汉喝了很多威士忌。萨瑟兰在征得她的同意后,邀请一名女性朋友和他们一起玩。三个人玩得很开心,之后就送对方回家了。可是对方走了之后,白金汉却把车停在路边,指责萨瑟兰眼神游离,老是看那个女性朋友。萨瑟兰说,其实啥事也没有。可是白金汉却根本不听他解释,还打了他一拳。萨瑟兰说,“她让我像个男人,跟她打。我说我不会打她,可是她继续打我,我的眼睛和嘴唇都被打破了。”回家之后,白金汉把萨瑟兰的吉他都砸烂了。
  就在萨瑟兰下决心分手时,却发现白金汉怀孕了。于是想不管怎么样,再给双方一个机会,两人还开始计划婚礼的事情。可是,原定9月举行的婚礼很快就被取消了,因为白金汉与别的男性偷情,被萨瑟兰抓了个正着,两人也正式分手。
  现男友救了前男友一命
  只是,没过多久,白金汉就又与钱伯林好上了,还介绍给萨瑟兰认识。认识钱伯林之后,白金汉很仓促地做了决定,放弃了工作离开印第安那州,到田纳西州和钱伯林住在了一起。钱伯林称,她经常因为要在两地之间长途奔波而愤怒不已。
  萨瑟兰说,“从一开始,我就很喜欢钱伯林。”他了解到,钱伯林在阿富汗打过仗,还闹出了一些不光彩的事。可是他说,“管他呢,谁都有自己的过去。”萨瑟兰说,“这一次,他颇为费心地把我从白金汉的手里救了下来,救了我一条命。”
  对于白金汉雇凶杀人未遂案,其家人则颇有微词。他们认为,是钱伯林觉得要失去白金汉了,所以才设了这样一个局,把白金汉套了进去,鼓动她去杀了前男友。可是,萨瑟兰说,白金汉凭着自己的美貌在男人之间来去自如,可是,她从来都不相信男人,更谈不上受谁左右了。她想杀掉前男友的想法绝对不是钱伯林忽悠的。
  目前,萨瑟兰获得了儿子的完全监护权。虽然还不知道前女友白金汉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死里逃生的萨瑟兰希望她在接受惩罚后,能进行治疗。
  他相信,白金汉的行为太疯狂了,“她想获得儿子的监护权,而她知道唯一的可能就是把我清除掉。”
  有一天,他跟儿子说,“妈妈找了一份新的工作,整天都会很忙,所以我们可能没机会见到她了。”孩子耸耸肩说,“好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