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星期一

英媒:中国拒“直升机撒钱”值得西方借鉴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3月10日文章】题:中国的例子给西方决策者提供参考(作者 中国支付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化桥)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西方的经济决策一直以激进方式发展。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倒闭,美国在犹豫一阵之后允许美联储干预市场。此后,欧洲中央银行在应对希腊和其他欧盟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时也如法炮制。

自此,量化宽松对西方市场产生了真正的影响。所谓“直升机撒钱”现在很时髦。人们尽管对负利率的未知影响普遍感到焦虑,但还是接受了它。欧洲央行昨天的一项决定更凸显了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流行。欧洲央行决定将欧元区的利率削减到纪录新低,并扩大它的量化宽松一揽子计划。

但还有其他途径能刺激需求。例如,西方国家政府为什么拒绝成立能创造工作岗位的国有企业呢?它们真的比量化宽松或低利率与负利率糟糕得多吗?

围绕国有部门有许多顾虑。首先,国有企业不如私有企业效率高。但当私人投资下降到无法令人满意的水平时,国家就应该介入来填补缺口。无论如何,国有企业是否不如福利开支、直接补贴、量化宽松或负利率有效,这仍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其次,国有部门的投资一定会排挤私营部门吗?排挤和不排挤的证据都有。有时,如果国有企业同私营企业展开融资竞争并推高借款成本,国有企业或许会挤掉私营企业。但今天,西方不必为此担心,因为它正走向零利率环境。

此外,世界各地的证据显示,国有部门会支持私营部门的运作。它甚至可以通过提供“耐心资本”、基础设施和硬件设施来帮助培养新的私营行业。

在经济决策方面,中国无法向其他国家提供很多教益。然而,它在过去一个世纪里获得的经验可以成为决策者一个有用的参考点。

如果今天在中国就国有和私营部门的相对优势进行公投,我怀疑,大多数人会青睐国有部门,尽管民众普遍对国有企业不满。

这里还有一个社会维度。那些在国有部门获得报酬的劳动者所体会到的满足感是福利开支和“直升机撒钱”无法给予的。

自由市场的坚定捍卫者怀疑国有企业会助推腐败。这一忧虑是合理的,但可以在公共监督的氛围下通过控制国有部门的规模来减少腐败。

国有企业也可以补充占支配地位的私营部门,并且在纠正市场失灵方面,它至少同西方政府目前青睐的一些政策工具一样有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