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凯风智见:有一种仇恨叫“功高盖主”

 当下的网络信息社会流传一句咒语:秀恩爱死得快。在这句恶毒的话语背后潜藏着嫉妒的怒火。同样的道理,在中国传统社会政治生活中,做臣子的如果功勋战绩比皇帝大王显赫,也就是所谓的“功高盖主”,多半也落得死得快的下场。
   
  汉朝开国大功臣、淮阴侯韩信就是拥有这么个悲惨人生的主儿。我们与韩信的时代相隔了两千多年,对于这个名字所能唤起的大脑反馈多是片段式的记忆,如“胯下之辱”、“韩信将兵,多多益善”、“狡兔尽、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之类,对于造成历史因果的来龙去脉少了系统的了解,也就不能从历史人物的性格、历史环境的局限等方面获得一些感悟。其实,历史并不遥远。
  韩信的性格
   
  韩信(约公元前231年-公元前196年)的大恩人萧何,在上演了“月下追韩信”的一幕之后,不顾被刘邦怀疑有叛逃的嫌疑,滔滔不绝地追捧韩信“国士无双”的才能。经历一番唾沫飞溅的连说带比划之后,萧何终于让刘邦想要会一会这个韩信。但是,萧何强调:“大王(刘邦)一贯傲慢无礼,给一军最高长官大奖授衔也像招呼小儿一般随意。正因为这样,韩信才不愿留在汉军中,要离开的。大王想要留住人才,必须挑选良辰吉日,斋戒,布置坛场,备好各种礼仪用度,这样才可以给大将授衔。”刘邦此时的处境好比被人束缚住了手脚,被封到巴蜀之地,远离政治中心,有心杀敌、无力回天!只要韩信能够给他解开束缚,他是愿意礼贤韩信的。
   
  通过萧何的话,我们可以看出,韩信身上有着一种和刘邦这些底层出身的人不一样的气质。拿喝酒吃肉作比,刘邦等人喜欢的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随意方式,而韩信喝酒要用适宜的酒杯,吃肉也要切好摆好,用筷子夹着吃。司马迁在《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韩信没饭吃在河边垂钓时受到漂母供食,漂母说他:“我是哀怜你们这些王孙后代的身世才给你食物,不是在图你的回报。”韩信的出身家世,史料没有记载,无从考查。秦朝以帝王之师吞并六国,顷刻之间的历史剧变,想必很多贵族诸侯的家族也就从此败落,加之韩信的姓氏出自韩国,或许他有着贵族血统。再者,韩信的生存方式,宁可没饭吃,也不事生产,年纪轻轻的韩信,既不从事耕田,也不从事商业活动,整天只是背着祖传的剑晃来晃去(剑是地位贵族身份的象征,从事农耕的农民平时绝不会这般打扮),最后还被街上的恶少欺负,受了胯下之辱。总而言之,韩信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穷讲究人。
   
