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6日星期日

李洪志缘何记恨母亲

法轮功头目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老人,也就是大法弟子们仰慕的“佛母”不幸8月份在美国因病去逝,而自诩为“宇宙主佛”的李洪志竟然采取"秘不发丧"的方式隐瞒消息
  常言道百善孝为先。为死者发丧举行葬礼,是对逝世者的庄重告别和尊重,也是对活着的人的教育引导。圣人孔子认为:孝是一切道德的基础、至善的美德。一个能事奉双亲的孝子平时要以最诚敬的心情去周到地照顾父母,任劳任怨地服侍照料父母,当父母过世时,要以最哀痛的心情来追思父母。
  俗话说“活人不记死人气”。无论是法轮功人员或芦母的街坊邻里,大家都知道芦母当年辗转前往美国投靠号称“宇宙主佛”的儿子李洪志,为的是一心期盼合家团圆,安享晚年,却因“主佛”怀恨在心拒绝赡养而遭冷落,落得“主佛”冷眼相待、置之不理的遭遇,不得不委身与女儿李君同住,晚年生活孤独凄凉的境遇。李洪志作为芦淑珍老人的长子,不仅对生身母亲的仙逝无动于衷,不举行发丧仪式吊唁追思母亲,竟然还"秘不发丧"封锁消息,草草处理了事,这种大不孝的做法实在令人费解,让人不可思议。李洪志咋就如此这般记恨母亲呢?想来想去,反观之追根溯源不外乎有三个缘由:
  儿的生日娘的难,含辛茹苦遭记恨。
  众所周知,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是原吉林省怀德县(现公主岭市怀德镇)人,1928年10月5日出生,与李洪志父亲李丹于1951年秋结婚,两人育有长子李洪志、次子李东辉、长女李君、次女李萍4人。芦母与李丹后因感情不和于1962年离异,李洪志4兄妹均由芦母一人含辛茹苦抚养成人。据当年为李洪志接生的潘玉芳老人说:“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生李洪志时难产,疼得难以忍受,不得已为其注射催产素。当婴儿生下来时,已经全身发紫。”“如果不是注射了催产素,恐怕母子俩都会有危险。”老话儿说“儿的生日娘的难日”一点都不为过。当年正值生活困难时期,芦母是个性情泼辣心直口快的女人,既要上班工作,还要照顾李洪志4兄妹的日常生活起居,忙完工作忙家务,吃喝拉撒全得管,甚至在临街的巷口摆小摊卖茶叶蛋补贴家用。而小时候的李洪志生性就是个调皮捣蛋的“小泼皮”,不是把小玩伴打的鼻青脸肿,就是恶作剧把小女孩吓的哇哇大哭,隔三差五就有邻居找上门向芦淑珍讨说法,生性要强的芦淑珍只得低声下气赔礼道歉,转身回家则拿着扫帚打小来子(李洪志的小名)的屁股教训其不争气。后来,当李洪志到处吹嘘自己有诸多神功时,芦淑珍生气地对前来打探的老街坊说:“小来子是在胡扯、瞎编、骗人!你们可别听他胡说。”为此,李洪志对芦母对记恨在心,在《转法轮》宣称:“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不是人类的,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
  儿不争气娘叹息,望子成龙遭诅咒。
  眼瞅着长大了的小来子整天到处惹事生非,一心望子成龙的芦母唯恐儿子不思进取走上歪道,听说部队最能锻炼人的芦母,想方设法求人让李洪志参军到部队当了兵,期望儿子在部队的大熔炉里好好改一改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毛病,将来出息了能有个好的出路,却没承想到自己的儿子根本就不是那块料,不安心本职工作耍滑头不说,还常跟战友吵架闹矛盾,甚至还与战友打架动拳头,着实让芦母头痛不已操碎了心。1972年9月,为了能把李洪志调回长春换个环境再锻炼锻炼,身患心脏病的芦淑珍抱病给部队领导写信反映家庭困难,恳请部队领导考虑其身患重病、家庭贫困、孩子幼小等实际困难,为李洪志办理相关调动手续,言词诚恳的写道 “最大的盼望是领导伸出手来,多多帮忙,快些办来这个证明。”如果领导能批准李洪志调回来“则能帮助家在经济方面,各方面都能帮助家。”部队领导知晓芦淑珍离异后独自一人拉扯抚养4个孩子的实际情况后,不仅及时为李洪志办理了调动手续,并照顾性的安排李洪志进业余文艺宣传队当了一名小号手。可心胸狭窄的李洪志不但不感恩,反而认为芦淑珍给部队领导写信是让自己出了丑,是给自己抹了黑,让自己在战友面前丢了脸。出道后曾对身边的弟子说:“我妈是我的魔。”甚至有一年在芦母过生日的当天,安排人专门送去一个生日大蛋糕,高兴得芦母老泪纵横,喜极而泣,心想这个不争气尽孝的儿子终于懂事了,谁知打开包装看到的却是赫然写着“你去死吧”四个字的蛋糕,还大逆不道的宣称:“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
  儿不孝敬娘凄苦,悉心教诲遭怨恨。
  李洪志1982年从部队转业到长春市粮油公司保卫科工作后,心思根本没放在工作上,工作上吊儿郎当不思进取,时不时在上班时间溜号往周围的寺庙跑,后来干脆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一门心思练起了气功。恨铁不成钢的芦母气的多次在众人面前劈头盖脸地数落他不争气。即便是举家随小女儿李萍在泰国生活期间,也不忘常常教导儿子要走正道,期望李洪志为弟妹们做个好的榜样。但一门心思琢磨“法轮功”的李洪志对芦母苦口婆心的话不仅不理不睬地我行我素,反认为芦母是故意跟自己作对较劲,是跟自己过不去。当李洪志回国后准备“出山”传播“法轮功”时,为编造自己是佛祖释迦牟尼再世(传说5月13日是释迦牟尼生日)的骗局来蒙蔽功友,置芦母身处非婚生子的绯闻于不顾,竟然私下跑到派出所将自己的出生日期由1952年7月7日篡改为1951年5月13日。自诩“宇宙主佛”的李洪志对芦母反对其练功且向邻居说“他有什么功啊!他小时候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你别听他瞎白话。”的解释怨恨在心,在《转法轮》中扬言要杀了母亲,说什么“人类在败坏,到处都是魔。有魔在干扰,不让你练功。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
  孟子云:“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李洪志呀李洪志,“佛母”含辛茹苦把你抚养成人,你不仅不知恩图报,感恩戴德孝敬老人,反而忤逆不道的侮辱诅咒自己善慈的母亲,自诩“宇宙主佛”的你,“佛心”何在?“佛意”何在?“佛道”何在?
  慈乌尚反哺,羔羊犹跪足。遥望“佛母”仙逝的灵魂,禁不住向李洪志大声喝问:小来子呀小来子,你亲妈跟你有多大仇的啊?你咋就如此这般记恨“佛母”呢?你还有什么脸面再出来见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