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2015,谁是最倒霉法轮弟子

时至年末,盘点一年来FLG的那些人那些事,可圈可点的奇闻怪事真不少。这不,最近山东籍男子姜先锋被境外FLG不胜其烦的电话骚扰冒充警察向FLG索要500万元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的事,可谓是涉邪人中“最倒霉的人”之一。有意思的,2015年“倒霉熊”不止姜某一个,在FLG内部,如此这般遭遇数不胜数。

1高兵:贴个纸条遭鞭刑,惨



事件回放:新加坡《海峡时报》1月20日报道,一中国公民因在新加坡地铁高架桥柱非法张贴FLG宣传标语,被判两个月监禁及六记鞭刑。起因是,2014年8月21日,嫌疑人高兵(译音)用黑色记号笔在沿新加坡芽笼区东大一道的地铁高架立柱上用中文书写:“FLDA好,中国共产党就要灭亡,TUI党保平安”。书写同时高兵还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新加坡地铁公司为修复立柱污迹花费了300美金。一周后,高兵又在属于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部门的芽笼区罗笼22号的一个信号控制箱上书写FLG宣传标语。

事件点评:鞭刑属于野蛮的肉刑的一种,许多人犯事后宁愿蹲监也不愿接受此刑罚。根据新加坡当地人的描述:一鞭下去,哀号震宇;两鞭下去,皮开肉绽;三鞭下去,血肉横飞!FLG人员高兵光着屁股挨了藤鞭六记猛打,个中滋味那真是一个“惨”。如果高兵被师父要求以新加坡为家,那就更惨了。在新加坡,鞭刑不仅是一种刑罚,更是一种耻辱记录,类似在中国古代囚犯的脸上刺字。姑娘择偶,先有老丈人掀开男方衣服,验过有无鞭痕。倘有鞭痕,绝对不会将女儿嫁给他。看来,新加坡是呆不了,何去何从确是个头痛的问题,身在异乡,师父帮不了又出不了主意,这厮也够倒霉的了。

2张某:油门线断裂险酿成事故,背



事件回放:据相关报道,2015年1月底以来,FLG在芝加哥的神YUN宣传车驾驶员张某两次遭遇油门线断裂和刹车失灵问题,并险些酿成事故。另据报道,一年前的春节除夕前一天,加拿大资深FLG弟子、阿伯塔省东中救护协会急救医疗辅助员马克·曼斯(Mark Manns)在前往该协会上班途中,所驾驶的卡车相似张某的车况导致失控,在卡尔加里以北伊丽莎白二世公路中间隔离带发生侧翻,并同一辆驶来的拖车相撞。曼斯在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事件点评:俗话说,倒霉的人喝口凉水也塞牙。FLG人员张某险些丧命的遭遇和曼斯的车祸身亡可称得上比较有质量的背运。回顾以往事例,号称有师父“法身”保护的FLG却总摆脱不了厄运连连的怪圈。李HONG志曾吹嘘其“法身”不计其数,“多少人我都能管,全人类我都能管”(《悉尼法会讲法》),“你去香港、你去美国,你跑到月球、太阳上去都没关系,我的法身都能保护。”(《转FL法解》)。面对无计可施的“师父”,弟子只有自认点背。若怪罪起师父,还不如老老实实接受安检,防患于未然才是上策。

3菲:偷渡失足身心受煎熬,囧


被判刑七年的老鸨陈荣(BBC照片)

事件回放: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2015年2月13日报道,一名叫菲(Fay,化名——译注)的中国女子,最近打破六年沉默,向BBC透露称她因为欠了“人蛇”集团2万英镑偷渡费,而被“蛇头”控制并被迫接客卖淫,直到2009年北爱尔兰警方把她从伦敦德里的一家妓院里解救了出来。报道同时说,菲自称是FLG成员,感觉自己就像坐了六年的牢房。

事件点评:菲的人生遭遇,有点像曾经热播的喜剧电影《人在囧途》。在菲的脑子里,师父说过的话(“极乐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到了那里找不到一块石头,花的钱据说就是石头”《转FL》)成了他“最郁闷、最悲伤、最无奈”的选择。“金光闪闪的路”分明就是魔幻之路,还是不走为罢。


4兰多:精进弟子逝,悲



事件回放:据凯风网2015年3月16日公布的消息,2014年10月6日,居住在美国密苏里州詹姆斯敦市的FLG“西人弟子”、曾替FLG奔波宣传并创作和演奏多首歌曲的兰多·艾芙娜(Randall Effner)先生因突发心脏病在家去世,享年67岁。据凯风网了解,兰多先生一家信奉FLG的宣传和教义。兰多先生及其小女儿莎拉·艾芙娜习练FLG10余年,并且利用二人的音乐特长支持FLG,创作并在全美的集会上表演歌曲。此外,兰多父女还创办了个人网站,专门宣传、推广FLG,并上传了包括他亲自创作或女儿演唱的《北京摇篮曲》、《得度》、《傲雪寻梅》和《让他们自由》等十余首歌曲和视频。

事件点评:兰多的死用中国的话来说:轻如鸿毛。他的死亡除了颇有同情意味外,最可悲之处在于他的精进痴迷。因为兰多师从芝加哥生命复苏公司(Life Rising Corporation)的中医大师郭博士,并拥有中医持照资格多年,并利用他的中药疗法,帮助了许多人。结果,因为兰多笃信李HONG志“业力滚滚”、“法身消业”等邪说的蛊惑,放弃吃药,改用“饮食疗法”医治自己的慢性病。这些可悲之处正是导致还算年轻的兰多一病不起直至死亡的真正诱因。更何况,兰多死于可控可防的心脏病。


