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清醒后的陈果母女意识到了什么(图)

  “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我还想弹我的琵琶”、“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走这条路”……多年后,陈果终于意识到做一个正常人,过正常生活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而这是陈果历经了炼狱般的痛苦才换来的醒悟。2001年1月23日,时值中国传统佳节——除夕,7名开封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自焚。自焚事件造成两死三伤的惨剧(7人中两人自焚未遂)。郝慧君、陈果母女重度烧伤,严重毁容,终身残疾。
  陈果等人自焚目的的单纯让世人感到震惊,甚至有些可笑。他们竟然只是为了追求李洪志的所谓“圆满”而甘愿赴死。受陈果母亲郝慧君的影响,陈果在初中时便开始跟着母亲练习法轮功,随着痴迷程度不断加深,陈果渐渐对李洪志的那些“极乐世界”、“升天成佛”、“圆满”深信不疑,进而不能自拔,甚至在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陈果母女依然深信不疑。对于电视台播放的法轮功害人的案例,陈果说,那是因为那些法轮功人员练偏了。
  为煽动练习者跟中国政府对抗,在自焚发生前,李洪志通过其“元神不灭说”、“肉身无用说”、“圆满升天说”等,不断的引诱弟子“去掉一切常人执著,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到了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自焚幸存者陈果曾痛苦的回忆说“当时觉得自焚并不可怕。因为这样就能‘圆满’了,就能去天国世界了”、“我宁可不要我、舍弃我的生命也得捍卫这个法!”。就是这些常人难以相信的歪理邪说,陈果等人便走上了自焚之路。
  一场惨烈的大火过后,只有19岁,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琵琶专业的大二学生陈果烧伤面积达80%,深三度烧伤近50%,头部、面部四度烧伤,曾经容貌姣好、多才多艺的陈果容颜尽毁,而且双手永远残疾,一只眼睛永远失明……
  图一:自焚前后陈果相貌的对比
  自焚事件发生后,虽然法轮功组织极力否认、抵赖,但所有的铁证均证实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如美国反邪教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和新西兰反邪教专家希瑟·卡万都肯定的指出,法轮功的教义才是自焚发生的直接诱因。
  清醒后的陈果母女才真正意识到,他们追求的“圆满”是多么的荒诞、可笑。郝慧君说“我这一生是可悲的,把果果带到这一步也是可悲的”“现在想起来就是愚昧、痴迷!”。陈果哀怨地对妈妈说“都是你,把我烧得这么重,现在琵琶也没法弹了”。
  这时候的陈果才意识到,原来他们追求的“圆满”其实原本就在他们的身边。2006年11月,陈果在开封的一家医院说。她羞涩地讲到自己中学时的早恋,抱怨警卫是退休人员,希望能换成有知识有休养的年轻人,偶尔用光秃的手掌拭一下纸板一样的脸,说,“我还想弹我的琵琶”。如果没有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没有这场自焚的大火,陈果现在这些看来难以实现的愿望对于她来说,是那么的容易和唾手可得。可以想像,青春靓丽、多才多艺的陈果或许早已拥有了她深爱,深爱她的爱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她可以弹着她心爱的琵琶,在音乐的路上尽情的挥洒着她的才华……
  李洪志描绘的“圆满”前景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自焚而降临,而真正的圆满生活却已离她而去,一切早已是物是人非!
  历经惨痛的人,才更知道珍惜。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心灵鸡汤,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哲理!
  醒悟后的陈果开始勇敢的重新寻找本该属于她的幸福。再三思虑之下,她鼓起勇气,给慈善家陈光标写了三封求助信。陈光标在看望郝慧君、陈果母女后,决心帮助她们寻找最好的整形医院。2014年6月27日,在美国经过近半年的手术的陈果在陈光标的陪同下回到祖国。经过半年的整容,陈果完成了治疗手术部分,回国后将完成后续整形手术。据医生讲,届时陈果的容貌可回复到80%。这,给陈果带来了新生的希望——一切都还可以重新开始。面对将来生活,陈果说:“我要重新开始,安排好自己的人生”、“多看点书,写点东西丰富自己的人生经历,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图二: 6月27日,陈果、郝慧君母女在资助人陈光标的陪同下,从美国接受整容手术归国
  人生就是那么奇怪,有些我们苦苦寻觅的东西,历经沧桑之后才赫然发现,其实他就在我们身边。历经惨痛的陈果醒悟了,而那些至今还痴迷法轮功,妄想“圆满”成“佛道神”们的练习者们是否更应及早悬崖勒马,远离法轮功邪教。而这,才是你们真正圆满生活的开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