刘邦画像
  而刘邦呢?可以简单的讲,汉高祖发迹之前就是底层社会的一个流氓混混,他的爱好不多,就两个:打架和女人。刘邦就是老大,身边总是跟着三五小弟,听见哪里打架就去哪里,其“职业”精神和操守,无出其右者。再看看韩信,永远都是一个人,因为他骨子里认为自己是和普通百姓不一样的。如果韩信也有微信朋友圈,估计他的朋友是经过层层筛选的,而刘邦的朋友少则上百多则千万,五湖四海的人都有,大家一起玩啊。
  韩信和刘邦是两条轨道上的人,或者更确切的说,二人是金字塔结构中不同层次的人。这是从故事的一开始就注定的。
  韩信的本事
  韩信最大的本事就在于他杰出的军事能力。萧何在劝说刘邦留住韩信时曾说:“大王如果只是想要在巴蜀一带称王称霸,那么不必需要韩信的辅佐;大王如果还想率领兄弟们走出巴蜀,与楚王项羽一争雄雌,那么只有韩信一人可以依赖。”为什么这么多说呢?因为被人们奉为智慧的化身——诸葛亮,都不能率领将士们走出巴蜀、走向中原,病死五丈原。而这还是发生在韩信时代几百年之后的事,也就是说韩信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能够走出封闭的巴蜀之地,北伐成功。
  韩信被拜为大将之后,和刘邦有一个“汉中对”,为汉军指明了大战略方向。韩信告诉刘邦,虽然项羽的绝对实力不容撼动,但是依据他在项羽身边侍从的经历可知,项羽是个逞匹夫之勇的人,一人足矣撼三军;项羽虽然悲天悯人,见不得人挨饿受冻,但是对于有功之人却舍不得重重行赏,典型的妇人之仁;更为要命的是,项羽携威强对待百姓,不关心民间疾苦,失去了天下民心。只要大王(刘邦)反其道而行之,简直就是所向披靡啊!打下天下来,就拿天下的城邑封赏有功之人,没有不跟从效命的。利用手下将士思乡归乡的强烈情感,鼓舞斗志,汉家军就是一记铁拳。与百姓,秋毫不犯,清除秦朝苛政,约法三章,收获天下民心。刘邦听了汉中对,拍案叫好,恢复了斗志,一步步按计划实施争夺天下的大计。没有韩信的战略部署,刘邦也许早就被蜀地安逸的环境所驯服,早就没了进取之心。
  韩信自幼熟读《孙子兵法》,他用兵特别善于使用诈谋奇计。韩信斩杀楚军大将、项羽心腹龙且一战最能说明。韩信率军攻打齐国,项羽派龙且前来救援,保卫齐国这个战略重地。有人给龙且出主意说,汉兵杀伐而来,其锋芒锐不可当,当下之计,应该深挖战壕,加固城墙,与汉军做持久对峙消耗战。汉军千余人跋涉而来,自然消耗不起。时机一到,楚军可以轻松取胜。龙且是个正直的人,他愿意搞这些投机取巧的战术,他盘算着大老远来救援齐国,如果不真刀真枪的打一仗,军功从何处来?(军功以杀敌人头来算。)出战并且获得胜利,战胜韩信不说,还能够顺势拿下齐国地盘,这是多大的军功!于是两军开战,陈兵对峙于潍水两岸。韩信夜晚命令将士装了上万个沙袋,把上游的水截流,率领部队渡河讨伐龙且军,佯装不敌回撤,等到龙且军队渡河追杀时,上游决堤放水,龙且军就这样被打了个天昏地暗,军心一下子就散了,自己也葬送在韩信剑下。
  韩信自己说用兵多多益善,其实他更多的超脱于时代的成见,灵活变通兵法,更善于用诈谋奇计取胜,而不是逞一时之强,能屈能伸。像龙且这样的人物,不在少数,有很多机会是可以打败韩信、甚至杀了韩信的,但是就是由于固守程式或者道德操守,反倒赔了身家性命。
  韩信的失败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萧何之所以说韩信“国士无双”,看重的就是他的军事能力。韩信的军事能力远在刘邦之上,是汉军的顶梁柱,是唯一能够与项羽、章邯抗衡的人物。萧何也曾经说过,刘邦的政治能力则独步天下,纵观天下,是西楚霸王项羽不能及的。这就要扬长避短,韩信是上将,一军之统帅,必然多多益善;而刘邦则是统领将军的政治领袖,用对人即可。
  但是“伴君如伴虎”,刘邦的为人是有仇必报,并且自古以来多是患难与共可以,同享福难。韩信把刘邦当成真命天子,当成真兄弟,但是刘邦心里如何摆放他的位置,韩信始终是自我设想的。因为韩信本就是孤独的一个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刘邦不是这样的人。萧何是刘邦的左膀右臂,在刘邦北伐关中时期,萧何是给刘邦守护大本营的人。就是这么一个萧何,在“月下追韩信”之前,来不及说明擅自出军营的原因时,都曾被刘邦怀疑背叛了自己。可以想见,刘邦对手下每个人的信任度是有区别的。作为政治领袖,这是他生存的根本,无可厚非。韩信对此,始终没有看清楚。
  韩信率兵灭掉赵军后,善待赵国广武君李左车,并向其问策。广武君告诉他,当今天下,韩信的名字已经名闻海内、威震天下,田间地头的农夫无不丢下农具,跑来等待韩信将军的召唤。此时,也就是韩信战胜魏国、赵国后,已经是成为楚汉之争中的关键人物了。对于韩信而言,此时的政治情商约等于零。再后来,当刘邦、项羽陷入势均力敌、相互对峙的局势时,韩信帐下的谋士蒯通出来点拨韩信,试图说服韩信以齐国为根据地,拥兵自立,三分天下。并且告知其间的厉害,无论帮与不帮刘邦,他的功劳已经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危险,结局只有一个定性,那就是死得很惨。自然,蒯通也给韩信讲了很多“狡兔尽、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的历史典故。奈何韩信始终对刘邦抱有一丝仁义的幻想,最终的历史是悲情的。
  刘邦早在韩信自请分封齐王时,就对韩信有了芥蒂。韩信率兵攻下齐国,齐国多次投降了又反叛,反叛了又投降。韩信出于镇抚齐国的考虑,上书刘邦封他为齐王。可是,刘邦当时正在被项羽军围困荥阳,焦头烂额老命忧患之际,韩信不速速拍马前来救驾,反倒邀功求赏,刘邦当即怒不可揭。从司马迁有关这段的记述来看,细细品读,韩信确实是出于公心之请,只是时机不对,而且当时韩信的恩人、刘邦的心腹谋臣萧何留守蜀地,没有人给刘邦解开心中的芥蒂。因此才有了以后的发展。以刘邦的性格,论功行赏、分封城邑,自然不在话下,之前张耳就被封在燕国之地镇抚燕国,这还是韩信给张耳上书请来的封赏。只能说,韩信的政治敏感度实在是不及军事能力。
  韩信,就以这样“功高盖主”方式和汉高祖刘邦拉下了仇恨,被吕氏设计谋害,刘邦并没有多少惋惜之感,默认了韩信的死,并且诛了九族。如果说要清除功臣,刘邦的当年的弟兄们并没有遭此毒手。韩信还是败在自己太过于自视甚高,让人不尽想起他当年进食漂母时,仍然自信满满地说,我以后定当重谢。太史公司马迁作《史记》走访淮阴故地,考察韩信为其母亲选的墓址,不禁感慨韩信要是能够收敛锋芒,不伐己功,是能够在汉家史册上与周公比肩的,而子孙后代也可以在汉家荫庇之下延续血脉。悲剧的人生,不禁让人唏嘘扼腕。

  声明:凯风文化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智见往期《太子归来:大汉年间的一桩悬案》 
                《清初亲王吴克善的“女人路线”》 
                《大明1572 河运、海运与国家命运》 
                《丑闻、偏见与女医生》 
                《慈禧唯一一段可能被证实的畸缘》 
                《先让官人贵起来》 
                《亦真亦幻朱厚照》 
                《天马与蚕-开辟丝路的异域传说 
                《回不了家的清朝公主》 
                《清朝那些不省心的蒙古驸马》  
                《难以禁绝的明代科场舞弊》 
                《两大“影帝”飚戏成就清代满蒙联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