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

最伤人心的,就是那句“随便你”

我一妹妹的妹妹的闺蜜,小夫妻吵架,吵得很凶,但技术不到位,女方自杀,幸好未遂。醒来,睃了床边的男人一眼,说道:怎么不让我去死,你不是说随我的便吗?

这女孩子心气挺大,内心挺脆弱,也挺傻,就是在吵架过程中,过招N轮之后,估计男方已感筋疲力尽兴趣索然,不愿奉陪,最后甩了一句“随便你,你爱咋滴就咋滴”,以为就此收场,不成想女方以死相驳。

这倒勾起我的一场旧情事。跟前任在一起三年,也磨合,也吵闹,也冷暴力。分道扬镳又是三年,回想起曾经吵过的那些架,最最清晰,也是最最伤人心的,就是那句噎死人不偿命的“随便你”。
那时脾气大,心胸窄,砸了爱的小窝还要死缠烂打。心似玻璃,又冷又硬地想,你不是随便我吗?

当一个男人不再爱他的女人,她哭闹也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也是错,死了也是错。亦舒不愧被尊称为情感师太,区区数十字,字字见血,刻画了男人要变脸变心,让人无可奈何的德性。
夫妻、恋人之间吵架的终极武器就是:随便你!or 随你便!要杀要剐,随便你!要死要活,随你便!

很恨很无耻很流氓很没节操很不负责任,但是面对这三个字,除了偃旗息鼓息事宁人,你还只能自便!功力不深的人,往往就会选择鱼死网破,负气地“随便”给对方看。


以前上学的时候,一个寝室七八十来个女孩子,闹闹哄哄,叽叽喳喳,你爱谈天,我爱笑。

聊到想找一个怎样的男友,其中一个长有虎牙喜爱跳舞的女孩嗲嗲地说,我要找一个能够吵架的男朋友,不能好好吵架的,我才不要!

当时听了这番言论,很是感觉莫名其妙,便在心里默默骂了句,“有病吧你!”一男一女,彼此相爱,为何要吵架呢?为何一定要吵架呢?为何吵架还希望对方配合着自己好好吵呢?还当真打是疼骂是爱了呀!总之,不明白。不理解。后来,我终于明白也理解了这位早熟室友的想法,而且深以为然,愿意举手投足表示赞同——
牙齿和舌头这么亲密无间,吃饭或者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牙齿还会咬到舌头呢。

更何况,两对爹妈生养的两个性格脾气不完全相同的人,生活在一起,磕磕碰碰,在所难免。产生矛盾,势必斗嘴。一旦斗嘴,如果互不相让,势必升级为吵架。

吵架其实并不可怕,老话说的总不会太错,床头吵架床尾和嘛。很多夫妻,在吵吵闹闹中彼此陪伴,度过一生。

有时候,不吵架,反倒是濒临危机。为嘛没架吵?因为没话说呗。两个生活在一起的人,无话可说,这个问题就不可小觑了。


看到过一幅漫画,画上一对夫妻,彼此气势汹汹,怒目圆睁,唾沫横飞。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下雨了,尽管仍旧处于吵架进行时,男人依然没忘记帮女人撑起一把伞。哪怕在雨中,在伞下,二人继续口剑相交,实则早已腹蜜。生气归生气,还是要关心你

凡事都可视为一门艺术,吵架也不例外。夫妻吵架的时候,也是体现和锻炼一个人制止力的关键时刻。人往往在这个时候失去理智,难以自控,男人不再绅士,女人不再优雅。为了泄愤,为了一吐为快,为了图一时爽快,什么话都撂得出来。

你粗,我脏。你犀利,我刻薄。你唇枪,我舌战。你指桑骂槐,我含沙射影。你有一日丧命散,我有含笑半步癫。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很多时候,女人寻吵架,更多的是希望男人能包容自己一下,哄自己一下。以为真的如刘嘉玲所言,女人天生有不讲理的权利。狗屁,别做梦了吧。别说无理取闹,就算有理取闹,男人也未必乐意海涵。

那就需要一个棋逢对手的吵架对象,能接你的茬,能解你的梗,能陪你痛痛快快淋漓尽致地吵一架——在忍无可忍不可避免的时候。


怕就怕,在你一腔热血剑拔弩张的时候,或者你正吵得热血沸腾兴致勃勃的时候,对方冷冷的,以一副“懒得理你”的姿态丢给你仨字——随,便,你,或者是听起来更为孔武有力的三个字——随!你!便!

那一刻,你会不会瞬间凝固,又在下一秒瞬间解冻?你的血更加热,你的兴致更加勃勃。你不知所措,你哑口无言,你愿意视死如归。好啊,噢,随我便是吧,那我就要把手机电视机,但凡能触碰到的东西都砸掉,砸个稀巴烂,看看是不是随便我!我就要跳个楼上个吊割个腕,看看你是不是随我便!

随便你。看似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不带粗,不含脏,没有显而易见的针尖与麦芒,却有一招致命的力量,像是无影掌,于无影无形中来狠狠一击,没有回旋余地,真会疼得要了人性命。

吵架可以,你可以沉默,你也可以反驳,但千万别说“随便你”。这实在是一句伤神伤人又太伤心的话。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