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1日星期三

这个“生日”过不过?

说起“主佛”的生日,历来就有真、假两个版本。接生者和身份证等证件,证明李洪志的生日是1952年7月7日;“主佛”通过走后门修改之后,就一口咬定自己的“生日”是1951年5月13日,再不肯松口。
         
李洪志的接生人潘玉芳指正李洪志生日造假         
 
 李洪志的原始身份证出生日期为1952年7月7日
  常住人口登记表修改痕迹依然清晰可辨
  眼看着“主佛”的假生日越来越近,手下的“信众”们早就在想方设法营造气氛了。比如用“征稿”的形式诱骗弟子编造“神迹”、溜须拍马之类。但是,这个“生日”究竟过还是不过,“法身”们闹得越凶,李洪志应该越纠结。
  第一, 过“生日”犹如被放在火上烤。
  如果说初期的“讲法”,大嘴“主佛”还可以任意胡诌的话,后期的“讲法”,李洪志则需要绞尽脑汁地去“堵漏儿”和“圆谎”:上次讲出了什么纰漏,这次堵上,这次什么谎言露了“馅”,下次再用更多的谎言堵上……简而言之,大嘴“主佛”“讲法”的这些年,就是在牛皮越吹越大,谎言越撒越多,漏洞“堵”不胜“堵”的窘境中度过的。
  作为常人,“寿星佬儿”只管喝酒吃肉收份子钱即可,而“主佛”李洪志呢,过个生日还得绞尽脑汁、提心吊胆:“三退”临时改成“四退”,不但自打嘴巴而且没人买张;天儿太热吹了吹电扇,也会被明眼人看出“主佛”的破绽来……这样一不小心就丢人现眼、两头受气的寿星老儿,想必是免不了纠结踌躇的。
  更何况,“主佛”讲法,还得应付弟子们有意或无意的发难。按照惯例,“大法日”讲法一般分成两部分,前边是“讲法”后边是“交流”。这样的“交流”好处多多,一可以拖延点时间,二可以显得渊博,三可以做做亲民。但是,后来发现,本来属于“小轻松”的“交流”部分,越来越使“主佛”头疼和发憷,意想不到的情况比比皆是,不识趣的弟子越来越多,每次“交流”都跟“受审”差不多:有的弟子哪壶不开提哪壶,质问“主佛”“神韵”究竟什么时候“回国”、“大法弟子办的公司之间的三角债怎么解决”;有的弟子无意间爆料“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反而天怒人怨”,惹得对“天怒人怨”一词极为敏感的“主佛”龙颜大怒;也有的弟子苦于病痛,自爆“痛风一直没好,最近关节还是很痛”,搞得“主佛”狼狈不堪;最奇葩的要数有个死心眼的弟子,非要“主佛”明确回答“我们究竟救了多少众生?百分比多少?”,逼得“主佛”左躲右闪,慌不择路把“退休的”也拉进了被救度的范围……
  所以,可以想见,每年的“讲法”,“主佛”是多么的提心吊胆,度日如年!这样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弟子逼到墙角的寿星老儿,怕是空前绝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第二,不过“生日”会凭空生出很多事端。
  无暇细数,粗略估计,“主佛”正儿八经地“庆生”,硬着头皮“讲法”,也已经有些年头了。既然过生日如此纠结、受罪,那我们不过了如何?笔者揣测,在被逼到墙角的时候,这样的念头“主佛”应该不是没有动过。但是,英明的李主佛应该很快就能意识到:这是万万不可的。
  随礼的份子钱就不说了,如今财大气粗的李洪志也不会把这点小钱看得很重。但是,突然不过这个假生日,也是会催生出很多事端的,这是李洪志们万万接受不了,也应付不了的。比如,大法弟子们每年都希望通过画饼充饥式的“讲法”,得到点支撑下去的勇气,如今突然之间“生日”泡汤,寿星老儿隐身,弟子们不但会“人心浮动”,出现很多疑虑,生出很多传言,还会动摇军心,甚至有树倒猢狲散的可能。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
  之所以这样说,是有前车之鉴的。在号称“去人心”、“修炼如初”的大法弟子群体内,李洪志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有弟子怀疑“主佛”的身体状况,身体一出状况,就会有弟子怀疑师父是否健在,甚至“替身讲法”的消息也被大法弟子们传来传去……长此以往,师父的权威性不说,神秘性都会丧失殆尽——这可是法轮功赖以骗人的根基所在,谁敢动摇?
  第三, 过与不过都不是“主佛”说了算。
  综上所述,改生日容易,过生日难,不过生日更难。
  突然改弦更张,不过了?能“安排一切”的“主佛”,连自己的“生日”都安排不好,虎头蛇尾,过几年就作罢,面子上无疑很难看;缩小规模,躲起来一家子悄悄过呢?虽然显得温馨,但毕竟少了排场和很多份子钱——动摇军心的副作用暂且不论。而且,我料定,无论哪一种选择,没有叶浩们的首肯,“主佛”都是难以实行的。因为“主佛”的生日事小,李洪志们的形象和威仪事大,处理不好的话会后患无穷……虽然你李洪志死后可以“哪管洪水滔天”,但我们还指望扯着你的破旗继续骗钱敛财呢……
  至于什么时候“主佛”可以卸掉过假生日这个包袱,让自己轻松起来,我看在李洪志的有生之年,简直是一个奢望。除非“二师父”叶浩或其他某一家族伺机篡位——但是,在当前风雨飘摇、日薄西山的形势下,狡猾的叶浩之流是不会轻易篡位上套儿受这个罪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