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日星期二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中国体制的灵活性令人羡慕

俄媒称,澳大利亚前总理、现任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负责人的陆克文,近日访问莫斯科。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

据俄罗斯《生意人报》3月1日报道,这位著名的“中国通”在接受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了中国经济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以及该国的外交政策为何日趋活跃。

转型取得长足进步

问:您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能长久持续吗?

答:现在全世界都在讨论中国经济能否顺利转型。中国当前的经济模式运行了30多年,它确保了高增速,但如今所有人都明白这种模式应当改变。转型的实质是从伴随国家大量基础设施投资的劳动密集型和出口导向型模式,向内需拉动、服务行业占更大比重和以私企为主导的模式转变。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问:但增速放缓……

答:首先,从历史角度看,没有哪个国家能永远保持两位数增长。其次,该国内需水平正在上升,尽管不像中国政府希望的那样快,但仍在上升。第三,私企已在经济中占了大部分比例。国企所占比例还在下降。从宏观经济的角度看,一切并非那么糟糕。如果增长率急剧下滑,中国人会采取财政、货币和信贷政策措施堵住窟窿。他们可以在几年时间里这么做,他们有足够的财力。

股市无碍经济大势

问:前不久中国股市出现震荡,接二连三暴跌。这是否是经济出现问题的证据?

答:说到股市,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被严重高估。无论如何,不应把中国金融市场状况与中国经济状况混为一谈,它们彼此关联度不大。股市在中国并非普遍的筹资工具。西方所有危言耸听的评论通常都是股市分析师撰写的,他们一天24小时紧张地盯着电脑显示屏上跳跃的曲线,无暇顾及更加宏观的东西。

问:如果请您指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威胁,您会说出哪个?

答:关键问题是,私有部门产生的就业岗位能否及时弥补国有部门流失的就业岗位。毕竟国家将来可能不会对国企进行投资和扶持。目前中国领导人还应付自如,失业率指标相当温和。

问:您相信中国的统计数据吗?

答:围绕中国的统计数据存在争议。也有人说存在无耻的造假。任何国家都会美化自己的指标,但有些东西是根本无法粉饰的,比如电力消费。企业不会抬高用电量,因为这样一来它们将支付更多费用。此外,中国全球化程度很高,本国数据由不止100家公司收集,而且受到来自各方的审查。不仅如此,中国人对歪曲统计数据的不光彩历史记忆犹新。上世纪50年代时,这一做法导致了饥荒。因此总体上,中国有统计误差,但发达经济体同样存在这一问题,我知道澳大利亚就有。我们的统计局在公布数据12个月后往往还会随着新出现的消息作出更改。

不愿参与全球对抗
  
问:许多分析家注意到,近年来中国外交政策变得更具进攻性。在您看来这与什么有关?

答:中国不愿参与任何形式的全球对抗。看看他们的核力量,其规模远小于俄美。中国并未试图赶上它们。中国领导人认为,与其依靠自己的力量打造全球安全架构,不如成为世界经济体系中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问:历史表明,多数一党制政权迟早会衰落,变得腐败,土崩瓦解或向民主演变。您认为中国也会面临这样的前景吗?

答:腐败只是东方专制国家的特点这一观点没有根据。它也存在于西方。至于中国,习近平清楚表明,中共不会变质。如果是这样,它应维持自己的合法性,并且确保经济效率。有鉴于此,它面临两个任务:战胜腐败并恢复动摇的威信,以及确保经济增长并停止进一步破坏生态。中国的体制展现出令人羡慕的灵活性。

问:但如果党控制着军队、警察、政府和媒体,就会受到在某个时刻滥用自己垄断地位的强烈诱惑。

答:在中国历史上,人们认为好的统治者应该维护国家统一,防止混乱,有能力抗击外国侵略,保持人民福祉。中共也沿用了这个方案,守住西藏、新疆、台湾,并保卫与多国接壤的领土。他们不想让中国成为老百姓没有食物可吃的国家。这不像西方民主派的行为,但有其自身逻辑。

力防重蹈苏联覆辙
  
问:难道您相信上千年前的理念在当今中国发挥着如此重要的作用?

答:俄罗斯的历史深远影响着它当今的政策,美国亦然。我不知道有哪个国家完全不受自己的历史影响。中国领导人异常了解本国和世界历史。他们不仅回顾1949年以后的历史,还对中国的封建帝国为何灭亡、19世纪90年代的变法为何失败感兴趣。是后者开始得太晚了吗?变法是否试图在短期内改变太多东西?中国还吸取苏联的经验教训,密切关注“阿拉伯之春”和“颜色革命”。他们不愿重蹈覆辙。举例来说,一个重要课题是城市生态。中国现在已有7亿多城镇人口,这方面的问题具有威胁性。我知晓此事不是道听途说,我女儿嫁给了中国人,当他们的孩子出生时,他们从北京搬到了澳大利亚。中国人没法搬走,这个问题令他们更加不安。

问: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宣布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答:我认为“中国梦”包含两个要素。首先是富强之梦,这是19世纪中国被外国入侵以来一系列改革的主题。其目的是使中国永远不再受到这种屈辱。但还有第二个要素。北京到处张贴着这样的标语:“中国梦——我的梦”。中国梦是孩子接受良好教育的梦想,也是自己的创业之梦。这个概念结合了国家和个人的追求。它是某种哲学理念。

问:当前习近平正在开展旨在严明党纪的反腐运动。他前不久视察了大型国家媒体,呼吁听党指示、跟党走。他为什么认为中国需要加强纪律?

答:最好还是从历史中寻找答案。我第一次打开中文课本是在1976年。我记得毛泽东逝世、粉碎“四人帮”、邓小平改革等。中国的政治演进不是线性的,而是呈波浪形,但总体上,个人的自由度提高了。1984年,中国人不可能有外国朋友,无法选择工作和学习地点、生活伴侣甚至服装颜色——所有人都穿绿色或蓝色。如今,社会发生了巨大变迁,出现了社交网络,7亿网民在上面热烈讨论一切时事。在这种情况下,北京维持政治团结任重而道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