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真想“感动中国”,请勿夸大或虚构来煽情



2015年10月,董贵生被选为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助人为乐模范候选人。近日,在央视举办的“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评选中,候选人董贵生目前获得网友投票超过34万,位居第一。然而近日,30年前老山战役主攻营营长臧雷撰文称,董贵生在媒体上“吹牛撒谎”,事迹“大量弄虚作假”,并表示,已经将相关情况反映给四川省、成都市和郫县三级文明办。臧雷称,他被指“感人”的包括第一,一个人送84个烈士通知书;第二,一人供养了27户烈属三十年;第三,为烈士父母出资,去祭扫烈士,坚持十八年,恰恰这三件事全是假的。(央广网1月1日)


其实看过相关报导后,首先我们应该承认董贵生至少近年做了一些值得称颂的好事,当然也是基于其对牺牲战友的浓厚情谊。但是做了些好事,并不意味着可以用夸大或造假的方式来沽名钓誉,更不能成为地方政府为了彰显政绩而满足煽情虚荣的工具;而事实上揭露这些沽名钓誉丑闻的人恰恰是其30年前老山战役主攻营营长,在很多问题是确实有相当的发言权,并不能因为其观点违背了地方文明办打造政绩的目的而一昧相信这只是双方之间产生矛盾而进行的揭露。

  耐人寻味的是面对老营长对“感动中国”人物涉嫌造假或夸大的质疑,甚至当地文明办自己也并没有强力否认,恰恰相反,郫县文明办回应,董贵生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伍军人,文化程度很低,难免“词不达意,言过其实”。言下之意是,情有可原;而董本人也辩解称:“这个不是夸大,可能是我说快了,有些东西有口误。你说夸大也好,但是我做了。”

  某种程度上他做了一些有意义的好事,这不错,但这并不等于为了“感动中国”而夸大相关事迹,甚至不允许他的质疑,一说质疑,就扯什么双方矛盾、故意刁难董贵生等等,这本身既是不严肃刀不负责任的行为。历史上媒体铺天盖地的宣扬亩产万斤的荒唐谎言,同样也是因为不允许以至于不敢质疑,结果约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你能说媒体的目的是好的来掩盖浮夸造假的丑陋吗?这个道理是一样的,从新闻报导的情况看,质疑者作为董贵生曾经的营长及团领导等老上级,加之其所在团团级领导的证词,照讲出于人之常情,他们不应该会对一个为牺牲战友家属做好事的士兵提出质疑,除非一些明显刻意的虚假信息,才会让他们惴惴不安。董所谓“你说夸大也好,但是我做了”,以及郫县文明办所谓“董贵生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伍军人,文化程度很低,难免词不达意,言过其实”,这明显都是在为自己的不诚实进行狡辩,试想他们申报材料的目的是为了“感动中国”,这样的“感动”能是正能量吗?

  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几个主要揭露的造假和夸大事实:其一,央视网上名为《董贵生,替战友尽孝27年的道德模范》的文章写道:“1985年,从战场上归来的董贵生接到了一个任务:将战友阵亡的消息通知家属。一次次看到战友的母亲哭晕在他面前。董贵生下了决心:为84位战友尽孝”。而老营长臧雷揭露称,者阴山作战主攻团为93团,董贵生所在的92团牺牲不超过30人, 84位烈士不知是如何统计出来的。臧雷找到了董贵生作战所在团的政治处主任郎友良了解情况,得出的结论是,部队按说不会把这么严肃的工作交给一个退伍兵去完成。郎友良说,部队回撤以后,只要确认没有失踪并确认是烈士的,必须完成在部队清理遗物,由团以上政治机关,派出营连以上的干部组成小组,这个非常严肃的,怎么可能让一个兵背着走9个月去送,这是不可能的。其二董贵生的另一主要事迹,是27年来照顾30位阵亡战友父母,所谓“27年”已经被证明造假,不过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臧雷称,首先没有30位,第二,更不是27年,董贵生开办农家乐是1999年,做这些是近两年的事情,怎么会把他年份延长到27年。我们请他开30户的名单,他开不出来。而且他最开始用的词是供养,我们去提了意见以后,他们就改成孝敬,而供养和孝敬之间却是天壤之别。其三。董贵生“前前后后组织了19次,每次行程约2000公里,累计花费70余万元,帮助70多位老人完成了他们的心愿。”但臧雷说,董贵生是2014年才开始带烈士家属去云南扫墓的,总共去了两次共八人。对此,臧雷说,他第一次去是2014年,去扫墓他走错了,他就走到了麻栗坡烈士陵园,牺牲的烈士是安葬在另外一个西畴县叫做西畴烈士陵园,他并不知道自己本单位的烈士在哪个陵园。

