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专访第二期:“法身”孵臭的鸡蛋

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老梁,这里是《老梁侃邪》节目。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孵小鸡的故事。说起孵小鸡,过去小的时候在农村老家都是用老母鸡,只要我妈一说老母鸡抱窝了,肯定是老母鸡要孵小鸡。(我)有的时候淘气,拿两个鸡蛋放在胳肢窝里头,想自己孵,老妈就说你不是老母鸡怎能孵出小鸡。现在随着科学的发展,我们大规模的养殖都采用人工孵化器进行孵化,达到一定的温度,一定的条件才能孵化出小鸡来。但是,我今天要跟大家讲的是一件非常荒唐有趣的事情,跟孵小鸡就有关系。 

  在包头市有一个田大妈,今年已经69岁了,是个老退休职工,田大妈脾气很倔,很执着,又很迷信。前不久,受法轮功的影响习练了法轮功,社区志愿者多次到家里劝说,但是田大妈一心只信法轮功,只信李洪志的神了、鬼了的事,还把社区工作人员赶了出来。 

  2009年夏天,一心盼着“圆满”的田大妈,在功友的怂恿下到处散发法轮功的传单。田大妈不认识几个字,也不知道传单上写的啥,就问功友“咱撒传单干吗啊,有什么用啊?”功友说“有大用了,散发传单就能增加自己的功德,今后你就离‘圆满’越来越近了。”但是田大妈说,万一要让人抓住了怎么办呢?功友说“没事,您这叫‘正法’,只要去‘正法’,就有咱们‘师父’‘法身’的保护,警察都看不见怎么能抓您呢,您又能够增加自己的功德,这事多好啊,所以你放心大胆去撒吧”。 

  听了功友的话田大妈信心十足,跟着功友多次到街上去撒传单。还别说,田大妈还真没被抓住,所以她就更相信了。有一天,田大妈和几个功友正在交流发传单、搞“正法”的体会。田大妈兴奋地说,看来“师父”的“法身”真管用,你看我发了几次传单都没有被抓住,警察都看不见我,你说灵不灵。这时身边的庞阿姨也凑过来说,“师父”的“法身”就是灵,不仅能保佑咱们“正法”的时候不被警察看见,另外还能保佑咱们家里干什么事都那么顺顺当当的。我跟你们讲,有一天我们家发豆芽,不知为什么没发起来,你说倒了吧怪可惜的,于是我就念叨“师父”能不能帮帮忙,让我这盆豆芽发起来,我们家还指着这个豆芽卖钱呢,同时我还拿出那本《精进要旨》,往盆这儿一放,你说邪不邪,只见《精进要旨》里白光一闪,“师父”“法身”出来了,围着豆芽盆转了三圈,接着“师父”(“法身”)不见了,我赶紧拿纱布把豆芽盆盖上了。第二天早上,豆芽发的那叫一个好,卖了一个好价钱,你说灵不灵。田大妈听了之后目瞪口呆,连连说太神了太神了。田大妈回到家就把庞阿姨发豆芽的事跟周围的邻居讲,跟自己的老伴孟大爷讲,邻居们都摇头,孟大爷更是不信。孟大爷是坚决反对田大妈练法轮功的,多次劝说但是田大妈就是不听,我行我素。孟大爷退休后在郊外弄了一个养鸡场,自己买了一个孵化器,想自己孵小鸡自己养,但是机器买完之后由于多种原因,孵了几次小鸡(都)没孵出来。

  这时田大妈就对孟大爷说,你瞧瞧小鸡孵不出来了,干脆我找“师父”,用“师父”“法身”帮你忙,把小鸡孵出来得了。孟大爷根本不相信,说你说什么呢,你“师父”“法身”就能保佑小鸡孵出来?那是不可能的。这时田大妈信心十足地对孟大爷说,你要不信咱俩打个赌行不行?(孟大爷)说打什么赌?你让我用“师父”的“法身”给你孵一回小鸡,如果孵不出来,明儿我就不练法轮功了,如果孵出来了,你跟着我我一块练法轮功行不行?孟大爷是又气又乐,说行行行,听你的,我看你“师父”能不能孵出小鸡来,于是就给了田大妈20多个受精卵的鸡蛋。田大妈就把鸡蛋放在一个屋里头的炕上,另外把一本《转法轮》放在鸡蛋边上,让鸡蛋围着《转法轮》,还盖上一床被子,同时出门的时候还把门还锁上了,怕孟大爷捣鬼,怕小鸡孵不出来。跟孟大爷说,21天以后看看小鸡能不能出来。田大妈自从孵了小鸡,就更加加紧去“正法”,发传单,想通过这种方法让“师父”的“法身”力量更强一些,尽快把小鸡孵出来。 

