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1.23”自焚事件伤透弟子心

 2001年1月23日,农历除夕,正当千家万户忙着挂灯笼、贴春联,准备举家团圆共度节日的欢乐时刻,七个来自河南开封的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1.23”自焚事件。时隔十五年,回首这起法轮功邪教蛊惑煽动信徒疯狂自残的恐怖行径,给“大法”弟子造成多少难以弥补的永远的深深的伤痛,更警醒弟子们擦亮眼睛,迷途知返。
 
  刘春玲、刘思影母女
  花季少女殒落。河南省开封市苹果园小学12岁女孩、5年级学生刘思影,从小多才多艺,聪明活泼,学习成绩在班里也总是名列前茅。她曾在学校跑步比赛中获过奖,参加演出的集体舞《幸福快车》获全校文艺汇演二等奖,她还被评为全校护牙标兵……这样一个幸福快乐的花季少女,却被痴迷法轮功的母亲刘春玲引入了邪教歧途,走上了自焚邪路。“火烧不着你,只从你身上过一下,一瞬间就到了天国”,“那是一个美妙的世界,你起码是个‘法王’,还有很多人伺候你。”然而,当一把邪火燃起,37岁的妈妈刘春玲当场烧死,小思影全身烧伤达40%,后经北京积水潭医院全力抢救,终因伤势严重于2001年3月17日不幸死亡。
 
  自焚前后的陈果
  残害弟子身体,母女惨遭毁容。开封回民中学音乐教师郝慧君为给丈夫治病深陷法轮功邪教,并把宝贝女儿也拉入了火坑。当时19岁的陈果本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年轻活泼,芳华正茂,前程似锦,只因跟其母亲,在天安门这场震惊中外的“自焚”悲惨事件中的一念之差,一生毁于一旦。母女二人重度烧伤,经全力抢救虽挽回了生命,却被烧得面目全非,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形象,而且双手均因严重烧伤被截肢,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落得个终身残疾。事后,郝慧君后悔不已:“我这一生是可悲的,把果果带到这一步也是可悲的。”陈果更是曾一度精神崩溃:“我恨透了李洪志,恨透了法轮功。是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害了我。”
 
  师父失口否认,伤透弟子的心自焚事件发生后,为了推卸责任,李洪志迅速做出了反应,授意在美国的发言人张尔平和在香港的负责人简鸿章,对自焚事件的法轮功练习者身份断然予以否定,声称事件与法轮功无关,“自焚的人不是法轮功学员”,并污蔑这是中国政府“栽赃陷害我们的一种手段”。而事实上,这7个人全部是法轮功练习者,习练时间分别为薛红军1995年,王进东、郝惠君和陈果母女1996年,刘葆荣1997年,刘春玲和刘思影母女1999年。得知轮媒公开否认,自焚事件策划者薛红军伤心不已挥泪大呼“天理不公”,组织者刘云芳更是愤怒地表示“如果谁再说自焚者不是法轮功弟子,让他找我,我站出来作证。”
 
  擦亮弟子眼睛,揭穿“圆满”谎言。据自焚事件幸存者自述,他们自焚的根本原因正是在李洪志《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忍无可忍》,要求法轮功人员“顶着压力走出来”;要“去掉一切常人的执著,包括对生命的执著”;要“为真理舍去一切”等系列“经文”和极端言词的煽动蛊惑下,7名法轮功练习者为了所谓的“圆满”,开始“放下生死”,悍然引火自焚。自焚幸存者陈果曾痛苦的回忆说:“当时觉得自焚并不可怕。因为这样就能‘圆满’了,就能去天国世界了”。刘思影在自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是“‘圆满’到遍地是金子的法轮世界去”。“大法”弟子用血的生命的代价,向世人揭露了法轮功所谓“圆满升天”的无耻谎言。
  “自焚事件”不仅带给“大法”弟子惨痛的教训,更无时不刻不在警醒世人深刻反思,珍爱生命,远离邪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