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2日星期五

人生没有如果(图)

 时近“1·23”,对郝惠君、陈果母女来说,又是一轮噩梦的临近。这一切的伤和痛,都源自于15年前的一幕。
  郝惠君原本是一名中学教师,生活简单而平静。因为丈夫脑溢血长期半身瘫痪,她不堪生活压力而“病急乱投医”,鬼使神差地接触了法轮功。尽管丈夫表示深度怀疑,但生性要强的郝惠君却是相当地固执,认定法轮功是拯救家庭的唯一办法。而且,她还把平时工作中“都要争第一、都要拿奖”的劲头全部拿到了“修炼”上面,使得其有着远甚于一般人的痴迷。
   
  (自焚前的郝惠君和陈果)
  郝惠君的女儿陈果,不但继承了母亲秀美的容貌,而且拥有不俗的音乐天份。1993年陈果因专业成绩突出,被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推荐参加中央电视台银河艺术团赴新加坡访问演出,后来又顺利成为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99级学生。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这位清新美丽的女孩现在应该早已嫁为人妇,过着相夫教子的温馨生活;甚至,她可能已凭着出色的才华在乐坛上渐露峥嵘,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不幸的是,单纯的陈果出于对母亲的孝顺和信任,在后者的鼓励下也成为坚定的法轮功习练者。这在她当时看来,只不过是“遂了母亲的心愿”,却不料成为了悲剧的开端。
  没有人能忘记那一天、那一刻。2001年1月23日下午2时40分,在刘云芳、薛红军等人的带头下,包括郝惠君母女、刘春玲母女、王进东在内的7名法轮功人员,聚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点火自焚。为的,是追求法轮功承诺的“圆满”,进入“法轮世界”。
  画面似乎永远定格在那惨烈的一幕:熊熊烈火中,5道剧烈抽搐的身影发出让人痛彻心扉的悲号。这最后的声音,既有着她们对自己轻率举动的无数悔恨,也有对无耻“圆满”骗局的无穷愤怒,更有着对始作俑者李洪志的无尽控诉!2死3伤,这谁都无法承受的痛,却正是法轮功邪教乐意看到的结果。
   
  (“1·23”自焚中不幸身亡的刘思影)
  之后,甚至等不及那自焚的火焰彻底冷去,法轮功就跳出来“澄清”:自焚的不是法轮功人员,之后他们更是将之称为中国政府“自编自导的阴谋”。当然,为了增强这些“论点”的说服力,他们毫不犹豫地为参与自焚的法轮功人员都编造了“罪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如果郝惠君母女能够预见自己被无端烧得面目全非、形同槁木后,还要承受“成为迫害法轮功的政治标本”之诽谤的话,还会心甘情愿被毁去美好人生吗?
  如果风华正茂的刘春玲能预知自己死后被诬蔑为“三陪女”、“曾不时殴打老母和幼女”的话,还会带着刚上小学五年级的刘思影放弃怒放的生命吗?
  如果积极带头自焚的薛红军能预料自己会被敬爱的“师父”恶毒地称作“平时抽烟、赌博、无所事事,在正经人眼里根本就是一个地痞”,还会那么盲目吗?
  如果王进东能预测到他不但会失去失去家人的陪伴,而且要过上沉重又漫长的铁窗生涯的话,他还会做出如何愚昧又如此疯狂的举动吗?
  ……
  我们相信,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如果命运可以重新选择,如果不轻信恶魔的谎言,这场举世震惊的悲剧事件完全可以避免。所有的当事人,都会拥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但是很可惜,人生没有如果,命运没有假设。我们今天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牢记血的教训,让悲剧不再重演。同时时刻保持警惕,让邪教永远没有近身的机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