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9日星期三

“活摘”的数据是如何出炉的

法轮功鼓噪“活摘”谣言已有十余年历史,期间谣言几经变化、不断“出新”。粗略一数,大致经历了“苏家屯集中营”、“两个大卫调查”和“大屠杀”三个阶段。“苏家屯集中营”当时就被国际社会戳穿,法轮功现在已经不好意思再提;“两个大卫调查”仅凭所谓电话调查录音便得出“活摘”普遍存在的结论,难以让人信服,不断遭到质疑,也逐渐被法轮功淡化;2014年2月,美国人葛特曼抛出一本名为《大屠杀》的书,诬称中国自2000年至2008年间共摘取了6.5万至12万名法轮功人员的器官。因这个数据至今仍被法轮功热炒,可谓“活摘”谣言的最新版本,有必要进行一番了解。
  从臆想到臆想的假设
  对这个数据,起初笔者以为计算过程肯定会非常复杂,但找来葛特曼的大作拜读一番后,发现并非如此。该数据的计算过程非常有趣,不妨与大家分享一番。 
  在葛特曼的报告中,专门有一章讲到他是如何计算出上述数据的。他这样写到,过去几年间,我访问了100位来自中国的“难民”,这些人在2000年至2008年间都曾接受过“劳改”,其中包括50位法轮功人员。这50位法轮功人员中有16位声称曾接受过可疑的医学检查,他们怀疑或认为这与器官摘取有关。葛特曼经过与这些人交谈,发现其中8人年龄太大或身体太弱根本不适合器官移植的条件(占50%),另外8人则完全符合器官移植的条件,并被不约而同地做了血压、心电图、X光照射等检查(占50%)。他认为给前8个人做体检显然是为了掩人耳目,造成体检是个例行检查的假象,目的是掩盖对后8个人符合条件的检查。上述16个人约占接受访问的50个人中的30%。 
  然后,葛特曼根据所谓“劳改基金会”的数据、法轮功声称的数据及他本人观察得出的比例,折中估算出2000年至2008年被“劳改”的法轮功人员数量,最低是120万,最高可能达到266.6万(葛特曼只是折中取了个数字,没有计算过程)。上述数字分别乘以30%,得出曾接受过体检的人数为最低36万、最高80万。上述人员中,由于“虚假被检查者”和“真正被检查者”各占50%,又可得出上述被“劳改”人员中“真正被检查者”(即所谓可能用于器官移植人员)的数字,最低估计是18万、最高估计是40万。 
  那么在“真正被检查者”(可能用于器官移植人员)中有多少人“实际被摘取了器官”的呢?通过与被访者交谈,葛特曼认定实际上被摘取了器官的人员约占“真正被检查人员”的二十分之一(5%),按照这个比例计算出“实际被摘取了器官”的人员数字,最低应该是9000人。但由于受访的法轮功人员坚持认为,“实际被摘取了器官”的人员比例占“真正被检查人员”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约为30%),葛特曼把它取为最高值,也就是“实际被摘取了器官”的人员数量最高可能为12万人。由于最低值9000人和最高值12万人之间悬殊太大,取两者之间的平均值,最低值被综合为65000人。葛特曼最后的结论是:2000年至2008年间,“实际被摘取了器官”的法轮功人数为65000-120000人。 
    
Best estimate of Falun Gong harvested 2000 to 2008 
Low 
estimate 
High 
Estimate 
Total Falun Gong harvested 2000 to  2008 
9000 
120000 
“Best estimate” 
65000 
  
    
  破绽百出的推理 
  通过上述破绽百出、臆断的计算过程,葛特曼好歹给了个结论。其实说白了,这个65000至12万人被所谓摘取了器官的结论,是建立在对50名法轮功人员的访问和16名自称是接受了“非正常体检”的法轮功人员的想像基础之上,是根本无法成立的。对于这一点,葛特曼心知肚明,他在本章开头便讲,一个计算模型的建立,仅凭50个随机抽样的调查,简直是个数字游戏(statistical trifle)。但他又恬不知耻地辩解说,对于战时状态或情报分析来说,50个样本也足够了。作者简介中提到,葛特曼曾为中央情报局提供过相关的资料,难免让人怀疑葛特曼的背景和其不可告人的动机。 
  2016年6月22日,法轮功的两个御用打手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和葛特曼又联合推出来一个“活摘”数字,声称中国每年有6-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器官来源主要是法轮功人员。这个数字的推出,基本上是葛特曼2014年臆断数字的翻版。只不过,2000-2008年的总数摇身一变成了1年的平均数,2000年至今被摘取器官人数的总数累计相加变成了150万例。葛特曼的变化之快、脸皮之厚,让人不由地感叹,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假戏真唱的丑态
  从上述“活摘”数字戏剧性演变过程,不难看出,不论两个大卫也好,葛特曼也好,那些数字只不过是他们手下任意捏造的把戏,一种千万别当真的数字游戏而已。如果谁当真了,谁就脑残加白痴。 
  可世界上真有这样的脑残加白痴。2016年6月,美众议院为所谓“活摘”举行听证会,美国众议院少数反华议员竟然为这个不知变了多少回、不值得当真的数字背书,无端指责、抹黑中国。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主席、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外科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Francis Delmoncio)教授出席作证时表示,每年6-10万例这个数字不可靠(笔者注:相当于全世界一年器官移植的总量),中国的器官移植运行完全符合WHO伊斯坦布尔宣言原则。上述出于客观公正和良知的作证,却遭到了反华议员的人身攻击,指责弗朗西斯是为中国政府辩护。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事后在美国接受CCTV采访时气愤地表示,我觉得应该去质问那些散布谣言的人,是如何算出6至10万例这个数据的?应当问问散布这些谣言的人,他们的证据何在? 
  亚里士多德曾经讲过,论证的前提必须是真实的,凡是不存在的的东西根本就无法被认识。无论是李洪志、两个大卫,还是葛特曼,造谣成性,颠倒黑白,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为茶余饭后的笑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