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新西兰专家接受凯风网采访谈“天安门自焚”

【凯风网2015127日消息,通讯员:徐丽】2001123日,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大年除夕,王进东、郝惠君和陈果等七名来自河南的法轮功习练者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结果两死三伤。近日,新西兰梅西大学新闻传播与市场系高级讲师,长期从事邪教、极端宗教和转化状态研究的希瑟·卡万(Heather Kavan)博士接受了凯风网的采访。她认为,法轮功的教义具有尖锐的侵略性,李洪志通过两段讲话唆使信徒自焚,对于这一切,我们应该同情受害者。 
  希瑟·卡万(Heather Kavan)博士是新西兰梅西大学新闻传播与市场系高级讲师,主要从事“邪教”、极端宗教和转化状态研究,曾阅读了1999年5月至2005年6月澳大利亚及新西兰报纸刊登的所有500余篇与法轮功相关文章,并有一年多与法轮功练功者一起练习的实践经验。2005年参加新西兰墨尔本)“媒体、宗教与文化最新研究”塔斯曼海研究研讨会,完成《法轮功与新西兰的法轮功平面媒体报道》(http://www.kaiwind.com/ckxx/ywcz/201002/26/t20100226_822322.htm)一文,2008年在此基础上完成《能否相信媒体中的法轮功》(http://www.kaiwind.com/ckxx/ywcz/201001/t105189.htm)。
  以下为希瑟·卡万博士接受凯风网采访回复:
   
希瑟·卡万(Heather Kavan)博士
  凯风网问:您是否知道2001123日发生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有什么了解? 
  希瑟·卡万博士答:天安门自焚事件争议很多,我们可能不会完全理解当时他们自焚的时候在想什么。这起事件上了2001年各国的新闻。123日当天,法轮功人员在天安门广场抗议行动发展到白热化阶段,一名男子和两对母女活活自焚。他们似乎是李洪志的追随者,抗议政府取缔他们的精神修炼。结果三人存活,分别是王进东、陈果及其母亲郝慧春。 
  凯风网问:事情发生后,尽管当事人王进东详细阐述了自己受法轮功教义教唆而实施自焚的全过程,但法轮功却不承认这些自焚者是法轮功习练者,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希瑟·卡万博士答:我和几名法轮功人员谈过话,他们似乎非常笃定自焚人员绝对不属于法轮功组织。我觉得他们如此坚定是因为法轮功将当时的视频到处传播,视频里的主持人暗示是中国政府策划这一切来抹黑法轮功。事件发生后,幸存者和组织者告诉美国和中国的记者,他们是法轮功人员,是受了李洪志教义的唆使。但是部分法轮功人员对他们的采访表示怀疑。我个人认为,深究自焚人员是否属于法轮功组织其实不是重点,重点是——不管当时他们信仰什么,他们都是遭受了苦难的人类,都值得我们同情。   
  凯风网问:已故邪教问题研究权威玛格丽特·泰勒·辛格生前曾表示阅读了能找到的李洪志所有言论的英文翻译,她从对这些言论的阅读和一些法轮功成员及家属的交谈中,知道李洪志只是用了些普通的身体练习方式,比如太极拳和呼吸练习等等,他利用这些做幌子来吸引人加入法轮功。然后他就会继续把人引入歧途,让人们相信他所说的,并相信加入法轮功会使人与众不同。您是否也曾看过法轮功的教义,您觉得法轮功教义中,有哪些内容会导致法轮功习练者作出类似的自残行径? 
  希瑟·卡万博士答: 我读过李洪志的教义,比起其他精神领袖的教义,他的基调更有侵略性、更尖锐。其中很多章节支持殉教的行为,有两个声明可能在自焚事件中发挥了特别重要作用,如催化剂一般。在自焚事件前几个星期,李洪志发表了一个态度暧昧的声明给信徒,标题是《忍无可忍》,他告诉信徒可以把教义中的忍放一边,“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邪恶。同样,在自焚前半年,李洪志发表过一个声明——《去掉最后的执着》,他在声明中告诉大家这是到了放下最后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放下生死的时候了。   
  凯风网问:在您看来,天安门自焚事件中,法轮功的这种教唆是否侵犯了习练者的人权?  
  希瑟·卡万博士答: 任何形式的高压强制,无论是宗教还是政治,都是在侵犯人权。教条是长期以来操控人的一种方式,那些善良、认真的人极其容易就陷入这种宗教教条里去。这是因为寻求现如今科学知识无法解答的意义是人类的天性。我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寻找深层次的答案满足自己。但是当教主告诉信徒,他们的灵性之路是唯一正确的一条,不追随这条路的人就是下等人的时候,问题就出来了。这种信仰必然导致怀疑和暴力。   
  凯风网问:天安门自焚事件并非邪教人员集体自焚的孤例,2013822日,3名日籍统一教信徒在韩国京畿道加平郡自焚,一人当场死亡,另两人生命垂危。如果在您的国家发生这类邪教成员自焚事件,按照您国家的法律,会如何处置?  
  希瑟·卡万博士答:我居住在新西兰,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和宗教有关的自焚事件,因为会自焚的修炼大多和佛教有关。古往今来,自焚是当事人心目中认为社会不公的终极抗议方式。当儿童卷入的时候,整个形势就变得绝对荒诞,因为很明显是成人在操控他。   
  凯风网问:互联网已经成为邪教传播的重要渠道之一,请问您对网络反邪教有哪些建议和意见? 
  希瑟·卡万博士答:眼下,有一小部分极端法轮功人员似乎占据着互联网,我觉得他们可以完全忽略。我认为争议的双方——法轮功和中国政府的绝大多数人都想要和平。既然14年已经过去了,自焚的动机和其个人身份之争不断重复,令人疲倦,如果方向转向和平和团结会是件好事。有一句格言说得好,“如果你知道一个人的故事,你永远不会审判他们”。这是对自焚的周年纪念最妥当的说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