  有一天,庞阿姨又给田大妈送来一堆“经文”跟法轮功的材料,田大妈拿到手里之后刚回到家,这时有邻居来找,让田大妈一起去买菜,田大妈赶紧把材料放在厨房酸菜缸的后面,跟着邻居出去买菜了,等买菜回来,小孙子告诉奶奶说,奶奶、奶奶,我爷爷让警察带走了。“为什么”,“不知道”。田大妈哄的一下子,是不是我的材料(被)发现了,(她)赶紧到厨房酸菜缸后头找材料,这材料还真不见了。田大妈赶紧往派出所跑,没想到还没到派出所,孟大爷(就)出来了。田大妈赶紧问老头子“警察叫你干嘛?”孟大爷瓮声瓮气的说。没什么事,是为女儿户口的事。田大妈也没敢问材料怎么回事,偷偷找到庞阿姨,说庞阿姨你给我的材料不见了。庞阿姨说你放哪儿了,(田大妈)说放我们厨房酸菜缸后头了。庞阿姨说肯定是警察去了,“师父”的“法身”又(出)现了,把材料给你转移了,所以才没有让警察把材料发现,田大妈听说之后才阿弥陀佛一声,还是“师父”的“法身”又把我救了一次。

  20多天总算熬过去了,小鸡终究要孵出来了,田大妈满心欢喜盼着小鸡出生这一天。21天终于到了,田大妈赶紧拉着孟大爷来到孵小鸡的这间屋,拿出钥匙把门打开,领着孟大爷就来到了炕上。等掀开被子一看,(田大妈)傻了眼了。一个小鸡没有,孵小鸡的鸡蛋全成壳了,连《转法轮》都成碎末了,同时鸡蛋的壳上爬着很多白乎乎的蛆。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师父”“法身”呢。孟大爷气轰轰对田大妈说,还“法身”呢,都成白蛆了。原来这屋里有耗子(老鼠),没想到老鼠把鸡蛋给嗑了,同时还把《转法轮》给吃了。孟大爷指着一堆碎末对田大妈说,你瞧瞧,这就是你“师父”“法身”造成的,连耗子都斗不过,还保佑这保佑那,你还信啊!田大妈眼泪出来了,是不是因为我不虔诚啊,是不是因为我“正法”次数太少了,“师父”没有保佑我啊。孟大爷是又气又乐对田大妈说,你还执迷不悟,你“师父”还有“法身”吗?我告诉你到底怎么回事,拉着田大妈就来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民警小张给田大妈倒了一杯水,把前因后果跟田大妈讲了起来。原来田大妈每次发传单,民警都了解得非常清楚,尤其是她在学校门口散传单的时候,摄像头把田大妈的一举一动摄得非常清楚。那一次孟大爷发现了缸后面的传单,交到了派出所,想让派出所把田大妈传去好好教育教育。后来派出所考虑到田大妈在法轮功上很执着,很痴迷,觉得还得用事实来教育她,同时又考虑她岁数大,怕受刺激,再得了重病,于是便设计出了孟大爷到派出所只是办女儿户口,同时让田大妈继续把小鸡孵出来这么一个结局。当一切事实摆在田大妈面前时,田大妈终于明白了,原来法轮功的一切都是骗人的,根本不存在什么“法身”问题,要相信科学,如果光凭着“法身”去孵小鸡,最后的结局就是小鸡没有孵出来,还给老鼠当了粮食。 

  田大妈终于醒悟了,在派出所里头向民警小张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自己“正法”发传单的过程,同时交代了庞阿姨和其他功友是如何给她传递传单的。从派出所出来,田大妈觉得身心轻松,她再也不相信法轮功了,从此以后便跟街坊邻居们上社区参加各种活动,跳街舞,画画,剪纸……心情愉快地投入到社区(活动)中去。田大妈让“师父”“法身”孵小鸡的传奇在社区里算是传开了,有的时候邻居们开玩笑,见到田大妈便笑呵呵地问,田大妈,“师父”的“法身”什么时候能孵出小鸡来,田大妈一听赶紧摇摇头冲大家说,别提了,别提了,再孵鸡蛋就臭了。 

  通过田大妈“法身”孵小鸡这件荒唐的事情,大家都能看出来,所谓的“法身保护”都是李洪志骗人的幌子,只有那些受欺骗的弟子们才相信这些荒唐的“法身保护”的事情。 

  好,我是老梁,这里是《老梁侃邪》节目,谢谢大家收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