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1.23自焚事件”是法轮功解不开的死结

“1.23自焚事件”发生后,法轮功有计划地采取一系列措施,掩盖事实真相、诬陷中国政府、攻击客观报道的媒体。真相如何能掩盖!当一些西方媒体进行客观报道时,心虚的法轮功不断泼脏水,企图实现内心卑劣目的,实在让人不齿。看看法轮功如何向西方媒体泼脏水,不仅可以看到法轮功心里到底有多怕,还能看到抵赖事实的可悲下场。
   
  ——质疑铁证,态度恶劣
  录相和拍照是二十世纪伟大的科技成果之一,它最大特点是客观记录事实真相,给人们提供无可辩驳的第一资料。法轮功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策划的“1.23自焚事件”被一位名叫瑞贝卡的美国人录制下来,更没有想到的是,西方媒体CNN2001年1月24日以瑞贝卡的录像以素材,报道了事件真相,“事件发生时,CNN的一名制片人和一名摄像师正在天安门广场……看到一名男子坐在位于广场中心人民英雄纪念碑东北侧的人行道上,将自己的衣服上泼撒汽油后点燃。警察跑向那名男子并扑灭了他身上的火焰。数分钟后又有四人将自己点燃……”,同时播放了标明“瑞贝卡提供的现场录像。”无法辩驳的事实,让法轮功特别害怕,他们而是无视录相的客观性和真实性,而是质疑录像的来源,断然否认事实,“CNN记者并没有拍摄到任何画面,因为在事件的一开始,他们的摄影师就被逮捕,摄影器材被没收,他们没有机会拍到任何自焚的现场镜头。”随即瑞贝卡作出了解释,“(他)趁警察没有留意的时候把一个小带子藏入她的衣服里带出来了。”法轮功顿时哑口无言。
  法轮功不敢面对真相,更害怕世人通过现场录像看清事实真相,他们向西方媒体泼脏水,混淆视听,误导公众了解真相。其中原因很简单,西方媒体的据实报道,点了法轮功的“死穴”,他们的任何辩解只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事实也正是如此,当瑞贝卡重申真实性后,法轮功再也不敢强词夺理了。
  ——疯狂谩骂,语言恶劣
  作为极端邪教事件,它的影响是深远的,特别是受害人,他们的痛苦是长期的。“1.23自焚事件”发生,西方媒体实地采访当事人,并做出报道。2005年1月21日,美联社发表了记者Audra Ang通稿《天安门集体自焚案参与者接受媒体采访》,报道了当事人的反思,刘云芳表示“我错了,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当时我比其他人更痴迷,所以我给国家和政府造成的伤害也更大”;王进东表示“我已经完全醒悟了。我想要说服仍然沉迷于法轮功的人们也赶快醒悟……在我心中,对于李洪志只有一个字‘恨’。” 面对美联社的报道,法轮功高层2005年1月25日起,先后以学员的名义发表《致美联社的公开信》等多篇文章,谩骂做出客观报道的西方媒体,“自焚案四年后,美联社却屈服于中共老流氓的压力,做了回地地道道的小流氓……美联社是在故意的讨好中共”。
  每个媒体都有报道事实真相的权利,更何况美联社等西方媒体是建立在实地调查的基础上!法轮功用恶毒的语言谩骂,恰恰说美联社等西方媒体的报道戳到了他们的痛处,让他们抵赖的企图难以得逞。试想,法轮功为了欺骗西方社会,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如今被西方媒体揭穿,难怪它们气极败坏,脏话满篇了!
  ——回避事实,用心恶劣
  正义的力量是阻挡不住的,尽管法轮功以卑劣的手段攻击报道真相的西方媒体,但阻止不了西方社会对真相的追寻,瑞克.艾仑.罗斯就是其中的一个。作为西方社会邪教问题研究专家,瑞克.艾仑.罗斯对“1.23自焚事件”长期追踪,并把它作为研究法轮功的切入点,多次深入实地与当事人面谈。他在采访后写到,“法轮功选择了试图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而不承认正是由于它激烈的反政府言论才促成了这场惨剧……一个组织的教义和练习能够危及批判性思维,损害理性思考,这就是为何这个组织被称之为邪教”。2015年,瑞克·艾仑·罗斯推出专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声称“郝慧君和她的女儿是我亲眼所见的最具悲剧性的邪教受害者。她们能愿分享自己的故事,帮助他人免受邪教侵害,她们才是真善忍活生生的例证”,同时表示“献给郝慧君和她的女儿陈果。”该书推出后,西方媒体极力推荐,纷纷进行报道。
  面对瑞克.艾仑.罗斯的实地采访和专家结论,法轮功心虚至极,根本不敢正面回应,法轮功媒体也均无一字提及。作为信息交流而言,及时回应问题,不仅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公众的尊重。法轮功消极应对,无非是怕大法弟子了解真相,听到国际主流社会的真实声音,从而产生对法轮功组织高层造谣撒谎、掩盖真相的不满,故而在自家媒体上严密封锁,不透一字,用心相当卑劣。
  事实就是这样,法轮功不仅拿“1.23自焚事件”诬陷中国政府,还不断向报道真相的西方媒体泼脏水,究其原因,“1.23自焚事件”是法轮功解不开的死结,谁碰他就去咬,充分表现了邪教组织的丑恶的嘴脸。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