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被科举改变命运的人

科举制始于隋朝,直至清光绪31年(1905年),在中国应用一千三百余年,成为世界延续时间最长的人才选拔办法。对中国在内的汉文化圈诸多国家,以及西欧国家启蒙影响深远。

科举制彻底打破血缘世袭关系和世族的垄断。“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使部分社会中下层有能力的读书人进入社会上层,获得施展才智、服务群众的机会。

北宋的大文学家欧阳修,就是科举改变命运的典范。

没有纸和笔,就用荻秆在沙地上练字
欧阳修的老爹是绵州军事推官,欧阳修降生时,他已经56岁了,属于老来得子。

不幸的是,欧阳修4岁时,他的老爹殁了。军事推官当得清廉,没啥遗产,顶梁柱一塌,差不多就得喝西北风了。

欧阳修是家中独子,与母亲郑氏相依为命。“四岁而孤,家贫无资”。孤儿寡母只得到湖北随州去投奔欧阳修的叔叔。

然而,叔叔有心帮衬,却也不富裕,只能供个基本温饱。

母亲郑氏是大家闺秀,想着欧阳修只有读书参加科举考试才能改变命运。于是,就开教他认字写字。

可是,哪来的纸和笔啊?有一次她看到屋前的池塘边长着荻草,突发奇想,用这些荻草秆在地上写字不是很好吗?于是她用荻草秆当笔,铺沙当纸,教欧阳修练字。



欧阳修跟着母亲的教导,在地上一笔一划地练习写字,反反复复地练,错了再写,直到写对写工整为止。就是这样勤学苦练,欧阳修奠定了参加科举的最初资本:识字、写字。

“画荻教子”由此也与“孟母三迁”可比肩,用以形容母亲重视子女教育,教子有方。

通过用荻秆在沙地上练字,欧阳修识了字,练了书法,然后,开始阅读。“昼夜忘寝食,惟读书是务”,以期在科举中一举成功。

十岁时,欧阳修从邻居家里得唐《昌黎先生文集》六卷,甚爱其文,手不释卷。经此,欧阳修诗赋文章文笔老练,有如成人。

叔叔看在眼里,对欧阳修的母亲说:“嫂子,你不用再忧愁了。阿修不一般,将来必有大出息。”

家人都觉,欧阳修科举有望,将来定能出人头地、报效国家。

众考官以挫其锐气而促其成才
然而,欧阳修的科举之路并不顺利。两次参加科举,都落榜了。

古代选拨精英,的确严苛,都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如能鲤鱼跳龙门,自是人中龙凤了。欧阳修一时半会儿还没有被选中。但他并不气馁,非金榜题名不可。

在开封府主持工作的翰林学士胥偃看过欧阳修的文章后,十分赞赏。他保举欧阳修就试开封府最高学府国子监。相当于现在面向年纪轻、学历高、功绩大的村官专设的一种编制考试。

在绿色通道中,欧阳修风生水起,在国子学的广文馆试、国学解试中均获第一名,成为监元和解元,在此后的礼部省试中再获第一,成为省元,也算是“连中三元”。

春风得意马蹄疾,欧阳修有点飘飘然了,自认为在殿试中也能夺得状元。但是,殿试放榜后,欧阳修被仁宗皇帝唱十四名,仅列二甲进士及第。

当时的主考官还是他的同乡晏殊。晏殊说,欧阳修未能夺魁,就因锋芒太露,众考官认为这不利于年轻人成长,得挫挫锐气。

欧阳修对此心有反思。在仕途上,他深有抱负。四考出身,功名来之不易,正是为天下苍生谋求福祉的大好机会。范仲淹等人推行“庆历新政”,欧阳修成为革新派干将,提出改革吏治、军事、贡举法等主张。欧阳修后任职滁州太守。他为政“宽简”,整个社会都过得轻松,滁州恰恰被治理得井井有条。

在那里,欧阳修写下了不朽名篇《醉翁亭记》。

无意中将苏轼由第一名改为第二名
山不转水转。曾经的考生,数十年之隔,成为了决定考生命运的考官。

届知天命之年,欧阳修以翰林学士身份成为礼部贡举的主考官,主持进士考试。一旦被考录,那就是光耀门楣天下闻名。

在这次考试中,欧阳修看到一份答卷,卷面清爽,语言流畅,情理透彻。欧阳修认定,“这是我的学生曾巩的。”

虽然文章好极了,但取曾巩为第一名怕引人猜疑。为避嫌,他将该卷定为第二名录取。

如此公平公正地定妥后,试卷拆封一看,发现这份卷子不是曾巩的。这份卷子是谁答的呢?苏轼。

欧阳修立马把苏轼当朋友了。苏轼考中进士后,给欧阳修写了一封感谢信。欧阳修称赞苏轼文章写得好,说读着他的信,“不觉汗出”,认为后生可畏。

更可贵的是,与苏轼一同被欧阳修录取的,还有苏轼的弟弟苏辙。他们都是通过科举而走向人生新境界的。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欧阳修借主持科举之机,倡导平实文风。当时流行一种宫廷文体,叫“太学体”,具有险怪艰涩的特点。欧阳修相当反感,对这类文风的卷子一律隔开。《宋史·欧阳修传》记载:“知嘉佑二年贡举,时士子尚为险怪奇涩之文,号‘太学体’,修痛排抑之,凡如是者辄黜。”

话说放榜时,一些自命清高的“太学体”考生发现自己竟然落榜,纷纷闹事。但皇帝相信欧阳修的人品和判断力,给予极大支持。北宋文风自此一振。“太学体”领袖刘几面壁思过,更名刘辉,转换文风,重新参加考试,终于获取了功名。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郭文贵在美遭诉 九年前欠债本息已达88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