  有意思的是,老营长臧雷说,2015年8月28日,他曾当面与董贵生对质,并对社会捐款的去向提出质疑,在他提供的32分钟的录音里,董贵生并没有否认臧雷的指责。董贵生对中国之声记者说,他文化程度不高,接受媒体采访可能有“口误”。口误也好,文化程度不高也罢,但任何夸大或虚构荣誉的谎言本身就是对“感动中国”的极大讽刺。正常的社会需要一大批诚实并埋头做公益的组织或个人,最忌讳的就是沽名钓誉,更不允许将之上升到地方政绩而虚构“事迹”,公众对为了沽名钓誉而制造“感动”的煽情不但已经司空见惯,更十分反感,原本有的正能量或许因为夸大虚构之煽情而变得毫无意义。


  其实我们这个社会有太多默默无闻的出于人性善良和社会良知而自发做公益的人或NGO机构,他们从来不愿意做那些为公益而公益的沽名钓誉,更不在乎什么“感动XX”,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才是社会正能量。相反人们却发现,越来越频繁的各种公益人物或事件评选,包括什么“感动XX”、什么“最美XX”、什么“XX模范”-------,结果被揭露出N多为了渲染而故意夸大甚至虚构的煽情内容,不久前媒体曝光的“感动河北”之乡村女教师,结果背后掩盖的却是严重的贩卖妇女丑闻,某地“最美警察”竟然是沽名钓誉的腐败恶警,广西某关爱农村留守儿童的模范竟然是长期靠虚假公益敛财并奸淫幼女的恶棍等等。媒体煽情固然是为了彰显所谓的社会正能量,但这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制造模范、大炼钢铁、亩产万斤浮夸风又有何区别?众所周知,在我们这个社会,小到单位先进,树典型,大到感动中国、最美XX,这几乎成了年复一年的必须有的程序,指标定下了,再制造或夸大几个先进事迹进行煽情,俨然已经成了某些地方政府的重要政绩,这样被扭曲的目的,显然与正能量本身意义背道而驰,甚至成了讽刺,其社会效果或许适得其反。

  回到正题,试图“感动中国”的道德模范董贵生,以及地方文明办首先应该端正态度,避免任何出于煽情需要而刻意编造的夸大或虚构事迹;文明办树典型,政绩工程,这或许也是弘扬正能量之需要,不过看起来这个四川县级单位文明办的文化水平并不高,比董贵生的文化程度也高不了多少。想想也是,一个县也就这么一个特殊人物,为了宣传可以有夸张手法,领导需要嘛,老兵也可以得好处,各得其所。有网友就嘲讽说:都是炒作而已,当然偶尔社会也会需要这些炒作,因为傻看的多,被媒体煽情而感动得热泪盈眶,殊不知这却反而扭曲了公益目的之本来意义。商品作假只是物质层面的坑爹,道德模范事迹作假,却是精神层面的坑爹,对社会的负面作用更甚。

  当然就象有网友说的,这老兵本质上还是不错的,数和量夸张了点,为了宣传需要也虚构了诸多事迹,但多少还是做了;说穿了,真正的问题不是这位老兵,而是其背后那些追逐官场政绩的政客们操纵媒体渲染煽情;“被感动”是可悲可叹的,试想如果连弄虚作假者自己都不感动,还能“感动”谁?

(“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董贵生是怎么炮制出来的”,点击最左下角的“阅读原文”查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