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郑州行骗记(图)

李洪志当年在国内时,曾经到河南郑州市讲法,说是讲法,其实是行骗,其行骗的嘴脸从以下三方面可以看得很清楚。
  ——名目繁多的骗钱项目
  1994年6月11日至18日,李洪志流窜到河南郑州行骗,去的主要目的是传播法轮功,当然少不了也要骗钱,其骗钱的主要方式有:
  一是办班收费。据当时负责售票收款的知情人樊玉花在《我经历的法轮功郑州培训班(图)》回忆,当时办班地点选择在郑州市风雨球场,即郑州市体育馆旧馆,参加培训班的学员共有1600余人,新学员每人交55元;老学员凭结业证,每人交25元。此外,新、老学员每人另交报名费2元。这样,扣除场地租赁费、宣传费和资料费,李洪志共卷走人民币3万余元。不要小看这3万多元的收入,在20世纪90年代的郑州,3万元相当于一个3口之家5年的经济收入。李洪志1992年在山东冠县办班时,还曾经为了多分180元的衣服钱而与主办方讨价还价呢。
  20世纪50年代建成的郑州市风雨球场
  二是兜售书籍。樊玉花回忆,这次办班的同时,陪同李洪志来郑的北京法轮大法研究会的李昌、刘桂荣还向学员销售了大量法轮功书籍、磁带。另据一位郑州大法弟子爆料,“我随着听课的人流来到体育馆门外,看见只有学员在那里售书,我走过去拿起《中国法轮功》一看到封面上的照片,......师父正站在离我三、四米处与人说话呢。”弟子售书,师父监督,谁不买书自己都会感到不好意思,8天下来卖了多少书和磁带,按1600人计算也不是个小数目,估计少说也得有上万元吧。
  三是合影收费。李洪志与弟子合影照相也是一项骗钱的拿手好戏,在天津一期传法开班时,一位大法弟子回忆,“给弟子合影要交钱,很多人排着队要合影,我突然产生了逆反的情绪。”与人合影照相具体收费标准是多少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证明这绝不是免费的午餐。樊玉花稿件继续曝光,“六月十八日是学习班最后一天。上午师父安排与学员照像,当时参加照像的学员大概有一千多人吧。”照完集体相还要与学员单独合影,“没想到师父见我们站在一起,走过来问:‘你们是郑州学员吧?’我们说‘是’。师父说你们不要走,在这里等着。”李洪志与弟子合影照相骗财心情之迫切由此可见一斑。
  ——不择手段的骗人花招
  6月15日(也说是12日),李洪志讲法时,下午15时,正赶上天降大雨,狂风大作,暴雨伴着冰雹敲打着屋顶,片刻便从屋顶破烂处漏了下来,电停了。樊玉花急忙联系电工班的师傅检修线路。40多分钟以后,雨水、冰雹、狂风都小了下来。经过紧急抢修,电工师傅们终于接好了几处中断的线路,场馆内重新亮堂起来。但李洪志却将电工师傅的成果据为己有,神秘地说:“刚才,我给你们做了一件很大的事情,把很多东西摘掉了。”得意洋洋地说:“小魔头回去搬大魔头,我大小魔头一起抓。”这种明眼人一看便知的骗人把戏却在在场弟子中引起轰动,场内又躁动起来,有的学员鼓掌欢呼,有的啧啧称奇,有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李洪志骗人的花招如此低劣,实在是让人感到可耻可笑。
  ——子虚乌有的骗名故事
  在郑州办班期间,还发生了两则小故事,将李洪志骗名的嘴脸暴露到了极致。据樊玉花回忆,6月13日晚,李洪志在台上眉飞色舞地说:“我有无数的‘法身’保护你,你跑到月球我也保护得了”,“我在每个学员的小腹上都下了‘法轮’”,“‘法身’‘法轮’多的满场旋转”,偏偏有一位学员爱较真,说:“‘师父’,我什么也没有看到。请您显现一下您的‘法轮’和‘法身’。”话毕,李洪志的脸胀得微微发红,表情很难看,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以后,他开始严厉地斥责那个学员,说:“你还要看什么?!那是叫‘常人’看的吗?!你的心发出这么不好的‘执著心’,能看见‘佛’的人已经是有‘果位’的人啦。都看见了‘悟’就不存在了,也不允许‘修’了,你‘修’不了还要毁掉这么多人吗?”那个学员灰头土脸地坐了回去。从那以后,培训班上再也没有人敢公开要求李洪志展示“法轮”和“法身”了。
  另外一则故事是,李洪志讲法答疑时,有法轮功人员质疑他“你的功力现在多高?你的讲课内容亲身经历过吗?”李洪志故弄玄虚地说:“过去我在贵州班上我讲了一句话,人家问我说,老师你有多高?我说你只管去练吧,我出山以后,我不出山以前也是一样,没有能动得了我的。就因为这一句话,当地有个三百多岁的人(蛇精)跟我斗法,因为他那个嫉妒心嘛,后来他还是完了。你别看他修三百来岁,这个大法传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谁敢随便动也不行。他最后知道我是度人的了,但是已经晚了,法不容他。”这个故事李洪志在传法时一再炫耀,故事的见证者姜秀英后来承认是配合李洪志编造的。
  上述事例表明,李洪志的郑州之行,就是一次行骗之旅,是李洪志骗财、骗人、骗名嘴脸的大暴露,什么讲法,出丑而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