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2日星期五

“天安门自焚”十五年祭殇

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已经过去整整15年了。7名河南省开封市法轮功痴迷者轻信李洪志“放下生死”“升天”“圆满”的谎言蛊惑,在新世纪第一个农历除夕到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造成了2人死亡、3人严重烧伤的骇人惨剧。如今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而留给人们的是长时间难以释怀的沉重之殇,唯愿这生命皆难以承受的人间悲剧不再重演。
  挽祭:愿“天堂”里邪教不再
  “天安门自焚”中被大火无情吞噬的是一对可怜的母女,时年37岁的母亲刘春玲当场死亡,稚嫩纯真年仅12岁的女孩刘思影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也随之而去。刘春玲的悲哀是愚昧无知,落入邪教深渊走火入魔而不可自拔,以至于被人“谋杀” 枉死还全然无知。殊不知,法轮功就是“夺命功”,“度已”即“杀已”,“度人”则“杀人”,“圆满”就是李洪志为习练者设下的死亡“圈套”。十五年了,刘春玲当应地下有知,把你们母女推上不归路的幕后真凶就是李洪志。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失去理性的母亲刘春玲,用亲手送上的“潘多拉”魔盒,扼杀了天真无知的女儿生命。刘思影说她是妈妈的“小尾巴”,可她留给人世间的最后一句话却是“妈妈骗了我”。在那火苗窜起的一瞬间,钻心的疼痛和巨大的恐惧,年幼的刘思影禁不住发出撕声裂肺地哭喊:“妈妈,救我!”“叔叔,救救我!”,顷刻间她似乎明白了“天国”的邪门和恐怖,可一切都太晚了,无情的邪火摧毁了她原本花一样的人生。
  天安门自焚不仅烧掉了刘春玲母女的生命,也烧掉了李洪志“真善忍”伪装的画皮。事实说明,邪教的歪理邪说,是直接把人推向死亡的罪魁祸首。类似刘春玲母女受邪教蛊惑而成为殉葬品的人不计其数。人死不能复生,愿“天堂”里不再有邪教,枉死的亡灵得安息。
  释殇:愿幸存者维斯如斯
  愚昧荒唐的自焚事件中有5名幸存者,每每提及那场邪恶的“火焰”,他们都不寒而栗。幸运躲过这场灾难的刘云芳、刘葆荣说“不是警察救了我,我也完了”,“真要感谢民警及时制止,否则我就被当场烧死了”。而王进东和另外一对母女郝惠君、陈果却被烧的面目全非,生命一度垂危,在政府的关心及医护人员的大力抢救下才转危为安。但十五年前的那一刻,好像是一把利剑,深深刺痛在他们的内心,那把邪火把他们烧成阴阳两面,使他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自焚中的幸存者既是痴迷者也是受害人,政府和社会的关爱鼓起了他们重新生活的勇气。心灵复苏的王进东用被那邪火烧残的手,著述自焚事件真相的书《愚昧·死亡·新生》已经出版,他说“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唤醒那些痴迷者”。郝惠君、陈果两人双手因严重烧伤被截肢,在政府的关怀下,生活不能自理的母女一直生活、疗养在福利院,虽然惨遭不幸却是不幸中的万幸者。走向新生后她们表示要利用自己的音乐专长,写点东西,编点教材,期望为社会能够重新做点什么……。
  恶梦醒来是早晨。现年71岁的刘云芳曾是对法轮功痴迷程度最深的一个,如今他幡然醒悟,在家安享晚年。刘葆荣都已近古稀之年。当年只有19岁的陈果也已过了而立之年,2014年还得到好心企业家陈光标的资助到国外治疗。真心祝愿他们今后的生活会更好。
  祈愿:愿人间悲剧不再重演
  曾经的自焚者都有过美好的昨天,因为轻信和无知给他们带来如此巨大的痛苦,乃至丢失生命。12岁的刘思影聪明伶俐,在学校获过多个奖项,被同学们誉为“开心果”。郝惠君曾是河南开封市回民中学的一名音乐老师,这位有着艺术修养的母亲无疑对女儿产生了积极的影响,陈果从小就显示出音乐方面的天赋,5岁开始学艺,11岁被选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学习,曾作为中央电视台银河艺术团演员赴新加坡演出,17岁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本有着的美好前程和人生,却让一把罪恶的邪火给毁了。
  令人难以容忍的是,从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直到现在,法轮功组织始终说,自焚的人不是法轮功的人员,并且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诬蔑“自焚”事件是中国政府败坏他们名声的阴谋,还在煸动不明真相的“大法弟子”与政府对立。自焚者就是见证者,刘云芳气愤地说“说自焚者不是法轮功弟子,我站出来作证”;刘葆荣指责说“法轮功睁眼说瞎话,这么做绝对没有好下场”;王进东也大声疾呼“法轮功害人害命就是真相,邪教不除人间的悲剧还会更多”。
  美国著名邪教问题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在他的《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中说,“如果你要看到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只需观察郝慧君和她女儿陈果那两双眼睛”,说“她们的经历令人扼腕和警醒”。书中引用郝惠君、陈果的话说“要以一种理智的方式看待事物”,“告诫(北美的法轮功习练者)绝对不要再痴迷了”,“希望那些仍然相信这个邪教(法轮功)的人能够醒悟并且远离它,不希望看到另一个和我一样的受害者”。奉劝那些至今还痴迷于法轮功的人员,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血的代价中猛醒吧,别让这样的人间悲剧再重演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