5闫永明:FLG难保,闷




事件回放:2001年10月,闫永明带着通化金马股民的血汗钱,畏罪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于2005年8月22日被红色通缉令通缉。国际刑警组织情报称:逮捕令上提供的罪犯姓名为阎永明(Yongming Yan),所涉嫌诈骗和贪污罪案金额高达2.5亿美元。闫永明逃到海外后,因急于站稳脚跟,投奔FLG,二者沆瀣一气,狼狈为奸。闫在2006年5月发起所谓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然表示支持FLG功;12月又设立“2006年特别人权英雄奖”,并将“一等奖”颁予了FLG“维权律师”高智晟。2007年4月,闫永明又以“特别精神信仰奖”为名,将50000新西兰币颁发给新西兰FLG群体并承若:“今后,我将一如既往继续支持FLG学员”。

事件点评:2015年4月2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了100名外逃人员的详细信息。其中包括2001年11月逃往新西兰的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闫永明。闫永明逃亡新西兰后,投奔并支持FLG组织,有意结识了叶浩、王文怡等一些FLG人员。而事实证明,叶浩、王文怡并不被李大师看好,闫勾搭上他们,存心寻求庇护,那只能给自己带来更多苦闷。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闫君你晓得吗?

6麦陈夫妇:《正告》系列成笑谈,愚



事件回放:凯风网2015年6月29日独家曝光,2012年1-2月,广东省云浮市FLG受害者麦月发、陈洁群夫妇连续发出《正告蚊子书》、《正告蟑螂书》、《正告老鼠书》、《与睡美宝、睡眠之宝、椰海蚊帐沟通》,抗议蚊子、蟑螂、老鼠干扰其修炼“FLDF”。在警告无效后,两人又与睡觉用的床架、床垫、蚊帐交流,要求“宝床”为其提供优质服务、“助师正法”。

事件点评:表面上看,这几封“正告书”凸显了FLG痴迷者的“大法思维”,表明了大法弟子学法的精度和深度。不过,从深层面看,这完全是FLG精神操控下两位老人脱离正常人的理智与思维的再现,这样的“正告”集“荒诞、疯狂、滑稽、奇葩、可笑、愚昧”于一身,可谓是对师父法理法身的戏谑和嘲弄。想想看,像麦、陈夫妇这样的大法弟子,帮师父挠痒痒不成所被抓,在弟子中亦够灰头灰脸的了,怎么混呀。


7娜塔莉亚:隆胸失败不敢就医,痛



事件回放:2015年8月,凯风网刊登了记者专访乌克兰记者联盟成员、反邪教专家格洛巴先生的报道。专访中提到了一个名叫娜塔莉亚·梅尔尼科娃乌克兰美女隆胸失败不敢就医的经历。格洛巴先生说,她不只是一个普通FLG信徒,而是FLG骨干,还是FLG媒体的出版成员。去年,我们报道了她的经历,并经她同意公开了她的姓名。她做过隆胸手术,之后出现不良状况,需要重新手术,换掉已破裂的填充物。她的功友不顾她如何疼痛,不让她手术,教她“发正念消除邪恶”,等她上了层次就可以自己亲手去掉病业。幸好她丈夫拖她去看医生并做了手术。此后,娜塔莉亚醒悟了,知道自己受骗了。

事件点评:FLG信徒的健康状况一般很难掌握,因为他们一般都不会去看病,在他们看来,他们练功了就不会生病,即使生病了师父也会帮助消除。娜塔莉亚的经历,正是李HONG志“去掉人的最后执着”、“发正念消除邪恶”等歪理邪的说蛊惑的结果。师父的蛊惑,对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娜塔莉亚来说,完全失去了快乐、爱和创造新生活的能力,即使脱离FLG后也难以恢复,这种生理和心理上遭受的“痛”,不只是“倒霉”两个字所能形容的。

8林逸明:又死一个,衰



事件回放:据凯风网报道,2015年8月2日,澳门FLG头目林逸明因患结肠癌病亡。林逸明(Lin Yiming),男,澳门人,1997年习练FLG,澳门FLG邪教组织头目。在林逸明影响下,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均痴迷FLG。2000年以来,林逸明组织或积极参加澳门、香港以及台湾地区的FLG活动。据悉,林逸明是李HONG志的亲信和金主,其家族平均每年都要向FLG捐出上百万元之巨,李HONG志视其为各地FLG负责人中的模范人物。

事件点评:在此次报道中,凯风网用《又死一个 李HONG志怎么说》为题进行了解读,引无数网友围观。作为FLG的金主,林逸明怎么会死呢?何况李HONG志亲自为林“发功”治疗,并声称已将林身上的“业力”、“魔物”悉数驱除。如同李大勇、李继光、封丽丽等肱骨之臣的死,林逸明也是冤鬼一个。又死一个!以后李HONG志还敢说“我根本就不需要动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等忽悠人的话吗?“又一死”对FLG来说,可谓是FLG一年来遭受的最大霉运,这个霉运,可以看出FLG的衰亡之势。

一个人倒霉最少有这么一点好处,可以认清谁是真实的朋友。(巴尔扎克语)因为李HONG志的不真,上至高层骨干,下至普通弟子,很少能躲过“倒霉”这一劫。因此,2015年亦不折不扣的成了FLG精进弟子们的倒霉之年!借此一呼,再次提醒那些邪教痴迷者,睁大眼睛,回头是岸。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